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世界镍王”硬刚“妖镍”,5家合作上市公司有跌有涨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世界镍王”硬刚“妖镍”,5家合作上市公司有跌有涨

全球金融市场像是一潭深水,每天都在上演猎杀故事。只要嗅到了一点点金钱的气味,鲨鱼的背鳍也就露出了水面。

文|野马财经 梁春富

编辑|蔡真

镍,一种白色金属,被称为“工业维生素”,最为人知的用途在于不锈钢冶炼,而随着电动车行业崛起,镍成为了各大动力电池生产商争抢的稀缺资源。也可以说,下至我们日常生活中常见的硬币、路上开的电动车,上至航空航天、原子能反应堆等高精尖领域,都需要镍金属。

而这两天,在期货市场上爆发了一场史诗级的国际逼空大战,主角正是镍。

3月8日,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镍价单日暴涨超110%突破10万美元/吨,两日累计涨幅达250%,此番涨幅震惊全球市场。

图片来源:wind

2007年5月以来,镍价最高点才5.18万美元/吨,单日涨幅最高也不过20%。如今镍价却一举突破了10万美元关口,这是期货市场有史以来最为极端的价格波动之一。随后,镍被LME暂停交易,又是一个载入期货史册的操作。

俄罗斯是世界第三大镍资源储量大国,俄乌冲突局势仍未明朗之际,镍市场价格也一路走高。即便如此,仅仅这一原因就会造成镍背离基本面的暴涨行情吗?

很快,关于中国温州企业青山控股被全球能源巨头嘉能可狙杀的传言不胫而走。嘉能可做多,将镍价不断推高,从而逼做空的一方青山控股,追加保证金或平仓,这将导致后者损失数十亿美金,甚至破产。期货市场向来是零和博弈,一方亏损即是对手方的盈利。

中国最大镍矿贸易商宁波力勤董事长蔡建勇评论:“(这是)海外资本对中国镍产业的一次布局周密的猎杀行动......我们中国镍产业、新能源产业和其中最优秀的产业布局者正在惨遭屠戮,蒙受羞辱。”

3月10日,上期所发布公告为“妖镍”降温。自3月11日收盘结算时起,镍期货NI2203合约交易保证金比例为20%,涨跌停板幅度调整为17%;镍期货NI2208、NI2210、NI2211、NI2302合约以及新上市合约的交易保证金比例调整为19%,涨跌停板幅度调整为17%。

方正中期期货认为,俄乌局势缓和叠加青山表态,造成镍价高位回落,总之不确定性将造成镍价继续高波动。目前现货购销基本停滞。伦镍暂停后开盘价格预计下对应沪镍仍可能维持偏强,但有较大回调可能性。

受“青山事件”影响的华友钴业(603799.SH)在两连跌停,市值蒸发261亿元后,于3月9日声明称,公司当前在镍期货市场未出现强制平仓的情况。

而在青山集团宣布用旗下高冰镍置换国内金属镍板,已通过多种渠道调配到充足现货进行交割之后,华友钴业在3月10日迎来反弹,收报97.61元/股,上涨7.11%。

“妖镍”的影响还会延续多久?

“猎手”与“猎物”

青山控股,这家曾经在国内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如今天下尽知。

爱企查显示,青山控股2003年6月12日在浙江温州龙湾区成立,注册资本28亿元,法人代表、董事长为项秉雪。

而在胡润2021年全球富豪榜中,青山控股的董事局主席项光达名列其中,以215亿元的资产,稳坐温州首富的位置。工商资料显示,项光达也是青山控股的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直接和间接持股比例达48.45%。此外,青山控股的股东中还有多位姓项人士——项光通、项秉雪、项海燕。

图片来源:爱企查

“财联社”报道,青山控股有着家族企业的风格,行情人士透露,“除创始人项光达外,项光达弟弟项光通、以及项氏家族成员项秉雪、项炳和、项炳庆、项海燕等均分布在青山系各大板块。”

温州商人喜抱团,项光达家族亦不例外。青山控股的灵魂人物除项光达以外,还有同乡张积敏。青山控股集团的前身,是1986年成立的瓯海联营实验厂,由张积敏经营。1998年,项光达与张积敏合伙下海再创业,将工厂生产普通门窗转为生产汽车门窗。后来,两人一步步将事业做大,成长至如今的青山控股集团。

爱企查显示,张积敏是青山控股的第六大股东,持股5%,且在“青山系”的17家企业中担任董事长、董事、股东等。

目前,青山控股专门从事不锈钢产业,不锈钢年产量超过千万吨,占据全球市场份额20%以上。

在不锈钢的上游产业——镍资源上,青山堪称王者,其镍产量将在2022年达到85万吨,到2023年将跃升至110万吨。据中信建投统计,2020年青山集团拥有全球18%的镍市场份额。其是全球最大镍铁和不锈钢生产商之一,也是国内不锈钢和镍铁资源龙头企业。

目前,青山控股已形成从镍矿开采、镍铁冶炼到不锈钢冶炼的上下游全产业链布局,同时还利用镍生产电动汽车的三元锂电池,切入新能源赛道。

也正是如此,青山控股对于国际镍价的影响力不可小觑,作为镍生产巨头,它也是天然的空头。

2021年,青山控股突破了镍铁冶炼高冰镍的技术,高冰镍产能大增,并从当年3月份开始向华友钴业(603799.SH)、中伟股份(300919.SZ)等供应高冰镍,一定程度上打消了市场对于新能源领域镍供应长期短缺的预期。

而在俄乌战事爆发前,国际镍业研究组织(INSG)的报告预测,2022年全球镍供应将由短缺转向过剩,产量同比增长10%至312万吨,需求同比上升18%至304.4万吨,约有7.6万吨过剩。

通常来讲,供需决定价格,镍供应充足乃至过剩,那么国际镍价未来应该呈现下跌趋势。青山控股大量买入空头,看跌期镍未来市场,最后通过卖空对冲镍价格下降带来的风险。也就是说,如果镍的价格下降,那么青山镍产品的价格也会下降,利润也随之压缩。但由于青山持有大量镍期货的空头合约,它可以通过在衍生品市场卖空赚钱,对冲产品售价下降所损失的利润。

同理,反之镍价格走高,青山镍产品的利润也更高,则对冲了衍生品市场上空头合约的亏损。这是大宗商品领域的实业公司,为了对冲未来期货价格波动都会采取的套保手段。

但这次青山被盯上了。青山在LME抛空了20万吨的镍期货,但由于青山的印尼红土镍矿产品与LME镍交仓品种存在一定错配,不能用于交割;另一方面,俄乌地缘冲突让镍供给端受到影响,而青山又是俄镍矿大客户,青山也就更拿不出交割的镍现货。20万吨的空单合约没有足够的镍现货供应,相当于青山在金融市场上就是一头待宰的肥羊。

瑞士财团看到这家世界500强漏出的破绽,“猎杀”也就开始了。趁着俄乌冲突,多头大肆推高镍期货价格,青山被逼空。这种情况下,青山要么高价从别处买来镍交付,要么追加保证金来延期交付续命,如果凑不到钱交保证金,就会被强行平仓。

无论如何选择,青山的损失都可能高达数十亿美元,这对任何一家制造业公司来说都是巨大压力。

大反转!青山调配到充足现货进行交割

柳暗花明又一村,仅仅一天过后,青山被外资围猎的危机就迎来了转机。

据《证券日报》,3月9日,青山集团用旗下高冰镍置换国内金属镍板,已通过多种渠道调配到充足现货进行交割。分析机构普遍认为伦敦方面的镍期货市场多空力量逆转,前述恶意做空的外资可能面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尴尬局面。

而在此前一日,LME连续发布了多条补救措施。3月8日晚,LME紧急宣布要暂停镍交易,且预计在3月11日之前(本周五),不会重启镍交易。

此外,LME还决定取消所有在英国时间2022年3月8日凌晨00:00或之后在场外交易和LME select屏幕交易系统执行的镍交易,并将推迟原定于2022年3月9日交割的所有现货镍合约的交割。

图片来源:LME

也就是说,3月8号的交易统统不算数,3月9日的交割也延期了。在交易恢复当天,涨跌幅以3月7日收盘价为基准,并且有10%的每日价格波动限制。这无疑给了青山集团喘息之机,而调配到充足镍现货交割,也意味着青山或许能够安稳度过此次危机。

有市场人士表示,这次事件损害的不止青山一位空头的利益,恶意逼仓将引起一众空头的不满。交易所也有维护市场规则的义务,期货价格脱离基本面的暴涨暴跌,它都需要采取相应的措施应对,更何况是交易额可能超出交易所注册资本金规模的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在LME公告上标示着“An HKEXCompany”一行大字,翻译过来即是一家港交所的公司——2012年12月,港交所收购了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港交所是这家全球最大的有色金属交易所的控股股东。

《财富》杂志显示,2021年,青山集团名列世界500强第329名,总共有7万余名员工。当年,青山集团实现营收约2401.8亿元,同比上涨11%;利润约52.2亿元,同比上涨42.7%;资产达101.2亿美元。

市场人士估测,青山集团是全球不锈钢产业龙头,总资产在百亿美元级别,几十亿美元的亏损对其没有毁灭性的影响。另一方面,青山回笼现金流的后手也很多,比如出货不锈钢和高冰镍、置换资产,向交易所追加保证金,再跟多头打一场持久战也不无可能。

虽然目前青山印尼高冰镍出货量只有4000吨左右,但随着后续产能释放,中期镍平衡会出现小幅过剩。多家机构亦预测,未来镍供应大概率出现过剩。可见,青山买入空单套保的长期逻辑是立得住的,反而海外资本恶意推高的镍价脱离基本面,或难以为续。

此外,也有法律人士认为,俄乌冲突致使青山无法用俄镍交割,是不可抗力因素,青山可以打官司拒赔。

牵涉的上市公司有哪些?

青山集团被逼空的消息在市场上传得沸沸扬扬,与青山在镍方面有合作的国内原材料企业股价同样受到重创,3月8日和3月9日A股镍产品板块整体大跌。

不过,在青山回应调配到充足镍现货,以及各机构采用一系列补救措施后,3月10日镍产品板块有所回暖。

截至3月10日收盘,华友钴业涨7.11%、青岛中程(300208.SZ)跌4.2%、盛屯矿业(600711.SH)跌1.91%、科力远(600478.SH)涨3.92%、格林美(002340.SZ)涨0.11%、中国中冶(601618.SH)跌1.9%。

图片来源:wind

华友钴业与青山集团的关系始于2018年,当年启动与青山钢铁集团合作的印尼年产6万吨红土镍矿金属量氢氧化镍钴湿法冶炼项目,华友钴业持有57%的股权。此后,洛阳钼业、盛屯矿业,以及新能源电池领域的宁德时代、亿纬锂能、格林美、中伟股份,均宣布在印尼的青山工业园建厂或追加投资,用于开发电池用镍等,累计投资额超30亿美元。

2020年底,宁德时代和青山控股还一同参与了中法人寿的增资和股权转让方案,均出资9亿元,持股比例均为30%。

市场担忧,嘉能可意在夺得青山在印尼红土镍矿的60%权益,上市公司与青山合作的数十亿美元镍矿项目会受到影响。从近日市场表现来看,投资者大多用脚投票。

此事牵涉其他各方大都出面说明情况。华友钴业给出的最新回复是,据目前初步判断,此次事件不会影响到双方的合作项目建设,并称正在核查公司之间应收账款相关情况。

3月9日午间,格林美发布公告称,没有参与镍期货交易以及经营不受镍期货事件影响;格林美印尼镍资源项目的建设运行不受本次镍期货事件影响。

警惕外资金融收割

在期货交易历史上,中国企业也曾遭遇过多起逼仓事件,其中不少中国企业把套保做成投机。期货市场采用的是保证金制度,类似于股票市场的杠杆。而杠杆交易的特点就是,价格波动对于投资者的亏损和盈利都是数倍、百倍、千倍放大的。

比如1997年的株洲冶炼厂,在LME大量卖空锌期货合约,其头寸远超既定期货交易方案,被境外对冲基金盯住并进行逼仓,最终导致14.6亿亏损;2008年中国民航业由于套期保值交易损失惨重,整个2008年,亏损了282亿元,东航上航双双进入*ST之列,以至于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国内航空公司都躲着金融衍生品,连套期保值都不敢做;2020年,中国银行原油宝事件,原油价油价格被恶意抛空至负数,在CME5月美原油期货穿仓,中国投资者血本无归。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行业人士表示,这次青山控股遭遇的“妖镍”事件,同样值得警醒。去年镍价一路走高,而青山在印尼镍矿的成本也不超过1万美元/吨,通过卖镍产品它早就赚得盆满钵满。这个时候,青山还在期货市场抛空了20万吨的空单合约做套保,想在期货市场上再多赚一笔。

可深海里总藏着比你更大的鲨鱼。

“青山是中国民营企业、世界500强,在全球范围享有盛誉的不锈钢龙头,却仍被海外财团狙杀。感慨资本收割的同时也希望中国制造企业记住这次教训,完善企业内部投资风控制度,加强风险意识,切勿低估金融衍生品市场的风险,更不能过度投机。”上述人士称。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对于这次“妖镍”事件,你有何看法,欢迎留言评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华友钴业

3.1k
  • 华友钴业:前景锂矿公司Arcadia锂矿开发项目正在按计划推进中
  • 华友钴业昨日融资净买入5.12亿元,近5日融资累计净买入7.73亿元

格林美

3.2k
  • 格林美:截至6月30日,公司股东总户数53.01万户
  • 格林美:对子公司动力再生进行股权转让及增资扩股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世界镍王”硬刚“妖镍”,5家合作上市公司有跌有涨

全球金融市场像是一潭深水,每天都在上演猎杀故事。只要嗅到了一点点金钱的气味,鲨鱼的背鳍也就露出了水面。

文|野马财经 梁春富

编辑|蔡真

镍,一种白色金属,被称为“工业维生素”,最为人知的用途在于不锈钢冶炼,而随着电动车行业崛起,镍成为了各大动力电池生产商争抢的稀缺资源。也可以说,下至我们日常生活中常见的硬币、路上开的电动车,上至航空航天、原子能反应堆等高精尖领域,都需要镍金属。

而这两天,在期货市场上爆发了一场史诗级的国际逼空大战,主角正是镍。

3月8日,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镍价单日暴涨超110%突破10万美元/吨,两日累计涨幅达250%,此番涨幅震惊全球市场。

图片来源:wind

2007年5月以来,镍价最高点才5.18万美元/吨,单日涨幅最高也不过20%。如今镍价却一举突破了10万美元关口,这是期货市场有史以来最为极端的价格波动之一。随后,镍被LME暂停交易,又是一个载入期货史册的操作。

俄罗斯是世界第三大镍资源储量大国,俄乌冲突局势仍未明朗之际,镍市场价格也一路走高。即便如此,仅仅这一原因就会造成镍背离基本面的暴涨行情吗?

很快,关于中国温州企业青山控股被全球能源巨头嘉能可狙杀的传言不胫而走。嘉能可做多,将镍价不断推高,从而逼做空的一方青山控股,追加保证金或平仓,这将导致后者损失数十亿美金,甚至破产。期货市场向来是零和博弈,一方亏损即是对手方的盈利。

中国最大镍矿贸易商宁波力勤董事长蔡建勇评论:“(这是)海外资本对中国镍产业的一次布局周密的猎杀行动......我们中国镍产业、新能源产业和其中最优秀的产业布局者正在惨遭屠戮,蒙受羞辱。”

3月10日,上期所发布公告为“妖镍”降温。自3月11日收盘结算时起,镍期货NI2203合约交易保证金比例为20%,涨跌停板幅度调整为17%;镍期货NI2208、NI2210、NI2211、NI2302合约以及新上市合约的交易保证金比例调整为19%,涨跌停板幅度调整为17%。

方正中期期货认为,俄乌局势缓和叠加青山表态,造成镍价高位回落,总之不确定性将造成镍价继续高波动。目前现货购销基本停滞。伦镍暂停后开盘价格预计下对应沪镍仍可能维持偏强,但有较大回调可能性。

受“青山事件”影响的华友钴业(603799.SH)在两连跌停,市值蒸发261亿元后,于3月9日声明称,公司当前在镍期货市场未出现强制平仓的情况。

而在青山集团宣布用旗下高冰镍置换国内金属镍板,已通过多种渠道调配到充足现货进行交割之后,华友钴业在3月10日迎来反弹,收报97.61元/股,上涨7.11%。

“妖镍”的影响还会延续多久?

“猎手”与“猎物”

青山控股,这家曾经在国内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如今天下尽知。

爱企查显示,青山控股2003年6月12日在浙江温州龙湾区成立,注册资本28亿元,法人代表、董事长为项秉雪。

而在胡润2021年全球富豪榜中,青山控股的董事局主席项光达名列其中,以215亿元的资产,稳坐温州首富的位置。工商资料显示,项光达也是青山控股的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直接和间接持股比例达48.45%。此外,青山控股的股东中还有多位姓项人士——项光通、项秉雪、项海燕。

图片来源:爱企查

“财联社”报道,青山控股有着家族企业的风格,行情人士透露,“除创始人项光达外,项光达弟弟项光通、以及项氏家族成员项秉雪、项炳和、项炳庆、项海燕等均分布在青山系各大板块。”

温州商人喜抱团,项光达家族亦不例外。青山控股的灵魂人物除项光达以外,还有同乡张积敏。青山控股集团的前身,是1986年成立的瓯海联营实验厂,由张积敏经营。1998年,项光达与张积敏合伙下海再创业,将工厂生产普通门窗转为生产汽车门窗。后来,两人一步步将事业做大,成长至如今的青山控股集团。

爱企查显示,张积敏是青山控股的第六大股东,持股5%,且在“青山系”的17家企业中担任董事长、董事、股东等。

目前,青山控股专门从事不锈钢产业,不锈钢年产量超过千万吨,占据全球市场份额20%以上。

在不锈钢的上游产业——镍资源上,青山堪称王者,其镍产量将在2022年达到85万吨,到2023年将跃升至110万吨。据中信建投统计,2020年青山集团拥有全球18%的镍市场份额。其是全球最大镍铁和不锈钢生产商之一,也是国内不锈钢和镍铁资源龙头企业。

目前,青山控股已形成从镍矿开采、镍铁冶炼到不锈钢冶炼的上下游全产业链布局,同时还利用镍生产电动汽车的三元锂电池,切入新能源赛道。

也正是如此,青山控股对于国际镍价的影响力不可小觑,作为镍生产巨头,它也是天然的空头。

2021年,青山控股突破了镍铁冶炼高冰镍的技术,高冰镍产能大增,并从当年3月份开始向华友钴业(603799.SH)、中伟股份(300919.SZ)等供应高冰镍,一定程度上打消了市场对于新能源领域镍供应长期短缺的预期。

而在俄乌战事爆发前,国际镍业研究组织(INSG)的报告预测,2022年全球镍供应将由短缺转向过剩,产量同比增长10%至312万吨,需求同比上升18%至304.4万吨,约有7.6万吨过剩。

通常来讲,供需决定价格,镍供应充足乃至过剩,那么国际镍价未来应该呈现下跌趋势。青山控股大量买入空头,看跌期镍未来市场,最后通过卖空对冲镍价格下降带来的风险。也就是说,如果镍的价格下降,那么青山镍产品的价格也会下降,利润也随之压缩。但由于青山持有大量镍期货的空头合约,它可以通过在衍生品市场卖空赚钱,对冲产品售价下降所损失的利润。

同理,反之镍价格走高,青山镍产品的利润也更高,则对冲了衍生品市场上空头合约的亏损。这是大宗商品领域的实业公司,为了对冲未来期货价格波动都会采取的套保手段。

但这次青山被盯上了。青山在LME抛空了20万吨的镍期货,但由于青山的印尼红土镍矿产品与LME镍交仓品种存在一定错配,不能用于交割;另一方面,俄乌地缘冲突让镍供给端受到影响,而青山又是俄镍矿大客户,青山也就更拿不出交割的镍现货。20万吨的空单合约没有足够的镍现货供应,相当于青山在金融市场上就是一头待宰的肥羊。

瑞士财团看到这家世界500强漏出的破绽,“猎杀”也就开始了。趁着俄乌冲突,多头大肆推高镍期货价格,青山被逼空。这种情况下,青山要么高价从别处买来镍交付,要么追加保证金来延期交付续命,如果凑不到钱交保证金,就会被强行平仓。

无论如何选择,青山的损失都可能高达数十亿美元,这对任何一家制造业公司来说都是巨大压力。

大反转!青山调配到充足现货进行交割

柳暗花明又一村,仅仅一天过后,青山被外资围猎的危机就迎来了转机。

据《证券日报》,3月9日,青山集团用旗下高冰镍置换国内金属镍板,已通过多种渠道调配到充足现货进行交割。分析机构普遍认为伦敦方面的镍期货市场多空力量逆转,前述恶意做空的外资可能面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尴尬局面。

而在此前一日,LME连续发布了多条补救措施。3月8日晚,LME紧急宣布要暂停镍交易,且预计在3月11日之前(本周五),不会重启镍交易。

此外,LME还决定取消所有在英国时间2022年3月8日凌晨00:00或之后在场外交易和LME select屏幕交易系统执行的镍交易,并将推迟原定于2022年3月9日交割的所有现货镍合约的交割。

图片来源:LME

也就是说,3月8号的交易统统不算数,3月9日的交割也延期了。在交易恢复当天,涨跌幅以3月7日收盘价为基准,并且有10%的每日价格波动限制。这无疑给了青山集团喘息之机,而调配到充足镍现货交割,也意味着青山或许能够安稳度过此次危机。

有市场人士表示,这次事件损害的不止青山一位空头的利益,恶意逼仓将引起一众空头的不满。交易所也有维护市场规则的义务,期货价格脱离基本面的暴涨暴跌,它都需要采取相应的措施应对,更何况是交易额可能超出交易所注册资本金规模的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在LME公告上标示着“An HKEXCompany”一行大字,翻译过来即是一家港交所的公司——2012年12月,港交所收购了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港交所是这家全球最大的有色金属交易所的控股股东。

《财富》杂志显示,2021年,青山集团名列世界500强第329名,总共有7万余名员工。当年,青山集团实现营收约2401.8亿元,同比上涨11%;利润约52.2亿元,同比上涨42.7%;资产达101.2亿美元。

市场人士估测,青山集团是全球不锈钢产业龙头,总资产在百亿美元级别,几十亿美元的亏损对其没有毁灭性的影响。另一方面,青山回笼现金流的后手也很多,比如出货不锈钢和高冰镍、置换资产,向交易所追加保证金,再跟多头打一场持久战也不无可能。

虽然目前青山印尼高冰镍出货量只有4000吨左右,但随着后续产能释放,中期镍平衡会出现小幅过剩。多家机构亦预测,未来镍供应大概率出现过剩。可见,青山买入空单套保的长期逻辑是立得住的,反而海外资本恶意推高的镍价脱离基本面,或难以为续。

此外,也有法律人士认为,俄乌冲突致使青山无法用俄镍交割,是不可抗力因素,青山可以打官司拒赔。

牵涉的上市公司有哪些?

青山集团被逼空的消息在市场上传得沸沸扬扬,与青山在镍方面有合作的国内原材料企业股价同样受到重创,3月8日和3月9日A股镍产品板块整体大跌。

不过,在青山回应调配到充足镍现货,以及各机构采用一系列补救措施后,3月10日镍产品板块有所回暖。

截至3月10日收盘,华友钴业涨7.11%、青岛中程(300208.SZ)跌4.2%、盛屯矿业(600711.SH)跌1.91%、科力远(600478.SH)涨3.92%、格林美(002340.SZ)涨0.11%、中国中冶(601618.SH)跌1.9%。

图片来源:wind

华友钴业与青山集团的关系始于2018年,当年启动与青山钢铁集团合作的印尼年产6万吨红土镍矿金属量氢氧化镍钴湿法冶炼项目,华友钴业持有57%的股权。此后,洛阳钼业、盛屯矿业,以及新能源电池领域的宁德时代、亿纬锂能、格林美、中伟股份,均宣布在印尼的青山工业园建厂或追加投资,用于开发电池用镍等,累计投资额超30亿美元。

2020年底,宁德时代和青山控股还一同参与了中法人寿的增资和股权转让方案,均出资9亿元,持股比例均为30%。

市场担忧,嘉能可意在夺得青山在印尼红土镍矿的60%权益,上市公司与青山合作的数十亿美元镍矿项目会受到影响。从近日市场表现来看,投资者大多用脚投票。

此事牵涉其他各方大都出面说明情况。华友钴业给出的最新回复是,据目前初步判断,此次事件不会影响到双方的合作项目建设,并称正在核查公司之间应收账款相关情况。

3月9日午间,格林美发布公告称,没有参与镍期货交易以及经营不受镍期货事件影响;格林美印尼镍资源项目的建设运行不受本次镍期货事件影响。

警惕外资金融收割

在期货交易历史上,中国企业也曾遭遇过多起逼仓事件,其中不少中国企业把套保做成投机。期货市场采用的是保证金制度,类似于股票市场的杠杆。而杠杆交易的特点就是,价格波动对于投资者的亏损和盈利都是数倍、百倍、千倍放大的。

比如1997年的株洲冶炼厂,在LME大量卖空锌期货合约,其头寸远超既定期货交易方案,被境外对冲基金盯住并进行逼仓,最终导致14.6亿亏损;2008年中国民航业由于套期保值交易损失惨重,整个2008年,亏损了282亿元,东航上航双双进入*ST之列,以至于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国内航空公司都躲着金融衍生品,连套期保值都不敢做;2020年,中国银行原油宝事件,原油价油价格被恶意抛空至负数,在CME5月美原油期货穿仓,中国投资者血本无归。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行业人士表示,这次青山控股遭遇的“妖镍”事件,同样值得警醒。去年镍价一路走高,而青山在印尼镍矿的成本也不超过1万美元/吨,通过卖镍产品它早就赚得盆满钵满。这个时候,青山还在期货市场抛空了20万吨的空单合约做套保,想在期货市场上再多赚一笔。

可深海里总藏着比你更大的鲨鱼。

“青山是中国民营企业、世界500强,在全球范围享有盛誉的不锈钢龙头,却仍被海外财团狙杀。感慨资本收割的同时也希望中国制造企业记住这次教训,完善企业内部投资风控制度,加强风险意识,切勿低估金融衍生品市场的风险,更不能过度投机。”上述人士称。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对于这次“妖镍”事件,你有何看法,欢迎留言评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