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被马斯克、多尔西唱衰的Web3.0真的没有未来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被马斯克、多尔西唱衰的Web3.0真的没有未来吗?

Web3.0与元宇宙、NFT之间存在着怎样的联系?未来它又是否能够真的实现?

文|智能相对论 石榴

过去一年,与元宇宙、NFT一样,Web3.0的热度也水涨船高,不仅百度指数Web3.0的搜索量与半年前相比翻了5、6倍,而且Web3.0在谷歌的搜索加权计算也是屡创新高。

事实上,这个概念很早就出现了,但其在去年爆发的“原点”是在12月9日,美国前货币监理所的代理所长Brian Brook在美国国会做演讲时,科普了Web3.0这个概念,并积极推动美国重视Web3.0,希望确保美国在Web3.0时代处于领导地位。

虽然国会议员对Web 3.0抱持着积极和正面的态度,但同样有人不看好NFT。特斯拉CEO马斯克就曾连发多条Twitter表达他对Web3.0的困惑,“有人看到Web3了吗?我找不到。”、“我并不是说Web3是真实存在的——它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市场流行词而不是现实”。

那么,被马斯克“唱衰”的Web3.0究竟是什么东西?它与元宇宙、NFT之间存在着怎样的联系?未来Web3.0又是否能够真的实现?

Web1.0到Web3.0,用户的价值逐渐得到体现

有3.0自然而然就有1.0和2.0。

Web1.0时期大约从1991年持续到2004年,在这个阶段互联网才刚刚兴起,网络上以静态页面为主,用户仅仅作为接受一方,被动的接受平台输出的全部内容,这个时候的企业代表以搜狐、新浪、网易、YAHOO、Google等传统的门户网站为主。

2004年之后也就是Web1.0阶段的后期,随着算力、光纤基础设施和搜索引擎等领域的飞速发展,Web2.0应运而生,区别于1.0的“只读”,2.0正式进入到“读写”阶段,每一个用户都开始成为内容的创作者,但平台的权力还是远大于用户,比如现在的Facebook、Twitter、微博、抖音都是这个阶段的产物。

以抖音和快手为例,在这个平台虽然看似每一个用户都可以搭配着不同的BGM创作自己感兴趣的视频,但实际上“生杀大权”是由平台所掌握的,你这个视频是否违规、侵权,有没有抄袭,都是由平台来判定的,甚至不需要你同意就能把你发布的视频“和谐”掉,涉及到更严重的事情,用户还有可能会被平台封号。

当然,这个逻辑在微博、推特也同样适用,毕竟,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Twitter发表对互联网公司不利的言论后,Twitter可以直接封杀美国前总统在社交媒体上的账户。

直到Web3.0的出现,用户才有了真正“翻身做主人”的可能。

一些人看来,Web3.0代表的是未来互联网发展的一种新趋势,涉及去中心化、用户对数据和信息拥有实际的掌控权、线上资产搭建等。通俗点来解释,在这个阶段,通过一系列协议,用户不仅可以生产内容,还可以控制自己的内容。

Web3.0对比Web1.0与Web2.0来看,其优越性的体现或许可以用不久前ConstitutionDAO这个典型的、能够类比Web3.0的事件来进行分析、推演。

全世界仅存13份的1787年《美国宪法》在苏富比进行拍卖,但其高达千万美元的入场券也确实劝退了很大一批人,ConstitutionDAO这个组织却突然出现并在Twitter上发表言论称要众筹竞拍《美国宪法》。

这个想法确实有些离谱,但Constitution DAO领导人在Juicebos表示网友在捐款后将凭借捐款数量获得不同数量的凭证代币“people”,它代表众筹过后分红的比例与投票权。比如说,《美国宪法》将要去哪展览,展览的分红比例都可以通过“people”来决定。截止苏富比拍卖《美国宪法》时,筹款金额到达4700万美元。

综合Web3.0的基本性质以及上述案例的表现,开放是Web3.0时代的重要特点,即用户在不同的互联网应用中有着充分的准入自由,并且不受第三方主体限制。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则是用户之间的共建、共享、共创。

假设《美国宪法》如果被Constitution DAO成功拍下,那么它就会被所有出资的用户共有;它要用什么样的形式展出、在哪里展出、什么时候展出,都由用户来决定,在这个过程中也将产生大量的自下而上的创新;同时产生的收益也将由全部用户共享。

这或许也是这个项目能够打破“没有一家自治组织能够在短短一周时间里筹集到4700万美元”的原因。

第三,现在的Web2.0侵犯个人隐私,各大平台搜集用户数据,为平台牟利,而在Web3.0阶段,随着应用的去中心化,以及链上数据可查的情况下,用户行为、产生的数据乃至应用协议都能得到隐私保护。

第四,去年与元宇宙、NFT、Web3.0一样引起市场广泛关注的还有互联网大厂的垄断,国内对阿里罚款182亿和对美团34.42亿的反垄断处罚引起了市场的广泛的关注,当人们在讨论应该如何回收互联网大厂的权力,使其不能垄断整个互联网时,Web3.0凭借着其能在“某种程度上收回、控制互联网大厂的权力”也被多次提起,并被寄予厚望。

综合Web3.0全部的特征来看,它与NFT其实都是基于区块链出现的概念,只不过Web3.0是一组新的互联网协议,而NFT是一种数字资产。与此同时,考虑到Web2.0阶段平台意志决定内容导向,单体用户的价值难以体现,所以Web3.0与NFT、物联网、边缘计算和分布式存储一样,都是构筑元宇宙的重要部分。三者之间不存在谁成就谁,但命运却息息相关。

前有狼、后有虎,何时能从Web2.5迈向Web3.0?

集开放、共建、隐私于一身的Web3.0为何会遭到一部分人的唱衰,在《智能相对论》看来主要有以下三个原因:

首先,对互联网公司而言,如果选择投入其中,需要付出的人力、物力、财力暂且不提,全新的互联网协议就是第一道坎,这意味着公司搭建的平台也不再像Web2.0阶段那样具有足够的权威性和话语权。

当然,现阶段,虽然Web3.0逐渐兴起,但绝大部分人基于便捷和依赖,依旧选择对Web2.0妥协,但互联网公司如果选择固守“老家”,放弃对“新世界”的探索,如果Web3.0真的是大势所趋,互联网公司们也就失了先发优势,变得十分被动。在这样的不确定性下,难免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

其次,对投资者而言,也要谨防被割韭菜。

这也是Twitter前首席执行官多尔西抨击Web3.0的主要原因,他指出“用户并不实际拥有Web3产品,Web3的实际拥有者是项目背后的风投机构(VC)及其有限合伙人(LP),Web3永远不能脱离他们设定的激励机制。最终,Web3将是一个带有不同标签的中心化实体”。

也就是说,在多尔西的观点里,Web3.0并不会促进社会的民主化,而只会将决定用户的权力从Facebook等现有的互联网巨头手中夺走,却又转交给风险投资基金的手中。如果真是如此,那么那些被“共建、共治、共享价值”鼓动一拥而上的用户俨然就成了某些风险投资家手中的“工具人”。

所以,在Web3.0还不够不成熟的背景下,不仅项目本身可能因为不确定性太多而存在风险,而且还有可能被有心之人利用,成为他们圈钱的武器,这都需要投资者们以更加审慎的态度去对待Web3.0.

最后,也是包括元宇宙、NFT等概念都有的通病,那就是背后的监管挑战巨大,这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方面指的是这个概念对于监管的敏感度较高,毕竟不管是元宇宙、NFT,还是Web3.0都与币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也就意味它们对于相关的政策、法律法规有着极高的敏感度,一旦有利空的消息出现,势必将出现大幅的震荡,这一点其实可以从国内监管层对蹭元宇宙热度的企业发监管函,导致“元宇宙概念股”股价一路下行中可以窥见。

另一方面,则是监管本身的难度也不小。像是号称最安全的比特币都被黑客攻击过,累计经济损失数以亿计,也就是说去中心化的加密算法也无法做到真正的安全,这也是监管也难管制的领域;再比如每个用户都可以自己生产内容并控制内容之后,现在都无法规避的谣言等非法内容的传播问题也将更加肆虐,在这一点上进行监管又与Web3.0的本质有所背离。

所以,仅从监管的角度出发,现阶段的Web3.0还是一个比较“幼稚”的概念,走向“成熟”的过程中还需要做更多的准备。

总而言之,目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组织和个人投身到“探索Web3.0的实验”之中,以共建为主要特征之一的Web3.0正借众人之手垒砌数字砖瓦。由于Web3.0还只是在实验中并没有到来,现在我们反而更像是处于“Web2.5”的过渡期。

为了实现平稳的过渡,很多企业对于拥有Web3.0相关技能的工程师的需求逐渐变大,据“币金所快讯”报道,在伦敦,一位熟悉Solidity、Rust等编程语言的入门级区块链开发人员的薪水几乎比传统软件工程师的平均薪水高出22%。在这样的趋势下,区块链技术、边缘计算技术等Web3.0相关的技术或许将率先得到发展,想必在不久的将来,Web2.0时代“羊毛出在猪身上,由狗买单”的局面也将彻底过去。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Twitter

3.8k
  • 马斯克已连续9天未在推特发言,为近5年来最长沉默
  • 推特聘请前NBC环球高管担任合作关系副总裁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被马斯克、多尔西唱衰的Web3.0真的没有未来吗?

Web3.0与元宇宙、NFT之间存在着怎样的联系?未来它又是否能够真的实现?

文|智能相对论 石榴

过去一年,与元宇宙、NFT一样,Web3.0的热度也水涨船高,不仅百度指数Web3.0的搜索量与半年前相比翻了5、6倍,而且Web3.0在谷歌的搜索加权计算也是屡创新高。

事实上,这个概念很早就出现了,但其在去年爆发的“原点”是在12月9日,美国前货币监理所的代理所长Brian Brook在美国国会做演讲时,科普了Web3.0这个概念,并积极推动美国重视Web3.0,希望确保美国在Web3.0时代处于领导地位。

虽然国会议员对Web 3.0抱持着积极和正面的态度,但同样有人不看好NFT。特斯拉CEO马斯克就曾连发多条Twitter表达他对Web3.0的困惑,“有人看到Web3了吗?我找不到。”、“我并不是说Web3是真实存在的——它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市场流行词而不是现实”。

那么,被马斯克“唱衰”的Web3.0究竟是什么东西?它与元宇宙、NFT之间存在着怎样的联系?未来Web3.0又是否能够真的实现?

Web1.0到Web3.0,用户的价值逐渐得到体现

有3.0自然而然就有1.0和2.0。

Web1.0时期大约从1991年持续到2004年,在这个阶段互联网才刚刚兴起,网络上以静态页面为主,用户仅仅作为接受一方,被动的接受平台输出的全部内容,这个时候的企业代表以搜狐、新浪、网易、YAHOO、Google等传统的门户网站为主。

2004年之后也就是Web1.0阶段的后期,随着算力、光纤基础设施和搜索引擎等领域的飞速发展,Web2.0应运而生,区别于1.0的“只读”,2.0正式进入到“读写”阶段,每一个用户都开始成为内容的创作者,但平台的权力还是远大于用户,比如现在的Facebook、Twitter、微博、抖音都是这个阶段的产物。

以抖音和快手为例,在这个平台虽然看似每一个用户都可以搭配着不同的BGM创作自己感兴趣的视频,但实际上“生杀大权”是由平台所掌握的,你这个视频是否违规、侵权,有没有抄袭,都是由平台来判定的,甚至不需要你同意就能把你发布的视频“和谐”掉,涉及到更严重的事情,用户还有可能会被平台封号。

当然,这个逻辑在微博、推特也同样适用,毕竟,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Twitter发表对互联网公司不利的言论后,Twitter可以直接封杀美国前总统在社交媒体上的账户。

直到Web3.0的出现,用户才有了真正“翻身做主人”的可能。

一些人看来,Web3.0代表的是未来互联网发展的一种新趋势,涉及去中心化、用户对数据和信息拥有实际的掌控权、线上资产搭建等。通俗点来解释,在这个阶段,通过一系列协议,用户不仅可以生产内容,还可以控制自己的内容。

Web3.0对比Web1.0与Web2.0来看,其优越性的体现或许可以用不久前ConstitutionDAO这个典型的、能够类比Web3.0的事件来进行分析、推演。

全世界仅存13份的1787年《美国宪法》在苏富比进行拍卖,但其高达千万美元的入场券也确实劝退了很大一批人,ConstitutionDAO这个组织却突然出现并在Twitter上发表言论称要众筹竞拍《美国宪法》。

这个想法确实有些离谱,但Constitution DAO领导人在Juicebos表示网友在捐款后将凭借捐款数量获得不同数量的凭证代币“people”,它代表众筹过后分红的比例与投票权。比如说,《美国宪法》将要去哪展览,展览的分红比例都可以通过“people”来决定。截止苏富比拍卖《美国宪法》时,筹款金额到达4700万美元。

综合Web3.0的基本性质以及上述案例的表现,开放是Web3.0时代的重要特点,即用户在不同的互联网应用中有着充分的准入自由,并且不受第三方主体限制。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则是用户之间的共建、共享、共创。

假设《美国宪法》如果被Constitution DAO成功拍下,那么它就会被所有出资的用户共有;它要用什么样的形式展出、在哪里展出、什么时候展出,都由用户来决定,在这个过程中也将产生大量的自下而上的创新;同时产生的收益也将由全部用户共享。

这或许也是这个项目能够打破“没有一家自治组织能够在短短一周时间里筹集到4700万美元”的原因。

第三,现在的Web2.0侵犯个人隐私,各大平台搜集用户数据,为平台牟利,而在Web3.0阶段,随着应用的去中心化,以及链上数据可查的情况下,用户行为、产生的数据乃至应用协议都能得到隐私保护。

第四,去年与元宇宙、NFT、Web3.0一样引起市场广泛关注的还有互联网大厂的垄断,国内对阿里罚款182亿和对美团34.42亿的反垄断处罚引起了市场的广泛的关注,当人们在讨论应该如何回收互联网大厂的权力,使其不能垄断整个互联网时,Web3.0凭借着其能在“某种程度上收回、控制互联网大厂的权力”也被多次提起,并被寄予厚望。

综合Web3.0全部的特征来看,它与NFT其实都是基于区块链出现的概念,只不过Web3.0是一组新的互联网协议,而NFT是一种数字资产。与此同时,考虑到Web2.0阶段平台意志决定内容导向,单体用户的价值难以体现,所以Web3.0与NFT、物联网、边缘计算和分布式存储一样,都是构筑元宇宙的重要部分。三者之间不存在谁成就谁,但命运却息息相关。

前有狼、后有虎,何时能从Web2.5迈向Web3.0?

集开放、共建、隐私于一身的Web3.0为何会遭到一部分人的唱衰,在《智能相对论》看来主要有以下三个原因:

首先,对互联网公司而言,如果选择投入其中,需要付出的人力、物力、财力暂且不提,全新的互联网协议就是第一道坎,这意味着公司搭建的平台也不再像Web2.0阶段那样具有足够的权威性和话语权。

当然,现阶段,虽然Web3.0逐渐兴起,但绝大部分人基于便捷和依赖,依旧选择对Web2.0妥协,但互联网公司如果选择固守“老家”,放弃对“新世界”的探索,如果Web3.0真的是大势所趋,互联网公司们也就失了先发优势,变得十分被动。在这样的不确定性下,难免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

其次,对投资者而言,也要谨防被割韭菜。

这也是Twitter前首席执行官多尔西抨击Web3.0的主要原因,他指出“用户并不实际拥有Web3产品,Web3的实际拥有者是项目背后的风投机构(VC)及其有限合伙人(LP),Web3永远不能脱离他们设定的激励机制。最终,Web3将是一个带有不同标签的中心化实体”。

也就是说,在多尔西的观点里,Web3.0并不会促进社会的民主化,而只会将决定用户的权力从Facebook等现有的互联网巨头手中夺走,却又转交给风险投资基金的手中。如果真是如此,那么那些被“共建、共治、共享价值”鼓动一拥而上的用户俨然就成了某些风险投资家手中的“工具人”。

所以,在Web3.0还不够不成熟的背景下,不仅项目本身可能因为不确定性太多而存在风险,而且还有可能被有心之人利用,成为他们圈钱的武器,这都需要投资者们以更加审慎的态度去对待Web3.0.

最后,也是包括元宇宙、NFT等概念都有的通病,那就是背后的监管挑战巨大,这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方面指的是这个概念对于监管的敏感度较高,毕竟不管是元宇宙、NFT,还是Web3.0都与币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也就意味它们对于相关的政策、法律法规有着极高的敏感度,一旦有利空的消息出现,势必将出现大幅的震荡,这一点其实可以从国内监管层对蹭元宇宙热度的企业发监管函,导致“元宇宙概念股”股价一路下行中可以窥见。

另一方面,则是监管本身的难度也不小。像是号称最安全的比特币都被黑客攻击过,累计经济损失数以亿计,也就是说去中心化的加密算法也无法做到真正的安全,这也是监管也难管制的领域;再比如每个用户都可以自己生产内容并控制内容之后,现在都无法规避的谣言等非法内容的传播问题也将更加肆虐,在这一点上进行监管又与Web3.0的本质有所背离。

所以,仅从监管的角度出发,现阶段的Web3.0还是一个比较“幼稚”的概念,走向“成熟”的过程中还需要做更多的准备。

总而言之,目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组织和个人投身到“探索Web3.0的实验”之中,以共建为主要特征之一的Web3.0正借众人之手垒砌数字砖瓦。由于Web3.0还只是在实验中并没有到来,现在我们反而更像是处于“Web2.5”的过渡期。

为了实现平稳的过渡,很多企业对于拥有Web3.0相关技能的工程师的需求逐渐变大,据“币金所快讯”报道,在伦敦,一位熟悉Solidity、Rust等编程语言的入门级区块链开发人员的薪水几乎比传统软件工程师的平均薪水高出22%。在这样的趋势下,区块链技术、边缘计算技术等Web3.0相关的技术或许将率先得到发展,想必在不久的将来,Web2.0时代“羊毛出在猪身上,由狗买单”的局面也将彻底过去。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