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故事大王”新开普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故事大王”新开普

在“元宇宙”与“数字货币”双概念加持背后,“故事大王”新开普的未来会如何,答案依旧飘在空中。

文|数字光年 孙杨

编辑|成招

山东济南,山东大学研2学生赵亦敏每次出宿舍楼,都会像往常一样带着一卡通、钥匙和手机。

在这被她笑称“出门三宝”中,手机和钥匙自然不用多提,一卡通更是涵盖了她校园生活的方方面面:刷宿舍、图书馆与实验室的门禁,从食堂购买三餐,甚至打热水、购买日常消费品都离不开它。

或许在一个高校学生眼中这是再平淡不过的日常,但赵一敏不知道的是,就在这张薄薄的卡片背后,隐藏的是一家成立近22年、上市近11年、市值超80亿的公司,以及一场惊人的造富盛宴。

从12月28日启动,到1月4日收盘,在短短五个交易日内,新开普的股价一路从9.93元飙升至16.72元,最高一度冲刺到18.14元,涨幅高达70%。

特别是到了1月中旬,背靠元宇宙与数字货币两个热点概念的新开普股价最高达22.1元,一度成为资本市场的当红炸子鸡。

在一名长期关注上市豫企的行业观察者看来:“在河南的上市公司里,没有哪家比新开普更会讲故事了。”

但好景不长,受限于年后A股迅速调整下滑,以及元宇宙概念的绝对龙头meta(原facebook)业绩表现不佳等因素压制,新开普股价也迅速回落,横盘至今。

在“元宇宙”与“数字货币”双概念加持背后,“故事大王”新开普的未来会如何,答案依旧飘在空中。

1画饼

事实上,作为数字货币概念,新开普当之无愧。

新开普官网信息显示,新开普是一家主营以智能卡及RFID技术为基础的各类行业应用,从事智能卡应用系统的软件及各种智能终端的研发、生产、集成、销售和系统集成的企业。

在新开普提到的“智能卡”的业务中,校园类一卡通及其相关服务又占据着公司最大营收比。以2020年6月至12月、2021年1月至6月两个半年报来看,校园服务占据公司收入比例高达69.5%、64.34%,净利润也分别达到65.75%、56.94%,堪称公司营收和净利润的绝对“顶梁柱”和“扛把子”。

恰巧,在校园这个相对独立的空间内,一卡通的身份识别、支付等功能先天带有数字货币的雏形。

资本市场曾为新开普擘画了一张“蓝图”:和ofo一样从校园出发,逐渐覆盖学生的衣食住行。并以此为基础向外延展,陆续占领企业、机关,从相对封闭的小生态内走出去,最终发展成为一个支付巨无霸。

这并非空谈,在新开普的十大股东中,以持股比6.28%排名第二的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正是蚂蚁金服的全资子公司。换句话说,新开普未来极有可能深度绑定蚂蚁金服,通过股权置换、收购等方式深度介入到蚂蚁的支付体系当中。甚至还有新开普股民臆想“蚂蚁金服借壳新开普曲线上市”,并跑去质询公司董秘。

但可惜这么想的,还有哈尔滨新中新。

2苦手

根据网友@知识海洋2020上传的调研报告显示,新中新对985、211等高校市场占有率高达44%以上,对中小规模院校市场占有率也达到了40%。目前尚不清楚数据来源与真实性,但显然与新开普所宣传的“主营的校园信息化产品覆盖千余所高校,市场占有率逾45%”有冲突之处。

更有意思的是,“校园一体化”这个逻辑存在严重硬伤——以赵亦敏的观察为例,学校内虽然使用的是新开普的一卡通,但是对应的充值转账、流水查询、修改密码等功能的APP,却是由新中新开发的,甚至食堂里对应的刷卡仪器也是由新中新提供。

毫无疑问,这种生态构建过程中的阻碍是现实存在的、且很难在短时间内改变。

除了在业务领域上互为苦手外,双方还在资本市场上你争我赶——新开普有蚂蚁加持、新中新则是工信部公布的第一批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新开普可以在二级市场拉升市值,新中新一样在去年5月启动了上市计划。

自2015年新开普以3.2亿并购迪科远望、1.9亿收购上海数维之后,校园一卡通领域内真正能称得上巨头的,也只剩下新开普和新中新了。

甚至,在股吧中还有网友憧憬新开普能够整合新中新,实现线下资源的统一,这样“与互联网巨头的合作就拥有了无比的话语权”。

3隐忧

对于郑州大学大四学生王欣同来说,新开普的存在感近乎为零。

这是个很奇怪的现象——新开普创始人杨维国毕业于郑州工学院,而郑州工学院又在2000年并入了郑州大学,可以说郑大算是新开普的“娘家”,也是新开普绝对的基本盘。

公开报道显示,2019年,双方还曾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要在资源共享、就业创业信息化等方面深度合作。

按理说,郑州大学完全有基础成为新开普的“试验田”。但在王欣同看来,新开普所提供的一卡通服务没有一丝超预期的地方,甚至连想象力空间都极其有限。

一方面是自一卡通普及以来,这么多年它仍然局限在教室宿舍、食堂超市等校园支付场景中。在高校这个相对严肃的环境中,它很难挖掘出新的增长点。另一方面则是一卡通与社会的联系极其淡漠,学生毕业后往往剪卡上交、转而投向支付宝、微信等更为综合普适的支付渠道中。

这一问题,也直接反映在新开普的年报中。

自2015年大举并购、获取海量的高校资源后,新开普的营收与净利润均飞速增长,但隐忧在于,其营收净利同比增长率却逐年下滑。这在部分财经及专业分析人士看来是相当致命的——新开普要么寻找到新的增长点来佐证自己强大的活力与生命力,要么在疯狂内卷的二级市场里承受股价下滑的风险。

压力之下,新开普选择了“蹭热点”。

譬如在2017年10月,新开普方面与苏宁金融举行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双方将在校园消费金融、信用支付、校园大数据应用领域展开合作。甚至更早的时间,新开普已经与招商银行、京东金融、芝麻信用等达成了大学生征信体系方面的合作。

到了2018年,新开普“完美校园”app开始为学生提供金融服务。截至当年年中,已经向学生发放贷款约2300笔,平均金额在4000元左右。

据新开普董事长杨维国当时透露,公司是目前行业唯一面向大中专院校学生的互联网金融云平台,将来会结合账户体系和产品入口,与金融机构合作,为大中专院校学生提供便捷的签约银行通道、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个人征信、消费信贷等服务。

2019年12月,新开普受邀参加第三届中国一校一品教育节,现场展示了公司基于K12基础教育阶段定制的智慧校园云平台产品。通过引入金融科技服务、人脸识别技术、食材精细化管理、大数据分析技术等,宣称要“不断满足教育信息化2.0对K12智慧校园建设的顶层设计要求。”

后来的结果大家已经知道了。严惩校园贷和大力整顿教培市场随之而来,政策的整体转向也让新开普有口难言。

2021年9月,当字节跳动宣布收购Pico,彻底在国内引爆“元宇宙”概念,一时间A股雨后春笋般出现了多家元宇宙概念公司。

对此,一向对热点不甘人后的新开普也在9月9日于互动平台表示:公司目前立项开发的有“VR数控仿真示教机与云平台”和“虚拟现实专业实验室”。VR数控仿真示教机与云平台目前已顺利完成产品发布,并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盐城工业学院等院校落地。

去年10月28日,新开普发布公告称,公司将增资上海渲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持有其51%的股权。借助上海渲图的VR技术及经验,与公司在多场景下的解决方案结合,提升虚拟现实实验室建设和课程资源建设能力,为高校提供定制化的实验、实训、科研综合解决方案,全方位支撑虚拟仿真、现实教学及科研需求,打造出新一代具有竞争力的差异化产品。

上述种种举动,在新开普的股民看来,能大幅增强公司在元宇宙概念的技术支持。

然而,新开普的“元宇宙”新故事,除了在股市上掀起一阵风吹草动外,并无太多波澜。至少从目前来看,新开普的这一布局仍然需要更多时间来长期检验。

新开普的下一个新故事,又会是什么?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故事大王”新开普

在“元宇宙”与“数字货币”双概念加持背后,“故事大王”新开普的未来会如何,答案依旧飘在空中。

文|数字光年 孙杨

编辑|成招

山东济南,山东大学研2学生赵亦敏每次出宿舍楼,都会像往常一样带着一卡通、钥匙和手机。

在这被她笑称“出门三宝”中,手机和钥匙自然不用多提,一卡通更是涵盖了她校园生活的方方面面:刷宿舍、图书馆与实验室的门禁,从食堂购买三餐,甚至打热水、购买日常消费品都离不开它。

或许在一个高校学生眼中这是再平淡不过的日常,但赵一敏不知道的是,就在这张薄薄的卡片背后,隐藏的是一家成立近22年、上市近11年、市值超80亿的公司,以及一场惊人的造富盛宴。

从12月28日启动,到1月4日收盘,在短短五个交易日内,新开普的股价一路从9.93元飙升至16.72元,最高一度冲刺到18.14元,涨幅高达70%。

特别是到了1月中旬,背靠元宇宙与数字货币两个热点概念的新开普股价最高达22.1元,一度成为资本市场的当红炸子鸡。

在一名长期关注上市豫企的行业观察者看来:“在河南的上市公司里,没有哪家比新开普更会讲故事了。”

但好景不长,受限于年后A股迅速调整下滑,以及元宇宙概念的绝对龙头meta(原facebook)业绩表现不佳等因素压制,新开普股价也迅速回落,横盘至今。

在“元宇宙”与“数字货币”双概念加持背后,“故事大王”新开普的未来会如何,答案依旧飘在空中。

1画饼

事实上,作为数字货币概念,新开普当之无愧。

新开普官网信息显示,新开普是一家主营以智能卡及RFID技术为基础的各类行业应用,从事智能卡应用系统的软件及各种智能终端的研发、生产、集成、销售和系统集成的企业。

在新开普提到的“智能卡”的业务中,校园类一卡通及其相关服务又占据着公司最大营收比。以2020年6月至12月、2021年1月至6月两个半年报来看,校园服务占据公司收入比例高达69.5%、64.34%,净利润也分别达到65.75%、56.94%,堪称公司营收和净利润的绝对“顶梁柱”和“扛把子”。

恰巧,在校园这个相对独立的空间内,一卡通的身份识别、支付等功能先天带有数字货币的雏形。

资本市场曾为新开普擘画了一张“蓝图”:和ofo一样从校园出发,逐渐覆盖学生的衣食住行。并以此为基础向外延展,陆续占领企业、机关,从相对封闭的小生态内走出去,最终发展成为一个支付巨无霸。

这并非空谈,在新开普的十大股东中,以持股比6.28%排名第二的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正是蚂蚁金服的全资子公司。换句话说,新开普未来极有可能深度绑定蚂蚁金服,通过股权置换、收购等方式深度介入到蚂蚁的支付体系当中。甚至还有新开普股民臆想“蚂蚁金服借壳新开普曲线上市”,并跑去质询公司董秘。

但可惜这么想的,还有哈尔滨新中新。

2苦手

根据网友@知识海洋2020上传的调研报告显示,新中新对985、211等高校市场占有率高达44%以上,对中小规模院校市场占有率也达到了40%。目前尚不清楚数据来源与真实性,但显然与新开普所宣传的“主营的校园信息化产品覆盖千余所高校,市场占有率逾45%”有冲突之处。

更有意思的是,“校园一体化”这个逻辑存在严重硬伤——以赵亦敏的观察为例,学校内虽然使用的是新开普的一卡通,但是对应的充值转账、流水查询、修改密码等功能的APP,却是由新中新开发的,甚至食堂里对应的刷卡仪器也是由新中新提供。

毫无疑问,这种生态构建过程中的阻碍是现实存在的、且很难在短时间内改变。

除了在业务领域上互为苦手外,双方还在资本市场上你争我赶——新开普有蚂蚁加持、新中新则是工信部公布的第一批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新开普可以在二级市场拉升市值,新中新一样在去年5月启动了上市计划。

自2015年新开普以3.2亿并购迪科远望、1.9亿收购上海数维之后,校园一卡通领域内真正能称得上巨头的,也只剩下新开普和新中新了。

甚至,在股吧中还有网友憧憬新开普能够整合新中新,实现线下资源的统一,这样“与互联网巨头的合作就拥有了无比的话语权”。

3隐忧

对于郑州大学大四学生王欣同来说,新开普的存在感近乎为零。

这是个很奇怪的现象——新开普创始人杨维国毕业于郑州工学院,而郑州工学院又在2000年并入了郑州大学,可以说郑大算是新开普的“娘家”,也是新开普绝对的基本盘。

公开报道显示,2019年,双方还曾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要在资源共享、就业创业信息化等方面深度合作。

按理说,郑州大学完全有基础成为新开普的“试验田”。但在王欣同看来,新开普所提供的一卡通服务没有一丝超预期的地方,甚至连想象力空间都极其有限。

一方面是自一卡通普及以来,这么多年它仍然局限在教室宿舍、食堂超市等校园支付场景中。在高校这个相对严肃的环境中,它很难挖掘出新的增长点。另一方面则是一卡通与社会的联系极其淡漠,学生毕业后往往剪卡上交、转而投向支付宝、微信等更为综合普适的支付渠道中。

这一问题,也直接反映在新开普的年报中。

自2015年大举并购、获取海量的高校资源后,新开普的营收与净利润均飞速增长,但隐忧在于,其营收净利同比增长率却逐年下滑。这在部分财经及专业分析人士看来是相当致命的——新开普要么寻找到新的增长点来佐证自己强大的活力与生命力,要么在疯狂内卷的二级市场里承受股价下滑的风险。

压力之下,新开普选择了“蹭热点”。

譬如在2017年10月,新开普方面与苏宁金融举行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双方将在校园消费金融、信用支付、校园大数据应用领域展开合作。甚至更早的时间,新开普已经与招商银行、京东金融、芝麻信用等达成了大学生征信体系方面的合作。

到了2018年,新开普“完美校园”app开始为学生提供金融服务。截至当年年中,已经向学生发放贷款约2300笔,平均金额在4000元左右。

据新开普董事长杨维国当时透露,公司是目前行业唯一面向大中专院校学生的互联网金融云平台,将来会结合账户体系和产品入口,与金融机构合作,为大中专院校学生提供便捷的签约银行通道、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个人征信、消费信贷等服务。

2019年12月,新开普受邀参加第三届中国一校一品教育节,现场展示了公司基于K12基础教育阶段定制的智慧校园云平台产品。通过引入金融科技服务、人脸识别技术、食材精细化管理、大数据分析技术等,宣称要“不断满足教育信息化2.0对K12智慧校园建设的顶层设计要求。”

后来的结果大家已经知道了。严惩校园贷和大力整顿教培市场随之而来,政策的整体转向也让新开普有口难言。

2021年9月,当字节跳动宣布收购Pico,彻底在国内引爆“元宇宙”概念,一时间A股雨后春笋般出现了多家元宇宙概念公司。

对此,一向对热点不甘人后的新开普也在9月9日于互动平台表示:公司目前立项开发的有“VR数控仿真示教机与云平台”和“虚拟现实专业实验室”。VR数控仿真示教机与云平台目前已顺利完成产品发布,并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盐城工业学院等院校落地。

去年10月28日,新开普发布公告称,公司将增资上海渲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持有其51%的股权。借助上海渲图的VR技术及经验,与公司在多场景下的解决方案结合,提升虚拟现实实验室建设和课程资源建设能力,为高校提供定制化的实验、实训、科研综合解决方案,全方位支撑虚拟仿真、现实教学及科研需求,打造出新一代具有竞争力的差异化产品。

上述种种举动,在新开普的股民看来,能大幅增强公司在元宇宙概念的技术支持。

然而,新开普的“元宇宙”新故事,除了在股市上掀起一阵风吹草动外,并无太多波澜。至少从目前来看,新开普的这一布局仍然需要更多时间来长期检验。

新开普的下一个新故事,又会是什么?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