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消费金融线下大战一触即发:自营团队PK特色模式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消费金融线下大战一触即发:自营团队PK特色模式

除了直营模式,中银、中邮、锦程消金则主要和渠道方合作展业。具体来说,渠道模式又分为保证金模式和代理/加盟模式。

文|消金界

消金公司的线下展业,已经越来越“内卷”了。

当下,随着贷款利率不超过24%等监管要求的提出,线上小额的市场大幅缩减。开辟或者恢复线下团队,成为不少消费金融公司的一大战略方向。

“和第三方机构合作,容易出风险;不合作的话,起量又太慢。所以线下业务到底该怎么做呢?”这句话,道出了很多线下从业者的困惑。

消金界发现,有公司线下业务一度关停,如今又在多地重启;

有公司轰轰烈烈开启线下模式,却面临着大规模裁员的困境;

有公司彻底关停线上业务,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差异化线路线;

也有新加入的消金公司,利用母行原有的直销团队,将在近百所城市大展拳脚……

在线下获客成本也居高不下的今天,到底哪种模式能够杀出重围,关系到各家消金公司座次的重新调整,甚至是生死存亡。

01、组建自营团队:重人力成本,其他机构难效仿

线下拓客,规模最大的,非兴业消金莫属。

公开数字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末,兴业消金线下业务贷款余额为393.20 亿元,在总贷款余额中的占比为96.08%。

截至2021年上半年,兴业消金实现营收38.69亿元,净利润10.24亿元,同比增长91.7,稳居消金公司前三甲。

如此快速的增长,使得兴业消金被业内公开誉为“线下大额黑马”。

亮眼的成绩背后,离不开母行的支持。兴业消金借助兴业银行的网点优势,由直销团队采用“上门收件、亲核亲访”的模式,通过面谈面签确认客户贷款申请意愿真实性,并对客户的还款能力、贷款用途等进行核实、调查。

截至2020年末,兴业消费金融的线下业务部达31家,展业区域覆盖全国近50座城市,基本完成全国化布局。

然而,如此重人力的模式,并非任何公司都能效仿。

比如,小米消金此前在多地招兵买马,试水线下业务,如今却面临大规模裁员的困境。

最新消息显示,小米消金正在接手天星数科的个人消费信贷业务。而主营业务也由此前的线下悄然转移到线上。

想要开展线下业务很容易,但是从成本角度考虑,如果没有成熟的地推团队,没有银行的网点支持,真正存活下来的企业少之又少。

另一方面,此前宁波银行以10.91亿元人民币受让华融消费金融公司70%的股权,成为控股股东。如今消金界了解到,公司已经在着手筹备新业务。

“新公司将更名为’宁银消金’”,业务上将沿袭以前银行的线下模式。”一位宁波银行内部的人士称,新业务或将深入到银行网点没有触及到的城市,延伸规模至近百家城市。

要知道,宁波银行的个人贷款核心就是消费贷,“白领通”作为宁波银行的“明星产品”,在业内一度盛传“先晓白领通,后知宁波银行”。

在业务拓展方面,宁波银行一直强调的都是线下的全面覆盖,并制定了独特的考核激烈和晋升体系。

截至2021年6月底,宁波银行下设15家分行、19家一级支行以及1家设立在上海的资金营运中心。

与其他银行时不时传出裁员消息不同,宁波银行员工数量增长迅猛。截至2020年,宁波银行员工数量24292人,同比增长40.11%。

02、特色模式探索:通过小栈主拓客、发力乡村消费贷

另一方面,包括杭银、哈银等在内的机构,也都在通过直营模式展业。但毕竟搭建团队需要时间和人力,业务起量并没那么快。

而除了直营模式,中银、中邮、锦程消金则主要和渠道方合作展业。具体来说,渠道模式又分为保证金模式和代理/加盟模式。

在保证金模式下,中介一般需要缴纳一笔10-100万元不等的风险保证金,用作兜底;在代理/加盟模式中,金融机构大多选择在当地成立分公司,共同负责风控、催收等环节。

所谓“成也渠道,败也渠道”。这一模式在前期帮助消金机构开拓市场的同时,也饱受诟病,由于代理机构乱收费,相关机构频吃监管罚单。如今,各家公司已经加强了对于渠道方的管理。(详情可点击《线下贷款风云:80%产品已停止进件,有持牌机构全员转岗催收》)

与此同时,不少机构正在尝试一条属于自己的模式。比如,招联正在探索一条轻量化的“小栈模式”。

从股东构成来看,招商银行只持有招联金融50%的股份,并没有对其开放银行网点。而自己搭建线下团队费时费力,因此从2021年起,招联金融开始通过小栈来拓客。

简单来说,类似于大中城市下的一个联络站,小栈作为获取客户的渠道,由员工成交的客户发展而来。小栈主介绍新的客户,会获得相应奖励。

相较于其他平台,公司为小栈主制定了更高的返佣标准。一位来自招联金融的人士表示,“推荐成功,官方返千五到一个点不等,60%第二天到账,40%逐月发放。”此外,平台还有每月话费领取、推荐红包、实物奖励、利息优惠等活动。

公司对于小栈也准入制定了要求,不允许存在贷款中介业务,也不允许对客收费。

本质上来看,这一模式类似于MGM老带新。“很多客户其实都看不上这点奖励。”来自招联金融的内部人士表示,该模式的实际效果,还有待继续观察。

在线下业务方面,还有多家消金公司动作频频。

比如,湖北消金已经关停了线上业务,并致力于提供乡村振兴领域的金融服务,针对农户、养殖户等,提供乡村消费贷。“通过B端准入,绝大部分都是真实经营客户。”来自湖北消金的内部人士对此模式有信心。

此外,还有位于中部地区的消金公司,经过前期长达一年时间的调研和准备,意图进军线下市场。

可以说,线下消费金融的大战一触即发。究竟哪种模式能够杀出重围,有待市场进一步验证。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兴业消费金融

2.5k
  • 兴业消金净利同比增涨65%,资产规模超600亿元
  • 兴业消金2021年净利22亿,业绩规模及投诉齐涨,不良率连年逾2%,曾被投诉利率过高搭售保险

宁波银行

3.7k
  • 宁波银行:拟每10股派5元,7月12日除权除息
  • 银行板块震荡走低,宁波银行跌逾4%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消费金融线下大战一触即发:自营团队PK特色模式

除了直营模式,中银、中邮、锦程消金则主要和渠道方合作展业。具体来说,渠道模式又分为保证金模式和代理/加盟模式。

文|消金界

消金公司的线下展业,已经越来越“内卷”了。

当下,随着贷款利率不超过24%等监管要求的提出,线上小额的市场大幅缩减。开辟或者恢复线下团队,成为不少消费金融公司的一大战略方向。

“和第三方机构合作,容易出风险;不合作的话,起量又太慢。所以线下业务到底该怎么做呢?”这句话,道出了很多线下从业者的困惑。

消金界发现,有公司线下业务一度关停,如今又在多地重启;

有公司轰轰烈烈开启线下模式,却面临着大规模裁员的困境;

有公司彻底关停线上业务,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差异化线路线;

也有新加入的消金公司,利用母行原有的直销团队,将在近百所城市大展拳脚……

在线下获客成本也居高不下的今天,到底哪种模式能够杀出重围,关系到各家消金公司座次的重新调整,甚至是生死存亡。

01、组建自营团队:重人力成本,其他机构难效仿

线下拓客,规模最大的,非兴业消金莫属。

公开数字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末,兴业消金线下业务贷款余额为393.20 亿元,在总贷款余额中的占比为96.08%。

截至2021年上半年,兴业消金实现营收38.69亿元,净利润10.24亿元,同比增长91.7,稳居消金公司前三甲。

如此快速的增长,使得兴业消金被业内公开誉为“线下大额黑马”。

亮眼的成绩背后,离不开母行的支持。兴业消金借助兴业银行的网点优势,由直销团队采用“上门收件、亲核亲访”的模式,通过面谈面签确认客户贷款申请意愿真实性,并对客户的还款能力、贷款用途等进行核实、调查。

截至2020年末,兴业消费金融的线下业务部达31家,展业区域覆盖全国近50座城市,基本完成全国化布局。

然而,如此重人力的模式,并非任何公司都能效仿。

比如,小米消金此前在多地招兵买马,试水线下业务,如今却面临大规模裁员的困境。

最新消息显示,小米消金正在接手天星数科的个人消费信贷业务。而主营业务也由此前的线下悄然转移到线上。

想要开展线下业务很容易,但是从成本角度考虑,如果没有成熟的地推团队,没有银行的网点支持,真正存活下来的企业少之又少。

另一方面,此前宁波银行以10.91亿元人民币受让华融消费金融公司70%的股权,成为控股股东。如今消金界了解到,公司已经在着手筹备新业务。

“新公司将更名为’宁银消金’”,业务上将沿袭以前银行的线下模式。”一位宁波银行内部的人士称,新业务或将深入到银行网点没有触及到的城市,延伸规模至近百家城市。

要知道,宁波银行的个人贷款核心就是消费贷,“白领通”作为宁波银行的“明星产品”,在业内一度盛传“先晓白领通,后知宁波银行”。

在业务拓展方面,宁波银行一直强调的都是线下的全面覆盖,并制定了独特的考核激烈和晋升体系。

截至2021年6月底,宁波银行下设15家分行、19家一级支行以及1家设立在上海的资金营运中心。

与其他银行时不时传出裁员消息不同,宁波银行员工数量增长迅猛。截至2020年,宁波银行员工数量24292人,同比增长40.11%。

02、特色模式探索:通过小栈主拓客、发力乡村消费贷

另一方面,包括杭银、哈银等在内的机构,也都在通过直营模式展业。但毕竟搭建团队需要时间和人力,业务起量并没那么快。

而除了直营模式,中银、中邮、锦程消金则主要和渠道方合作展业。具体来说,渠道模式又分为保证金模式和代理/加盟模式。

在保证金模式下,中介一般需要缴纳一笔10-100万元不等的风险保证金,用作兜底;在代理/加盟模式中,金融机构大多选择在当地成立分公司,共同负责风控、催收等环节。

所谓“成也渠道,败也渠道”。这一模式在前期帮助消金机构开拓市场的同时,也饱受诟病,由于代理机构乱收费,相关机构频吃监管罚单。如今,各家公司已经加强了对于渠道方的管理。(详情可点击《线下贷款风云:80%产品已停止进件,有持牌机构全员转岗催收》)

与此同时,不少机构正在尝试一条属于自己的模式。比如,招联正在探索一条轻量化的“小栈模式”。

从股东构成来看,招商银行只持有招联金融50%的股份,并没有对其开放银行网点。而自己搭建线下团队费时费力,因此从2021年起,招联金融开始通过小栈来拓客。

简单来说,类似于大中城市下的一个联络站,小栈作为获取客户的渠道,由员工成交的客户发展而来。小栈主介绍新的客户,会获得相应奖励。

相较于其他平台,公司为小栈主制定了更高的返佣标准。一位来自招联金融的人士表示,“推荐成功,官方返千五到一个点不等,60%第二天到账,40%逐月发放。”此外,平台还有每月话费领取、推荐红包、实物奖励、利息优惠等活动。

公司对于小栈也准入制定了要求,不允许存在贷款中介业务,也不允许对客收费。

本质上来看,这一模式类似于MGM老带新。“很多客户其实都看不上这点奖励。”来自招联金融的内部人士表示,该模式的实际效果,还有待继续观察。

在线下业务方面,还有多家消金公司动作频频。

比如,湖北消金已经关停了线上业务,并致力于提供乡村振兴领域的金融服务,针对农户、养殖户等,提供乡村消费贷。“通过B端准入,绝大部分都是真实经营客户。”来自湖北消金的内部人士对此模式有信心。

此外,还有位于中部地区的消金公司,经过前期长达一年时间的调研和准备,意图进军线下市场。

可以说,线下消费金融的大战一触即发。究竟哪种模式能够杀出重围,有待市场进一步验证。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