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今世缘:豪掷90亿元扩产背后的产能过剩疑云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今世缘:豪掷90亿元扩产背后的产能过剩疑云

无论是在高端还是口粮酒市场,今世缘都面临强劲对手,想要突围并不容易。

图片来源:pexels-Pixabay

文|鳌头财经 晓敏 高原

又有一家白酒企业加入了扩产队伍,只是这次来得要更豪横些。

日前,区域白酒龙头今世缘(603369.SH)公告将投入90亿元进行产能扩张,而这一投入甚至秒杀了茅台(600519.SH)、五粮液(000858.SZ)等一众白酒龙头,今世缘扩产野心之大引来外界关注。

只是,高端市场品牌力不足、一直走不出江苏市场的今世缘在白酒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背景下,如何消耗扩产后的大量产能是个大大的问号。

豪掷90亿元扩产野心不小

2月19日,今世缘公告表示,拟投资实施南厂区智能化酿酒陈贮中心项目,以提升生产效率、提高产品质量,推进公司智慧工厂、绿色工厂建设,更好保障公司高质量发展。

该项目预计总投资90.76亿元,其中固定资产投资85.2亿元,流动资金5.56亿元,上述资金将分五年投入,今世缘称其所需资金将由今世缘自有资金及其他融资方式自筹解决。

该项目投产后,今世缘预计将新增优质浓香型原酒年产能1.8万吨、优质清雅酱香型原酒年产能2万吨、敞开式酒库储量8万吨、陶坛库储量21万吨,不仅如此,今世缘制曲生产能力也将达到10.2万吨/年。

实际上,近两年白酒行业扩产成风,只是今世缘的投入要更豪横些。

不久前的1月26日,茅台发布公告称,公司将投资41.1亿元实施“十四五”酱香酒习水同民坝一期建设项目。

1月29日,五粮液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对制曲车间进行扩能改造,投资规模为27.5亿元

而在此之前的泸州老窖和古井贡酒的大手笔扩产曾引发行业关注,被质疑为“小马拉大车”。

2020年3月,古井贡酒宣布投资89.24亿元实施酿酒生产智能化技术改造项目计划;同年6月,泸州老窖宣布追加资金用于酿酒工程技改项目,该项目于2016年规划建设,增加投资后项目总投入约为88.77亿元。

看起来今世缘此番投入和泸州老窖(000568.SZ)及古井贡酒(000596.SZ)相当。

然而,古井贡酒2020年实现营收102.92亿元,同期泸州老窖营收更是达到166.53亿元,今世缘同期的营收只有51.22亿元,远不在同一水平。

在产能利用率方面,今世缘表示,公司2018-2020年总产量分别为1.9万吨、2.2万吨、2.5万吨,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0%、81%93%,预计未来五年产能利用率达95%。

而据2020年财报,茅台产能利用率达110.82%,五粮液2020年产能利用率达91.91%,泸州老窖产能利用率为100%,均远高今世缘。

2万吨酱酒产能引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一直主推浓香型白酒的今世缘此番扩产的一大投入为:优质清雅酱香型原酒年产能2万吨,这引发了行业质疑。

鳌头财经对比行业其他酒企扩产投资发现,20217月26日,贵州省重大工业项目集中开工仪式在珍酒扩建工程(四期)设遵义分会场,项目总投资150亿元,新增酿酒产能3万吨、酒库20万吨;金东集团也动工建设了茅台镇金东酱酒园项目,选址在茅台镇核心产区,总投资170亿元,规划优质酱酒产能2.5万吨,五年内基本建成。可见酱酒投入成本颇高。

一位白酒行业一线从业者对鳌头财经表示,一般1万吨酱酒产能需要60亿-80亿元的投入,今世缘投入90亿元要打造2万吨酱酒产能,并匹配1.8万吨浓香白酒产能是否可行值得怀疑。

诗婢家酒业研究院秘书长张皓然对鳌头财经表示,今世缘扩充酱酒产能最大的质疑点在于其是否采用传统正宗的坤沙工艺。

因为酱酒工艺分别坤沙、碎沙、翻沙多种,如果按照传统正宗的坤沙工艺,其高粱采购成本很高,加上厂房、人工、水电、排污费等各种成本,90亿元应该是远远不够的。

在他看来,今世缘推出的清雅酱酒是怎么酿造的一直是个谜,毕竟江苏并不是合适的酱酒生产基地,其清雅酱酒生产的具体标准是什么引人质疑。

上述白酒从业者也对鳌头财经表示,酱酒酿造需要高温堆积、高温制曲、高温发酵、高温镏酒,江苏的自然地理环境是否适合酱酒生产值得怀疑。

实际上,今世缘自2019年推出了清雅酱酒,并进行大力度宣传推广,据了解其清雅酱酒新产品(国缘V9)2020年实现销售1.28亿元。

对此,张皓然表示,1.28亿元的销售收入可见今世缘酱酒营销并不景气。

他透露,0-1的突破很容易实现,2019年和2020年山东很多酒企入局酱酒市场都能迅速达到1亿元的营收规模,今世缘作为江苏强势酒企,在当地有较强的销售网络,很容易就能实现1亿元营收。

背后的产能过剩质疑

更重要的是,和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古井贡酒等一线酒企不同,今世缘的扩产背后引发产能过剩质疑。

内人士分析,产能是否过剩取决于未来市场能否支撑,今世缘要消化大量产能需要在全国化和高端化方面进行突破。

然而,作为一直走不出江苏的区域酒企,今世缘未来全国化扩张难度很大。

数据显示,2014年上市之初,今世缘就曾提及要实现全国化。

但万得数据显示,2014-2020年,今世缘江苏市场收入在公司营收中占比分别为94.01%、93.5%、93.5%、93.83%、93.99%、93.2%、93.1%,全国化进程几乎原地踏步。

一位白酒内部人士对鳌头财经表示,凡是全国化扩张成功的酒企都是本身具有全国化基因的一线名酒,或收购了曾经的老牌名酒厂。

而今世缘并不具备全国化扩张的基因,其在销售布局、品牌认知度方面远远不足,其10年全国化战略没有起色足以证明。

而在当前白酒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的大背景下,今世缘未来全国化扩张希望更加渺茫,这很可能造成其扩产后产能过剩的问题。

张皓然也提到,今世缘既做浓香白酒又做酱香白酒会发力不均衡,两手抓两手都做不好,也让经销商和消费者对其产品选择更加犹豫;其次今世缘本就是区域名酒,外界对其文化和工艺的认同度并不高,且目前白酒行业越来越推崇产区概念,今世缘所在的江苏市场本就处于劣势地位。

而其高端化推广难度同样不小。

白酒行业分析师晋育锋对鳌头财经表示,高端白酒推广需要品牌力和圈层支撑,而今世缘的品牌力和圈层基础并不够,高端化扩张并不容易。

白酒行业分析师肖竹青也对鳌头财经表示,从目前市场环境看,市场很难消化今世缘未来扩产后的大量产能,因为未来高端白酒市场有一线名酒,低端白酒市场有区域和县级酒厂。

因此无论是在高端还是口粮酒市场,今世缘都面临强劲对手,想要突围并不容易。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今世缘:豪掷90亿元扩产背后的产能过剩疑云

无论是在高端还是口粮酒市场,今世缘都面临强劲对手,想要突围并不容易。

图片来源:pexels-Pixabay

文|鳌头财经 晓敏 高原

又有一家白酒企业加入了扩产队伍,只是这次来得要更豪横些。

日前,区域白酒龙头今世缘(603369.SH)公告将投入90亿元进行产能扩张,而这一投入甚至秒杀了茅台(600519.SH)、五粮液(000858.SZ)等一众白酒龙头,今世缘扩产野心之大引来外界关注。

只是,高端市场品牌力不足、一直走不出江苏市场的今世缘在白酒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背景下,如何消耗扩产后的大量产能是个大大的问号。

豪掷90亿元扩产野心不小

2月19日,今世缘公告表示,拟投资实施南厂区智能化酿酒陈贮中心项目,以提升生产效率、提高产品质量,推进公司智慧工厂、绿色工厂建设,更好保障公司高质量发展。

该项目预计总投资90.76亿元,其中固定资产投资85.2亿元,流动资金5.56亿元,上述资金将分五年投入,今世缘称其所需资金将由今世缘自有资金及其他融资方式自筹解决。

该项目投产后,今世缘预计将新增优质浓香型原酒年产能1.8万吨、优质清雅酱香型原酒年产能2万吨、敞开式酒库储量8万吨、陶坛库储量21万吨,不仅如此,今世缘制曲生产能力也将达到10.2万吨/年。

实际上,近两年白酒行业扩产成风,只是今世缘的投入要更豪横些。

不久前的1月26日,茅台发布公告称,公司将投资41.1亿元实施“十四五”酱香酒习水同民坝一期建设项目。

1月29日,五粮液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对制曲车间进行扩能改造,投资规模为27.5亿元

而在此之前的泸州老窖和古井贡酒的大手笔扩产曾引发行业关注,被质疑为“小马拉大车”。

2020年3月,古井贡酒宣布投资89.24亿元实施酿酒生产智能化技术改造项目计划;同年6月,泸州老窖宣布追加资金用于酿酒工程技改项目,该项目于2016年规划建设,增加投资后项目总投入约为88.77亿元。

看起来今世缘此番投入和泸州老窖(000568.SZ)及古井贡酒(000596.SZ)相当。

然而,古井贡酒2020年实现营收102.92亿元,同期泸州老窖营收更是达到166.53亿元,今世缘同期的营收只有51.22亿元,远不在同一水平。

在产能利用率方面,今世缘表示,公司2018-2020年总产量分别为1.9万吨、2.2万吨、2.5万吨,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0%、81%93%,预计未来五年产能利用率达95%。

而据2020年财报,茅台产能利用率达110.82%,五粮液2020年产能利用率达91.91%,泸州老窖产能利用率为100%,均远高今世缘。

2万吨酱酒产能引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一直主推浓香型白酒的今世缘此番扩产的一大投入为:优质清雅酱香型原酒年产能2万吨,这引发了行业质疑。

鳌头财经对比行业其他酒企扩产投资发现,20217月26日,贵州省重大工业项目集中开工仪式在珍酒扩建工程(四期)设遵义分会场,项目总投资150亿元,新增酿酒产能3万吨、酒库20万吨;金东集团也动工建设了茅台镇金东酱酒园项目,选址在茅台镇核心产区,总投资170亿元,规划优质酱酒产能2.5万吨,五年内基本建成。可见酱酒投入成本颇高。

一位白酒行业一线从业者对鳌头财经表示,一般1万吨酱酒产能需要60亿-80亿元的投入,今世缘投入90亿元要打造2万吨酱酒产能,并匹配1.8万吨浓香白酒产能是否可行值得怀疑。

诗婢家酒业研究院秘书长张皓然对鳌头财经表示,今世缘扩充酱酒产能最大的质疑点在于其是否采用传统正宗的坤沙工艺。

因为酱酒工艺分别坤沙、碎沙、翻沙多种,如果按照传统正宗的坤沙工艺,其高粱采购成本很高,加上厂房、人工、水电、排污费等各种成本,90亿元应该是远远不够的。

在他看来,今世缘推出的清雅酱酒是怎么酿造的一直是个谜,毕竟江苏并不是合适的酱酒生产基地,其清雅酱酒生产的具体标准是什么引人质疑。

上述白酒从业者也对鳌头财经表示,酱酒酿造需要高温堆积、高温制曲、高温发酵、高温镏酒,江苏的自然地理环境是否适合酱酒生产值得怀疑。

实际上,今世缘自2019年推出了清雅酱酒,并进行大力度宣传推广,据了解其清雅酱酒新产品(国缘V9)2020年实现销售1.28亿元。

对此,张皓然表示,1.28亿元的销售收入可见今世缘酱酒营销并不景气。

他透露,0-1的突破很容易实现,2019年和2020年山东很多酒企入局酱酒市场都能迅速达到1亿元的营收规模,今世缘作为江苏强势酒企,在当地有较强的销售网络,很容易就能实现1亿元营收。

背后的产能过剩质疑

更重要的是,和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古井贡酒等一线酒企不同,今世缘的扩产背后引发产能过剩质疑。

内人士分析,产能是否过剩取决于未来市场能否支撑,今世缘要消化大量产能需要在全国化和高端化方面进行突破。

然而,作为一直走不出江苏的区域酒企,今世缘未来全国化扩张难度很大。

数据显示,2014年上市之初,今世缘就曾提及要实现全国化。

但万得数据显示,2014-2020年,今世缘江苏市场收入在公司营收中占比分别为94.01%、93.5%、93.5%、93.83%、93.99%、93.2%、93.1%,全国化进程几乎原地踏步。

一位白酒内部人士对鳌头财经表示,凡是全国化扩张成功的酒企都是本身具有全国化基因的一线名酒,或收购了曾经的老牌名酒厂。

而今世缘并不具备全国化扩张的基因,其在销售布局、品牌认知度方面远远不足,其10年全国化战略没有起色足以证明。

而在当前白酒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的大背景下,今世缘未来全国化扩张希望更加渺茫,这很可能造成其扩产后产能过剩的问题。

张皓然也提到,今世缘既做浓香白酒又做酱香白酒会发力不均衡,两手抓两手都做不好,也让经销商和消费者对其产品选择更加犹豫;其次今世缘本就是区域名酒,外界对其文化和工艺的认同度并不高,且目前白酒行业越来越推崇产区概念,今世缘所在的江苏市场本就处于劣势地位。

而其高端化推广难度同样不小。

白酒行业分析师晋育锋对鳌头财经表示,高端白酒推广需要品牌力和圈层支撑,而今世缘的品牌力和圈层基础并不够,高端化扩张并不容易。

白酒行业分析师肖竹青也对鳌头财经表示,从目前市场环境看,市场很难消化今世缘未来扩产后的大量产能,因为未来高端白酒市场有一线名酒,低端白酒市场有区域和县级酒厂。

因此无论是在高端还是口粮酒市场,今世缘都面临强劲对手,想要突围并不容易。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