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李彦宏的理想,照不亮百度的现实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李彦宏的理想,照不亮百度的现实

一手是技术,一手是业务,但可惜的是,百度这两项都接连遇挫。

文|观知财经

萝卜快跑、希壤等一系列自动驾驶、元宇宙生态正在成为百度对外展示技术的重要窗口,但实际上,这些都不是赚钱的业务。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过去两年的时间里,百度实际上一直以来重点都在以百度APP、小程序、短视频、信息流等为重点的移动端业务上。

一手是技术,一手是业务,但可惜的是,百度这两项都接连遇挫。

就在年前,百度裁员以及YY直播失利,几乎宣告了百度在移动端重回第一梯队的努力失败;而代表新技术的云、自动驾驶、VR等业务,这么多年了百度始终没找到“钱途”。

1、利润暴跌,百度增收不增利

3月1日,百度公布了2021年第四季度财报及2021年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营收330.9亿元,同比增长9%;2021年全年百度营收1245亿元,同比增长16%。

2021年百度核心收入952亿元,同比增长21%;其中在线营销收入740亿元,同比增长12%;非在线营销收入212亿元,同比增长71%。爱奇艺收入306亿元,同比增长3%。

财报数据显示,尽管百度营收有所增长,但净利润却大幅度下滑,经营利润率更是跌至谷底。2021年百度净利润102亿元,较2020年的225亿元下滑54%,2021年百度经营利润率8%,而在2020年该数据为13%。2021年第四季度净利润为人民币17亿元,同比下滑67%,经营利润率更是跌入谷底,仅为6%;

观知财经统计近三年百度个季度财报发现,自2019年百度营收状况改善后,除疫情开始的2020年Q1外百度经营状况日趋稳定,但在2021年,百度整体增速放缓,利润率下降的趋势已经不可避免。

针对净利润下滑,百度回应称:由于研发等投入的增加、销售成本上升等因素,百度去年营收持续增长,净利润出现下滑。

这也并不是百度第一次净利润大幅度下滑,早在2019年第一季度,在百度总营收人民币241.23亿元,同比增长15%的情况下,归属百度的净亏损达到人民币3.27亿元,经营利润率为负4%,业绩滑入谷底。随后向海龙辞去百度搜索公司总裁职务,沈抖接任,搜索公司转型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组 (MEG)。

然而沈抖现在负责的广告营收业务处境略显尴尬,在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中,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和首席财务官强调了这次财报中的亮点:非广告营收212亿元,同比增长达71%,主要由于智能云及其他AI驱动业务增长迅速,百度正在摆脱广告营收依赖。

非广告业务在百度核心占比已达24%。2021年第四季度,非广告收入(智能云、阿波罗智能驾驶、小度智能音箱)增长33%至69亿元。其中智能云收入52亿元,同比增长60%。

作为百度传统业务的在线广告收入出现放缓趋势,百度2021年在线广告收入同比增长1%,但环比下降2%。百度管理层在电话会议中称,尽管教育、地产、旅行、医疗保健等行业投放增长放缓,百度广告业务在短期内仍将承压。

2、青黄不接,押宝AI的百度处境并没有那么乐观

由于2021年监管政策的收紧,在线教育、互联网保险、游戏等行业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各企业纷纷缩减广告预算。广告差基本已经是2021年全面共识。

据《2021中国互联网广告数据报告》显示,2021 年中国互联网广告市场规模为 5,435 亿人民币,较 2020 年增长 9.32%,增速较上年继续下滑 4.53 个百分点,行业增速逐步放缓。

另一方面,行业竞争加剧,以搜索类广告为主的百度广告业务逐步被字节跳动等视频类广告挤压。根据中国互联网广告收入头部公司占比,2021年百度排名第四位,虽然2021年百度营收恢复增长,但相比2020年14%的市场份额下降到13%。而字节跳动市场份额扩大至21%,相比去年提升2%。

报告指出,搜索类平台连续第三年在广告收入与市场份额两方面出现下滑,2021年仅为10.43%,搜索类广告市场占比下滑趋势不可避免。作为对比,由于视频直播市场的持续火爆,视频类广告继续强势增长,市场占比已达20.4%,年增速也较上年进一步提高,达52.68%。

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百度集团成本及费用总额不断增大。监管收紧,广告市场增长有限,搜索类广告占比不断下滑,在这种大背景下,百度广告业务进入低增长时代,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在线营销利润下滑,非在线营销业务真的像李彦宏说的那么赚钱吗?

据财报显示,2021年百度非在线营销收入为人民币212亿元,同比增长71%,百度将之归功于智能云等非传统业务增长迅速。百度智能云业务更是其中的亮点,第四季度百度智能云营收52亿元,同比增长60%,2021年实现全年总营收151亿元,同比增长64%。

据IDC发布的2021H1中国AI云服务市场研究报告显示,百度智能云在细分领域AI公有云服务市场,连续五次第一。

营收增长迅速,AI公有云市占率第一,百度智能云数据喜人,尽管看似百度智能云表现很好,放眼整个公有云市场上,百度智能云表现得并不突出。

据IDC最新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1上半年)跟踪数据显示,百度智能云没有进入前五名,被分类在了其他。BAT的其他两家,阿里云以37.9%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腾讯云和华为云分别以11.2%和10.9%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二第三。

说到底,云计算本身是一种长周期重资产的生意,企业越早入局,累积的优势越大。虽然百度依托AI领域优势,切入AI公有云这一小众赛道,但在公有云市场上,百度的技术优势无法弥补入行较晚的缺点,始终未能成为行业主流。

至于财报中提及的百度智能云大幅度增长,放在整个公有云市场上,只能算是细分领域下的错峰增长,并不能体现出百度在公有云市场上的竞争力。相比阿里、腾讯、华为等早早入局,百度智能云还有很大一段差距需要赶超。

相比“高速增长”的百度智能云,财报中同样提及的还有百度智能驾驶业务。

财报显示,萝卜快跑目前已覆盖北京、上海、广州、深圳、 重庆、长沙、沧州及阳泉八个城市,并在北京、重庆及阳泉等地开始收费运营。2021年第四季度,萝卜快跑无人车订单量环比增加一倍,至21,3万单。集度汽车已完成A轮融资,募资近4亿美金。

虽然财报未公布百度智能驾驶详细营收数据,但在财报电话会议中,李彦宏首次透露智能驾驶相关业务收入:到2021年底,按照内部估计,百度的智能驾驶业务ASD和车载信息娱乐系统小度车载OS等获得的定点和签约项目金额达到约8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单独的智能驾驶营收情况并未体现。尽管百度智能驾驶布局较早,但鲜有商业化落地。

据了解,百度的智能驾驶布局始于2013年,距今已有9年时间,经过多年发展,2020年百度Apollo智驾平台推出ANP(领航辅助驾驶)和AVP(自动泊车)两大智驾产品。

目前百度ANP产品仅搭载在集度和威马W6车型上,威马W6至今未开放ANP功能,而集度汽车的首款汽车要等到2023年,百度AVP则主要搭载在威马W6和长城汽车部分车型上,百度智能驾驶业务压力不小。虽然近期有消息报道,比亚迪选择百度作为智能驾驶供应商,但杯水车薪,难掩百度智能驾驶的尴尬处境。

相比之下,同样是智能驾驶量产供应商的华为智能驾驶已经和哪吒汽车、阿维塔、极狐(阿尔法S)、金康赛力斯等众多汽车品牌达成合作,

2021年12月23日,在冬季旗舰新品发布会上,华为推出首款鸿蒙汽车AITO问界M5,对此,余承东称:“AITO汽车媲美百万豪车。”难掩华为智能驾驶的自豪。

对比华为智能驾驶业务的风风火火,百度智能驾驶更显冷清,商业化落地的需求日益紧迫。

3、人事变动频繁,百度战略决策失误

除了营收上的青黄不接,百度频繁的人事变动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业务的不理想。

2021年6月2日,据晚点LatePost报道,58集团原副总裁李晓洋已加入百度战投,担任投资负责人,直接向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汇报。

李晓洋的加入,只是百度战略部人事变动的缩影,在此之前,2020年9月,好未来原副总裁蔡翔加盟百度,负责战略投资,任副总裁一职。2021年1月,任期不满半年的蔡翔离职。随后,前中金公司投资银行部董事总经理齐飞担任战略规划部负责人,原战略负责人陆原调岗。

曾有媒体报道称,李彦宏对战略投资部门的定位并不是一个为公司寻找机会的探路者,而是配合和服务主营业务发展的采购部。

此外,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MEG)被曝裁员,去年12月23日,脉脉流传出MEG裁员的消息,称MEG游戏部门近300余人被裁撤,直播业务大量裁员,甚至不乏商业化能力较好的财经垂直类直播,对此百度回应称“此次裁员为小规模调整”。

事实可能不仅于此,早在2020年11月,百度宣布以36亿美元全资收购欢聚时代国内直播业务(即“YY直播”),随后YY股价迎来持续暴跌,过去一年中,股价从最高点的117美元跌落到现在的42美元,YY股价跌去了2/3。

和百度收购YY失利对应的是,百度董事长李彦宏一直有一颗直播梦,2020年5月15日晚8点,李彦宏在百度APP进行了直播首秀,与樊登读书创始人樊登探讨“家书”、“亲子教育”等问题,926万人涌入了直播间。

“我参与直播主要是出于对百度产品的兴趣,喜欢直播的不确定性”,李彦宏谈及直播的初衷,“我认为直播和视频是两个媒体形式,直播作为新的媒体形式,可以通过百度平台来表达信息与知识。”

对于直播卖货,李彦宏表示:“如果将来有人愿意通过百度直播卖货,也是没问题的。”

李彦宏聚焦信息与知识这一内核,展现百度天然所具备的知识基因,以及其进军直播领域的全新视角和独特优势,百度官宣要重金加码“以知识为核心”的百度直播。

然而到现在,YY股价暴跌彻底引爆了百度与YY的问题,消息称,被百度派去负责YY事业部的曹晓冬已经不再担任部门负责人,并且原欢聚集团高级副总裁、现YY直播总裁张莹也准备离开。

这一次,李彦宏的激情没能点燃百度的营收。

来源:观知财经

原标题:李彦宏的理想,照不亮百度的现实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百度

5.3k
  • 研报新知|中国版FSD推进在即?百度Apollo概念迎来资金重点关注,这家公司有望迎来补涨
  • 特斯拉据悉与百度展开车道级地图信息合作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李彦宏的理想,照不亮百度的现实

一手是技术,一手是业务,但可惜的是,百度这两项都接连遇挫。

文|观知财经

萝卜快跑、希壤等一系列自动驾驶、元宇宙生态正在成为百度对外展示技术的重要窗口,但实际上,这些都不是赚钱的业务。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过去两年的时间里,百度实际上一直以来重点都在以百度APP、小程序、短视频、信息流等为重点的移动端业务上。

一手是技术,一手是业务,但可惜的是,百度这两项都接连遇挫。

就在年前,百度裁员以及YY直播失利,几乎宣告了百度在移动端重回第一梯队的努力失败;而代表新技术的云、自动驾驶、VR等业务,这么多年了百度始终没找到“钱途”。

1、利润暴跌,百度增收不增利

3月1日,百度公布了2021年第四季度财报及2021年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营收330.9亿元,同比增长9%;2021年全年百度营收1245亿元,同比增长16%。

2021年百度核心收入952亿元,同比增长21%;其中在线营销收入740亿元,同比增长12%;非在线营销收入212亿元,同比增长71%。爱奇艺收入306亿元,同比增长3%。

财报数据显示,尽管百度营收有所增长,但净利润却大幅度下滑,经营利润率更是跌至谷底。2021年百度净利润102亿元,较2020年的225亿元下滑54%,2021年百度经营利润率8%,而在2020年该数据为13%。2021年第四季度净利润为人民币17亿元,同比下滑67%,经营利润率更是跌入谷底,仅为6%;

观知财经统计近三年百度个季度财报发现,自2019年百度营收状况改善后,除疫情开始的2020年Q1外百度经营状况日趋稳定,但在2021年,百度整体增速放缓,利润率下降的趋势已经不可避免。

针对净利润下滑,百度回应称:由于研发等投入的增加、销售成本上升等因素,百度去年营收持续增长,净利润出现下滑。

这也并不是百度第一次净利润大幅度下滑,早在2019年第一季度,在百度总营收人民币241.23亿元,同比增长15%的情况下,归属百度的净亏损达到人民币3.27亿元,经营利润率为负4%,业绩滑入谷底。随后向海龙辞去百度搜索公司总裁职务,沈抖接任,搜索公司转型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组 (MEG)。

然而沈抖现在负责的广告营收业务处境略显尴尬,在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中,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和首席财务官强调了这次财报中的亮点:非广告营收212亿元,同比增长达71%,主要由于智能云及其他AI驱动业务增长迅速,百度正在摆脱广告营收依赖。

非广告业务在百度核心占比已达24%。2021年第四季度,非广告收入(智能云、阿波罗智能驾驶、小度智能音箱)增长33%至69亿元。其中智能云收入52亿元,同比增长60%。

作为百度传统业务的在线广告收入出现放缓趋势,百度2021年在线广告收入同比增长1%,但环比下降2%。百度管理层在电话会议中称,尽管教育、地产、旅行、医疗保健等行业投放增长放缓,百度广告业务在短期内仍将承压。

2、青黄不接,押宝AI的百度处境并没有那么乐观

由于2021年监管政策的收紧,在线教育、互联网保险、游戏等行业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各企业纷纷缩减广告预算。广告差基本已经是2021年全面共识。

据《2021中国互联网广告数据报告》显示,2021 年中国互联网广告市场规模为 5,435 亿人民币,较 2020 年增长 9.32%,增速较上年继续下滑 4.53 个百分点,行业增速逐步放缓。

另一方面,行业竞争加剧,以搜索类广告为主的百度广告业务逐步被字节跳动等视频类广告挤压。根据中国互联网广告收入头部公司占比,2021年百度排名第四位,虽然2021年百度营收恢复增长,但相比2020年14%的市场份额下降到13%。而字节跳动市场份额扩大至21%,相比去年提升2%。

报告指出,搜索类平台连续第三年在广告收入与市场份额两方面出现下滑,2021年仅为10.43%,搜索类广告市场占比下滑趋势不可避免。作为对比,由于视频直播市场的持续火爆,视频类广告继续强势增长,市场占比已达20.4%,年增速也较上年进一步提高,达52.68%。

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百度集团成本及费用总额不断增大。监管收紧,广告市场增长有限,搜索类广告占比不断下滑,在这种大背景下,百度广告业务进入低增长时代,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在线营销利润下滑,非在线营销业务真的像李彦宏说的那么赚钱吗?

据财报显示,2021年百度非在线营销收入为人民币212亿元,同比增长71%,百度将之归功于智能云等非传统业务增长迅速。百度智能云业务更是其中的亮点,第四季度百度智能云营收52亿元,同比增长60%,2021年实现全年总营收151亿元,同比增长64%。

据IDC发布的2021H1中国AI云服务市场研究报告显示,百度智能云在细分领域AI公有云服务市场,连续五次第一。

营收增长迅速,AI公有云市占率第一,百度智能云数据喜人,尽管看似百度智能云表现很好,放眼整个公有云市场上,百度智能云表现得并不突出。

据IDC最新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1上半年)跟踪数据显示,百度智能云没有进入前五名,被分类在了其他。BAT的其他两家,阿里云以37.9%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腾讯云和华为云分别以11.2%和10.9%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二第三。

说到底,云计算本身是一种长周期重资产的生意,企业越早入局,累积的优势越大。虽然百度依托AI领域优势,切入AI公有云这一小众赛道,但在公有云市场上,百度的技术优势无法弥补入行较晚的缺点,始终未能成为行业主流。

至于财报中提及的百度智能云大幅度增长,放在整个公有云市场上,只能算是细分领域下的错峰增长,并不能体现出百度在公有云市场上的竞争力。相比阿里、腾讯、华为等早早入局,百度智能云还有很大一段差距需要赶超。

相比“高速增长”的百度智能云,财报中同样提及的还有百度智能驾驶业务。

财报显示,萝卜快跑目前已覆盖北京、上海、广州、深圳、 重庆、长沙、沧州及阳泉八个城市,并在北京、重庆及阳泉等地开始收费运营。2021年第四季度,萝卜快跑无人车订单量环比增加一倍,至21,3万单。集度汽车已完成A轮融资,募资近4亿美金。

虽然财报未公布百度智能驾驶详细营收数据,但在财报电话会议中,李彦宏首次透露智能驾驶相关业务收入:到2021年底,按照内部估计,百度的智能驾驶业务ASD和车载信息娱乐系统小度车载OS等获得的定点和签约项目金额达到约8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单独的智能驾驶营收情况并未体现。尽管百度智能驾驶布局较早,但鲜有商业化落地。

据了解,百度的智能驾驶布局始于2013年,距今已有9年时间,经过多年发展,2020年百度Apollo智驾平台推出ANP(领航辅助驾驶)和AVP(自动泊车)两大智驾产品。

目前百度ANP产品仅搭载在集度和威马W6车型上,威马W6至今未开放ANP功能,而集度汽车的首款汽车要等到2023年,百度AVP则主要搭载在威马W6和长城汽车部分车型上,百度智能驾驶业务压力不小。虽然近期有消息报道,比亚迪选择百度作为智能驾驶供应商,但杯水车薪,难掩百度智能驾驶的尴尬处境。

相比之下,同样是智能驾驶量产供应商的华为智能驾驶已经和哪吒汽车、阿维塔、极狐(阿尔法S)、金康赛力斯等众多汽车品牌达成合作,

2021年12月23日,在冬季旗舰新品发布会上,华为推出首款鸿蒙汽车AITO问界M5,对此,余承东称:“AITO汽车媲美百万豪车。”难掩华为智能驾驶的自豪。

对比华为智能驾驶业务的风风火火,百度智能驾驶更显冷清,商业化落地的需求日益紧迫。

3、人事变动频繁,百度战略决策失误

除了营收上的青黄不接,百度频繁的人事变动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业务的不理想。

2021年6月2日,据晚点LatePost报道,58集团原副总裁李晓洋已加入百度战投,担任投资负责人,直接向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汇报。

李晓洋的加入,只是百度战略部人事变动的缩影,在此之前,2020年9月,好未来原副总裁蔡翔加盟百度,负责战略投资,任副总裁一职。2021年1月,任期不满半年的蔡翔离职。随后,前中金公司投资银行部董事总经理齐飞担任战略规划部负责人,原战略负责人陆原调岗。

曾有媒体报道称,李彦宏对战略投资部门的定位并不是一个为公司寻找机会的探路者,而是配合和服务主营业务发展的采购部。

此外,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MEG)被曝裁员,去年12月23日,脉脉流传出MEG裁员的消息,称MEG游戏部门近300余人被裁撤,直播业务大量裁员,甚至不乏商业化能力较好的财经垂直类直播,对此百度回应称“此次裁员为小规模调整”。

事实可能不仅于此,早在2020年11月,百度宣布以36亿美元全资收购欢聚时代国内直播业务(即“YY直播”),随后YY股价迎来持续暴跌,过去一年中,股价从最高点的117美元跌落到现在的42美元,YY股价跌去了2/3。

和百度收购YY失利对应的是,百度董事长李彦宏一直有一颗直播梦,2020年5月15日晚8点,李彦宏在百度APP进行了直播首秀,与樊登读书创始人樊登探讨“家书”、“亲子教育”等问题,926万人涌入了直播间。

“我参与直播主要是出于对百度产品的兴趣,喜欢直播的不确定性”,李彦宏谈及直播的初衷,“我认为直播和视频是两个媒体形式,直播作为新的媒体形式,可以通过百度平台来表达信息与知识。”

对于直播卖货,李彦宏表示:“如果将来有人愿意通过百度直播卖货,也是没问题的。”

李彦宏聚焦信息与知识这一内核,展现百度天然所具备的知识基因,以及其进军直播领域的全新视角和独特优势,百度官宣要重金加码“以知识为核心”的百度直播。

然而到现在,YY股价暴跌彻底引爆了百度与YY的问题,消息称,被百度派去负责YY事业部的曹晓冬已经不再担任部门负责人,并且原欢聚集团高级副总裁、现YY直播总裁张莹也准备离开。

这一次,李彦宏的激情没能点燃百度的营收。

来源:观知财经

原标题:李彦宏的理想,照不亮百度的现实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