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财务副总辞职,市场竞争加剧,潘水苗走不出圆通的困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财务副总辞职,市场竞争加剧,潘水苗走不出圆通的困境

圆通固守快递战场。

文|财经无忌 米粒

在财务副总离职、总裁潘水苗顶替“值班”的背景下,圆通速递发布了2021年的业绩预告:成绩还不错,但股价并没有回来,即使上任已三年的潘水苗自掏腰包增持,但作用看起来好像也不大。

2022年1月10日盘后,圆通速递发布了2021年业绩预增公告。公告显示,预计2021年,圆通实现归母净利润20亿元至22亿元,对比去年增加2.33亿元至4.33亿元,同比增长13.20%至24.52%。

截止2022年4月,距离职业经理人潘水苗全面负责圆通工作,已近三年左右的时间。或许是对圆通的未来报以极大的期待,潘水苗分别于2020年12月和2021年11月增持圆通股份。

结合2021年业绩预告来看,经历了疫情、价格战等“黑天鹅”事件,潘水苗真的带领圆通走向中兴了?

潘水苗的“三板斧”

加入圆通,担任总裁之前,潘水苗干过程序员,后又在云锋基金从事七年投资工作,研究过多家技术创新型公司,深谙数字化对企业的积极影响。

潘水苗曾表示:“我扮演了圆通最大的产品经理角色,用‘管理+技术+业务’的融合理念,推动圆通数字化转型的步伐。”圆通此前也表示,2020年计划投资50亿全面推进数字化。

数字化和高端化只是具体的业务方向,纵观潘水苗执掌圆通以来的动作,不难发现,其一直致力于在成本和价格两个维度推动圆通摆脱“增收不增利”的怪圈。

首先,从成本的角度来看,潘水苗希望通过数字化的力量,帮助圆通降本增效,以实现在原有基本盘的基础上,赚取更多的利润。

数字化转型后,圆通的成本确实显著下降。2020年财报显示, 圆通单票快递产品成本为2.13元,同比降低18.12%。

但是这并没有在价格战的浪潮中,有效提振圆通的利润。圆通发布的2021年9月经营数据显示,当月快递产品单票收入为2.28元,同比增长近4.70%。但是2021年Q3财报显示,圆通归母净利润3.08亿元,同比下降25.68%;单季度扣非净利润2.92亿元,同比下降6.85%。

净利润继续下跌,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圆通“降本增效”的幅度,不足以抵消价格战带来的负面影响。

降本增效只能在平价快递的基本盘上做文章,潘水苗也希望圆通在高端快递领域有所突破。2021年,潘水苗对外表示,公司将全力发展VIP客户和圆准达业务,从客户和产品两大维度推动收入增长。

但由于品牌沉淀带来的羁绊、供应末端存在先天劣势,圆通的高端化战略也没有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亿豹网统计的2022年1月A股上市快递公司业绩显示,圆通单价为2.72元,虽然高于韵达的2.62元以及申通的2.56元,但是与高端快递的代表顺丰17.47元的单价差距明显。

考虑到在高端快递市场一家独大的顺丰都需要“下沉”寻求业绩上的突破,在品牌、服务均不占优的背景下,圆通想要靠“圆准达”入局高端市场,似乎比“降本增效”更难。

在中国快递行业天花板已肉眼可见的背景下,潘水苗也谋求国际市场带来的增量红利。

“中国的快递成本在全球都是较低的,运营效率在全世界是最高的,快递企业未来一定会实现国际化。”2020年股东大会上,潘水苗表示,“目前国内的快递企业,单票快递成本基本在2元到3元就可以发遍全国,折算下来不到0.5美元,而反观全球,几乎没有哪个国家的快递成本低于5美元。”

2021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圆通国际快递及包裹服务实现营业营收为6.28 亿元,同比增长96.41%。仅从增速来看,圆通国际业务确实亮眼。但是整体来看,圆通的国际业务还并未成为集团的重点业务,因为该业务仅占同期圆通总营收的3.22%。这还是圆通大举“买飞机”下实现的。

对此来看,由于布局较早,顺丰在国际业务上,也给圆通带来一定的压力。2021年上半年,顺丰国际业务实现不含税营业收入32.81亿元,是圆通的五倍左右。

归根结底,近十年来,快递行业的玩法无外乎是通过和电商平台绑定走规模化的道路。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一旦顺丰、极兔这些“新势力”下沉,那么就会在快递行业掀起轩然大波。

但是随着电商红利的收缩、竞争加剧,快递行业已经今非昔比,单纯靠低价、走量、提价并不能构建绝对意义上的护城河。

价格战来袭,快递行业哀鸿遍野

如果要选出一个词,诠释近两年快递行业的主旋律,那么想必很多人第一时间都会想到“价格战”。这主要是因为,自2019年起,在顺丰、极兔等快递企业不断深入低价市场的背景下,快递行业的其他玩家持续承压,不得不参与这场恶性竞争。

以极兔为例,其2020年3月在国内起网,四个月后,日单量就突破500万,到了2021年初,日单量更是达到了2000万单。

不过极兔取得如此优异成绩的前提却离不开“亏损”。Tech星球曾报道,极兔快递入华10个月亏损200亿,相较于阿里系,极兔快递早期每票低1-1.5元。极兔快递创始人李杰更是扬言,“加盟商先准备好亏两年”。

面对来势汹汹的极兔快递,其他行业玩家如果不想份额持续走低,那么只能被迫加码。国家邮政局发布的数据显示,近几年,中国快递行业单票价格持续下探,平均单价从2010年的24.60元/件,下跌到2020年的10.55元/件,下跌了57.11%。

以2021年1月为例,中泰证券研究所援引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顺丰、圆通、申通和韵达快递业务单票收入分别为17.26元/件、2.38元/件、2.51元/件和2.23元/件,同比分别下跌12.4%、19.3%、23.9%和22%。

也正是因为价格战,各快递公司的财报变得触目惊心。以申通为例,其2020年营收为215.66亿元,同比下跌6.6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632.73万元,同比下降97.42%。

更悲观的是,2021年,大部分快递公司的财务表现依然延续了2020年下探趋势。与开头提到的圆通相同步,其他快递公司也发布了2021年的业绩预告。从关键的归母净利润来看,顺丰控股预计2021年同比下滑40%至43%;德邦股份预计2021年同比下滑67%至87%;申通快递更是陷入亏损的泥潭,预计2021年亏损8.4亿元至9.5亿元。

圆通凭2021Q4扭转乾坤?

不过颇为反常的是,圆通的业绩却欣欣向荣。

开头提到,圆通预计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13.20%至24.52%。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该份业绩预告中,圆通并未公布最为关键的“扣非净利润”关键指标。

或许是因为看到了股价下跌,2022年2月18日盘后,在业绩预告的基础上,圆通又发布了2021年度业绩快报,并披露了“扣非净利润”——2021年,圆通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20.48亿元,同比增长33.04%。

不过这个利好的消息依然没有在资本市场引得追捧。业绩快报发布的后两个交易日,圆通股价继续下跌,从16.92元/股下跌到16.15元/股,跌幅达4.55%。

这可能是因为资本市场看到圆通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增速较归母净利润增速更高所致。对此,圆通解释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增加主要系公司经营业绩增加所致”。

诚然,2021年末,有关部门确实看到了快递行业的价格战引发的行业乱象,并开始通过政策的力量制止相关行为。在此背景下,快递企业的单票收入开始逐步提升。

光大证券统计的数据显示,2021年Q4,快递行业的单票收入环比提升明显。其中2021年11月,圆通单月单票收入为2.59元,环比增加0.3元,同比增加0.28元。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快递行业的价格战是在2021年末才得以纠正的,2021年的前三个季度,价格战其实一直没能得到有力的逆转。

以圆通为例,2021年前三季度财报显示,其总营收305.42亿元,同比增长30.4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54亿元,同比下跌31.16%。针对这一业绩,圆通表示,主要是因为“公司快递产品单票收入下降幅度高于单票成本的下降幅度,快递产品毛利率有所下降所致。”

由于圆通仅仅发布了业绩快报,并没有公布详细的数据,因此,我们并不知道2021年Q4到底能给圆通带来多么惊人的业绩。具体细节,我们还需要等2022年4月,圆通发布正式的年度报告才能见分晓。

圆通深入顺丰腹地

其实早在2020年,圆通就看到了价格战给现金流带来的持续性压力,因而于当年的10月份计划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募资不超37.9亿元。到了2021年12月,圆通速递发布公告,对外表示完成了非公开发行定增募资37.9亿元。

针对此次募资的资金通途,圆通表示,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募资的资金拟用于多功能网络枢纽中心建设项目、运能网络提升项目、信息系统及数据能力提升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结合圆通的整体战略来看,圆通此次募资中的7.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这一部分很可能会成为价格战的“炮弹”。而另外的30.4 亿元则用于多功能网络枢纽中心建设项目、运能网络提升项目等,这很可能指向了圆通的“第二条曲线”。

虽然时至今日,电商行业依然是国民经济重要的一环,但是不能忽视的是,随着行业的成熟,快递的红利也在不断紧缩。

国家邮政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快递快递寄件量为1083亿件,同比仅增长29.9%。作为对比,2015年时,这一数字还徘徊在60%以上。尤其是考虑到,顺丰、极兔等“新势力”还在不断地向平价快递领域发起冲击,因此,圆通必须主动出击,寻求新的“增量”空间。

比如,2021年12月30日,圆通在上海总部举行“圆准达”产品发布会,就推出了以时效、服务、精准派送为特点的“圆准达”业务,向顺丰的腹地发起进攻。

但问题是,主打高品质的顺丰也已十分焦虑。

以2021年上半年财报为例,顺丰总营收为883.44亿元,同比增长24.2%,净利润为7.6亿元,同比下跌79.8%。自2021年1月5日触及72.67元/股的高点后,顺丰的股价就持续下跌,截止2022年3月8日收盘,其股价仅为54.59 元/股,下跌24.87%。

由此,我们再重新审视潘水苗的“三板斧”就能发现,其固然是在强化自家快递业务的基本盘,但是摇摇晃晃三年,圆通的业务还是没有太大的亮点。这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快递行业的流量已经触顶,行业竞争持续加剧所致。如果未来圆通想要破局。那么想必潘水苗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的“三板斧”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圆通快递

3.6k
  • 圆通速递2022年10月快递产品收入39.95亿元,同比增长10.86%
  • 圆通速递:10月快递产品收入39.95亿元,同比增长10.86%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财务副总辞职,市场竞争加剧,潘水苗走不出圆通的困境

圆通固守快递战场。

文|财经无忌 米粒

在财务副总离职、总裁潘水苗顶替“值班”的背景下,圆通速递发布了2021年的业绩预告:成绩还不错,但股价并没有回来,即使上任已三年的潘水苗自掏腰包增持,但作用看起来好像也不大。

2022年1月10日盘后,圆通速递发布了2021年业绩预增公告。公告显示,预计2021年,圆通实现归母净利润20亿元至22亿元,对比去年增加2.33亿元至4.33亿元,同比增长13.20%至24.52%。

截止2022年4月,距离职业经理人潘水苗全面负责圆通工作,已近三年左右的时间。或许是对圆通的未来报以极大的期待,潘水苗分别于2020年12月和2021年11月增持圆通股份。

结合2021年业绩预告来看,经历了疫情、价格战等“黑天鹅”事件,潘水苗真的带领圆通走向中兴了?

潘水苗的“三板斧”

加入圆通,担任总裁之前,潘水苗干过程序员,后又在云锋基金从事七年投资工作,研究过多家技术创新型公司,深谙数字化对企业的积极影响。

潘水苗曾表示:“我扮演了圆通最大的产品经理角色,用‘管理+技术+业务’的融合理念,推动圆通数字化转型的步伐。”圆通此前也表示,2020年计划投资50亿全面推进数字化。

数字化和高端化只是具体的业务方向,纵观潘水苗执掌圆通以来的动作,不难发现,其一直致力于在成本和价格两个维度推动圆通摆脱“增收不增利”的怪圈。

首先,从成本的角度来看,潘水苗希望通过数字化的力量,帮助圆通降本增效,以实现在原有基本盘的基础上,赚取更多的利润。

数字化转型后,圆通的成本确实显著下降。2020年财报显示, 圆通单票快递产品成本为2.13元,同比降低18.12%。

但是这并没有在价格战的浪潮中,有效提振圆通的利润。圆通发布的2021年9月经营数据显示,当月快递产品单票收入为2.28元,同比增长近4.70%。但是2021年Q3财报显示,圆通归母净利润3.08亿元,同比下降25.68%;单季度扣非净利润2.92亿元,同比下降6.85%。

净利润继续下跌,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圆通“降本增效”的幅度,不足以抵消价格战带来的负面影响。

降本增效只能在平价快递的基本盘上做文章,潘水苗也希望圆通在高端快递领域有所突破。2021年,潘水苗对外表示,公司将全力发展VIP客户和圆准达业务,从客户和产品两大维度推动收入增长。

但由于品牌沉淀带来的羁绊、供应末端存在先天劣势,圆通的高端化战略也没有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亿豹网统计的2022年1月A股上市快递公司业绩显示,圆通单价为2.72元,虽然高于韵达的2.62元以及申通的2.56元,但是与高端快递的代表顺丰17.47元的单价差距明显。

考虑到在高端快递市场一家独大的顺丰都需要“下沉”寻求业绩上的突破,在品牌、服务均不占优的背景下,圆通想要靠“圆准达”入局高端市场,似乎比“降本增效”更难。

在中国快递行业天花板已肉眼可见的背景下,潘水苗也谋求国际市场带来的增量红利。

“中国的快递成本在全球都是较低的,运营效率在全世界是最高的,快递企业未来一定会实现国际化。”2020年股东大会上,潘水苗表示,“目前国内的快递企业,单票快递成本基本在2元到3元就可以发遍全国,折算下来不到0.5美元,而反观全球,几乎没有哪个国家的快递成本低于5美元。”

2021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圆通国际快递及包裹服务实现营业营收为6.28 亿元,同比增长96.41%。仅从增速来看,圆通国际业务确实亮眼。但是整体来看,圆通的国际业务还并未成为集团的重点业务,因为该业务仅占同期圆通总营收的3.22%。这还是圆通大举“买飞机”下实现的。

对此来看,由于布局较早,顺丰在国际业务上,也给圆通带来一定的压力。2021年上半年,顺丰国际业务实现不含税营业收入32.81亿元,是圆通的五倍左右。

归根结底,近十年来,快递行业的玩法无外乎是通过和电商平台绑定走规模化的道路。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一旦顺丰、极兔这些“新势力”下沉,那么就会在快递行业掀起轩然大波。

但是随着电商红利的收缩、竞争加剧,快递行业已经今非昔比,单纯靠低价、走量、提价并不能构建绝对意义上的护城河。

价格战来袭,快递行业哀鸿遍野

如果要选出一个词,诠释近两年快递行业的主旋律,那么想必很多人第一时间都会想到“价格战”。这主要是因为,自2019年起,在顺丰、极兔等快递企业不断深入低价市场的背景下,快递行业的其他玩家持续承压,不得不参与这场恶性竞争。

以极兔为例,其2020年3月在国内起网,四个月后,日单量就突破500万,到了2021年初,日单量更是达到了2000万单。

不过极兔取得如此优异成绩的前提却离不开“亏损”。Tech星球曾报道,极兔快递入华10个月亏损200亿,相较于阿里系,极兔快递早期每票低1-1.5元。极兔快递创始人李杰更是扬言,“加盟商先准备好亏两年”。

面对来势汹汹的极兔快递,其他行业玩家如果不想份额持续走低,那么只能被迫加码。国家邮政局发布的数据显示,近几年,中国快递行业单票价格持续下探,平均单价从2010年的24.60元/件,下跌到2020年的10.55元/件,下跌了57.11%。

以2021年1月为例,中泰证券研究所援引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顺丰、圆通、申通和韵达快递业务单票收入分别为17.26元/件、2.38元/件、2.51元/件和2.23元/件,同比分别下跌12.4%、19.3%、23.9%和22%。

也正是因为价格战,各快递公司的财报变得触目惊心。以申通为例,其2020年营收为215.66亿元,同比下跌6.6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632.73万元,同比下降97.42%。

更悲观的是,2021年,大部分快递公司的财务表现依然延续了2020年下探趋势。与开头提到的圆通相同步,其他快递公司也发布了2021年的业绩预告。从关键的归母净利润来看,顺丰控股预计2021年同比下滑40%至43%;德邦股份预计2021年同比下滑67%至87%;申通快递更是陷入亏损的泥潭,预计2021年亏损8.4亿元至9.5亿元。

圆通凭2021Q4扭转乾坤?

不过颇为反常的是,圆通的业绩却欣欣向荣。

开头提到,圆通预计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13.20%至24.52%。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该份业绩预告中,圆通并未公布最为关键的“扣非净利润”关键指标。

或许是因为看到了股价下跌,2022年2月18日盘后,在业绩预告的基础上,圆通又发布了2021年度业绩快报,并披露了“扣非净利润”——2021年,圆通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20.48亿元,同比增长33.04%。

不过这个利好的消息依然没有在资本市场引得追捧。业绩快报发布的后两个交易日,圆通股价继续下跌,从16.92元/股下跌到16.15元/股,跌幅达4.55%。

这可能是因为资本市场看到圆通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增速较归母净利润增速更高所致。对此,圆通解释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增加主要系公司经营业绩增加所致”。

诚然,2021年末,有关部门确实看到了快递行业的价格战引发的行业乱象,并开始通过政策的力量制止相关行为。在此背景下,快递企业的单票收入开始逐步提升。

光大证券统计的数据显示,2021年Q4,快递行业的单票收入环比提升明显。其中2021年11月,圆通单月单票收入为2.59元,环比增加0.3元,同比增加0.28元。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快递行业的价格战是在2021年末才得以纠正的,2021年的前三个季度,价格战其实一直没能得到有力的逆转。

以圆通为例,2021年前三季度财报显示,其总营收305.42亿元,同比增长30.4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54亿元,同比下跌31.16%。针对这一业绩,圆通表示,主要是因为“公司快递产品单票收入下降幅度高于单票成本的下降幅度,快递产品毛利率有所下降所致。”

由于圆通仅仅发布了业绩快报,并没有公布详细的数据,因此,我们并不知道2021年Q4到底能给圆通带来多么惊人的业绩。具体细节,我们还需要等2022年4月,圆通发布正式的年度报告才能见分晓。

圆通深入顺丰腹地

其实早在2020年,圆通就看到了价格战给现金流带来的持续性压力,因而于当年的10月份计划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募资不超37.9亿元。到了2021年12月,圆通速递发布公告,对外表示完成了非公开发行定增募资37.9亿元。

针对此次募资的资金通途,圆通表示,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募资的资金拟用于多功能网络枢纽中心建设项目、运能网络提升项目、信息系统及数据能力提升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结合圆通的整体战略来看,圆通此次募资中的7.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这一部分很可能会成为价格战的“炮弹”。而另外的30.4 亿元则用于多功能网络枢纽中心建设项目、运能网络提升项目等,这很可能指向了圆通的“第二条曲线”。

虽然时至今日,电商行业依然是国民经济重要的一环,但是不能忽视的是,随着行业的成熟,快递的红利也在不断紧缩。

国家邮政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快递快递寄件量为1083亿件,同比仅增长29.9%。作为对比,2015年时,这一数字还徘徊在60%以上。尤其是考虑到,顺丰、极兔等“新势力”还在不断地向平价快递领域发起冲击,因此,圆通必须主动出击,寻求新的“增量”空间。

比如,2021年12月30日,圆通在上海总部举行“圆准达”产品发布会,就推出了以时效、服务、精准派送为特点的“圆准达”业务,向顺丰的腹地发起进攻。

但问题是,主打高品质的顺丰也已十分焦虑。

以2021年上半年财报为例,顺丰总营收为883.44亿元,同比增长24.2%,净利润为7.6亿元,同比下跌79.8%。自2021年1月5日触及72.67元/股的高点后,顺丰的股价就持续下跌,截止2022年3月8日收盘,其股价仅为54.59 元/股,下跌24.87%。

由此,我们再重新审视潘水苗的“三板斧”就能发现,其固然是在强化自家快递业务的基本盘,但是摇摇晃晃三年,圆通的业务还是没有太大的亮点。这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快递行业的流量已经触顶,行业竞争持续加剧所致。如果未来圆通想要破局。那么想必潘水苗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的“三板斧”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