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金力泰“大震荡”:高管现离职潮,原实控人拟重组董事会,祸从何起?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金力泰“大震荡”:高管现离职潮,原实控人拟重组董事会,祸从何起?

金力泰现实控人诈骗被捕,曾涉李跃宗操纵证券市场案。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郭净净

金力泰(300225.SZ)自2011年上市10年以来或首次亏损。恶化的经营情况背后,该公司陷入董监高“辞职潮”和“减持潮”。种种情况,让金力泰创始人、原实际控制人、仍持公司3.45%股份的吴国政“坐不住”了,该人士提请“罢免”两位董事会成员。

界面新闻回溯发现,金力泰当前遭遇的窘境,早在2019年11月现实际控制人刘少林入主后便埋下“隐雷”。

遭股东提请“罢免”,三当事人反驳其“工作受到干扰”

2022年3月24日,金力泰披露,于3月23日收到非独立董事刘金梅、独立董事王澜的《辞职信》。这两位恰在此前一日(3月22日)遭股东提请罢免议案。

3月23日,该公司宣布,于3月22日收到合计持有公司3.45%股份的股东吴国政发来的临时提案,提请公司2022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罢免刘金梅、王澜第八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职务、独立董事职务,同时提请选举执行总裁罗甸、副总经理吴纯超、于绪刚、内审总监沈旭东、法务经理朱顺杰为第八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独立董事或监事等职务。

吴国政指出,结合公司目前发展阶段的实际需求、董事会成员的专业构成与资源赋能以及需要董事有更加充足的时间与精力投入于公司事务,刘金梅不再适合担任公司非独立董事;同时,结合公司目前发展阶段的实际需求、独立董事的专业能力赋能,王澜不再适合担任公司独立董事。

该股东还称,“本人原计划罢免未对公司恪尽职守、履行诚信勤勉义务的监事王薇”。然而,3月20日,原作为金力泰监事会主席的王薇便已提出辞职。吴国政强调,“本人仍将视情况追究王薇相关法律责任”。

作为吴国政提请“罢免”的对象,前述三位当事人予以反驳。刘金梅、王澜给出的辞职理由均是,自2019年12月30日任职以来,因相关工作受到干扰,导致现无法正常履行董事职责,故申请辞去职务。其中,3月23日,作为独立董事的王澜表示反对公司董事会相关提案提交股东大会审议,原因是“对于本人的罢免需要有准确合理的可以理解的理由”。王薇在3月20日提交的辞职信中称,2020年,在监事会正常履职的过程中,监事会受到干扰,监事会作出的有关履职的决议没有得到披露;2021年,在公司监事候选人推举过程中,监事会正常履行职权也受到干扰。“本人因无法正常履行监事职责”。

对于三位当事人的辞职理由,金力泰并不认同,并称刘金梅、王澜、王薇发来的《辞职信》中所述的辞职理由“与事实严重不符,没有任何依据”。

据透露,该公司收到三人的辞职信后,向三人发函要求其将其辞职原因所指的具体事项及相关证据以书面形式向公司如实陈述及提交。但金力泰公告显示,这三人“拒不配合”,未按公司要求向公司提供相关说明以及证据。该公司还称,三人在《辞职信》中无端指责、捏造事实,给公司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可能导致投资人及公司损失;并且,公司对三人“此种不顾职业道德、极度不负责任的行为和态度予以强烈谴责,并将视情况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近8个月内10位董监高辞职,监管追问公司状况

需要看到的是,2021年7月以来,金力泰陷入“高管辞职潮”。今年3月22日,该公司董事兼副总裁严家华、副总裁葛乐凡也提出辞职;其中严家华辞去董事职务但仍担任副总裁,2021年8月才任职的葛乐凡给出辞职理由是“因近日获知公司正在申请军工资质,但个人已于近日获得境外永居权并决定移民,不适宜再担任公司副总裁”。

此前3月15日,于2019年12月30日开始任职金力泰独立董事的吴益兵递交辞呈。2021年12月10日,于吴益兵、王澜同期开始任职独立董事职务的孙敏杰更早一步辞职;同日,前监事江昌雄递交辞呈。去年10月底,金力泰证券事务代表隗聪辞职。12月2日,金力泰董事长景总法请辞,只保留董事职务。同年7月份,该公司前副总裁张岚也辞职。

总结下来,近8个月内,金力泰合计10位董监高管理人员辞职,其中包含两位非独立董事、一位董事长、两位副总裁、三位独立董事以及两位监事。

对于金力泰逐渐混乱的经营管理情况,深交所于3月24日下发关注函予以重点关注。关注函要求金力泰详细说明上述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辞职的具体原因,公司生产经营是否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是否存在违规行为,并“说明上述人员离职对公司生产经营、重大事项决策、内部控制有效性等方面的影响”。

同时,深交所要求相关辞职人员分别说明辞职的具体原因,任职期间是否能够独立、正常履职,是否关注到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的事项,是否关注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存在违规行为。同时,金力泰遭关注函追问未在两个月内就监事江昌雄辞职事项进行监事补选的原因。

此外,关注函要求吴国政结合公司目前发展阶段的具体需求、董事会成员的专业构成具体情况、前期公司董事会运行情况等,说明罢免相关董事的具体理由,以及罢免安排是否有利于公司治理的有效性和稳定性。

祸起现实控人?

金力泰成立于1993年,并于2011年5月登陆A股上市。自2007年有公开可查的财务数据以来,该公司经营业绩随行业周期波动起起伏伏,但从未亏损。

金力泰近年来盈利情况。图片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如今,这一记录将在上市十年后打破。2022年1月28日,金力泰披露业绩预告,预计2021年将亏损9500万元至1.2亿元,上年(2020年)同期其盈利9128.57万元;同时,其预计2021年营业收入约8.48亿元至8.6亿元,略差于上年同期的8.85亿元。该公司解释称,“2021年,受全球化工原料价格持续上涨的影响,公司原材料采购金额较上年大幅增加,营业成本高企,是造成2021年度业绩亏损的最主要原因。”

然而,界面新闻回溯发现,背后原因不止于此。2020年12月14日,金力泰突然公布,海南自贸区大禾实业有限公司(公司现控股股东海南大禾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独资股东,后统称为“海南大禾”)的股东刘少林因个人涉嫌合同诈骗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次年(2021年)6月,该公司披露,在公安机关侦查期间,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检察院批准了对刘少林实施逮捕,相关案件已经侦查终结,检察机关正式受理并对案件审查起诉。目前,金力泰未披露关于刘少林涉案的更多细节和最新进展。

刘少林是金力泰当前的实控人。该人士涉嫌合同诈骗案的被害单位是华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华锦资产”)。当初,刘少林正是从华锦资产手中接过了金力泰的控制权。

2018年2月,金力泰原实际控制人吴国政转让7055.1万股股份(占公司当时总股本的15%)给华锦资产100%持股的宁夏华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宁夏华锦”)。同时,吴国政将其在股份转让后持有的金力泰剩余21,374,442股股份(占公司当时总股本的4.54%)所对应的表决权全权委托给宁夏华锦行使。完成后,宁夏华锦实际可支配金力泰合计19.54%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中国国防金融研究会。宁夏华锦合计出资10.94亿元。加上此后半年的1011万元增资,宁夏华锦合计超11亿元加码金力泰。

然而,第二年(2019年)华锦资产却以5.07亿元将金力泰控股权转给了刘少林,一来一回亏损约6亿元。当年11月公告显示,华锦资产将其持有的100%的宁夏华锦股权转让予海南大禾。此后,海南大禾通过宁夏华锦间接持有公司15.43%的股份,同时宁夏华锦继续行使股东吴国政所委托的4.54%公司股份表决权,海南大禾间接合计持有公司19.97%表决权,刘少林入主金力泰。

涉李跃宗操纵证券市场案,金力泰及其管理层深陷危机

据悉,刘少林家属曾向媒体举报的信息显示,因金力泰股价的上涨,华锦资产及其利益相关人要求刘少林返还间接所持金力泰的股权。

界面新闻获悉,2019年11月至2020年12月,金力泰股价大幅飙升,最初仅约5元/股,但到2020年11月24日一度爬升至24.95元/股,期间股价最高涨幅近400%。

金力泰自2019年11月以来股价情况。

吊诡的是,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自2020年11月24日开始,金力泰股价骤跌,到同年12月14日发布刘少林遭刑拘消息时已从高位“腰斩”至12.31元/股。期间,12月9日,金力泰控股股东海南大禾突然减持所持2050万股,减持比例4.19%,以当日股票交易均价15.38元/股估算,海南大禾单日套现约3.2亿元。

随着更多信息公开,金力泰前述异常表现有了解释。2020年12月10日,有上海执法部门人士透露,从事场外配资和虚拟盘交易的资本大佬李跃宗被浦东警方控制;彼时消息称,金力泰是李跃宗深度参与的股票之一。2022年1月18日,上海市公安局公布,2020年12月,上海浦东警方在侦办一起诈骗案时发现犯罪嫌疑人李某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的犯罪链条

风雨飘摇中,2020年12月20日,金力泰时任董事长景总法曾公开信试图稳定“军心”。当时,他说,“公司三年发展战略规划及2021年的预算工作也在按部就班的进行中”,“我们坚定地致力于把金力泰做成百年企业”,“公司管理团队是一个高效、有序、具有高度责任感的团队,定会带领全体员工,不忘初心,把金力泰打造成······优秀民族企业”。

遗憾的是,金力泰及其董监高管理层团队未能经受住“暴风雨”的考验。辞职之余,自2021年8月,景总法、严家华、吴纯超、副总裁兼董秘汤洋、副总经理王子炜等高管相继启动减持计划。

金力泰部分高管2021年以来减持股份情况。

就目前看来,作为金力泰创始人、原实控人,72岁的吴国政正试图“力挽狂澜”。但吴国政目前仅是金力泰持股3.45%的第四大股东(2020年8月,吴国政与海南大禾解除表决权委托)。眼下,吴国政与各方资本的“缠斗”才刚刚开始。对于投资者来说,金力泰接下来的走向及未来出路还是未知数。

金力泰最新十大股东持股情况。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金力泰“大震荡”:高管现离职潮,原实控人拟重组董事会,祸从何起?

金力泰现实控人诈骗被捕,曾涉李跃宗操纵证券市场案。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郭净净

金力泰(300225.SZ)自2011年上市10年以来或首次亏损。恶化的经营情况背后,该公司陷入董监高“辞职潮”和“减持潮”。种种情况,让金力泰创始人、原实际控制人、仍持公司3.45%股份的吴国政“坐不住”了,该人士提请“罢免”两位董事会成员。

界面新闻回溯发现,金力泰当前遭遇的窘境,早在2019年11月现实际控制人刘少林入主后便埋下“隐雷”。

遭股东提请“罢免”,三当事人反驳其“工作受到干扰”

2022年3月24日,金力泰披露,于3月23日收到非独立董事刘金梅、独立董事王澜的《辞职信》。这两位恰在此前一日(3月22日)遭股东提请罢免议案。

3月23日,该公司宣布,于3月22日收到合计持有公司3.45%股份的股东吴国政发来的临时提案,提请公司2022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罢免刘金梅、王澜第八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职务、独立董事职务,同时提请选举执行总裁罗甸、副总经理吴纯超、于绪刚、内审总监沈旭东、法务经理朱顺杰为第八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独立董事或监事等职务。

吴国政指出,结合公司目前发展阶段的实际需求、董事会成员的专业构成与资源赋能以及需要董事有更加充足的时间与精力投入于公司事务,刘金梅不再适合担任公司非独立董事;同时,结合公司目前发展阶段的实际需求、独立董事的专业能力赋能,王澜不再适合担任公司独立董事。

该股东还称,“本人原计划罢免未对公司恪尽职守、履行诚信勤勉义务的监事王薇”。然而,3月20日,原作为金力泰监事会主席的王薇便已提出辞职。吴国政强调,“本人仍将视情况追究王薇相关法律责任”。

作为吴国政提请“罢免”的对象,前述三位当事人予以反驳。刘金梅、王澜给出的辞职理由均是,自2019年12月30日任职以来,因相关工作受到干扰,导致现无法正常履行董事职责,故申请辞去职务。其中,3月23日,作为独立董事的王澜表示反对公司董事会相关提案提交股东大会审议,原因是“对于本人的罢免需要有准确合理的可以理解的理由”。王薇在3月20日提交的辞职信中称,2020年,在监事会正常履职的过程中,监事会受到干扰,监事会作出的有关履职的决议没有得到披露;2021年,在公司监事候选人推举过程中,监事会正常履行职权也受到干扰。“本人因无法正常履行监事职责”。

对于三位当事人的辞职理由,金力泰并不认同,并称刘金梅、王澜、王薇发来的《辞职信》中所述的辞职理由“与事实严重不符,没有任何依据”。

据透露,该公司收到三人的辞职信后,向三人发函要求其将其辞职原因所指的具体事项及相关证据以书面形式向公司如实陈述及提交。但金力泰公告显示,这三人“拒不配合”,未按公司要求向公司提供相关说明以及证据。该公司还称,三人在《辞职信》中无端指责、捏造事实,给公司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可能导致投资人及公司损失;并且,公司对三人“此种不顾职业道德、极度不负责任的行为和态度予以强烈谴责,并将视情况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近8个月内10位董监高辞职,监管追问公司状况

需要看到的是,2021年7月以来,金力泰陷入“高管辞职潮”。今年3月22日,该公司董事兼副总裁严家华、副总裁葛乐凡也提出辞职;其中严家华辞去董事职务但仍担任副总裁,2021年8月才任职的葛乐凡给出辞职理由是“因近日获知公司正在申请军工资质,但个人已于近日获得境外永居权并决定移民,不适宜再担任公司副总裁”。

此前3月15日,于2019年12月30日开始任职金力泰独立董事的吴益兵递交辞呈。2021年12月10日,于吴益兵、王澜同期开始任职独立董事职务的孙敏杰更早一步辞职;同日,前监事江昌雄递交辞呈。去年10月底,金力泰证券事务代表隗聪辞职。12月2日,金力泰董事长景总法请辞,只保留董事职务。同年7月份,该公司前副总裁张岚也辞职。

总结下来,近8个月内,金力泰合计10位董监高管理人员辞职,其中包含两位非独立董事、一位董事长、两位副总裁、三位独立董事以及两位监事。

对于金力泰逐渐混乱的经营管理情况,深交所于3月24日下发关注函予以重点关注。关注函要求金力泰详细说明上述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辞职的具体原因,公司生产经营是否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是否存在违规行为,并“说明上述人员离职对公司生产经营、重大事项决策、内部控制有效性等方面的影响”。

同时,深交所要求相关辞职人员分别说明辞职的具体原因,任职期间是否能够独立、正常履职,是否关注到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的事项,是否关注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存在违规行为。同时,金力泰遭关注函追问未在两个月内就监事江昌雄辞职事项进行监事补选的原因。

此外,关注函要求吴国政结合公司目前发展阶段的具体需求、董事会成员的专业构成具体情况、前期公司董事会运行情况等,说明罢免相关董事的具体理由,以及罢免安排是否有利于公司治理的有效性和稳定性。

祸起现实控人?

金力泰成立于1993年,并于2011年5月登陆A股上市。自2007年有公开可查的财务数据以来,该公司经营业绩随行业周期波动起起伏伏,但从未亏损。

金力泰近年来盈利情况。图片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如今,这一记录将在上市十年后打破。2022年1月28日,金力泰披露业绩预告,预计2021年将亏损9500万元至1.2亿元,上年(2020年)同期其盈利9128.57万元;同时,其预计2021年营业收入约8.48亿元至8.6亿元,略差于上年同期的8.85亿元。该公司解释称,“2021年,受全球化工原料价格持续上涨的影响,公司原材料采购金额较上年大幅增加,营业成本高企,是造成2021年度业绩亏损的最主要原因。”

然而,界面新闻回溯发现,背后原因不止于此。2020年12月14日,金力泰突然公布,海南自贸区大禾实业有限公司(公司现控股股东海南大禾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独资股东,后统称为“海南大禾”)的股东刘少林因个人涉嫌合同诈骗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次年(2021年)6月,该公司披露,在公安机关侦查期间,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检察院批准了对刘少林实施逮捕,相关案件已经侦查终结,检察机关正式受理并对案件审查起诉。目前,金力泰未披露关于刘少林涉案的更多细节和最新进展。

刘少林是金力泰当前的实控人。该人士涉嫌合同诈骗案的被害单位是华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华锦资产”)。当初,刘少林正是从华锦资产手中接过了金力泰的控制权。

2018年2月,金力泰原实际控制人吴国政转让7055.1万股股份(占公司当时总股本的15%)给华锦资产100%持股的宁夏华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宁夏华锦”)。同时,吴国政将其在股份转让后持有的金力泰剩余21,374,442股股份(占公司当时总股本的4.54%)所对应的表决权全权委托给宁夏华锦行使。完成后,宁夏华锦实际可支配金力泰合计19.54%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中国国防金融研究会。宁夏华锦合计出资10.94亿元。加上此后半年的1011万元增资,宁夏华锦合计超11亿元加码金力泰。

然而,第二年(2019年)华锦资产却以5.07亿元将金力泰控股权转给了刘少林,一来一回亏损约6亿元。当年11月公告显示,华锦资产将其持有的100%的宁夏华锦股权转让予海南大禾。此后,海南大禾通过宁夏华锦间接持有公司15.43%的股份,同时宁夏华锦继续行使股东吴国政所委托的4.54%公司股份表决权,海南大禾间接合计持有公司19.97%表决权,刘少林入主金力泰。

涉李跃宗操纵证券市场案,金力泰及其管理层深陷危机

据悉,刘少林家属曾向媒体举报的信息显示,因金力泰股价的上涨,华锦资产及其利益相关人要求刘少林返还间接所持金力泰的股权。

界面新闻获悉,2019年11月至2020年12月,金力泰股价大幅飙升,最初仅约5元/股,但到2020年11月24日一度爬升至24.95元/股,期间股价最高涨幅近400%。

金力泰自2019年11月以来股价情况。

吊诡的是,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自2020年11月24日开始,金力泰股价骤跌,到同年12月14日发布刘少林遭刑拘消息时已从高位“腰斩”至12.31元/股。期间,12月9日,金力泰控股股东海南大禾突然减持所持2050万股,减持比例4.19%,以当日股票交易均价15.38元/股估算,海南大禾单日套现约3.2亿元。

随着更多信息公开,金力泰前述异常表现有了解释。2020年12月10日,有上海执法部门人士透露,从事场外配资和虚拟盘交易的资本大佬李跃宗被浦东警方控制;彼时消息称,金力泰是李跃宗深度参与的股票之一。2022年1月18日,上海市公安局公布,2020年12月,上海浦东警方在侦办一起诈骗案时发现犯罪嫌疑人李某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的犯罪链条

风雨飘摇中,2020年12月20日,金力泰时任董事长景总法曾公开信试图稳定“军心”。当时,他说,“公司三年发展战略规划及2021年的预算工作也在按部就班的进行中”,“我们坚定地致力于把金力泰做成百年企业”,“公司管理团队是一个高效、有序、具有高度责任感的团队,定会带领全体员工,不忘初心,把金力泰打造成······优秀民族企业”。

遗憾的是,金力泰及其董监高管理层团队未能经受住“暴风雨”的考验。辞职之余,自2021年8月,景总法、严家华、吴纯超、副总裁兼董秘汤洋、副总经理王子炜等高管相继启动减持计划。

金力泰部分高管2021年以来减持股份情况。

就目前看来,作为金力泰创始人、原实控人,72岁的吴国政正试图“力挽狂澜”。但吴国政目前仅是金力泰持股3.45%的第四大股东(2020年8月,吴国政与海南大禾解除表决权委托)。眼下,吴国政与各方资本的“缠斗”才刚刚开始。对于投资者来说,金力泰接下来的走向及未来出路还是未知数。

金力泰最新十大股东持股情况。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