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谁在狙杀中国镍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谁在狙杀中国镍王?

青山控股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崛起,让这个产业发生了重大变化。

文|电动公会 李大鹏

这几天,三元锂电池中主要上游材料——金属镍正在上演有史以来最引人注目的“多空战役”。

3月7日,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镍期货暴涨76%,至50905美元/吨,为2007年6月以来最高水平。3月8日继续疯涨100%,突破10万美元/吨的历史高位,随后LME镍交易被紧急叫停。

世界500强之一、中国最大的民营钢企——青山控股集团(下称“青山控股”)因持有大量LME镍空头头寸,正在遭受瑞士“嘉能可”大宗商品贸易商的逼仓。在伦镍迎来历史性涨幅之际,青山控股20万吨伦镍空单将面临巨额浮亏。

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称,目前青山控股的确切损失尚不清楚,但可以确定的是其直接持有的LME镍的空头头寸约为10万吨,考虑到通过中介机构持有的头寸,其空头头寸可能会更大。

该知情人士还透露,青山控股已收到嘉能可的和解条件:出让其印尼镍矿60%的股权。

01 中国镍王

镍金属过去广泛用于不锈钢冶炼,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兴起,镍作为三元锂电池的上游材料成为各大动力电池生产者争抢的资源。三元锂电池的上游材料中,镍在总成本中占比近30%,高镍、超高镍电池占比更高。

新能源汽车的火热,无疑会拉动镍价上涨,但近期镍价翻涌的主要原因,除了俄乌地缘争端导致的俄镍供应紧张,更主要还是受资本博弈和挤仓影响,短期镍价表现已经完全脱离市场基本面上涨行情。

在这场激烈的“多空对决”中,并未上市却位居世界500强、平时很少见诸报端的青山控股,也逐渐被掀开了神秘面纱。

在温州之外,青山控股少为人知。

青山控股起步于20世纪80年代的温州,由现年64岁的项光达和59岁的张积敏共同创立,创业早期主要经营汽车门窗进而发展至不锈钢领域。1998年,浙江青山特钢创立,中国不锈钢行业开启了“青山时代”。

“青山”二字一是厂址在青山村,二是取自“咬定青山不放松”之意,凭借世纪之交的基建热潮,青山特钢很快发展壮大。

经过多年发展,如今的青山控股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2021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青山控股以2929亿元营收排在第14位。而在2021年8月披露的《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青山控股以424.5亿美元营收排在第279位,超过沙钢。

青山控股让人熟知的一个名头是不锈钢第一,但其实它还有一个坊间传闻的名号,“中国镍王”。

镍是一种硬而有延展性并具有铁磁性的金属,它能够高度磨光和抗腐蚀,是不锈钢的重要成分。但是,国内镍矿有限,国际电解镍原料采购价格高昂,渐渐难以满足青山控股的生产需求。

项光达与张积敏深知,谁掌握了镍资源,谁就扼住了产业的咽喉,于是踏上了出海寻镍的道路。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青山控股在世界最大镍矿出口国印度尼西亚重金夺得4.7万公顷红土镍矿开采权。

在印尼当地政府2014年开始实施原矿出口限制令、全面禁止镍矿出口前,青山控股提前布局镍矿采掘、出口及镍铁冶炼产业,投资建设中国印尼经贸合作区青山工业园区,在当地建立了一个“原矿—镍铁—不锈钢”的完整产业链。

此后,青山控股继续在印度、美国、津巴布韦等国不断购买镍矿,逐年积累,竟成“中国镍王”。据中信建投统计,2020年青山控股拥有全球18%的镍市场份额。

在当年海外布局镍矿时,项光达绝不会想到自己正踩在时代的浪潮上——三元锂电池的主要原料之一就是镍。

2018年9月,青山控股联手宁德时代与格林美成立合资公司,总投资约18.5亿元,计划年产5万吨高镍动力三元材料用前驱体原料和2万吨三元正极材料。此次合作后,青山正式成为宁德时代的第一供应商。

手握稀缺镍资源的青山控股并不想只扮演电池巨头的供应商。早在2017年,青山控股便成立了自己的电池公司瑞浦能源,成立仅有三年、二期工厂尚未完工的2020年6月,瑞浦能源单月锂电池装机量已经进入中国前五。

今年2月,瑞浦能源完成22亿元的产业轮融资,领投方上汽集团已经成为瑞浦能源最大的外部战略投资者。

瑞浦能源高位出道的核心是青山控股打通的镍产业链条,青山控股将电池产业链的上游镍原料到电池前驱体全部打通,已经成为国内新能源汽车电池产业绕不开的存在。

02 西方搅屎棍

青山控股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崛起,让这个产业发生了重大变化。

青山控股在印尼镍的生产成本低于每吨10000美元,而LME镍的基准价格超过23000美元。今年2月,彭博社报道称,项光达和相关的生意伙伴已经在镍衍生品市场上积累了大量空头头寸用来对冲他们在镍生产过程中可能的价格下跌的风险。

不过,青山控股这次似乎站在了大势的对立面,近期俄乌局势的变化给了海外巨头狙击的机会。中国最大的镍矿贸易商力勤资源掌舵人蔡建勇将3月7日、8日的“逼空战”视为海外资本对中国镍产业的“布局周密的猎杀行动”。

对俄罗斯镍供应的担忧,是这场前所未有大逼仓(借机狙杀)的诱因。

据彭博社报道,本次实施逼仓的多头是一名身份不详的镍库存持货商,这家持货商控制着伦敦金属交易所50%-80%的金属镍库存,且此头寸持仓时间已超过一个月。

市场根据这一量级猜测,此次多空博弈中的大多头为全球大宗商品交易巨头——嘉能可。

“扰乱市场”的行为不止一次在嘉能可身上上演。

2018年,三元电池上游材料——钴的价格在高涨了三年后突然回落,当时动力电池厂商均认为,钴价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很难再被抬高。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低迷了半年多的钴概念股却在2018年11月7日全线爆发。

而诱因,就是来自于这家大宗商品巨头——嘉能可。

嘉能可在钴行业是绝对的巨头,提供了世界超过30%的钴供给,主要产自刚果。彼时,嘉能可旗下Katanga宣布,嘉能可在刚果的子公司Katanga Minin在其矿石中发现高浓度铀,此放射性金属的含量超过了通过非洲主要港口出口的可接受限度,因此刚果决定停止钴矿出口。

嘉能可的停售,使得钴的短缺潮提前到来,不少寡头矿产公司大量囤积钴,导致钴更加难以获得。要知道,当时中国94%钴都是来自于刚果,是刚果钴的全球最大买家。

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中国市场增速全球最快,嘉能可这一举动对中国动力电池企业带来了沉痛打击,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甚至陷入了“一钴难求”的局面。

为了摆脱对进口钴的依赖,中国动力电池厂商想方设法减少钴在三元电池中的含量,他们更改了电池正极材料的配方比例,将三元电池中镍钴锰或者镍钴铝的配比从6:2:2改为8:1:1。

截至目前,中国大多数动力电池企业都已布局高镍三元电池。高镍低钴,一方面是为了提高能量密度,另一方面便是为了降低不确定因素带来的成本风险。

而如今,嘉能可又开始作乱,此次将镍作为目标,矛头同样对准中国企业。

俄罗斯是仅次于印尼和菲律宾的全球第三大镍金属生产国,仅Norilsk一家就占据了全球电池级镍市场15%的份额。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教授刘煜辉3月8日晚在微博上表示,青山控股实际上是俄镍的大客户,实际上是俄镍的要过来的镍的套保,现在俄镍被取消交割资格,所以嘉能可钻了空子。

镍价的史诗级暴涨,让市场为饱受上游材料涨价之苦的动力电池厂商捏一把汗。

随着高镍成为三元锂电池路线的行业共识,新能源被认为是不锈钢之外镍需求的最大增量来源。原材料涨价必然影响整车以及电池产业链企业利润。镍价暴涨迅即传导至A股,宁德时代当日大跌7.5%,带崩了整个三元电池板块。

面对外资逼仓,青山控股会受到多大影响?

目前尚不清楚镍价上涨对青山控股的持仓产生多大风险,但可以肯定的是,LME镍两日来创下的历史涨幅,给其带来巨额的资金压力。

不过,就目前来看,还没有迹象表明镍价格会大幅下跌。

宏观局势会引发短期内的价格波动,但归根结底,镍价,特别是电池级硫酸镍的涨价预期还取决于供需关系。当前全球镍库存已经很低,自去年4月以来,LME注册仓库中的镍库存已下降近70%,至83328吨。低库存加剧了价格飙升,自今年年初以来,LME镍价上涨了76%。

高盛集团上个月预测,今年镍需求将超过供应3万吨,高于早先估计的1.3万吨。

项光达3月8日下午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称,青山控股是家优秀的中国企业,仓位和经营都没有问题。“老外的确有些动作,正在积极协调。今天接到很多电话,国家有关部门和领导对青山都很支持。”

此外,根据彭博最新报道,青山控股直接持仓中已经有部分空头头寸被平仓,并正在考虑是否完全退出这场“妖镍”之战。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嘉能可

3.3k
  • 贿赂官员、操纵市场,嘉能可将支付15亿美元罚款
  • 嘉能可将承认多项贿赂和市场操纵罪名,支付至多15亿美元和解费用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谁在狙杀中国镍王?

青山控股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崛起,让这个产业发生了重大变化。

文|电动公会 李大鹏

这几天,三元锂电池中主要上游材料——金属镍正在上演有史以来最引人注目的“多空战役”。

3月7日,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镍期货暴涨76%,至50905美元/吨,为2007年6月以来最高水平。3月8日继续疯涨100%,突破10万美元/吨的历史高位,随后LME镍交易被紧急叫停。

世界500强之一、中国最大的民营钢企——青山控股集团(下称“青山控股”)因持有大量LME镍空头头寸,正在遭受瑞士“嘉能可”大宗商品贸易商的逼仓。在伦镍迎来历史性涨幅之际,青山控股20万吨伦镍空单将面临巨额浮亏。

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称,目前青山控股的确切损失尚不清楚,但可以确定的是其直接持有的LME镍的空头头寸约为10万吨,考虑到通过中介机构持有的头寸,其空头头寸可能会更大。

该知情人士还透露,青山控股已收到嘉能可的和解条件:出让其印尼镍矿60%的股权。

01 中国镍王

镍金属过去广泛用于不锈钢冶炼,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兴起,镍作为三元锂电池的上游材料成为各大动力电池生产者争抢的资源。三元锂电池的上游材料中,镍在总成本中占比近30%,高镍、超高镍电池占比更高。

新能源汽车的火热,无疑会拉动镍价上涨,但近期镍价翻涌的主要原因,除了俄乌地缘争端导致的俄镍供应紧张,更主要还是受资本博弈和挤仓影响,短期镍价表现已经完全脱离市场基本面上涨行情。

在这场激烈的“多空对决”中,并未上市却位居世界500强、平时很少见诸报端的青山控股,也逐渐被掀开了神秘面纱。

在温州之外,青山控股少为人知。

青山控股起步于20世纪80年代的温州,由现年64岁的项光达和59岁的张积敏共同创立,创业早期主要经营汽车门窗进而发展至不锈钢领域。1998年,浙江青山特钢创立,中国不锈钢行业开启了“青山时代”。

“青山”二字一是厂址在青山村,二是取自“咬定青山不放松”之意,凭借世纪之交的基建热潮,青山特钢很快发展壮大。

经过多年发展,如今的青山控股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2021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青山控股以2929亿元营收排在第14位。而在2021年8月披露的《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青山控股以424.5亿美元营收排在第279位,超过沙钢。

青山控股让人熟知的一个名头是不锈钢第一,但其实它还有一个坊间传闻的名号,“中国镍王”。

镍是一种硬而有延展性并具有铁磁性的金属,它能够高度磨光和抗腐蚀,是不锈钢的重要成分。但是,国内镍矿有限,国际电解镍原料采购价格高昂,渐渐难以满足青山控股的生产需求。

项光达与张积敏深知,谁掌握了镍资源,谁就扼住了产业的咽喉,于是踏上了出海寻镍的道路。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青山控股在世界最大镍矿出口国印度尼西亚重金夺得4.7万公顷红土镍矿开采权。

在印尼当地政府2014年开始实施原矿出口限制令、全面禁止镍矿出口前,青山控股提前布局镍矿采掘、出口及镍铁冶炼产业,投资建设中国印尼经贸合作区青山工业园区,在当地建立了一个“原矿—镍铁—不锈钢”的完整产业链。

此后,青山控股继续在印度、美国、津巴布韦等国不断购买镍矿,逐年积累,竟成“中国镍王”。据中信建投统计,2020年青山控股拥有全球18%的镍市场份额。

在当年海外布局镍矿时,项光达绝不会想到自己正踩在时代的浪潮上——三元锂电池的主要原料之一就是镍。

2018年9月,青山控股联手宁德时代与格林美成立合资公司,总投资约18.5亿元,计划年产5万吨高镍动力三元材料用前驱体原料和2万吨三元正极材料。此次合作后,青山正式成为宁德时代的第一供应商。

手握稀缺镍资源的青山控股并不想只扮演电池巨头的供应商。早在2017年,青山控股便成立了自己的电池公司瑞浦能源,成立仅有三年、二期工厂尚未完工的2020年6月,瑞浦能源单月锂电池装机量已经进入中国前五。

今年2月,瑞浦能源完成22亿元的产业轮融资,领投方上汽集团已经成为瑞浦能源最大的外部战略投资者。

瑞浦能源高位出道的核心是青山控股打通的镍产业链条,青山控股将电池产业链的上游镍原料到电池前驱体全部打通,已经成为国内新能源汽车电池产业绕不开的存在。

02 西方搅屎棍

青山控股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崛起,让这个产业发生了重大变化。

青山控股在印尼镍的生产成本低于每吨10000美元,而LME镍的基准价格超过23000美元。今年2月,彭博社报道称,项光达和相关的生意伙伴已经在镍衍生品市场上积累了大量空头头寸用来对冲他们在镍生产过程中可能的价格下跌的风险。

不过,青山控股这次似乎站在了大势的对立面,近期俄乌局势的变化给了海外巨头狙击的机会。中国最大的镍矿贸易商力勤资源掌舵人蔡建勇将3月7日、8日的“逼空战”视为海外资本对中国镍产业的“布局周密的猎杀行动”。

对俄罗斯镍供应的担忧,是这场前所未有大逼仓(借机狙杀)的诱因。

据彭博社报道,本次实施逼仓的多头是一名身份不详的镍库存持货商,这家持货商控制着伦敦金属交易所50%-80%的金属镍库存,且此头寸持仓时间已超过一个月。

市场根据这一量级猜测,此次多空博弈中的大多头为全球大宗商品交易巨头——嘉能可。

“扰乱市场”的行为不止一次在嘉能可身上上演。

2018年,三元电池上游材料——钴的价格在高涨了三年后突然回落,当时动力电池厂商均认为,钴价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很难再被抬高。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低迷了半年多的钴概念股却在2018年11月7日全线爆发。

而诱因,就是来自于这家大宗商品巨头——嘉能可。

嘉能可在钴行业是绝对的巨头,提供了世界超过30%的钴供给,主要产自刚果。彼时,嘉能可旗下Katanga宣布,嘉能可在刚果的子公司Katanga Minin在其矿石中发现高浓度铀,此放射性金属的含量超过了通过非洲主要港口出口的可接受限度,因此刚果决定停止钴矿出口。

嘉能可的停售,使得钴的短缺潮提前到来,不少寡头矿产公司大量囤积钴,导致钴更加难以获得。要知道,当时中国94%钴都是来自于刚果,是刚果钴的全球最大买家。

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中国市场增速全球最快,嘉能可这一举动对中国动力电池企业带来了沉痛打击,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甚至陷入了“一钴难求”的局面。

为了摆脱对进口钴的依赖,中国动力电池厂商想方设法减少钴在三元电池中的含量,他们更改了电池正极材料的配方比例,将三元电池中镍钴锰或者镍钴铝的配比从6:2:2改为8:1:1。

截至目前,中国大多数动力电池企业都已布局高镍三元电池。高镍低钴,一方面是为了提高能量密度,另一方面便是为了降低不确定因素带来的成本风险。

而如今,嘉能可又开始作乱,此次将镍作为目标,矛头同样对准中国企业。

俄罗斯是仅次于印尼和菲律宾的全球第三大镍金属生产国,仅Norilsk一家就占据了全球电池级镍市场15%的份额。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教授刘煜辉3月8日晚在微博上表示,青山控股实际上是俄镍的大客户,实际上是俄镍的要过来的镍的套保,现在俄镍被取消交割资格,所以嘉能可钻了空子。

镍价的史诗级暴涨,让市场为饱受上游材料涨价之苦的动力电池厂商捏一把汗。

随着高镍成为三元锂电池路线的行业共识,新能源被认为是不锈钢之外镍需求的最大增量来源。原材料涨价必然影响整车以及电池产业链企业利润。镍价暴涨迅即传导至A股,宁德时代当日大跌7.5%,带崩了整个三元电池板块。

面对外资逼仓,青山控股会受到多大影响?

目前尚不清楚镍价上涨对青山控股的持仓产生多大风险,但可以肯定的是,LME镍两日来创下的历史涨幅,给其带来巨额的资金压力。

不过,就目前来看,还没有迹象表明镍价格会大幅下跌。

宏观局势会引发短期内的价格波动,但归根结底,镍价,特别是电池级硫酸镍的涨价预期还取决于供需关系。当前全球镍库存已经很低,自去年4月以来,LME注册仓库中的镍库存已下降近70%,至83328吨。低库存加剧了价格飙升,自今年年初以来,LME镍价上涨了76%。

高盛集团上个月预测,今年镍需求将超过供应3万吨,高于早先估计的1.3万吨。

项光达3月8日下午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称,青山控股是家优秀的中国企业,仓位和经营都没有问题。“老外的确有些动作,正在积极协调。今天接到很多电话,国家有关部门和领导对青山都很支持。”

此外,根据彭博最新报道,青山控股直接持仓中已经有部分空头头寸被平仓,并正在考虑是否完全退出这场“妖镍”之战。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