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望变电气超八千万元收入真实性存疑,审计机构频因执业问题被点名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望变电气超八千万元收入真实性存疑,审计机构频因执业问题被点名

2021年,望变电气审计机构三次因执业问题被出具警示函,该审计机构此次审计工作是否能勤勉尽责?

文|《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 尹西

风控|映蔚

由长寿金凤电器制造厂改制而来,重庆望变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望变电气”)时至今日已成为“杨氏家族”控制的企业。截至2022年3月18日,杨泽民、秦惠兰夫妇,与其子女杨耀、杨秦,一家四口合计控制望变电气51.54%的股份。

而望变电气上市背后,或“荆棘丛生”。2019-2021年,其营收均保持17%以上的增速的另一面,望变电气2018-2020年应收款占其营收的比重均在五成左右,到了2021年才降为36.92%。此外,与望变电气累计交易分别超千万元的供应商、客户,社保缴纳人数寥寥无几,交易真实性存疑。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望变电气审计机构三次因执业问题被出具警示函,该审计机构此次审计工作是否能勤勉尽责?

一、净现比不足1,近四年中三年应收款占营收比重“徘徊”于五成

2018-2021年,望变电气的营业收入及净利润总体保持上升趋势。

据望变电气签署日期为2022年12月12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2021年12月招股书”)及签署日为2022年3月18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招股书”),2018-2021年,望变电气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94亿元、11.08亿元、12.97亿元、19.33亿元,望变电气的净利润分别为0.53亿元、1.09亿元、1.42亿元、1.78亿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9-2021年,望变电气的营业收入的增速分别为23.9%、17.1%、49.08%,净利润的增速分别为106.24%、30.06%、25.05%。

然而,2018-2020年,望变电气的净现比及收现比均不足1,到2021年其收现比才超过1。

据2021年12月版招股书及招股书,2018-2021年,望变电气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小计分别为7.72亿元、8.92亿元、9.38亿元、14.14亿元,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606.64万元、9,138.14万元、10,513.94万元、24,173.73万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8-2021年,望变电气收现比分别为0.86、0.81、0.72、0.73,其净现比分别为0.3、0.83、0.74、1.36。

此外,望变电气或存赊销,2018-2020年,其应收款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均在五成左右。

据招股书,2018-2021年年末,望变电气的应收账款分别为3.85亿元、4.38亿元、4.95万元、5.63亿元,望变电气的收票据分别为7,951.45万元、11,281.76万元、17,234.33万元、14,877.71万元,应收款项融资分别为0元、250万元、4,113.74万元、159.94万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8-2021年年末,望变电气的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应收款项融资(以下合称为“应收款”)分别合计为4.65亿元、5.53亿元、7.08亿元、7.14亿元,占望变电气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1.97%、49.96%、54.59%、36.92%。

可见,2019-2021年,望变电气营业收入均保持17%以上的增速,观其背后,2018-2020年,望变电气应收款占其营业收入的比重均在五成左右,到了2021年占比为36.92%。而另一方面,2018-2021年,望变电气的净现比均不足1。

值得注意的是,望变电气客户、供应商的社保缴纳人数寥寥无几。

二、客户社保缴纳人数寥寥无几,为望变电气累计贡献超八千万元收入真实性存疑

客户作为企业的重要外部利益相关者,对企业经营状况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其中,望变电气存在客户成立次年即与望变电气交易超四千万元的情形。

据招股书,2020年,湖南海威斯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威斯物资”)系望变电气的第三大;2021年,海威斯物资系望变电气取向硅钢产品的第五大客户。

2020-2021年,望变电气对海威斯物资的销售金额分别为4,804.25万元、3,324.38万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20-2021年,望变电气与海威斯物资累计交易8,128.63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海威斯物资成立于2019年8月26日,经营范围为金属及金属矿批发,钢材、不锈钢制品、不锈钢型材等销售。截至查询日2022年3月22日,海威斯物资的股东为李良喜,持股100%。2019-2021年,海威斯物资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0人、3人。

据公开信息,截至查询日2022年3月22日,海威斯物资股东李良喜无持股企业。

可见,海思威物资或不存在社保代缴情况。而海威斯物资成立于2019年,成立次年即为望变电气贡献超超四千万元收入,2021年双方交易额超三千万元。而2019-2020年,海威斯物资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2021年社保缴纳人数也仅3人,社保缴纳人数寥寥无几的望变电气,却累计为望变电气创收超八千万元,个中交易真实性存疑。

而关于客户类似的异象仍在上演。望变电气2019年第一大预付款客户,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据招股书,2019年年末,重庆合众合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众合建筑”)系望变电气的预收款项/合同负债余额第一客户,望变电气对合众合建筑的预收款项账面余额为145.54万元,占望变电气当期预收款项/合同负债余额的比例为7.31%。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合众合建筑成立于2016年6月14日,经营范围为生产、加工、销售外墙保温材料,空间保温,防水材料,绝缘材料等,截至查询日2022年3月22日,股东分别为鲁伟、刘淑平、鲁娟,持股比例分别为30%、40%、30%。2018-2021年,合众合建筑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公开信息,截至查询日2022年3月22日,合众合建筑股东刘淑平、鲁伟,在外并无持股企业。合众合建筑股东鲁娟在外控制重庆河渝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渝供应链”)。

据公开信息,2017-2020年,河渝供应链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可见,合众合建筑或不存在社保代缴情况。

此外,望变电气一家供应商社保缴纳人数持续为1人,与望变电气交易金额超千万元。

据2021年12月招股书,2018年,上海三京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京实业”)为望变电气取向硅钢产品的第五大供应商,与望变电气交易1,105.91万元,占望变电气当期取向硅钢采购总额的比例为4.12%。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三京实业成立于2016年6月13日,经营范围为销售金属材料及制品、建筑装潢材料、矿产品、化工原料及产品、陶瓷制品、橡塑制品、净化设备、水处理设备等。截至查询日2022年3月22日,其股东分别为李明杰、奇兰英,持股比例分别为80%、30%。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0年,三京实业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1人,2021年其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据公开信息,截至查询日2022年3月22日,三京实业的股东李明杰、奇兰英均无其他持股企业。

即三京实业或不存在社保代缴的情况。

也就是说,上述客户海威斯物资、供应商三京实业,社保缴纳人数寥寥无几,与望变电气均交易超千万元真实性存疑。

三、审计机构多次因执业问题被出具警示函,或难勤勉尽责

信息披露搭建起上市公司与投资者间沟通的桥梁,其中审计机构作为“守门人”,负有勤勉的责任。而2021年,望变电气的审计机构多次因工作不到位,被出具警示函。

据招股书,望变电气的审计机构为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大华所”)。

据广东证监局〔2021〕120号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21年11月17日,大华所及相关会计师因在广东天龙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龙集团”)2018年、2019年年报审计工作执业中,存在未恰当评价专家工作、未能识别天龙集团收入确认不准确、未对预期信用损失转回保持应有的职业怀疑、未对费用截止性测试保持应有的职业怀疑、未对函证程序保持恰当控制等问题,被广东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据广东证监局〔2021〕16号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21年3月23日,大华所及相关会计师因在负责的蓝盾信息安全技术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2019年年报审计工作中,存在函证程序执行不到位、未获取充分、可靠的审计证据等问题,被广东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据浙江证监局2021年6月15日发布的公开信息,大华所及相关注册会计师执业的航天通信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发行股份收购智慧海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慧海派”)的审计项目中,存在未对重要客户保持职业怀疑,未执行必要的审计程序以识别关联方;未审慎核查重要供应商及客户的相关业务,未对函证程序保持控制等问题。上述行为导致大华所及相关注册会计师未发现智慧海派通过重要客户、重要供应商进行空转贸易以虚构业务的情况。2021年6月15日,大华所及相关会计师被浙江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也就是说,2021年,望变电气审计机构大华所三次因执业问题,被出具警示函,大华所此次审计工作是否能勤勉尽责?犹未可知。

上述问题接踵而至,望变电能未来能否“应时而变”,迎接一道道考验?《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将进一步研究。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望变电气超八千万元收入真实性存疑,审计机构频因执业问题被点名

2021年,望变电气审计机构三次因执业问题被出具警示函,该审计机构此次审计工作是否能勤勉尽责?

文|《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 尹西

风控|映蔚

由长寿金凤电器制造厂改制而来,重庆望变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望变电气”)时至今日已成为“杨氏家族”控制的企业。截至2022年3月18日,杨泽民、秦惠兰夫妇,与其子女杨耀、杨秦,一家四口合计控制望变电气51.54%的股份。

而望变电气上市背后,或“荆棘丛生”。2019-2021年,其营收均保持17%以上的增速的另一面,望变电气2018-2020年应收款占其营收的比重均在五成左右,到了2021年才降为36.92%。此外,与望变电气累计交易分别超千万元的供应商、客户,社保缴纳人数寥寥无几,交易真实性存疑。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望变电气审计机构三次因执业问题被出具警示函,该审计机构此次审计工作是否能勤勉尽责?

一、净现比不足1,近四年中三年应收款占营收比重“徘徊”于五成

2018-2021年,望变电气的营业收入及净利润总体保持上升趋势。

据望变电气签署日期为2022年12月12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2021年12月招股书”)及签署日为2022年3月18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招股书”),2018-2021年,望变电气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94亿元、11.08亿元、12.97亿元、19.33亿元,望变电气的净利润分别为0.53亿元、1.09亿元、1.42亿元、1.78亿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9-2021年,望变电气的营业收入的增速分别为23.9%、17.1%、49.08%,净利润的增速分别为106.24%、30.06%、25.05%。

然而,2018-2020年,望变电气的净现比及收现比均不足1,到2021年其收现比才超过1。

据2021年12月版招股书及招股书,2018-2021年,望变电气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小计分别为7.72亿元、8.92亿元、9.38亿元、14.14亿元,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606.64万元、9,138.14万元、10,513.94万元、24,173.73万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8-2021年,望变电气收现比分别为0.86、0.81、0.72、0.73,其净现比分别为0.3、0.83、0.74、1.36。

此外,望变电气或存赊销,2018-2020年,其应收款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均在五成左右。

据招股书,2018-2021年年末,望变电气的应收账款分别为3.85亿元、4.38亿元、4.95万元、5.63亿元,望变电气的收票据分别为7,951.45万元、11,281.76万元、17,234.33万元、14,877.71万元,应收款项融资分别为0元、250万元、4,113.74万元、159.94万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8-2021年年末,望变电气的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应收款项融资(以下合称为“应收款”)分别合计为4.65亿元、5.53亿元、7.08亿元、7.14亿元,占望变电气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1.97%、49.96%、54.59%、36.92%。

可见,2019-2021年,望变电气营业收入均保持17%以上的增速,观其背后,2018-2020年,望变电气应收款占其营业收入的比重均在五成左右,到了2021年占比为36.92%。而另一方面,2018-2021年,望变电气的净现比均不足1。

值得注意的是,望变电气客户、供应商的社保缴纳人数寥寥无几。

二、客户社保缴纳人数寥寥无几,为望变电气累计贡献超八千万元收入真实性存疑

客户作为企业的重要外部利益相关者,对企业经营状况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其中,望变电气存在客户成立次年即与望变电气交易超四千万元的情形。

据招股书,2020年,湖南海威斯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威斯物资”)系望变电气的第三大;2021年,海威斯物资系望变电气取向硅钢产品的第五大客户。

2020-2021年,望变电气对海威斯物资的销售金额分别为4,804.25万元、3,324.38万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20-2021年,望变电气与海威斯物资累计交易8,128.63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海威斯物资成立于2019年8月26日,经营范围为金属及金属矿批发,钢材、不锈钢制品、不锈钢型材等销售。截至查询日2022年3月22日,海威斯物资的股东为李良喜,持股100%。2019-2021年,海威斯物资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0人、3人。

据公开信息,截至查询日2022年3月22日,海威斯物资股东李良喜无持股企业。

可见,海思威物资或不存在社保代缴情况。而海威斯物资成立于2019年,成立次年即为望变电气贡献超超四千万元收入,2021年双方交易额超三千万元。而2019-2020年,海威斯物资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2021年社保缴纳人数也仅3人,社保缴纳人数寥寥无几的望变电气,却累计为望变电气创收超八千万元,个中交易真实性存疑。

而关于客户类似的异象仍在上演。望变电气2019年第一大预付款客户,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据招股书,2019年年末,重庆合众合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众合建筑”)系望变电气的预收款项/合同负债余额第一客户,望变电气对合众合建筑的预收款项账面余额为145.54万元,占望变电气当期预收款项/合同负债余额的比例为7.31%。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合众合建筑成立于2016年6月14日,经营范围为生产、加工、销售外墙保温材料,空间保温,防水材料,绝缘材料等,截至查询日2022年3月22日,股东分别为鲁伟、刘淑平、鲁娟,持股比例分别为30%、40%、30%。2018-2021年,合众合建筑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公开信息,截至查询日2022年3月22日,合众合建筑股东刘淑平、鲁伟,在外并无持股企业。合众合建筑股东鲁娟在外控制重庆河渝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渝供应链”)。

据公开信息,2017-2020年,河渝供应链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可见,合众合建筑或不存在社保代缴情况。

此外,望变电气一家供应商社保缴纳人数持续为1人,与望变电气交易金额超千万元。

据2021年12月招股书,2018年,上海三京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京实业”)为望变电气取向硅钢产品的第五大供应商,与望变电气交易1,105.91万元,占望变电气当期取向硅钢采购总额的比例为4.12%。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三京实业成立于2016年6月13日,经营范围为销售金属材料及制品、建筑装潢材料、矿产品、化工原料及产品、陶瓷制品、橡塑制品、净化设备、水处理设备等。截至查询日2022年3月22日,其股东分别为李明杰、奇兰英,持股比例分别为80%、30%。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0年,三京实业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1人,2021年其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据公开信息,截至查询日2022年3月22日,三京实业的股东李明杰、奇兰英均无其他持股企业。

即三京实业或不存在社保代缴的情况。

也就是说,上述客户海威斯物资、供应商三京实业,社保缴纳人数寥寥无几,与望变电气均交易超千万元真实性存疑。

三、审计机构多次因执业问题被出具警示函,或难勤勉尽责

信息披露搭建起上市公司与投资者间沟通的桥梁,其中审计机构作为“守门人”,负有勤勉的责任。而2021年,望变电气的审计机构多次因工作不到位,被出具警示函。

据招股书,望变电气的审计机构为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大华所”)。

据广东证监局〔2021〕120号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21年11月17日,大华所及相关会计师因在广东天龙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龙集团”)2018年、2019年年报审计工作执业中,存在未恰当评价专家工作、未能识别天龙集团收入确认不准确、未对预期信用损失转回保持应有的职业怀疑、未对费用截止性测试保持应有的职业怀疑、未对函证程序保持恰当控制等问题,被广东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据广东证监局〔2021〕16号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21年3月23日,大华所及相关会计师因在负责的蓝盾信息安全技术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2019年年报审计工作中,存在函证程序执行不到位、未获取充分、可靠的审计证据等问题,被广东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据浙江证监局2021年6月15日发布的公开信息,大华所及相关注册会计师执业的航天通信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发行股份收购智慧海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慧海派”)的审计项目中,存在未对重要客户保持职业怀疑,未执行必要的审计程序以识别关联方;未审慎核查重要供应商及客户的相关业务,未对函证程序保持控制等问题。上述行为导致大华所及相关注册会计师未发现智慧海派通过重要客户、重要供应商进行空转贸易以虚构业务的情况。2021年6月15日,大华所及相关会计师被浙江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也就是说,2021年,望变电气审计机构大华所三次因执业问题,被出具警示函,大华所此次审计工作是否能勤勉尽责?犹未可知。

上述问题接踵而至,望变电能未来能否“应时而变”,迎接一道道考验?《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将进一步研究。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