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松下将“一分为八”三十年缺乏增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松下将“一分为八”三十年缺乏增长

新冠疫情打击让松下难堪重负。

文|家电网

虽然今天是愚人节,但是这个消息却是真实的。据外媒报道,日本松下公司将自4月起采用控股公司体制,改为“松下控股”,并将把业务重组为8个公司,希望在保持独立性的同时加快决策。这个原本由松下幸之助组建的公司,如今也将像东芝一样“分裂”,只不过它的分裂数量是东芝的4倍。

据悉,松下的最大问题是最近30年缺乏增长。与泡沫破裂后的1991财年(截至1992年3月)的营业收入相比,2021财年为7.3万亿日元(预期),还减少了1500亿日元。

新冠疫情打击让松下难堪重负

众所周知,在2011和2012年,松下遭遇连续两年超过7000亿日元的巨额亏损。彼时,由于押注等离子电视失败等原因,松下遭遇空前危机,创下史上最大亏损。津贺一宏临危受命担任松下电器社长,对松下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松下也自此全面走向B2B领域转型道路。2013年,松下设立AVC、环境、住宅、汽车四大事业部进行重组。

或许是因为决策失误等问题,创始人松下幸之助的孙子松下正幸(73岁)于2019年辞去副会长职务。他同时将卸任董事职务,担任特别顾问。这也是自松下成立以来,公司董事中首次没有创始人家族成员。也正是在这一年,松下的4个社内公司拆分成8个。

但是,在松下正在艰难振作时,2020年新冠疫情的出现让这家百年企业再次遭遇严重打击。在2020年2季度的合并财务业绩中,松下出现了9年以来的首次亏损。报告显示,松下集团净销售额下降6.4%至7.4万亿日元,利润下降20.6%至0.2万亿日元。

而从松下的2020年财报数据也能看出,该财年松下实现营收6.7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943亿元),同比下滑10.6%;营业利润则为2586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52亿元),同比下滑12%;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65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7亿元),同比下滑27%。据了解,这是松下25年来营收首次低于7万亿日元。

家电市场苦苦支撑

相比起将家电业务卖出给美的、海信的东芝,“卖身”富士康的夏普,松下依然在家电市场苦苦支撑。松下电化住宅设备机器社Global Marketing本部本部长藤本佳司就曾表示,“我们希望通过B2C做宣传,传达经营理念,提高品牌形象,B2C对于B2B形象提升有很大帮助。”对于松下来说,包括家电业务在内的B2C业务起着“门面”的作用。

但即便如此,在中国家电市场,格局早已改变。市场调查机构中怡康公布的最新线下数据显示,在松下目前几大主要产品中,空调产品零售量未进前十;冰箱排名第七;洗衣机排名第四。

松下家电(中国)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则表示,松下家电的强项在于拥有日本技术力和高品质的高附加价值产品,因此近几年将重点放在高端商品上。虽然从整体市场份额来看松下没有进入前十,但从高端商品市场来看,比如冰箱,松下排名进入了前五。此外,松下不仅仅只有大家电,也有市场成长性较高的小家电产品。

只是,在崛起的本土家电品牌的“围攻”下,即便在中高端市场,松下的份额也在被逐渐蚕食。

新业务遭遇瓶颈

相比起家电业务,松下的汽车事业部(含电池、车载设备等)才是当下松下的重心。特别是在早期作为特斯拉的独家电池供应商,松下一度风光无限,与特斯拉合作非常紧密。

只是随着特斯拉的发展,双方的矛盾也逐渐突出。2014年特斯拉和松下宣布在美国内华达州联手合建超级电池工厂。不过,双方的步调并不完全一致,尤其是到了2018年,随着Model 3 的交付速度加快,松下的生产及经营压力逐渐变大。两家公司因为产能问题不断出现分歧,相对保守的松下认为市场尚未达到预期,不愿意冒险投巨资扩建生产线,而在激进的马斯克看来,松下这是在“拖后腿”。

2020年6月,特斯拉和松下签订了三年供货协议,看似“和好”了,但松下再也不是特斯拉的唯一供应商,宁德时代和LG化学也进入了特斯拉的供应链。同时,特斯拉还打算自研电池,摆脱对松下等供应商的依赖。当然,特斯拉并未直接切断合作,至少到2023年,松下依然还是特斯拉的供应商,只是在特斯拉“朋友圈”里的存在感大不如前了。

另一方面,松下也想摆脱其对特斯拉的依赖。2020年4月,丰田与松下成立了一家车载方形电池合资公司——泰星能源解决方案有限公司,聚焦电池开发、制造和销售。根据丰田的规划,到2025年,电动化车型年销量将达到550万辆。可以想见,与丰田的合作将给松下带来不菲的订单。

不过,松下的处境并不能算是高枕无忧。韩国能源市场分析机构SNE Research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松下位居全球电动汽车动力电池装机量排行榜的第三名,落后于宁德时代和LG能源(LG化学全资子公司)。虽然较第四名还是高出一大截,但松下这一年的装机量为25 GWh,同比下滑10.7%。同一时间,宁德时代增长了2%,而LG能源增幅高达150%。

如今,由于俄乌战争的影响,镍价大涨。镍是三元锂电池的重要原材料。在电池企业了解到,由于硫酸镍价格变化,使得三元材料价格每吨上涨 16-25 万元,相应的,三元锂电池每 kWh 价格上涨 31-47 元。这对于松下的电池业务无疑带来不小的影响。

松下一度是中国企业家上学时案例教学的常客,但是面对中韩企业的崛起、疫情的打击,这个百年企业也要面临改革。专家表示,日本的传统制造企业正在逐步剥离家电及消费电子业务,他们在往产业链条的上游走,这是一种经营理念的改变。过去日本企业追求的是世界第一,而现在追求的是世界‘唯一’,即加大了在核心技术上的追求而不是对整机市场占有率的争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松下

4k
  • 机构:上半年全球电动汽车销量同比增65%,动力电池市占率宁德时代居首
  • 丰田与松下合资电池企业高管:固态电池仍未改变游戏规则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松下将“一分为八”三十年缺乏增长

新冠疫情打击让松下难堪重负。

文|家电网

虽然今天是愚人节,但是这个消息却是真实的。据外媒报道,日本松下公司将自4月起采用控股公司体制,改为“松下控股”,并将把业务重组为8个公司,希望在保持独立性的同时加快决策。这个原本由松下幸之助组建的公司,如今也将像东芝一样“分裂”,只不过它的分裂数量是东芝的4倍。

据悉,松下的最大问题是最近30年缺乏增长。与泡沫破裂后的1991财年(截至1992年3月)的营业收入相比,2021财年为7.3万亿日元(预期),还减少了1500亿日元。

新冠疫情打击让松下难堪重负

众所周知,在2011和2012年,松下遭遇连续两年超过7000亿日元的巨额亏损。彼时,由于押注等离子电视失败等原因,松下遭遇空前危机,创下史上最大亏损。津贺一宏临危受命担任松下电器社长,对松下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松下也自此全面走向B2B领域转型道路。2013年,松下设立AVC、环境、住宅、汽车四大事业部进行重组。

或许是因为决策失误等问题,创始人松下幸之助的孙子松下正幸(73岁)于2019年辞去副会长职务。他同时将卸任董事职务,担任特别顾问。这也是自松下成立以来,公司董事中首次没有创始人家族成员。也正是在这一年,松下的4个社内公司拆分成8个。

但是,在松下正在艰难振作时,2020年新冠疫情的出现让这家百年企业再次遭遇严重打击。在2020年2季度的合并财务业绩中,松下出现了9年以来的首次亏损。报告显示,松下集团净销售额下降6.4%至7.4万亿日元,利润下降20.6%至0.2万亿日元。

而从松下的2020年财报数据也能看出,该财年松下实现营收6.7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943亿元),同比下滑10.6%;营业利润则为2586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52亿元),同比下滑12%;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65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7亿元),同比下滑27%。据了解,这是松下25年来营收首次低于7万亿日元。

家电市场苦苦支撑

相比起将家电业务卖出给美的、海信的东芝,“卖身”富士康的夏普,松下依然在家电市场苦苦支撑。松下电化住宅设备机器社Global Marketing本部本部长藤本佳司就曾表示,“我们希望通过B2C做宣传,传达经营理念,提高品牌形象,B2C对于B2B形象提升有很大帮助。”对于松下来说,包括家电业务在内的B2C业务起着“门面”的作用。

但即便如此,在中国家电市场,格局早已改变。市场调查机构中怡康公布的最新线下数据显示,在松下目前几大主要产品中,空调产品零售量未进前十;冰箱排名第七;洗衣机排名第四。

松下家电(中国)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则表示,松下家电的强项在于拥有日本技术力和高品质的高附加价值产品,因此近几年将重点放在高端商品上。虽然从整体市场份额来看松下没有进入前十,但从高端商品市场来看,比如冰箱,松下排名进入了前五。此外,松下不仅仅只有大家电,也有市场成长性较高的小家电产品。

只是,在崛起的本土家电品牌的“围攻”下,即便在中高端市场,松下的份额也在被逐渐蚕食。

新业务遭遇瓶颈

相比起家电业务,松下的汽车事业部(含电池、车载设备等)才是当下松下的重心。特别是在早期作为特斯拉的独家电池供应商,松下一度风光无限,与特斯拉合作非常紧密。

只是随着特斯拉的发展,双方的矛盾也逐渐突出。2014年特斯拉和松下宣布在美国内华达州联手合建超级电池工厂。不过,双方的步调并不完全一致,尤其是到了2018年,随着Model 3 的交付速度加快,松下的生产及经营压力逐渐变大。两家公司因为产能问题不断出现分歧,相对保守的松下认为市场尚未达到预期,不愿意冒险投巨资扩建生产线,而在激进的马斯克看来,松下这是在“拖后腿”。

2020年6月,特斯拉和松下签订了三年供货协议,看似“和好”了,但松下再也不是特斯拉的唯一供应商,宁德时代和LG化学也进入了特斯拉的供应链。同时,特斯拉还打算自研电池,摆脱对松下等供应商的依赖。当然,特斯拉并未直接切断合作,至少到2023年,松下依然还是特斯拉的供应商,只是在特斯拉“朋友圈”里的存在感大不如前了。

另一方面,松下也想摆脱其对特斯拉的依赖。2020年4月,丰田与松下成立了一家车载方形电池合资公司——泰星能源解决方案有限公司,聚焦电池开发、制造和销售。根据丰田的规划,到2025年,电动化车型年销量将达到550万辆。可以想见,与丰田的合作将给松下带来不菲的订单。

不过,松下的处境并不能算是高枕无忧。韩国能源市场分析机构SNE Research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松下位居全球电动汽车动力电池装机量排行榜的第三名,落后于宁德时代和LG能源(LG化学全资子公司)。虽然较第四名还是高出一大截,但松下这一年的装机量为25 GWh,同比下滑10.7%。同一时间,宁德时代增长了2%,而LG能源增幅高达150%。

如今,由于俄乌战争的影响,镍价大涨。镍是三元锂电池的重要原材料。在电池企业了解到,由于硫酸镍价格变化,使得三元材料价格每吨上涨 16-25 万元,相应的,三元锂电池每 kWh 价格上涨 31-47 元。这对于松下的电池业务无疑带来不小的影响。

松下一度是中国企业家上学时案例教学的常客,但是面对中韩企业的崛起、疫情的打击,这个百年企业也要面临改革。专家表示,日本的传统制造企业正在逐步剥离家电及消费电子业务,他们在往产业链条的上游走,这是一种经营理念的改变。过去日本企业追求的是世界第一,而现在追求的是世界‘唯一’,即加大了在核心技术上的追求而不是对整机市场占有率的争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