正在阅读:

正在消失的盒马“品质”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正在消失的盒马“品质”

深陷食品安全泥淖,盒马要速度还是要品质?

文|数科社 柠溪

屡屡因产品问题被罚,已经成了新零售物种盒马鲜生的家常便饭。

近日,根据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北京盒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盒马)和平里分公司因销售不合格食品被监管部门罚款5万元。只因和平里门店抽检的梭子蟹,被发现镉(以Cd计)含量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事实上,在生鲜行业检测中,镉出现频率极高。盒马和平里门店本次中招,多少有些情有可原。但自2022年以来,盒马已有8家分公司因质量问题被罚,这便有些说不过去了。 

经查询发现,除盒马和平里分公司外,顺义分公司、望京分公司、北苑分公司、枣园路分公司、长阳分公司、大郊亭分公司或多或少都有着某些处罚记录。 

除上文提到的镉等有毒物质外,在这些处罚中还包含“皮皮虾不合格”、“新派口水鸡与椒麻鸡不合格”“南阳DHA牛奶加贴保质期与原包装保质期不一致”等各类问题,不一而足。 

如果将时间回溯,自2021年1月至今,仅在北京市市场监管局网站公布的处罚信息中,北京盒马数家分公司便上榜28次。 

备受行业关注的新零售巨头,盒马的每一次处罚,都牵动着各方神经。监管大刀所向,行业忧心不已,媒体喊打喊杀,但最终的受害者还是消费者。 

这不禁让人发问,这个曾经叱咤风云的超级新零售物种,到底怎么了?

01 消失的盒马“品质”

与一个个冰冷的罚单不同,盒马每次产品质量风波,都被媒体炒的异常火热。甚至,这种风波正从纯粹的产品质量本身,冲向更广泛的食品消费领域。 

诸如此前,一名中科院专家便以“盒马榴莲品种造假”为由,公开举报盒马销售的黑刺榴莲是“挂羊头卖狗肉”。他本人指出自己从盒马购买的黑刺榴莲(马来西亚注册编号D200),实际却是D13榴莲,二者的差价高达3倍,存在误导消费者之嫌。 

此后盒马承认售卖的确实是D13榴莲,但坚持表示,D13榴莲就是“mini黑刺榴莲”。

按照行业称谓,D13榴莲也可以称作“mini黑刺榴莲”。但真正的症结是,盒马商品宣传页中所用的是正版黑刺榴莲的介绍,而非mini版黑刺榴莲 。

对此,一众消费者情绪经历了前期疑惑不解,后续豁然开朗,最终变得大为恼火。“这是赤裸裸误导,包括我们在内很多消费者已经把盒马当作了行业标杆,基本上有啥买啥,很少比价。”消费者杨言补充道,“但现在有了一丝被欺骗的感觉。”

如杨言这般,做此想着大有人在。这背后折射出的一个全新的消费逻辑,盒马引领了一场生鲜零售的变革,它走进了万千消费者心中,也潜移默化为大众制定了行业标准。 

因此,盒马的产品品质,不是几则处罚就能解决的,它需要更多的社会力量介入,需要更多的公众监督。 

02 进化走向终极?

尽管用户对盒马正变得理性,但盒马却还如初始般那样疯狂进化。 

严格意义讲,频频试水的盒马只有两种业态,一者鲜生大店,一者其他小店。 

大店盒马鲜生自不必说,自盒马诞生日起,它便是盒马新零售的招牌,更是盒马的基石。甚至,在最初的一众生态中,盒马鲜生大店一度享有“不关店”的“特权”。 

直到2020年初,侯毅在某次媒体沟通会上抛出“要关闭运营差的盒马鲜生门店“言论后,鲜生大店的这一特权才算终结。 

尽管如此,在实际操作中,被关闭的鲜生大店依然屈指可数。在此背景下,2020年福州鲜生门店全部关闭便轰动一时,有消息称这是因为福州是永辉的大本营。而鲜生最近一次关店,则发生在2022年的成都。 

这其实不难理解,因为高端生鲜店兼具线下线上多种功能,尤其是线下体验占据重要地位,这也是盒马新零售的灵魂所在。 

与大店相对,另一端的小店则时时刻刻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最初,盒马旗下拥有F2、小站、菜市、mini等多种创新小店业态。但在2020年3月,侯毅释放重要信号,盒马小站被全部关停,取而代之的盒马mini。也是在彼时,侯毅发出了那份宏大的双百战略:同时新开100家盒马鲜生店,100家盒马mini店。 

这意味着,小店田忌赛马模式下,盒马mini赢得了初步胜利。但结果证明,侯毅又一次夸下了海口,当年盒马mini新开店远远不足100家。 

最初构想中,盒马mini没有选择200平的社区生鲜店,而是定位在500平以上。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保证商品的丰富性,尤其盒马最具特色的海鲜水产。但有得有舍,盒马mini在坚持五脏俱全之时,也丧失了最大机动性。 

“500平以上的社区店,不算小了。因为面积大,无法大范围灵活布局,下沉社区的优势便没了,mini有些名不副实了。”零售行业观察人士吴飞指出。 

于是,盒马不得不进化出更加mini、更加接地气的盒马邻里。

03 前进还是回首?

2021年5月,盒马上线了一个全新的社区项目——“盒马邻里”,旨在扩大盒马的服务半径,打通零售的“最后一公里”。 

尽管下沉于社区,但盒马邻里却不同于社区团购。它不依赖于团长的吆喝,也不诉诸于穿梭于市井的骑手,而是借力盒马既有的供应链资源,充当起“盒马鲜生自提店”。 

显然,盒马邻里的进化,进一步完善盒马零售生态的触手。伴随本轮攻势的落地,盒马的疯狂扩张似乎也到了某种瓶颈:该有生态几乎都有了,盒马未来的角力点在哪里? 

问题近在眼前,答案不言而喻。奔跑的盒马在激起零售大浪后,或许该回首正视,将目光放在品质安全上来。毕竟,那一个个罚单不是空穴来风。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盒马鲜生

3.2k
  • 盒马鲜生门店销售额同比增长25%,CEO侯毅称奥莱是明年最重要的战略项目
  • 盒马X会员两家上海新店年底开业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正在消失的盒马“品质”

深陷食品安全泥淖,盒马要速度还是要品质?

文|数科社 柠溪

屡屡因产品问题被罚,已经成了新零售物种盒马鲜生的家常便饭。

近日,根据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北京盒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盒马)和平里分公司因销售不合格食品被监管部门罚款5万元。只因和平里门店抽检的梭子蟹,被发现镉(以Cd计)含量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事实上,在生鲜行业检测中,镉出现频率极高。盒马和平里门店本次中招,多少有些情有可原。但自2022年以来,盒马已有8家分公司因质量问题被罚,这便有些说不过去了。 

经查询发现,除盒马和平里分公司外,顺义分公司、望京分公司、北苑分公司、枣园路分公司、长阳分公司、大郊亭分公司或多或少都有着某些处罚记录。 

除上文提到的镉等有毒物质外,在这些处罚中还包含“皮皮虾不合格”、“新派口水鸡与椒麻鸡不合格”“南阳DHA牛奶加贴保质期与原包装保质期不一致”等各类问题,不一而足。 

如果将时间回溯,自2021年1月至今,仅在北京市市场监管局网站公布的处罚信息中,北京盒马数家分公司便上榜28次。 

备受行业关注的新零售巨头,盒马的每一次处罚,都牵动着各方神经。监管大刀所向,行业忧心不已,媒体喊打喊杀,但最终的受害者还是消费者。 

这不禁让人发问,这个曾经叱咤风云的超级新零售物种,到底怎么了?

01 消失的盒马“品质”

与一个个冰冷的罚单不同,盒马每次产品质量风波,都被媒体炒的异常火热。甚至,这种风波正从纯粹的产品质量本身,冲向更广泛的食品消费领域。 

诸如此前,一名中科院专家便以“盒马榴莲品种造假”为由,公开举报盒马销售的黑刺榴莲是“挂羊头卖狗肉”。他本人指出自己从盒马购买的黑刺榴莲(马来西亚注册编号D200),实际却是D13榴莲,二者的差价高达3倍,存在误导消费者之嫌。 

此后盒马承认售卖的确实是D13榴莲,但坚持表示,D13榴莲就是“mini黑刺榴莲”。

按照行业称谓,D13榴莲也可以称作“mini黑刺榴莲”。但真正的症结是,盒马商品宣传页中所用的是正版黑刺榴莲的介绍,而非mini版黑刺榴莲 。

对此,一众消费者情绪经历了前期疑惑不解,后续豁然开朗,最终变得大为恼火。“这是赤裸裸误导,包括我们在内很多消费者已经把盒马当作了行业标杆,基本上有啥买啥,很少比价。”消费者杨言补充道,“但现在有了一丝被欺骗的感觉。”

如杨言这般,做此想着大有人在。这背后折射出的一个全新的消费逻辑,盒马引领了一场生鲜零售的变革,它走进了万千消费者心中,也潜移默化为大众制定了行业标准。 

因此,盒马的产品品质,不是几则处罚就能解决的,它需要更多的社会力量介入,需要更多的公众监督。 

02 进化走向终极?

尽管用户对盒马正变得理性,但盒马却还如初始般那样疯狂进化。 

严格意义讲,频频试水的盒马只有两种业态,一者鲜生大店,一者其他小店。 

大店盒马鲜生自不必说,自盒马诞生日起,它便是盒马新零售的招牌,更是盒马的基石。甚至,在最初的一众生态中,盒马鲜生大店一度享有“不关店”的“特权”。 

直到2020年初,侯毅在某次媒体沟通会上抛出“要关闭运营差的盒马鲜生门店“言论后,鲜生大店的这一特权才算终结。 

尽管如此,在实际操作中,被关闭的鲜生大店依然屈指可数。在此背景下,2020年福州鲜生门店全部关闭便轰动一时,有消息称这是因为福州是永辉的大本营。而鲜生最近一次关店,则发生在2022年的成都。 

这其实不难理解,因为高端生鲜店兼具线下线上多种功能,尤其是线下体验占据重要地位,这也是盒马新零售的灵魂所在。 

与大店相对,另一端的小店则时时刻刻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最初,盒马旗下拥有F2、小站、菜市、mini等多种创新小店业态。但在2020年3月,侯毅释放重要信号,盒马小站被全部关停,取而代之的盒马mini。也是在彼时,侯毅发出了那份宏大的双百战略:同时新开100家盒马鲜生店,100家盒马mini店。 

这意味着,小店田忌赛马模式下,盒马mini赢得了初步胜利。但结果证明,侯毅又一次夸下了海口,当年盒马mini新开店远远不足100家。 

最初构想中,盒马mini没有选择200平的社区生鲜店,而是定位在500平以上。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保证商品的丰富性,尤其盒马最具特色的海鲜水产。但有得有舍,盒马mini在坚持五脏俱全之时,也丧失了最大机动性。 

“500平以上的社区店,不算小了。因为面积大,无法大范围灵活布局,下沉社区的优势便没了,mini有些名不副实了。”零售行业观察人士吴飞指出。 

于是,盒马不得不进化出更加mini、更加接地气的盒马邻里。

03 前进还是回首?

2021年5月,盒马上线了一个全新的社区项目——“盒马邻里”,旨在扩大盒马的服务半径,打通零售的“最后一公里”。 

尽管下沉于社区,但盒马邻里却不同于社区团购。它不依赖于团长的吆喝,也不诉诸于穿梭于市井的骑手,而是借力盒马既有的供应链资源,充当起“盒马鲜生自提店”。 

显然,盒马邻里的进化,进一步完善盒马零售生态的触手。伴随本轮攻势的落地,盒马的疯狂扩张似乎也到了某种瓶颈:该有生态几乎都有了,盒马未来的角力点在哪里? 

问题近在眼前,答案不言而喻。奔跑的盒马在激起零售大浪后,或许该回首正视,将目光放在品质安全上来。毕竟,那一个个罚单不是空穴来风。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