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青山集团疑似遭遇百亿美元“镍劫”背后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青山集团疑似遭遇百亿美元“镍劫”背后

青山集团打错了算盘?

文|雷达财经 张凯旌

编辑|深海

俄乌地缘局势引发的连锁反应,正在不断发酵。

3月7日以来,全球股市持续低落,但大宗商品市场却迎来暴涨。其中国际油价、欧洲天然气期货价格都创下了历史新高,LME(伦敦金属交易所)镍(下称“伦镍”)更是在两个交易日内连续大涨,价格从3月初的25000美元/吨左右一路飙升至最高超过10万美元/吨,一度引发交易所暂停交易。

雷达财经注意到,与石油、天然气等资源涨价的逻辑有所不同,伦镍大涨的背后正在上演一场史诗级逼空。而有“中国镍王”之称的青山集团与欧美商品期货巨头嘉能可(Glencore)则是此次事件的主角。

有媒体报道称,以青山集团20万吨空头头寸计算,其经此一役亏损的资金量在百亿美元上下,约是公司2021年营收的超20%。

对此,媒体报道称,青山集团霸气回应:已调配到充足现货进行交割。

镍价飙升背后的国际金融博弈

青山集团是一家总部位于浙江省温州市的世界500强民企,也是目前中国最大的不锈钢生产商。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不锈钢粗钢总产量在全球占比约为60%,其中青山集团的不锈钢粗钢产量又占中国市场供应量的35.8%。

而镍则是生产不锈钢的重要原材料,加镍后的不锈钢可显著强化不锈性和耐蚀性,被广泛用于工业机械制造、家庭用品以及航空航天、坦克舰艇、原子能反应堆等领域。

结合美国地质调查局和青山集团自身披露的数据可知,2021年全球矿山镍产量达270万吨,其中青山集团的产量就达60万吨,在全球占比约22%。

得益于此,青山集团在全球镍产业链中具备十足的影响力,这也让其天然就有通过套期保值来做空镍价的动力。

雷达财经了解到,套期保值的特征是在现货和期货市场对同一种类的商品同时进行数量相等、方向相反的买卖活动,为的是建立对冲机制,将价格风险降到最低。

具体而言,青山集团本应在自己持有大量现货的情况下,为防止长期镍价下跌对企业造成的经营波动,拿出部分资金在期货市场上买空单。如此一来,如果镍价真的下跌,那么青山集团可以用空单赚到的钱,弥补现货价格的亏损;如果镍价上涨,青山集团则可以用现货上赚的钱来补期货市场亏的钱。

从历史来看,青山集团对于套期保值有一定经验。作为生产电动车三元锂电池的重要材料,镍矿在2021年初一度出现了紧缺的局面,但此时青山完成了镍铁冶炼高冰镍的技术。于是公司在夜盘做空了伦镍,同时开始向友商供货,释放镍供应充足的信号,一系列组合拳让镍价在两天内大跌16%,但公司却借此大赚了一笔。

时移世易,今年的情况发生了变化。

一方面,伦镍的镍交割品要求含镍量不低于99.8%,而青山集团自身的产品无论是镍铁(含镍量约10%)还是高冰镍(含镍量约70%),都无法作为交割标的。青山集团本可以购买俄镍来应急,但俄乌冲突背景下,俄镍并不被交易所承认。

另一方面,根据市场中传出的消息,青山集团目前持有20万吨的空单,这个数量已经达到了公司2021年年产量的三分之一。而伦镍的交割日原定于3月9日,想要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凑足大量纯镍并非易事。

两相结合下,青山集团若无足够现货用于交割,只能选择补交保证金。或许,这也是国际金融资本盯上青山集团的原因。

北京时间3月7日,伦镍期货主力合约单日暴涨72.67%;3月8日,伦镍价格继续拉升,盘中突破10万美元/吨,后LME暂停了所有方式的期镍合约交易,至停盘前伦镍成交量高达8800手,价格回落后仍达8万美元/吨。

雷达财经注意到,兴业证券经济与金融研究院整理的一份报告显示,2021年俄罗斯镍资源储量排名世界第三,叠加俄乌危机和新能源汽车的高景气度,有观点认为这是导致伦镍出现背离基本面的巨大涨幅的重要推手之一。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并不能排除这是一次有预谋安排的可能性。深圳百仑基金投资总监胡超表示,从筹备资金用于伦敦市场交易的能力而言,对手方显然有信心比青山集团更有优势。

有报道称,瑞士嘉能可或利用伦镍交易逼仓青山集团,进而索要其在印尼镍矿的60%股权,届时青山集团浮亏将超80亿美元。英国矿业公司Tungsten West Ltd的执行副主席托马斯汤普森更是推测,青山集团的账面亏损为120亿美元。

受此影响,青山集团的重要合作商、国内钴矿业龙头华友钴业股价连续两日跌停,而其所在的有色板块股价也大幅走低。据了解,华友钴业约80%的长期应收款可能与青山集团有关。

值得一提的是,华友钴业在回应媒体时表示,这一次的镍价上涨,是明显的逼空行为。但瑞士嘉能可则在回复市场传闻时表示,这完全是在胡说。

青山集团打错了算盘?

事已至此,也有网友好奇,为何在套期保值方面颇有经验的青山集团在伦镍价格拉升前没有及时撤离?

根据公开披露的信息,青山集团在印尼的镍铁冶炼成本较低,折算后纯镍每吨成本价在8000美元左右。而伦镍价格自2021年就一直稳定在18000美元上下,2022年来更是在20000美元以上一路走高。

据华南某大型期货公司副总经理透露,伦镍到达18000美元左右时,青山就开始在伦敦盘做套保。

可能正是盘面上高额的利润,让青山放低了对空单风险的警惕。毕竟若以18000美元的价格计算,青山每吨的利润可达1万美元,而上一次镍价到达如此高位时,还是在2014年前后。

“我有客户和青山集团一起在印尼合资搞镍矿、镍铁冶炼,他去年下半年就与我提过这事,当时说青山有信心,他们的高冰镍投产速度比预期的要快,生产利润太丰厚了,做一点套保原本觉得对青山没什么压力的。”该副总经理称。

但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贸易商嘉能可出手了。这家成立于1974年的世界500强,通过总额达619亿美元的并购案,不仅改写了全球矿业生产与大宗商品交易这两大行业的竞争格局,而且在19年内实现了由6亿美元到880亿美元的公司估值大跃进。

一位不愿具名的期货资深人士推测,嘉能可或是在赌青山集团对于矿藏开采规划上存在问题。近年来,新能源对镍的需求量过大,而青山又已经打通了从镍到不锈钢的生产线,获利颇丰,因此极有可能透支产能。

事件发生后,LME在3月8日暂停了交易进程,这被业界解读为是给青山集团争取了准备现货的时间。资料显示,2012年港交所曾斥资13.88亿英镑完成了对全球最大的金属交易所——LME的收购。

LME表示,将取消所有在英国时间2022年3月8日0点或之后在办公室间市场和LME select上执行的交易,直到另行通知;并推迟将于3月9日完成的现货镍合约交割。

最新公告显示,LME认为目前整体商品市场的信用环境在地缘事件和价格暴涨后正处于紧张的状态,因此交易所预计3月11日之前不会恢复镍合约交易。同时最迟会在恢复交易前一天(伦敦时间)午后两点前告知市场。

此外,LME还针对交易规则进行了修改:重启交易首日,LME的镍合约交易将于伦敦时间早上9时开始(而非正常交易下的凌晨1时),预期将按照3月7日的收盘价重启交易,并为镍期货设置10%的单日涨跌幅限制。

雷达财经注意到,3月7日伦镍收盘价约为50000美元/吨,相较暂停交易时的80000美元下调了37.5%。

“目前的事件是史无前例的,”LME写道。因此,其正在考虑在恢复交易前对大型多头和空头持仓者进行冲销。这意味着,在自愿的原则下,交易所将首先确认哪些持有大量(暂定为超过100手)多单和空单的交易者有意愿退出他们的仓位,以及他们愿意平仓的价格,然后冲销掉部分达成合意的仓位。

除了LME方的变化,项光达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天接到很多电话,国家有关部门和领导对青山集团都非常支持。”

3月9日,有媒体报道称,青山集团对外回应,“外资的确有些动作,正在积极协调,当前仓位和经营都没有问题。”

低调的镍王

到底是一家怎样的民企,有如此大的“排面”?

与很多20世纪80年代下海的企业家相似,青山集团的创始人项光达也有着舍弃铁饭碗下海创业的经历。

1995年前后,正值全国钢材紧俏,温州的无缝钢管产业兴起,项光达借势成立了我国第一家生产钢铁的民营企业——浙江丰业集团,并以此为基础,开始向钢铁行业进军。

值得一提的是,“青山”的名号来源于1998年5月创办的浙江青山特钢有限公司,而之所以叫“青山,一方面是公司厂址位于温州市龙湾区永中青山村,另一方面也取“咬定青山不放松”之义,象征坚韧、永恒。

不过,直至2008年,国内的钢铁行业还是一片混沌。用项光达的话说:“普碳钢行业、不锈钢行业,都受制于资源的约束。我们不锈钢60%-70%都是镍,那镍是谁来生产的呢?是老外生产的。”

据项光达回忆,彼时中国大部分的钢铁企业基本上是在给老外打工,因为钢铁行业的利润都被矿山赚走了,镍行业也是一样。因此掌控上游原材料,就成了行业进一步发展的必经之路。

2007年前后,正值RKEF(回转窑矿热炉)技术的成熟期。受益于该项技术的应用,红土镍矿的经济效益开始显现,其也逐渐取代此前盛行的硫化镍矿,成为不锈钢产业的新宠。

此后,印尼、菲律宾等国成为不锈钢企业们的兵家必争之地,相较而言,此前的硫化镍主要分布于加拿大、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国。

青山集团是第一家选择出海印尼建冶炼厂的中国企业,曾有行业人士计算得出,若将运费、电耗、冶炼成本每一步节省的成本相加,在印尼冶炼镍铁的成本会比国内低20%-30%。这也是青山能在出海七年后成为温州首家营业额过千亿的民企,并在2018年排在世界500强第361位的重要原因。

事实上,青山集团能成为“天选之子”,也与其技术储备和时代机遇有关。

青山是国内最早建设RKEF镍铁生产线的冶炼企业,在RKEF技术上全国领先。其在园区项目建设伊始,就获得国开行、进出口银行、中国银行等国内政策性银行和国有中资银行的中长期资金支持。

此外,印尼自2009年开始酝酿镍矿的出口禁令,并于2014年1月正式生效。这让青山获得了不小的先发优势,2014年后被动来到印尼的企业,想要获得现成的设施,最好的方式就是与青山合作。

在此基础上,印尼青山园区逐渐成为了全球重要的镍矿开采冶炼和不锈钢产业基地,还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早期重要成果。青山的业绩也一路水涨船高。

不过,在期货行业人士看来,无论青山集团在产业链中占据多么重要的位置,期货市场风控始终是其要修炼的能力。此前,已发生中储粮棉花期货事件、株冶集团锌期货事件、中石化原油期货事件等前车之鉴,企业更应警惕、正视黑天鹅事件给期货交易带来的风险。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嘉能可

3.3k
  • 贿赂官员、操纵市场,嘉能可将支付15亿美元罚款
  • 嘉能可将承认多项贿赂和市场操纵罪名,支付至多15亿美元和解费用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青山集团疑似遭遇百亿美元“镍劫”背后

青山集团打错了算盘?

文|雷达财经 张凯旌

编辑|深海

俄乌地缘局势引发的连锁反应,正在不断发酵。

3月7日以来,全球股市持续低落,但大宗商品市场却迎来暴涨。其中国际油价、欧洲天然气期货价格都创下了历史新高,LME(伦敦金属交易所)镍(下称“伦镍”)更是在两个交易日内连续大涨,价格从3月初的25000美元/吨左右一路飙升至最高超过10万美元/吨,一度引发交易所暂停交易。

雷达财经注意到,与石油、天然气等资源涨价的逻辑有所不同,伦镍大涨的背后正在上演一场史诗级逼空。而有“中国镍王”之称的青山集团与欧美商品期货巨头嘉能可(Glencore)则是此次事件的主角。

有媒体报道称,以青山集团20万吨空头头寸计算,其经此一役亏损的资金量在百亿美元上下,约是公司2021年营收的超20%。

对此,媒体报道称,青山集团霸气回应:已调配到充足现货进行交割。

镍价飙升背后的国际金融博弈

青山集团是一家总部位于浙江省温州市的世界500强民企,也是目前中国最大的不锈钢生产商。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不锈钢粗钢总产量在全球占比约为60%,其中青山集团的不锈钢粗钢产量又占中国市场供应量的35.8%。

而镍则是生产不锈钢的重要原材料,加镍后的不锈钢可显著强化不锈性和耐蚀性,被广泛用于工业机械制造、家庭用品以及航空航天、坦克舰艇、原子能反应堆等领域。

结合美国地质调查局和青山集团自身披露的数据可知,2021年全球矿山镍产量达270万吨,其中青山集团的产量就达60万吨,在全球占比约22%。

得益于此,青山集团在全球镍产业链中具备十足的影响力,这也让其天然就有通过套期保值来做空镍价的动力。

雷达财经了解到,套期保值的特征是在现货和期货市场对同一种类的商品同时进行数量相等、方向相反的买卖活动,为的是建立对冲机制,将价格风险降到最低。

具体而言,青山集团本应在自己持有大量现货的情况下,为防止长期镍价下跌对企业造成的经营波动,拿出部分资金在期货市场上买空单。如此一来,如果镍价真的下跌,那么青山集团可以用空单赚到的钱,弥补现货价格的亏损;如果镍价上涨,青山集团则可以用现货上赚的钱来补期货市场亏的钱。

从历史来看,青山集团对于套期保值有一定经验。作为生产电动车三元锂电池的重要材料,镍矿在2021年初一度出现了紧缺的局面,但此时青山完成了镍铁冶炼高冰镍的技术。于是公司在夜盘做空了伦镍,同时开始向友商供货,释放镍供应充足的信号,一系列组合拳让镍价在两天内大跌16%,但公司却借此大赚了一笔。

时移世易,今年的情况发生了变化。

一方面,伦镍的镍交割品要求含镍量不低于99.8%,而青山集团自身的产品无论是镍铁(含镍量约10%)还是高冰镍(含镍量约70%),都无法作为交割标的。青山集团本可以购买俄镍来应急,但俄乌冲突背景下,俄镍并不被交易所承认。

另一方面,根据市场中传出的消息,青山集团目前持有20万吨的空单,这个数量已经达到了公司2021年年产量的三分之一。而伦镍的交割日原定于3月9日,想要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凑足大量纯镍并非易事。

两相结合下,青山集团若无足够现货用于交割,只能选择补交保证金。或许,这也是国际金融资本盯上青山集团的原因。

北京时间3月7日,伦镍期货主力合约单日暴涨72.67%;3月8日,伦镍价格继续拉升,盘中突破10万美元/吨,后LME暂停了所有方式的期镍合约交易,至停盘前伦镍成交量高达8800手,价格回落后仍达8万美元/吨。

雷达财经注意到,兴业证券经济与金融研究院整理的一份报告显示,2021年俄罗斯镍资源储量排名世界第三,叠加俄乌危机和新能源汽车的高景气度,有观点认为这是导致伦镍出现背离基本面的巨大涨幅的重要推手之一。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并不能排除这是一次有预谋安排的可能性。深圳百仑基金投资总监胡超表示,从筹备资金用于伦敦市场交易的能力而言,对手方显然有信心比青山集团更有优势。

有报道称,瑞士嘉能可或利用伦镍交易逼仓青山集团,进而索要其在印尼镍矿的60%股权,届时青山集团浮亏将超80亿美元。英国矿业公司Tungsten West Ltd的执行副主席托马斯汤普森更是推测,青山集团的账面亏损为120亿美元。

受此影响,青山集团的重要合作商、国内钴矿业龙头华友钴业股价连续两日跌停,而其所在的有色板块股价也大幅走低。据了解,华友钴业约80%的长期应收款可能与青山集团有关。

值得一提的是,华友钴业在回应媒体时表示,这一次的镍价上涨,是明显的逼空行为。但瑞士嘉能可则在回复市场传闻时表示,这完全是在胡说。

青山集团打错了算盘?

事已至此,也有网友好奇,为何在套期保值方面颇有经验的青山集团在伦镍价格拉升前没有及时撤离?

根据公开披露的信息,青山集团在印尼的镍铁冶炼成本较低,折算后纯镍每吨成本价在8000美元左右。而伦镍价格自2021年就一直稳定在18000美元上下,2022年来更是在20000美元以上一路走高。

据华南某大型期货公司副总经理透露,伦镍到达18000美元左右时,青山就开始在伦敦盘做套保。

可能正是盘面上高额的利润,让青山放低了对空单风险的警惕。毕竟若以18000美元的价格计算,青山每吨的利润可达1万美元,而上一次镍价到达如此高位时,还是在2014年前后。

“我有客户和青山集团一起在印尼合资搞镍矿、镍铁冶炼,他去年下半年就与我提过这事,当时说青山有信心,他们的高冰镍投产速度比预期的要快,生产利润太丰厚了,做一点套保原本觉得对青山没什么压力的。”该副总经理称。

但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贸易商嘉能可出手了。这家成立于1974年的世界500强,通过总额达619亿美元的并购案,不仅改写了全球矿业生产与大宗商品交易这两大行业的竞争格局,而且在19年内实现了由6亿美元到880亿美元的公司估值大跃进。

一位不愿具名的期货资深人士推测,嘉能可或是在赌青山集团对于矿藏开采规划上存在问题。近年来,新能源对镍的需求量过大,而青山又已经打通了从镍到不锈钢的生产线,获利颇丰,因此极有可能透支产能。

事件发生后,LME在3月8日暂停了交易进程,这被业界解读为是给青山集团争取了准备现货的时间。资料显示,2012年港交所曾斥资13.88亿英镑完成了对全球最大的金属交易所——LME的收购。

LME表示,将取消所有在英国时间2022年3月8日0点或之后在办公室间市场和LME select上执行的交易,直到另行通知;并推迟将于3月9日完成的现货镍合约交割。

最新公告显示,LME认为目前整体商品市场的信用环境在地缘事件和价格暴涨后正处于紧张的状态,因此交易所预计3月11日之前不会恢复镍合约交易。同时最迟会在恢复交易前一天(伦敦时间)午后两点前告知市场。

此外,LME还针对交易规则进行了修改:重启交易首日,LME的镍合约交易将于伦敦时间早上9时开始(而非正常交易下的凌晨1时),预期将按照3月7日的收盘价重启交易,并为镍期货设置10%的单日涨跌幅限制。

雷达财经注意到,3月7日伦镍收盘价约为50000美元/吨,相较暂停交易时的80000美元下调了37.5%。

“目前的事件是史无前例的,”LME写道。因此,其正在考虑在恢复交易前对大型多头和空头持仓者进行冲销。这意味着,在自愿的原则下,交易所将首先确认哪些持有大量(暂定为超过100手)多单和空单的交易者有意愿退出他们的仓位,以及他们愿意平仓的价格,然后冲销掉部分达成合意的仓位。

除了LME方的变化,项光达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天接到很多电话,国家有关部门和领导对青山集团都非常支持。”

3月9日,有媒体报道称,青山集团对外回应,“外资的确有些动作,正在积极协调,当前仓位和经营都没有问题。”

低调的镍王

到底是一家怎样的民企,有如此大的“排面”?

与很多20世纪80年代下海的企业家相似,青山集团的创始人项光达也有着舍弃铁饭碗下海创业的经历。

1995年前后,正值全国钢材紧俏,温州的无缝钢管产业兴起,项光达借势成立了我国第一家生产钢铁的民营企业——浙江丰业集团,并以此为基础,开始向钢铁行业进军。

值得一提的是,“青山”的名号来源于1998年5月创办的浙江青山特钢有限公司,而之所以叫“青山,一方面是公司厂址位于温州市龙湾区永中青山村,另一方面也取“咬定青山不放松”之义,象征坚韧、永恒。

不过,直至2008年,国内的钢铁行业还是一片混沌。用项光达的话说:“普碳钢行业、不锈钢行业,都受制于资源的约束。我们不锈钢60%-70%都是镍,那镍是谁来生产的呢?是老外生产的。”

据项光达回忆,彼时中国大部分的钢铁企业基本上是在给老外打工,因为钢铁行业的利润都被矿山赚走了,镍行业也是一样。因此掌控上游原材料,就成了行业进一步发展的必经之路。

2007年前后,正值RKEF(回转窑矿热炉)技术的成熟期。受益于该项技术的应用,红土镍矿的经济效益开始显现,其也逐渐取代此前盛行的硫化镍矿,成为不锈钢产业的新宠。

此后,印尼、菲律宾等国成为不锈钢企业们的兵家必争之地,相较而言,此前的硫化镍主要分布于加拿大、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国。

青山集团是第一家选择出海印尼建冶炼厂的中国企业,曾有行业人士计算得出,若将运费、电耗、冶炼成本每一步节省的成本相加,在印尼冶炼镍铁的成本会比国内低20%-30%。这也是青山能在出海七年后成为温州首家营业额过千亿的民企,并在2018年排在世界500强第361位的重要原因。

事实上,青山集团能成为“天选之子”,也与其技术储备和时代机遇有关。

青山是国内最早建设RKEF镍铁生产线的冶炼企业,在RKEF技术上全国领先。其在园区项目建设伊始,就获得国开行、进出口银行、中国银行等国内政策性银行和国有中资银行的中长期资金支持。

此外,印尼自2009年开始酝酿镍矿的出口禁令,并于2014年1月正式生效。这让青山获得了不小的先发优势,2014年后被动来到印尼的企业,想要获得现成的设施,最好的方式就是与青山合作。

在此基础上,印尼青山园区逐渐成为了全球重要的镍矿开采冶炼和不锈钢产业基地,还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早期重要成果。青山的业绩也一路水涨船高。

不过,在期货行业人士看来,无论青山集团在产业链中占据多么重要的位置,期货市场风控始终是其要修炼的能力。此前,已发生中储粮棉花期货事件、株冶集团锌期货事件、中石化原油期货事件等前车之鉴,企业更应警惕、正视黑天鹅事件给期货交易带来的风险。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