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机构资金歇菜:中长期纯债基金接连募集失败,宝盈、德邦基金中招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机构资金歇菜:中长期纯债基金接连募集失败,宝盈、德邦基金中招

债基发行断崖跳水。

文|新经济e线

Wind统计表明,今年1月新发债券型基金17只,合计发行份额仅录得137.60亿份,相较2021年12月的1650.5亿份,2022年1月债券型基金发行份额大幅减少1512.90亿份,发行份额环比骤降92%。

新经济e线注意到,从近年来发行情况看,尽管债券型基金在年初的月度发行份额均有环比降低的现象,但2022年1月一级市场发行份额环比跌幅位居近九年来的第二高。2013年至2020年间,仅2013年1月的发行份额月度环比跌幅高于2022年1月。

不仅如此,继今年1月中金鑫裕1年定开和长城嘉裕六个月定开债两只中长期纯债基金相继宣告暂停运作之后,进入2月来又有两只中长期纯债基金相继宣告募集失败。

据悉,2月26日,宝盈、德邦基金两家基金公司双双在同一天发布公告称,旗下宝盈鸿翔和德邦锐丰两只基金基金合同均不能生效。

来源:基金公告

此前,宝盈鸿翔于2021年5月28日经证监会证监许可〔2021〕1901号准予注册募集。截至2022年2月24日基金募集期限届满,基金未能满足《宝盈鸿翔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合同》约定的基金备案条件,为此基金《基金合同》不能生效。

来源:基金公告

同样,德邦锐丰自去年12月2日开始发售,截至今年2月21日的发行期结束,基金亦未能满足《基金合同》生效的条件。

机构资金歇菜

据新经济e线了解,就中长期纯债发行来看,今年前两个月机构资金开始歇菜,这与去年年末资金大举涌入的状况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不同于权益类基金的是,中长期纯债基金发行成功的关键在于是否有足够的机构资金认购。统计表明,截至2021年中报,债券型基金机构投资者持有量占比达89.67%,而中长期债基机构投资者持有量占比更是高达97.13%。

进入2月来,债券型基金发行仍持续低迷。截至2月28日,当月仅有7只债券型基金成立,合计募集份额不足百亿份,仅录得77.10亿份。若扣除2月11日成立的机构定制债基——工银瑞信瑞兴一年定开,余下6只债基共计募集份额只有37.1亿份。其中,前者募集份额40.1亿份,占比超过一半。

相比之下,去年11月以来债券型基金发行规模急剧膨胀,达到年内高点。其中,去年11月和12月发行份额分别达923.31亿份和1650.5亿份,较同年1-10月平均每月发行份额496亿份,分别激增86.15%和232.76%。特别是去年12月平均每只基金发行份额高达54.35亿份,环比增加22%。而去年1-10月单只债基平均每月发行份额仅约23.5亿份。

分析债基细分品类来看,中长期纯债基金占据了绝对主力。去年1-10月份中长期债基的平均发行规模仅356亿份,11、12月其发行规模平均值达721亿份,增长超过1倍,充分说明11-12月债基规模的增长主要是由中长期纯债基金的增长所贡献。

此前,过去5年除2020年较为特殊以外,年度发行规模高峰在7月份外,其余年份,债基发行规模到年末均有明显抬升。不仅如此,2021年12月债基发行规模在历年12月发行规模中仅次于2019年,远高于其他年份。

业内认为,在长端收益率下行区间,市值法估值的债基可能会受益,这也从侧面反映机构对于利率存在下行预期,因此更偏好中长期债基。在债券的机构投资者中,银行资金占据半壁江山,是债券市场最重要的配置力量。而银行会把部分资金投入公募债基中作为资产配置的一部分。因此,去年年末债基发行规模的高峰,背后可能与银行资金的涌入有关。

究其原因,2021年末资管新规过渡期满之际,银行及理财子将更多的精力投放在存量整改合规的最后冲刺任务上,新发规模相对减少,因此部分具有配置需求的资金可能分流至债基,导致年末债基发行规模大增。

不过,新经济e线注意到,开年来债基发行规模大举回落的背后,2022年随着稳增长不断推进,宽信用进程可能加快,叠加财政政策前置发力,信贷需求或将快速回暖,而银行资产端以信贷配置为首要任务,资金可能更多涌向信贷,债市配置资金相应减少。

加之春节前取现需求大幅增强,债基赎回压力有所加大,发行规模同样受到制约。此外,目前债市利率已经降至低位,市场虽有降息预期但分歧较大,后续行情不确定性较强,这也制约了债基发行规模的增长。

清盘重灾区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募集失败以外,中长期纯债基金也成为了今年来的清盘重灾区。统计显示,截至2月27日,今年来共计有26只基金宣告清盘。其中,多达13只为中长期纯债基金,占比高达五成。统计显示,仅2月25日一天,就有4只中长期纯债基金进入清盘程序,分别包括诺安恒惠、中欧信用增利、建信恒安一年定开、建信恒远一年定开。

据诺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关于诺安恒惠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表决结果暨决议生效的公告称,出席本次大会的基金份额持有人及代理人所代表基金份额共计36012.54份,占权益登记日本基金总份额50832.26份的70.85%。

本次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达到法定开会条件,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和《基金合同》的有关规定。基金的最后运作日为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决议生效日即2022年2月24日,并自2022年2月25日起进入基金财产清算程序。

而诺安恒惠2021年四季度报告表明,报告期末基金份额总额仅15473.98份,期末基金资产净值录得17074.33元。

此前,宝盈基金旗下还有两只中长期纯债基金因触发合同终止条款而清盘。其中,宝盈盈辉纯债和宝盈盈顺纯债分别于今年1月和2月宣告清盘,两只债基成立于2020年。2月22日,宝盈盈辉发布清算报告称,截至2022年1月25日日终,基金已连续5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触发了《基金合同》终止的情形。基金最后运作日的基金份额总额(运作日后有赎回确认)仅为1089.72万份。该基金于2020年5月21日踩线成立,募集发行份额为2亿份。

自2022年2月10日起,宝盈盈顺也进入基金财产清算程序。截至2022年2月9日日终,该基金已连续5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触发了《基金合同》终止的情形。

据宝盈盈顺去年四季报显示,报告期内,该基金份额仅有1682.78万份,对应基金资产净值为1712.8万元。从该基金机构持有人变动来看,当季有两大机构持有人各申购了589.41万份和1087.77万份,而另一机构持有人却悉数赎回了4934.76万份。

统计还显示,截至去年四季度末,宝盈基金旗下还有3只中长期纯债基的机构持有人占比超过八成,分别是宝盈聚享纯债定期开放、宝盈盈沛A、宝盈盈润纯债,其机构持有人占比分别高达99.79%、98.1%、86.76%。其中,宝盈聚享纯债定期开放为发起式基金,除了公司以自有资金认购的一千万份以外,余下份额全部由一家机构人持有,期末持有份额达48.06亿份。

同样,在德邦基金旗下债基中,多达5只中长期纯债基金机构持有占比超过八成,分别包括德邦锐泓A、德邦锐祥A、德邦锐乾A、德邦德瑞一年定开债、德邦锐裕利率债A。截至去年四季度末,德邦锐泓A只有一家机构持有人,期末持有份额为50.56亿份。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显然,这些机构持有比例超高的中长期纯债基金,一旦遭遇资金方赎回,如若未能找到其他资金来源,基金清盘的命运就不可避免。

微信号:netfin888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德邦股份

2.4k
  • 德邦推动被收购股权转让,第二大股东韵达投票弃权表态度
  • 德邦股份:拟减持不超3095.73万股东航物流A股股票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机构资金歇菜:中长期纯债基金接连募集失败,宝盈、德邦基金中招

债基发行断崖跳水。

文|新经济e线

Wind统计表明,今年1月新发债券型基金17只,合计发行份额仅录得137.60亿份,相较2021年12月的1650.5亿份,2022年1月债券型基金发行份额大幅减少1512.90亿份,发行份额环比骤降92%。

新经济e线注意到,从近年来发行情况看,尽管债券型基金在年初的月度发行份额均有环比降低的现象,但2022年1月一级市场发行份额环比跌幅位居近九年来的第二高。2013年至2020年间,仅2013年1月的发行份额月度环比跌幅高于2022年1月。

不仅如此,继今年1月中金鑫裕1年定开和长城嘉裕六个月定开债两只中长期纯债基金相继宣告暂停运作之后,进入2月来又有两只中长期纯债基金相继宣告募集失败。

据悉,2月26日,宝盈、德邦基金两家基金公司双双在同一天发布公告称,旗下宝盈鸿翔和德邦锐丰两只基金基金合同均不能生效。

来源:基金公告

此前,宝盈鸿翔于2021年5月28日经证监会证监许可〔2021〕1901号准予注册募集。截至2022年2月24日基金募集期限届满,基金未能满足《宝盈鸿翔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合同》约定的基金备案条件,为此基金《基金合同》不能生效。

来源:基金公告

同样,德邦锐丰自去年12月2日开始发售,截至今年2月21日的发行期结束,基金亦未能满足《基金合同》生效的条件。

机构资金歇菜

据新经济e线了解,就中长期纯债发行来看,今年前两个月机构资金开始歇菜,这与去年年末资金大举涌入的状况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不同于权益类基金的是,中长期纯债基金发行成功的关键在于是否有足够的机构资金认购。统计表明,截至2021年中报,债券型基金机构投资者持有量占比达89.67%,而中长期债基机构投资者持有量占比更是高达97.13%。

进入2月来,债券型基金发行仍持续低迷。截至2月28日,当月仅有7只债券型基金成立,合计募集份额不足百亿份,仅录得77.10亿份。若扣除2月11日成立的机构定制债基——工银瑞信瑞兴一年定开,余下6只债基共计募集份额只有37.1亿份。其中,前者募集份额40.1亿份,占比超过一半。

相比之下,去年11月以来债券型基金发行规模急剧膨胀,达到年内高点。其中,去年11月和12月发行份额分别达923.31亿份和1650.5亿份,较同年1-10月平均每月发行份额496亿份,分别激增86.15%和232.76%。特别是去年12月平均每只基金发行份额高达54.35亿份,环比增加22%。而去年1-10月单只债基平均每月发行份额仅约23.5亿份。

分析债基细分品类来看,中长期纯债基金占据了绝对主力。去年1-10月份中长期债基的平均发行规模仅356亿份,11、12月其发行规模平均值达721亿份,增长超过1倍,充分说明11-12月债基规模的增长主要是由中长期纯债基金的增长所贡献。

此前,过去5年除2020年较为特殊以外,年度发行规模高峰在7月份外,其余年份,债基发行规模到年末均有明显抬升。不仅如此,2021年12月债基发行规模在历年12月发行规模中仅次于2019年,远高于其他年份。

业内认为,在长端收益率下行区间,市值法估值的债基可能会受益,这也从侧面反映机构对于利率存在下行预期,因此更偏好中长期债基。在债券的机构投资者中,银行资金占据半壁江山,是债券市场最重要的配置力量。而银行会把部分资金投入公募债基中作为资产配置的一部分。因此,去年年末债基发行规模的高峰,背后可能与银行资金的涌入有关。

究其原因,2021年末资管新规过渡期满之际,银行及理财子将更多的精力投放在存量整改合规的最后冲刺任务上,新发规模相对减少,因此部分具有配置需求的资金可能分流至债基,导致年末债基发行规模大增。

不过,新经济e线注意到,开年来债基发行规模大举回落的背后,2022年随着稳增长不断推进,宽信用进程可能加快,叠加财政政策前置发力,信贷需求或将快速回暖,而银行资产端以信贷配置为首要任务,资金可能更多涌向信贷,债市配置资金相应减少。

加之春节前取现需求大幅增强,债基赎回压力有所加大,发行规模同样受到制约。此外,目前债市利率已经降至低位,市场虽有降息预期但分歧较大,后续行情不确定性较强,这也制约了债基发行规模的增长。

清盘重灾区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募集失败以外,中长期纯债基金也成为了今年来的清盘重灾区。统计显示,截至2月27日,今年来共计有26只基金宣告清盘。其中,多达13只为中长期纯债基金,占比高达五成。统计显示,仅2月25日一天,就有4只中长期纯债基金进入清盘程序,分别包括诺安恒惠、中欧信用增利、建信恒安一年定开、建信恒远一年定开。

据诺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关于诺安恒惠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表决结果暨决议生效的公告称,出席本次大会的基金份额持有人及代理人所代表基金份额共计36012.54份,占权益登记日本基金总份额50832.26份的70.85%。

本次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达到法定开会条件,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和《基金合同》的有关规定。基金的最后运作日为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决议生效日即2022年2月24日,并自2022年2月25日起进入基金财产清算程序。

而诺安恒惠2021年四季度报告表明,报告期末基金份额总额仅15473.98份,期末基金资产净值录得17074.33元。

此前,宝盈基金旗下还有两只中长期纯债基金因触发合同终止条款而清盘。其中,宝盈盈辉纯债和宝盈盈顺纯债分别于今年1月和2月宣告清盘,两只债基成立于2020年。2月22日,宝盈盈辉发布清算报告称,截至2022年1月25日日终,基金已连续5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触发了《基金合同》终止的情形。基金最后运作日的基金份额总额(运作日后有赎回确认)仅为1089.72万份。该基金于2020年5月21日踩线成立,募集发行份额为2亿份。

自2022年2月10日起,宝盈盈顺也进入基金财产清算程序。截至2022年2月9日日终,该基金已连续5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触发了《基金合同》终止的情形。

据宝盈盈顺去年四季报显示,报告期内,该基金份额仅有1682.78万份,对应基金资产净值为1712.8万元。从该基金机构持有人变动来看,当季有两大机构持有人各申购了589.41万份和1087.77万份,而另一机构持有人却悉数赎回了4934.76万份。

统计还显示,截至去年四季度末,宝盈基金旗下还有3只中长期纯债基的机构持有人占比超过八成,分别是宝盈聚享纯债定期开放、宝盈盈沛A、宝盈盈润纯债,其机构持有人占比分别高达99.79%、98.1%、86.76%。其中,宝盈聚享纯债定期开放为发起式基金,除了公司以自有资金认购的一千万份以外,余下份额全部由一家机构人持有,期末持有份额达48.06亿份。

同样,在德邦基金旗下债基中,多达5只中长期纯债基金机构持有占比超过八成,分别包括德邦锐泓A、德邦锐祥A、德邦锐乾A、德邦德瑞一年定开债、德邦锐裕利率债A。截至去年四季度末,德邦锐泓A只有一家机构持有人,期末持有份额为50.56亿份。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显然,这些机构持有比例超高的中长期纯债基金,一旦遭遇资金方赎回,如若未能找到其他资金来源,基金清盘的命运就不可避免。

微信号:netfin888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