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售罄、涨停、日赚千万,数字藏品的“爆红与暴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售罄、涨停、日赚千万,数字藏品的“爆红与暴富”

为何数字藏品能溢价这么多?

文|娱乐资本论 妙啊

发行价格8888的数字藏品有人买吗?

最近,微博大V“天才小熊猫”就在TopHolder上发布了自己的数字藏品「奔跑」,尽管售价远超市面上数字藏品的平均发行价,但不到一天,就被买下。

我们联系到了这位买家。

他叫王子健,一位95后,但已经是NFT和数字藏品领域的资深玩家。

海外平台上大热的各种NFT,王子健都如数家珍,而国内各平台的数字藏品,他也都有所涉猎,甚至还发行过自己的数字藏品,并建立了一个数字藏品社群。

最近几个月,王子健发现社群里的风向变了,以前大家更关注海外市场,现在国内数字藏品的呼声越来越高。几乎所有的数字藏品一经发售,就会被抢购一空。

不到一年时间,阿里、腾讯、百度等大厂纷纷开启了数字藏品业务,先后上线了鲸探、幻核、百度超级链等平台。而各路中小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至少有上百家数字藏品平台相继问世。

初创企业只要沾上数字藏品,动辄获得数百万乃至千万融资;天下秀、蓝色光标、视觉中国等A股上市公司,因为布局了数字藏品等元宇宙业务,近期股价也多次涨停。

但新兴事物的来临往往也伴随着各种乱象。炒作、割韭菜、平台跑路等事件频发,场外交易也成为了炒家们捞快钱的方式。

01 8888元购买的数字藏品,“未来价值百万很容易”

8888元的数字藏品,王子健觉得,物超所值。他给我们讲述了自己的投资逻辑:

“我前段时间在唯一艺术平台上花199元买了一个「疯狂食客俱乐部」数字藏品盲盒,因为我的是SR等级的,过了没多久就转手卖了17000多元,今天去看已经涨到80000多元了。”王子健说。

「疯狂食客俱乐部」也被称为中国版「无聊猿游艇俱乐部」。

而无聊猿,是目前全球认可度最高的数字藏品,此前著名歌手贾斯汀·比伯就因花129万美元买无聊猿而引发热议,而据 NFTGO.io 最新数据显示,无聊猿交易总额已突破 15 亿美元。

这样火爆的市场让王子健感觉,他刚花8888元购入的「奔跑」,未来价值百万不成问题,况且「奔跑」给他带来的社交价值已经远超8888元了。

“天才小熊猫是我从高中就开始关注网红,有一定的感情因素,而且天才小熊猫的微博有不错的流量”,另一方面,「奔跑」也是微博与天下秀旗下“TopHolder头号藏家”达成合作后发行的第一批藏品。

王子健发现,微博的不少宣传物料上,都提到了天才小熊猫,“我觉得可能会有一些资源倾斜,后来微博CEO王高飞的微博账号‘来去之间’也发布「奔跑」的相关微博,更印证了我的想法。”

为何数字藏品能溢价这么多?

一位正着手购入“无聊猿”的NFT藏家告诉剁椒TMT,收藏满足了人性的两个需求,“第一就是人无我有,可以得瑟;第二就是增值炒作。比如无聊猿,很多明星买入是为了得瑟;很多普通人买是为了增值炒作。所以收藏圈子不能单纯的理解为一群赌徒,更不能理解为泡沫随时会崩盘,正是因为契合了人性,反而会强者恒强。”

这也是大多数藏家的心理,给自己带来社交价值的同时,也可以视为一场投资。未来,二级市场一旦放开,便能通过溢价获得高额回报。

还有一种藏家更关注数字藏品的“藏”,文先生就是如此。

文先生曾从事传统艺术品行业,对他而言,数字藏品其实就是艺术品的另一种表现方式,它的收藏逻辑也跟传统艺术品很相似,“我收藏的数字藏品都是符合我审美趣味的,比如这个艺术家我很喜欢,这幅画我觉得画得很好,对于升值空间,我没有那么在乎。”

不过不论是实体藏品,还是数字藏品,升值都是绕不开的话题。在王子健建立的数字藏品社群中,他明显感觉到,最近两三个月大家讨论的焦点集中在“哪些藏品涨价更快、最近有哪些艺术家比较火”等等。

王子健感觉,国内和国外关注数字藏品的用户群体有很大的不同。“NFT在国外更像是一种潮流,大众接受度很高,甚至全家老小都会购买和讨论。国内我感觉大家的投机属性更强一些,主要是为了赚钱。”王子健说。

02 日交易额据传“超3亿”,二级市场赚疯了?

“据我了解,某一个支持二级交易的发行平台,成立不到一年,日交易额已经达到三亿,每天的佣金在2000万以上。”一位藏品爱好者透露,“因为他们的手续费收入是比较高的,每交易一笔,他们就要从中收7.5%。”

巨大的市场需求下,不到一年时间,国内已经出现了上百家大大小小的数字藏品平台。他们类型各异,良莠不齐,有的追求长期发展,有的想在监管收紧之前大捞一笔。

目前市面上的数字藏品发行平台主要分为四种类型:

第一种是大厂旗下的平台,例如阿里的鲸探、腾讯的幻核。

“这些平台不论是在管理上还是用户体验上,都更具优势。”对比了多个平台后,王子健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背靠大厂,在这些平台购买数字藏品时交易的安全性可以得到保障,并且长期发展的可能性更大。再者,依托于大厂的资源和名气,品牌和IP也会优先选择这些平台合作,因此数字藏品的种类相对更丰富。

不过,想在这些大平台发行并不容易,平台每天的发行数量只有个位数,一些品牌和IP为了能在这里发行数字藏品而大排长龙。

也正是因为稀有,平台上藏品的升值空间也越高。

去年6月,鲸探和敦煌美术研究所推出的两款付款码皮肤共限量16000套,价格9.9元,一经发售瞬间被抢空,如今在一些场外交易平台上,喊价已经破万,在闲鱼上,甚至有人挂出了70万的高价。

第二种是垂直细分赛道的平台,例如天下秀旗下的TopHolder,点进首页,能明显感受到跟其他平台的不同。

在内容品类上,TopHolder上的大多数藏品都来源于艺术家,且每个藏品只发行一份。藏品的稀缺性也让其定价跟其他平台拉开差距。

今年3月,TopHolder跟微博达成合作,并上线了微博小程序,进一步扩充了服务范围。借助于微博强大的社交属性,微博平台的大V以及艺术家们纷纷在TopHolder上发布数字藏品,藏品体量更加庞大,王子健购买的天才小熊猫的「奔跑」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艺术性仍然是TopHolder最重要的考量标准之一,微博用户在平台上发布数字藏品前,需要先回答以下7个问题。

还有一种典型的平台,也是最挣钱的平台,就是开放二级市场的。

国内的数字藏品市场跟海外最大的不同就是交易方式。海外的数字藏品(NFT)通常建立在公链上,交易使用以太坊,并且随时可以二次交易。

而国内的平台大多是建立在联盟链,比如鲸探、阿里拍卖接入的是蚂蚁链,R-数字藏品、阅文接入的是至信链。并且,国内平台几乎全部是使用人民币交易。

由于监管还不明朗,国内的数字藏品能否二次交易,还处于灰色地带,根据是否允许二次交易,平台被划分为两种类型。

大多数平台稳妥起见都不支持交易,比如鲸探和幻核,需要购买满6个月后才能转赠。

几乎所有大厂的数字藏品平台都严格限制了二手交易,这也导致平台只能通过一手发行来赚取发行费,一般是整体发行价格的30%,甚至更低。“这种平台想要赚钱,可能需要走量,发行盘子越大,边际成本越低。”王子健说。

而另一些开放了二手交易的平台,显然更加激进,也更有利可图。一个数字藏品发行后,短短几天内就可能从几十元炒到上万元,并且交易频繁。单纯是交易佣金,就能让平台赚得盆满钵满。

“数字货币交易所,交易手续费大概是千分之几或者是万分之几,现在数字藏品的交易手续费基本上能达到百分之几。”

搭建一个数字藏品交易平台的技术门槛并不高,加上正是热门赛道,不少创业者都会尝试自己做平台。

王子健认为,这段时间是红利期,只需要付出极小的努力,就能获得巨大的回报。“我身边就有不少朋友被投资了,元宇宙属于风口,涉及数字藏品也就相当于跟元宇宙沾边了,那些上市公司很愿意投资这种公司,因为不论是对股价还是品牌知名度都起到正面作用。”

03 危险的二级市场,监管大棒随时可能落下

当前,国内的数字藏品领域还处于很早期的阶段,不论是技术和运营都不成熟,平台和用户也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网上流传着一张“新出慎入平台和QQ秀冤种平台”,图中用户们总结了各个平台的雷点。

为了把数字藏品价格炒高,一些发行平台甚至后进行幕后操作。

“平台在发售的时候可以自己坐庄,比如本来要发行1万个数字藏品,但是后台设置成只发行1000个,剩下9000个捏在自己手里。如果场外流动性比较少,这个价格就很容易拉上来。”王子健说,“之后他们还可以在二级市场上高价收购这种产品,进一步把价格炒上去。”

此外,这个概念短期内被炒起来后,存在很多灰色地带,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场外交易。因为大多数平台都不支持交易,炒家们为了快速获利,会选择在平台转赠藏品,实际通过支付宝、微信转账现金的形式交易。

在QQ搜索“数字藏品”或“NFT”等关键词找群,能看到各种交流群,在群里大家交流的并非数字藏品本身,而是各种出价、收价信息。“200出三星堆,不墨迹的来”“长期高价收丰子恺、幸运、图腾、火炬”“高价收567”。

场外交易的风险自然也更大,有用户就总结出了一份数字藏品可疑交易对象的名单,并在其中附上了微信号和QQ号。

而为了保证交易的安全性,还衍生出了交易担保群。

在一个担保群的公告上,写着担保规则:“本群只担保交易【可以转赠】的国内任何平台的数字藏品”“担保费:【售价1000以下是3%,1000以上是5%,最低5元起】担保费默认卖家出”“如果转赠时间没到的需要担保,双方必须付违约金”。

显然场外交易是不被认可的,一些平台也开始惩处相关用户。今年2月,鲸探就对56名私下交易数字藏品的用户进行处罚,并把名单公布了出来。

而对开放二级交易的平台来说,高利润也伴随着高风险。

最近支持二级交易的唯一艺术平台开始频繁被用户质疑。用户们细数了唯一艺术平台的七宗罪,包括无法交易、平台既不发货也不退款以及价格波动大等等。

这是二级交易带来的副作用。

第一波以发行价入局的藏家,通过二级交易获利后,炒家开始入场,甚至使用外挂软件抢购数字藏品,导致平台掉线,出现无法交易和故障订单。

而在第一波红利期褪去后,一些炒家高价买入数字藏品,藏品价格却开始下跌,引发了炒家们的不满。

与此同时,一些大平台也正在主动加强监管。今年2月开始,微信小程序开始下架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唯一艺术就在被下架之列。

微信小程序显示:“小程序唯一艺术NFT由于涉嫌绕开、规避或对抗平台审核监管,已暂停服务。”而在舆论风波爆发后,支付宝也终止了跟唯一艺术的合作。

未来,一旦国家监管收紧,对于那些想赚快钱的平台,可能是毁灭性打击。

04 “探索一条有中国特色的NFT之路”

根据头豹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NFT市场规模已经超过400亿美元,以蚂蚁链的销售额以及全球NFT增长率为基础,可预测出中国NFT市场规模,将在2026年将达到295.2亿元。

在国内,发行数字藏品的主要有四种类型:

第一种是IP方,在幻核和鲸探上,最常见的IP类型是博物馆相关的数字藏品,这些藏品更像是“文创产品”,通常发行价格不高。在幻核上,一件洛阳龙门数字石刻藏品的发行价是118元。

还有一些动漫、影视等IP也把数字藏品看成一种宣发渠道。刚刚上映的科幻灾难大片《月球陨落》就在大陆同期发售了导演罗兰·艾默里奇亲自设计的数字藏品,每个数字藏品都会绑定一张《月球陨落》的电影票,持有该数字藏品即可兑换电影票。

品牌也是数字藏品的热门发行方,今年开始,一批运动品牌纷纷尝试入局数字藏品,安踏、特步、阿迪达斯等品牌先后发布数字藏品。

冬奥会期间,安踏打造了首套中国冰雪国家队数字藏品;阿迪达斯的国内首个数字藏品作品“玩乐土特产”系列上线即售罄,并且带来了丰富的收益增长,支付金额较日常增长32倍,支付转化率较日常增长22倍。

第三种是艺术类数字藏品,如画作、音乐专辑等。这类藏品收藏价值高,并且有一定粉丝基础。

3月25日,TME数字藏品联合腾格尔发行的《天堂》25周年纪念数字黑胶,开售仅3分钟,8000份数字黑胶就被抢空。此前音乐人张尕怂的“土潮歌”系列3D数字手办,更是吸引了5万用户在线预订,发售1.3秒全部售罄。

还有一种数字藏品的类型,更像是元宇宙的衍生品,进一步积累数字资产。今年1月,蓝色光标发布数字虚拟人“苏小妹”后,很快在唯一艺术上线了苏小妹数字藏品。

可见数字藏品的商业价值不止存在于藏品本身,也蕴含了更多的商业化的可能。

蓝色光标就在向数字藏品服务领域拓展,“主要为B端提供整合式的解决方案,为C端丰富的数字内容与消费体验赋能”。

在过往的营销传播和经营中,蓝色光标积累了很多品牌和IP资源。蓝色光标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蓝标也会积极探索,帮助品牌和IP去做数字藏品创策、制作与发行、运营及宣推等,融合“技术”与“艺术”,搭建Web3.0 时代品牌数字资产经营平台和互动社区。

新兴事物往往伴随着行业泡沫,从无序到有序是国内数字藏品必然要经历的阶段。在严格监管的当下,中国的数字藏品行业已经呈现出了有别于海外的另一番样貌,未来也势必会走出一条特色之路。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蓝色光标

3k
  • 蓝色光标:子公司蓝色宇宙与中广协达成战略合作
  • 蓝色光标发布虚拟直播间产品“蓝标智播”,可实现全天候带货直播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售罄、涨停、日赚千万,数字藏品的“爆红与暴富”

为何数字藏品能溢价这么多?

文|娱乐资本论 妙啊

发行价格8888的数字藏品有人买吗?

最近,微博大V“天才小熊猫”就在TopHolder上发布了自己的数字藏品「奔跑」,尽管售价远超市面上数字藏品的平均发行价,但不到一天,就被买下。

我们联系到了这位买家。

他叫王子健,一位95后,但已经是NFT和数字藏品领域的资深玩家。

海外平台上大热的各种NFT,王子健都如数家珍,而国内各平台的数字藏品,他也都有所涉猎,甚至还发行过自己的数字藏品,并建立了一个数字藏品社群。

最近几个月,王子健发现社群里的风向变了,以前大家更关注海外市场,现在国内数字藏品的呼声越来越高。几乎所有的数字藏品一经发售,就会被抢购一空。

不到一年时间,阿里、腾讯、百度等大厂纷纷开启了数字藏品业务,先后上线了鲸探、幻核、百度超级链等平台。而各路中小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至少有上百家数字藏品平台相继问世。

初创企业只要沾上数字藏品,动辄获得数百万乃至千万融资;天下秀、蓝色光标、视觉中国等A股上市公司,因为布局了数字藏品等元宇宙业务,近期股价也多次涨停。

但新兴事物的来临往往也伴随着各种乱象。炒作、割韭菜、平台跑路等事件频发,场外交易也成为了炒家们捞快钱的方式。

01 8888元购买的数字藏品,“未来价值百万很容易”

8888元的数字藏品,王子健觉得,物超所值。他给我们讲述了自己的投资逻辑:

“我前段时间在唯一艺术平台上花199元买了一个「疯狂食客俱乐部」数字藏品盲盒,因为我的是SR等级的,过了没多久就转手卖了17000多元,今天去看已经涨到80000多元了。”王子健说。

「疯狂食客俱乐部」也被称为中国版「无聊猿游艇俱乐部」。

而无聊猿,是目前全球认可度最高的数字藏品,此前著名歌手贾斯汀·比伯就因花129万美元买无聊猿而引发热议,而据 NFTGO.io 最新数据显示,无聊猿交易总额已突破 15 亿美元。

这样火爆的市场让王子健感觉,他刚花8888元购入的「奔跑」,未来价值百万不成问题,况且「奔跑」给他带来的社交价值已经远超8888元了。

“天才小熊猫是我从高中就开始关注网红,有一定的感情因素,而且天才小熊猫的微博有不错的流量”,另一方面,「奔跑」也是微博与天下秀旗下“TopHolder头号藏家”达成合作后发行的第一批藏品。

王子健发现,微博的不少宣传物料上,都提到了天才小熊猫,“我觉得可能会有一些资源倾斜,后来微博CEO王高飞的微博账号‘来去之间’也发布「奔跑」的相关微博,更印证了我的想法。”

为何数字藏品能溢价这么多?

一位正着手购入“无聊猿”的NFT藏家告诉剁椒TMT,收藏满足了人性的两个需求,“第一就是人无我有,可以得瑟;第二就是增值炒作。比如无聊猿,很多明星买入是为了得瑟;很多普通人买是为了增值炒作。所以收藏圈子不能单纯的理解为一群赌徒,更不能理解为泡沫随时会崩盘,正是因为契合了人性,反而会强者恒强。”

这也是大多数藏家的心理,给自己带来社交价值的同时,也可以视为一场投资。未来,二级市场一旦放开,便能通过溢价获得高额回报。

还有一种藏家更关注数字藏品的“藏”,文先生就是如此。

文先生曾从事传统艺术品行业,对他而言,数字藏品其实就是艺术品的另一种表现方式,它的收藏逻辑也跟传统艺术品很相似,“我收藏的数字藏品都是符合我审美趣味的,比如这个艺术家我很喜欢,这幅画我觉得画得很好,对于升值空间,我没有那么在乎。”

不过不论是实体藏品,还是数字藏品,升值都是绕不开的话题。在王子健建立的数字藏品社群中,他明显感觉到,最近两三个月大家讨论的焦点集中在“哪些藏品涨价更快、最近有哪些艺术家比较火”等等。

王子健感觉,国内和国外关注数字藏品的用户群体有很大的不同。“NFT在国外更像是一种潮流,大众接受度很高,甚至全家老小都会购买和讨论。国内我感觉大家的投机属性更强一些,主要是为了赚钱。”王子健说。

02 日交易额据传“超3亿”,二级市场赚疯了?

“据我了解,某一个支持二级交易的发行平台,成立不到一年,日交易额已经达到三亿,每天的佣金在2000万以上。”一位藏品爱好者透露,“因为他们的手续费收入是比较高的,每交易一笔,他们就要从中收7.5%。”

巨大的市场需求下,不到一年时间,国内已经出现了上百家大大小小的数字藏品平台。他们类型各异,良莠不齐,有的追求长期发展,有的想在监管收紧之前大捞一笔。

目前市面上的数字藏品发行平台主要分为四种类型:

第一种是大厂旗下的平台,例如阿里的鲸探、腾讯的幻核。

“这些平台不论是在管理上还是用户体验上,都更具优势。”对比了多个平台后,王子健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背靠大厂,在这些平台购买数字藏品时交易的安全性可以得到保障,并且长期发展的可能性更大。再者,依托于大厂的资源和名气,品牌和IP也会优先选择这些平台合作,因此数字藏品的种类相对更丰富。

不过,想在这些大平台发行并不容易,平台每天的发行数量只有个位数,一些品牌和IP为了能在这里发行数字藏品而大排长龙。

也正是因为稀有,平台上藏品的升值空间也越高。

去年6月,鲸探和敦煌美术研究所推出的两款付款码皮肤共限量16000套,价格9.9元,一经发售瞬间被抢空,如今在一些场外交易平台上,喊价已经破万,在闲鱼上,甚至有人挂出了70万的高价。

第二种是垂直细分赛道的平台,例如天下秀旗下的TopHolder,点进首页,能明显感受到跟其他平台的不同。

在内容品类上,TopHolder上的大多数藏品都来源于艺术家,且每个藏品只发行一份。藏品的稀缺性也让其定价跟其他平台拉开差距。

今年3月,TopHolder跟微博达成合作,并上线了微博小程序,进一步扩充了服务范围。借助于微博强大的社交属性,微博平台的大V以及艺术家们纷纷在TopHolder上发布数字藏品,藏品体量更加庞大,王子健购买的天才小熊猫的「奔跑」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艺术性仍然是TopHolder最重要的考量标准之一,微博用户在平台上发布数字藏品前,需要先回答以下7个问题。

还有一种典型的平台,也是最挣钱的平台,就是开放二级市场的。

国内的数字藏品市场跟海外最大的不同就是交易方式。海外的数字藏品(NFT)通常建立在公链上,交易使用以太坊,并且随时可以二次交易。

而国内的平台大多是建立在联盟链,比如鲸探、阿里拍卖接入的是蚂蚁链,R-数字藏品、阅文接入的是至信链。并且,国内平台几乎全部是使用人民币交易。

由于监管还不明朗,国内的数字藏品能否二次交易,还处于灰色地带,根据是否允许二次交易,平台被划分为两种类型。

大多数平台稳妥起见都不支持交易,比如鲸探和幻核,需要购买满6个月后才能转赠。

几乎所有大厂的数字藏品平台都严格限制了二手交易,这也导致平台只能通过一手发行来赚取发行费,一般是整体发行价格的30%,甚至更低。“这种平台想要赚钱,可能需要走量,发行盘子越大,边际成本越低。”王子健说。

而另一些开放了二手交易的平台,显然更加激进,也更有利可图。一个数字藏品发行后,短短几天内就可能从几十元炒到上万元,并且交易频繁。单纯是交易佣金,就能让平台赚得盆满钵满。

“数字货币交易所,交易手续费大概是千分之几或者是万分之几,现在数字藏品的交易手续费基本上能达到百分之几。”

搭建一个数字藏品交易平台的技术门槛并不高,加上正是热门赛道,不少创业者都会尝试自己做平台。

王子健认为,这段时间是红利期,只需要付出极小的努力,就能获得巨大的回报。“我身边就有不少朋友被投资了,元宇宙属于风口,涉及数字藏品也就相当于跟元宇宙沾边了,那些上市公司很愿意投资这种公司,因为不论是对股价还是品牌知名度都起到正面作用。”

03 危险的二级市场,监管大棒随时可能落下

当前,国内的数字藏品领域还处于很早期的阶段,不论是技术和运营都不成熟,平台和用户也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网上流传着一张“新出慎入平台和QQ秀冤种平台”,图中用户们总结了各个平台的雷点。

为了把数字藏品价格炒高,一些发行平台甚至后进行幕后操作。

“平台在发售的时候可以自己坐庄,比如本来要发行1万个数字藏品,但是后台设置成只发行1000个,剩下9000个捏在自己手里。如果场外流动性比较少,这个价格就很容易拉上来。”王子健说,“之后他们还可以在二级市场上高价收购这种产品,进一步把价格炒上去。”

此外,这个概念短期内被炒起来后,存在很多灰色地带,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场外交易。因为大多数平台都不支持交易,炒家们为了快速获利,会选择在平台转赠藏品,实际通过支付宝、微信转账现金的形式交易。

在QQ搜索“数字藏品”或“NFT”等关键词找群,能看到各种交流群,在群里大家交流的并非数字藏品本身,而是各种出价、收价信息。“200出三星堆,不墨迹的来”“长期高价收丰子恺、幸运、图腾、火炬”“高价收567”。

场外交易的风险自然也更大,有用户就总结出了一份数字藏品可疑交易对象的名单,并在其中附上了微信号和QQ号。

而为了保证交易的安全性,还衍生出了交易担保群。

在一个担保群的公告上,写着担保规则:“本群只担保交易【可以转赠】的国内任何平台的数字藏品”“担保费:【售价1000以下是3%,1000以上是5%,最低5元起】担保费默认卖家出”“如果转赠时间没到的需要担保,双方必须付违约金”。

显然场外交易是不被认可的,一些平台也开始惩处相关用户。今年2月,鲸探就对56名私下交易数字藏品的用户进行处罚,并把名单公布了出来。

而对开放二级交易的平台来说,高利润也伴随着高风险。

最近支持二级交易的唯一艺术平台开始频繁被用户质疑。用户们细数了唯一艺术平台的七宗罪,包括无法交易、平台既不发货也不退款以及价格波动大等等。

这是二级交易带来的副作用。

第一波以发行价入局的藏家,通过二级交易获利后,炒家开始入场,甚至使用外挂软件抢购数字藏品,导致平台掉线,出现无法交易和故障订单。

而在第一波红利期褪去后,一些炒家高价买入数字藏品,藏品价格却开始下跌,引发了炒家们的不满。

与此同时,一些大平台也正在主动加强监管。今年2月开始,微信小程序开始下架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唯一艺术就在被下架之列。

微信小程序显示:“小程序唯一艺术NFT由于涉嫌绕开、规避或对抗平台审核监管,已暂停服务。”而在舆论风波爆发后,支付宝也终止了跟唯一艺术的合作。

未来,一旦国家监管收紧,对于那些想赚快钱的平台,可能是毁灭性打击。

04 “探索一条有中国特色的NFT之路”

根据头豹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NFT市场规模已经超过400亿美元,以蚂蚁链的销售额以及全球NFT增长率为基础,可预测出中国NFT市场规模,将在2026年将达到295.2亿元。

在国内,发行数字藏品的主要有四种类型:

第一种是IP方,在幻核和鲸探上,最常见的IP类型是博物馆相关的数字藏品,这些藏品更像是“文创产品”,通常发行价格不高。在幻核上,一件洛阳龙门数字石刻藏品的发行价是118元。

还有一些动漫、影视等IP也把数字藏品看成一种宣发渠道。刚刚上映的科幻灾难大片《月球陨落》就在大陆同期发售了导演罗兰·艾默里奇亲自设计的数字藏品,每个数字藏品都会绑定一张《月球陨落》的电影票,持有该数字藏品即可兑换电影票。

品牌也是数字藏品的热门发行方,今年开始,一批运动品牌纷纷尝试入局数字藏品,安踏、特步、阿迪达斯等品牌先后发布数字藏品。

冬奥会期间,安踏打造了首套中国冰雪国家队数字藏品;阿迪达斯的国内首个数字藏品作品“玩乐土特产”系列上线即售罄,并且带来了丰富的收益增长,支付金额较日常增长32倍,支付转化率较日常增长22倍。

第三种是艺术类数字藏品,如画作、音乐专辑等。这类藏品收藏价值高,并且有一定粉丝基础。

3月25日,TME数字藏品联合腾格尔发行的《天堂》25周年纪念数字黑胶,开售仅3分钟,8000份数字黑胶就被抢空。此前音乐人张尕怂的“土潮歌”系列3D数字手办,更是吸引了5万用户在线预订,发售1.3秒全部售罄。

还有一种数字藏品的类型,更像是元宇宙的衍生品,进一步积累数字资产。今年1月,蓝色光标发布数字虚拟人“苏小妹”后,很快在唯一艺术上线了苏小妹数字藏品。

可见数字藏品的商业价值不止存在于藏品本身,也蕴含了更多的商业化的可能。

蓝色光标就在向数字藏品服务领域拓展,“主要为B端提供整合式的解决方案,为C端丰富的数字内容与消费体验赋能”。

在过往的营销传播和经营中,蓝色光标积累了很多品牌和IP资源。蓝色光标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蓝标也会积极探索,帮助品牌和IP去做数字藏品创策、制作与发行、运营及宣推等,融合“技术”与“艺术”,搭建Web3.0 时代品牌数字资产经营平台和互动社区。

新兴事物往往伴随着行业泡沫,从无序到有序是国内数字藏品必然要经历的阶段。在严格监管的当下,中国的数字藏品行业已经呈现出了有别于海外的另一番样貌,未来也势必会走出一条特色之路。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