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安徽ETC暂停微信支付服务,费率问题再引争议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安徽ETC暂停微信支付服务,费率问题再引争议

微信支付究竟是表里不一、食言而肥,还是让利小微商户的同时,通过“吃大户”的方式来转嫁成本?

文|摩根频道

前不久,安徽ETC在官网发布公告称,由于微信支付的手续费持续上涨,已经超出了运营承受能力。因此在与腾讯协商未果后,选择暂停使用微信支付服务,并建议用户转向支付宝、银联等支付渠道。

当然,在后续的记者采访中,安徽ETC的负责人又明确说明,公告中所暂停的微信支付服务,是指用户在预存ETC费用时不能使用微信支付,而在高速收费站通过扫码的方式进行支付,却不会受到影响。这也意味着,整件事情或许还存在缓和的可能。

不过凑巧的是,就在安徽ETC发布公告的十几天前,微信支付刚刚响应国家政策,在月初宣布将对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实行支付手续优惠,表现出了明显的让利姿势。

前后两件事放在一起,不由得令人心生疑惑。微信支付究竟是表里不一、食言而肥,还是让利小微商户的同时,通过“吃大户”的方式来转嫁成本?

争议持续超6年,费率不合理多次被点名

微信支付和手续费的纠葛,自其问世之日起就开始了。

针对个人用户的收费方面,从最早期的转账手续费,到2016年3月1日后将收费转至提现功能。再到2018年发布公告因民生银行上调费率,进而将手续费从0.1%调整为0.15%,每一次手续费的调整,都引发了用户群体的激烈讨论。

而针对商户的收费方面,微信支付从2015年变更商户手续费计算规则后,长期以来收费标准都维持在0.6%左右。同时,基于个别行业的特殊性,费率标准也会有所浮动。

就比如计算机服务、网络媒体、游戏等相关行业,其手续费费率都是1%。而且不同于大部分行业T+1,也即是在第二天结算第一天资金的结算周期,这些行业普遍采用的是T+7,即第八天结算第一天资金的模式。

同时,也有一些费率低于0.6%,甚至维持0费率的行业。比如,信用还款、水电煤气公共事业缴费是0.2%,物流快递、加油缴费、民办中小幼是0.3%,医院挂号平台、民办大学及学院则是0费率。

安徽ETC的ETC业务,类属于生活缴费序列的城市交通、高速收费项目,采用的也是0.6%费率标准,结算周期T+1,与大多数行业的收费标准并没有差异。只是ETC业务管理公司大都有着国有控股性质,严格意义上来讲也有别于普通商户,在具体的收费标准上或许会有所出入。

在这种前提下,安徽ETC因为手续费上涨导致运营承压而暂时放弃微信支付,很难想象其他行业的商户所承担压力是否也会比想象中更高。

对此,几乎每一年的人大会议上,都不断有人大代表发声,或声讨微信支付不合理的收费标准,或提议降低微信支付的手续费。最近一次则是发生在去年3月份,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的主任朱列玉,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建议微信支付“大幅”降低手续费。

尽管多年来用户群体对此类建议都表示拥护,但腾讯方面对于降低费率却有着不同的看法。2016年,在类似的提议和质疑出现最初,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就以人大代表的身份正面作出回应,声称费率的设计来自于第三方支付转向银行时,所产生的手续费成本,并非微信支付自己所能控制。

根据马化腾在当年所引用的数据,仅是2016年1月份,银行手续费所积累的成本已经达到3亿元。而后,在2018年12月,微信支付还专门发布公告倡议“抵制0费率”,尽管针对的是当时服务商虚假宣传的市场乱象,但也未尝没有为手续费“正名”的意思。

只是多年过去,有关微信支付费率不合理的讨论仍在继续,在被安徽ETC公开“弃用”后,用户群体长久以来积攒的负面情绪,很难说不会引来一场小规模的集中爆发。尤其是数字人民币开始进场,以支付宝为首的众多移动支付平台,也会乐于看到在第三方综合支付市场份额中排名第二的微信支付丢失用户。

从天眼查的数据库中就能看到,与支付相关的企业信息高达46413条,而且有着大量的优秀资源汇集,竞争不可谓不激烈。

按照常理,无论是从为了平息舆论还是收拢用户信心,微信支付或许都应该有所行动才对。但事实上,微信支付降低费率,甚至是采用“0费率”的可能性,并不会因此而增长。

全球最低费率,移动支付期待更多选择

纵观全世界第三方支付市场,国内的移动支付费率,已经是全球最低水平了。

以微信支付、支付宝为首的国内移动支付平台,据不完全统计,普遍采用的费率标准都是B端商户0.6%、C端个人用户0.1%。对于商户标准,即便针对个别行业会有所调整,但整体平均费率仍然保持在0.5%-0.6%。

而在美国,据不完全统计,万事达卡、Visa等全球支付网络的标准费率是1.9%-2.9%,同时在此基础上,还要添加一笔约为0.3美元的固定费用。移动支付平台中,Square对商户的费率标准在2.5%-3.5%的区间,PayPal则是2.7%-2.9%。

之所以能够维持如此低水平的费率标准,除了现代支付系统CNAPS、成立银联等金融基建的完善。最重要的还是进入互联网经济时代后,随着金融数字化的不断升级,中国移动支付体系迅速成熟并被用户群体所接受,再搭配补贴政策的扶持,短时间内基本实现了“无现金社会”的互联网金融构想。

而且,在国内互联网移动支付体系中,大概可以分为三个层次——上游银行负责发卡、推广、客服,中游服务商负责商户服务、POS布控、交易风控,下游第三方支付平台负责经营生态、拓展用户、清算费用。

其中,微信支付等支付平台,只是整个支付过程中相对末端的参与者。在支付过程中缴纳的手续费,除去一部分作为通道费用交付给银行,剩下的还要用来维持服务商的行业生态,整体盈利能力相对较为薄弱。

这也意味着,微信支付、支付宝等平台可能并没有直接干涉手续费涨、降价的权力。而且,监管部门对互联网金融活动的严格限制,以及疫情环境下对维持行业稳定的需求,都促使费率维持在合理稳定的数值,很难进行改动。

微信支付和安徽ETC的冲突,很难划定谁对谁错。真正出问题的地方,或许还处在两家企业之外。

当然,微信支付的高手续费并不是完全合理的。“薄利多销”的商业逻辑或许不应该延续至移动支付领域,人力、技术、运营等成本压力,完全可以通过别的营销模式来抵消。

就好比,移动支付平台掌握着大量的用户资源和行业数据,其价值本身就远远超出了“手续费”所能带来的短期收益。根据中国互联网中心近期发布的第4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1年12月,我国的网络支付用户规模已经达到9.04亿,而且保持着稳定的增长速度。

庞大的用户数量,意味着大量的流量来源。如果能够通过“不赚钱”的支付为入口吸收用户,对于流量红利见顶,获客成本也越来越高的互联网企业而言,或许能起到意想不到的赋能作用。下一阶段的第三方支付平台竞争,很难说不会成为全方位、全渠道的综合式竞争。

毕竟,类似于安徽ETC这样抛弃高手续费平台的企业,可能还会更多。

参考资料:

《手续费不断上涨,与腾讯协商无果:安徽 ETC 将停止提供微信支付服务》——IT之家

《高呼“降低微信支付手续费”前,需要知道的三个事实》——移动支付网

《微信支付手续费率问题上热搜,被指靠零费率扩张后反噬,回应曾称基于成本压力》——蓝鲸财经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