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独家】腾讯音乐CEO梁柱:任何人的离职都跟人无关,腾讯音乐本质上是一家内容公司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独家】腾讯音乐CEO梁柱:任何人的离职都跟人无关,腾讯音乐本质上是一家内容公司

在去年的腾讯音乐管理层调整中,腾讯将集团副总裁梁柱从PCG调入腾讯音乐担任CEO职位,前任CEO彭迦信转任集团董事长。

图片来源:腾讯音乐集团

记者 | 崔鹏

编辑 | 文姝琪

今年春节前,QQ音乐召开内部年会,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腾讯音乐”)CEO梁柱在会上表示,任何人的离职都跟人无关,而是组织调整的要求,今年将继续实施管理干部的轮岗制度。

据界面新闻了解,腾讯音乐今年没有举办集团层面的统一年会,而是采取小年会的形式。

集团董事长彭迦信负责的版权内容业务、CEO梁柱负责的QQ音乐业务线、集团副总裁陈琳琳领导的酷狗音乐业务线、集团副总裁史力学领导的长音频和酷我音乐业务线,分别举办了4场内部年会。

彭迦信与梁柱共同参加了所有年会,界面新闻也拿到了部分年会的内部讲话实录。

“很多人觉得我们办年会浪费时间和财力”,梁柱在QQ音乐的年会现场表示,这种思路在其他公司比较常见,做产品考虑ROI投入回报,做公司也是这样。

但是对于腾讯来说,做产品讲究用户体验,“我们不看那么多回报”,梁柱对台下员工说:“大家在腾讯挺好……跟着我干几年,一定能有收获”。

在演讲中,梁柱还表扬了几款去年有亮点的产品:推出不久的QQ音乐Lite版拿到了两百万DAU(日活跃用户数),而QQ音乐的iOS版去年增加了500万用户。

与梁柱聚焦业务线和产品不同,彭迦信的演讲依然偏务虚,谈到更多的是自己的主观感受。

2017年彭迦信第一次代表腾讯音乐参加音乐产业的盛会Music Matters(亚洲音乐论坛),刚上台演讲就遭遇PPT黑屏事故,尴尬一段时间后投屏才恢复正常。

“既然给了我第二次机会,我一定要好好表现”,彭迦信在年会上主动提到了这段经历。

过去两年,字节跳动向音乐产业上中下全链条渗透的势头强劲,抖音(TikTok)已经成为国内音乐流媒体平台的首要竞争对手,而腾讯音乐对此的反应比较迟缓。

在去年的腾讯音乐管理层调整中,腾讯将集团副总裁梁柱从PCG调入腾讯音乐担任CEO职位,前任CEO彭迦信转任集团董事长。

大量头部互联网公司的案例证明,CEO转而担任董事长职位,通常都意味着退隐后台。但在目前腾讯音乐目前的架构划分中,彭迦信负责内容版权业务,梁柱负责产品和平台搭建,二人各有分工。

人员调整是组织需要,管理干部继续轮岗

2014年梁柱参加QQ音乐年会时,曾经被惩罚当众绕着会场跑三圈,边跑边喊“QQ音乐加油”,他开玩笑说,后来负责年会的总经理第二年就离职了。

借由这个玩笑,他聊到了去年颇受舆论关注的高管变动和企业裁员的话题。

“其实任何人的离职变更,都跟人无关。而是跟组织要求有关,有其它更复杂的原因。大家不要纠结以前的事情”,梁柱说。

从去年底开始,腾讯内部多条业务线都在优化裁员,也引发过不少解读猜疑,梁柱在年会现场的这番言论代表着腾讯音乐的态度:人事调整服从于组织调整的需要。

去年一位干部轮岗去做QQ音乐推荐业务,产品数据提升了50%,效果非常好,梁柱表示2022年QQ音乐的管理干部团队将继续执行轮岗机制。

在梁柱看来,腾讯音乐本质上还是一家内容公司,如果用户卸载手机上的app,只留下几个,其中一定有音乐app。

“我前几天参加酷狗年会,他们说要做百年产品”,梁柱对台下的QQ音乐员工喊话称:“我们Q音也是要做百年的,希望我跟卡神(彭迦信在公司内部的昵称)能陪大家走到那一刻。”

今年各家互联网大厂的年终奖情况都不太好,“如果你发现年终奖没有预想的那么差,不要感谢我,要感谢卡神(彭迦信在腾讯音乐内部的昵称)”,梁柱说,“我一来就给你们变出钱是不可能的,主要是卡神打的底子,大部分得益于之前的奖金留存”。

去年底今年初,大厂员工的健康问题出现过很多社会焦点事件。梁柱在年会现场特意说,“既然到了冬天,该冬眠冬眠吧,该躺就好好躺一下,把身体养健康,身体很重要。”

全民K歌产品下滑 仍然是腾讯音乐的变数

在腾讯音乐过去几年的发展中,全民K歌虽然品牌影响力不及QQ音乐,但却是集团重要的商业化产品。

梁柱在年会上表示,一家公司的现金流很重要,全民K歌以前给集团赚过很多钱,这些资金积累让腾讯音乐在寒冬里得到了很多支持。

不过,腾讯音乐内部一位总监向界面新闻透露,去年全民K歌的营收数据已经有所下降,而产品本身的创新方向目前也不太清晰。

梁柱说,这几年全民K歌在业务上乏善可陈,产品下滑是实际情况,但社交差异是未来每个音乐公司的变数,全民K歌应该成为腾讯音乐的这个变数。

今年初,担任全民K歌总经理多年后,计鸣钟正式晋升为集团总经理级别,任命为QQ音乐业务线下社区产品部总经理。

对于自家产品存在的问题,计鸣钟有比较清醒的认识,他在年会上自我吐槽发问:“为啥产品这么乱,说难听点,像垃圾场一样,我希望团队别忘记初心、怎么做产品、怎么做事情”。

梁柱认为,未来五年大腾讯体系下不能只有Q音和K歌两个平台。“既然K歌在下跌,也许你能拿出一部分资源做新的东西,因为你不可能用新的K歌来拯救K歌,一定是不同的东西”。

“以后元宇宙和社交也会尝试。本来你们也不是做音乐的团队”,梁柱表示。

2021年6月腾讯音乐在QQ音乐业务线下设立互动视频产品部,由计鸣钟担任负责人,主要任务是打通QQ音乐直播与全民K歌团队的资源。

去年底腾讯音乐上线的虚拟音乐嘉年华活动“TMELAND”就是出自该团队。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腾讯音乐

638
  • 高通与腾讯音乐扩展技术合作
  •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与腾讯出价7000万美元收购GMM Music 10%股份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独家】腾讯音乐CEO梁柱:任何人的离职都跟人无关,腾讯音乐本质上是一家内容公司

在去年的腾讯音乐管理层调整中,腾讯将集团副总裁梁柱从PCG调入腾讯音乐担任CEO职位,前任CEO彭迦信转任集团董事长。

图片来源:腾讯音乐集团

记者 | 崔鹏

编辑 | 文姝琪

今年春节前,QQ音乐召开内部年会,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腾讯音乐”)CEO梁柱在会上表示,任何人的离职都跟人无关,而是组织调整的要求,今年将继续实施管理干部的轮岗制度。

据界面新闻了解,腾讯音乐今年没有举办集团层面的统一年会,而是采取小年会的形式。

集团董事长彭迦信负责的版权内容业务、CEO梁柱负责的QQ音乐业务线、集团副总裁陈琳琳领导的酷狗音乐业务线、集团副总裁史力学领导的长音频和酷我音乐业务线,分别举办了4场内部年会。

彭迦信与梁柱共同参加了所有年会,界面新闻也拿到了部分年会的内部讲话实录。

“很多人觉得我们办年会浪费时间和财力”,梁柱在QQ音乐的年会现场表示,这种思路在其他公司比较常见,做产品考虑ROI投入回报,做公司也是这样。

但是对于腾讯来说,做产品讲究用户体验,“我们不看那么多回报”,梁柱对台下员工说:“大家在腾讯挺好……跟着我干几年,一定能有收获”。

在演讲中,梁柱还表扬了几款去年有亮点的产品:推出不久的QQ音乐Lite版拿到了两百万DAU(日活跃用户数),而QQ音乐的iOS版去年增加了500万用户。

与梁柱聚焦业务线和产品不同,彭迦信的演讲依然偏务虚,谈到更多的是自己的主观感受。

2017年彭迦信第一次代表腾讯音乐参加音乐产业的盛会Music Matters(亚洲音乐论坛),刚上台演讲就遭遇PPT黑屏事故,尴尬一段时间后投屏才恢复正常。

“既然给了我第二次机会,我一定要好好表现”,彭迦信在年会上主动提到了这段经历。

过去两年,字节跳动向音乐产业上中下全链条渗透的势头强劲,抖音(TikTok)已经成为国内音乐流媒体平台的首要竞争对手,而腾讯音乐对此的反应比较迟缓。

在去年的腾讯音乐管理层调整中,腾讯将集团副总裁梁柱从PCG调入腾讯音乐担任CEO职位,前任CEO彭迦信转任集团董事长。

大量头部互联网公司的案例证明,CEO转而担任董事长职位,通常都意味着退隐后台。但在目前腾讯音乐目前的架构划分中,彭迦信负责内容版权业务,梁柱负责产品和平台搭建,二人各有分工。

人员调整是组织需要,管理干部继续轮岗

2014年梁柱参加QQ音乐年会时,曾经被惩罚当众绕着会场跑三圈,边跑边喊“QQ音乐加油”,他开玩笑说,后来负责年会的总经理第二年就离职了。

借由这个玩笑,他聊到了去年颇受舆论关注的高管变动和企业裁员的话题。

“其实任何人的离职变更,都跟人无关。而是跟组织要求有关,有其它更复杂的原因。大家不要纠结以前的事情”,梁柱说。

从去年底开始,腾讯内部多条业务线都在优化裁员,也引发过不少解读猜疑,梁柱在年会现场的这番言论代表着腾讯音乐的态度:人事调整服从于组织调整的需要。

去年一位干部轮岗去做QQ音乐推荐业务,产品数据提升了50%,效果非常好,梁柱表示2022年QQ音乐的管理干部团队将继续执行轮岗机制。

在梁柱看来,腾讯音乐本质上还是一家内容公司,如果用户卸载手机上的app,只留下几个,其中一定有音乐app。

“我前几天参加酷狗年会,他们说要做百年产品”,梁柱对台下的QQ音乐员工喊话称:“我们Q音也是要做百年的,希望我跟卡神(彭迦信在公司内部的昵称)能陪大家走到那一刻。”

今年各家互联网大厂的年终奖情况都不太好,“如果你发现年终奖没有预想的那么差,不要感谢我,要感谢卡神(彭迦信在腾讯音乐内部的昵称)”,梁柱说,“我一来就给你们变出钱是不可能的,主要是卡神打的底子,大部分得益于之前的奖金留存”。

去年底今年初,大厂员工的健康问题出现过很多社会焦点事件。梁柱在年会现场特意说,“既然到了冬天,该冬眠冬眠吧,该躺就好好躺一下,把身体养健康,身体很重要。”

全民K歌产品下滑 仍然是腾讯音乐的变数

在腾讯音乐过去几年的发展中,全民K歌虽然品牌影响力不及QQ音乐,但却是集团重要的商业化产品。

梁柱在年会上表示,一家公司的现金流很重要,全民K歌以前给集团赚过很多钱,这些资金积累让腾讯音乐在寒冬里得到了很多支持。

不过,腾讯音乐内部一位总监向界面新闻透露,去年全民K歌的营收数据已经有所下降,而产品本身的创新方向目前也不太清晰。

梁柱说,这几年全民K歌在业务上乏善可陈,产品下滑是实际情况,但社交差异是未来每个音乐公司的变数,全民K歌应该成为腾讯音乐的这个变数。

今年初,担任全民K歌总经理多年后,计鸣钟正式晋升为集团总经理级别,任命为QQ音乐业务线下社区产品部总经理。

对于自家产品存在的问题,计鸣钟有比较清醒的认识,他在年会上自我吐槽发问:“为啥产品这么乱,说难听点,像垃圾场一样,我希望团队别忘记初心、怎么做产品、怎么做事情”。

梁柱认为,未来五年大腾讯体系下不能只有Q音和K歌两个平台。“既然K歌在下跌,也许你能拿出一部分资源做新的东西,因为你不可能用新的K歌来拯救K歌,一定是不同的东西”。

“以后元宇宙和社交也会尝试。本来你们也不是做音乐的团队”,梁柱表示。

2021年6月腾讯音乐在QQ音乐业务线下设立互动视频产品部,由计鸣钟担任负责人,主要任务是打通QQ音乐直播与全民K歌团队的资源。

去年底腾讯音乐上线的虚拟音乐嘉年华活动“TMELAND”就是出自该团队。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