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绑定“鬼吹灯”系列:腾讯增资七印象,影视寒冬下的头部厂牌求生?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绑定“鬼吹灯”系列:腾讯增资七印象,影视寒冬下的头部厂牌求生?

七印象或许没想到,电影有一天确实面临困境,而网剧成为它和它背后电影人们活下去的动力。

文|娱乐独角兽  桃乐丝

清明小长假过去,影视行业再度面临冰点,幸而市场上依旧有好消息出现,让内容公司们在寒冬里燃起一点希望的火苗。

近日,北京七印象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七印象”)发生工商变更,新增股东广西腾讯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投资比例12.74%。

被投资方七印象则是一家影视制作公司,前身是管虎工作室,背后创始人是演员梁静,及其丈夫电影导演管虎。目前融资的具体金额并未对外透露,但这次融资之后,腾讯系公司在七印象中持股超过21%。

这已经不是腾讯第一次投资七印象,在2018年七印象进行A轮融资之时,腾讯就是投资方之一,同时参与投资的还有华谊兄弟、红星美凯龙。

时间过去四年,七印象联合华谊兄弟、光线传媒、登峰国际等电影公司出品制作《八佰》《革命者》《金刚川》《厨子戏子痞子》等电影,与企鹅影视合作《鬼吹灯之黄皮子坟》《龙岭迷窟》《云南虫谷》等剧集,这家公司在影视市场展现出一定的存在感,也实现了电影+剧集的“双栖发展”。

而将腾讯二度投资七印象这件事放在现在的行业环境下,或许可以理解为七印象无意间完成了一场“电影人的自救”。

在公司成立之初,有位投资人对梁静说,“你有没有想过电影有一天会消失。”当时梁静对这句话不置可否,但这句话也成为电影导演管虎涉足网剧内容的契机。到了现在,电影市场跌入冰谷,网络剧集成为少数还能进行内容输出的品类。

七印象或许没想到,电影有一天确实面临困境,而网剧成为它和它背后电影人们活下去的动力。

腾讯投资七印象,为《鬼吹灯》系列买下口碑保障?

如果要追问腾讯投资七印象的原因,那么“鬼吹灯”和“管虎”或许将会是大多数人回答里的关键词。

2017年七印象与企鹅影视达成合作,共同改编的《鬼吹灯》系列的IP剧集《黄皮子坟》。这是七印象与腾讯首次合作,自此之前,七印象已经参与了《老炮儿》等电影作品,有导演管虎、费振翔坐镇,《黄皮子坟》是七印象公司成立之后接的第一个网剧项目,虽然没有太多IP剧集改编的经验,但是七印象对于《鬼吹灯》改编自信满满。

“因为是电影团队出身,我们所有人观念统一地想要引领观众,认为不能是观众说了算,一定要让观众知道什么才是好看的网剧。”梁静回想《黄皮子坟》的推进过程时曾说。

而当时市场上已经有太多的《鬼吹灯》改编作品,从正午阳光制作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爱奇艺出品的《鬼吹灯之牧野诡事》到电影《九层妖塔》《寻龙诀》,每个版本质量参差不齐,观众对于IP改编的要求则越来越高。

过分自信就容易踏入陷阱。《黄皮子坟》情理之外意料之中的口碑扑街了,剧集上线之后评价两极化,豆瓣评分一度跌到了5.2分。豆瓣上剧集的第一条热评是,“管虎栽了。”

这个冲击对于七印象或许是措手不及的,于是这直接影响到了七印象对《怒晴湘西》的拍摄,团队的创作理念开始从“引领观众”转变为“还原原著”。

这个转变挽救了《黄皮子坟》带来的口碑滑坡,并让七印象的《鬼吹灯》改编之路走上正轨。《怒晴湘西》豆瓣评分达到7.1分,《龙岭迷窟》达到8.1分,《云南虫谷》下滑至6.1分,但这系列的“胡八一”被粉丝称为“最贴脸的胡八一”。

而这或许也一定程度奠定了腾讯与七印象的合作关系。

《鬼吹灯》系列由于IP版权分属问题,导致影视市场上出现了各个版本的改编作品,从电影、剧集到网络大电影,类型繁多,泥沙俱下,始终没有人能够凭借过硬的内容质量一锤定音,真正获得《鬼吹灯》原著粉丝与影视受众的认可。

可以说,影视市场缺乏一张脸谱,真正坐实“胡八一”这个形象,也难以让《鬼吹灯》与某个视频平台产生强关联感。

七印象改编的《鬼吹灯》系列,让人看到一种可能,这系列改编或许能够打透各个圈层,成为一个成功样本。

据了解,此后七印象将与企鹅影视接着合作《鬼吹灯》系列接下来的《昆仑神宫》《南海归墟》《巫峡棺山》三部作品。这就相对保障了创作团队、主演阵容与作品质量的稳定。值得一提的是,《鬼吹灯》系列之外,企鹅影视将《古董局中局》系列IP改编也转交到了七印象手里。

只是在目前的行业环境下,头部剧集的制作压力毫无疑问增加。梁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同样表现出忧虑,“第一,平台全面限价,预算会遭遇很大压力;其次,要符合现在的网剧内容、规避原著中关于盗墓的一些重要元素,内容必须往正能量上走。”

头部厂牌求生:电影人们的后路在哪里?

而在《鬼吹灯》系列之外,七印象获得腾讯投资,似乎还有另一层意义。

2017年七印象与企鹅影视合作之时,不会想到2019年年底疫情爆发,此后三年时间里全球影视产业都被笼罩在疫情的阴影里,各国影院开放又关闭,票房市场起起伏伏却始终摆脱不了萎靡的状态。而电影导演管虎涉足网剧市场,看似旁支的“副业”,成了如今七印象的新支撑。

实际上,一切冥冥之中自有照应。管虎作为电影人,从一开始就是“两条腿走路”。1992年-2000年之间,管虎一边拍摄《头发乱了》《浪漫街头》等电影,管虎拍摄了《牌坊之南方女人》《咱老百姓》等电视剧,2002年在《西施眼》之后,一直到2009年管虎都没有再拍摄电影,而是转而拍摄《黑洞》《7日》《冬至》等电视剧。

对于这段经历管虎有过回忆,“我毕业后是电影行业最不景气的时候,厂长背着拷贝满世界去卖,电影院都改成台球厅了,那时候的人们没有买票看电影的习惯”。

而拍电视剧是在当时时代背景下的求生行为。“电视剧发展势头很好,我去拍了电视剧,但在当时,拍电影的去拍电视剧是被人瞧不起的。”

而现在的情况同样如此。电影市场在疫情影响下冷淡多时,2020年管虎用《八佰》放了一把火,但是市场勉励燃烧一阵子之后,又再次回归谷底,2021年市场片荒、票房冷淡、进口市场缺失等问题接连暴露,到了今年疫情再次反复,春节档之后票房市场屡创新低,清明档国产电影全线撤档,影院被动按下暂停键。

导演们没有安稳的环境拍电影,起码现阶段想要拍电影活下来,有些困难。

七印象获得腾讯的增资,仿佛寒冬中幸存者放出一个信号,当初的双栖发展在此时发挥了作用,电影行业不景气,那么就先从电视剧行业获得养分,“以剧养影”,总归是能够活下去。

实际上其他电影人们未必没有这个打算,从2018年开始就先后有一批电影人进入剧集市场,从一开始的挂名监制到此后亲自操刀导演,也输出一些具备认知度的作品。如冯小刚执导的《北辙南辕》、陈正道拍摄的网剧《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许宏宇导演的《穿越火线》等。

也有迅速在剧集市场建立山头的导演影视公司,电影导演陈国富创立的工夫影业,在《寻龙诀》《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等电影之外,也成功出品了《河神》《动物管理局》等剧集。

只是这其中靠拍摄剧集,获得另一个条生存路径的电影人们并不多,公众有敏感的认知,部分电影导演的电视剧生涯只是一个插曲,很快就会消失不见,而像七印象、工夫影业这类从电影导演工作室化身而来,电影、电视剧并行的影视公司就更少。

行业动荡,影视公司、内容创作者等需要喘息的空间,虽然七印象获得资本助力,不能说代表着内容制作公司们将迎来春天,但它或许能为挣扎中的电影人们带来些许安慰,总有生机,即便生机目前在别处。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腾讯

5.9k
  • 停派千亿股息,俄气市值两天蒸发3000多亿元
  • 赛诺医疗:第二大股东拟询价转让公司3%股份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绑定“鬼吹灯”系列:腾讯增资七印象,影视寒冬下的头部厂牌求生?

七印象或许没想到,电影有一天确实面临困境,而网剧成为它和它背后电影人们活下去的动力。

文|娱乐独角兽  桃乐丝

清明小长假过去,影视行业再度面临冰点,幸而市场上依旧有好消息出现,让内容公司们在寒冬里燃起一点希望的火苗。

近日,北京七印象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七印象”)发生工商变更,新增股东广西腾讯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投资比例12.74%。

被投资方七印象则是一家影视制作公司,前身是管虎工作室,背后创始人是演员梁静,及其丈夫电影导演管虎。目前融资的具体金额并未对外透露,但这次融资之后,腾讯系公司在七印象中持股超过21%。

这已经不是腾讯第一次投资七印象,在2018年七印象进行A轮融资之时,腾讯就是投资方之一,同时参与投资的还有华谊兄弟、红星美凯龙。

时间过去四年,七印象联合华谊兄弟、光线传媒、登峰国际等电影公司出品制作《八佰》《革命者》《金刚川》《厨子戏子痞子》等电影,与企鹅影视合作《鬼吹灯之黄皮子坟》《龙岭迷窟》《云南虫谷》等剧集,这家公司在影视市场展现出一定的存在感,也实现了电影+剧集的“双栖发展”。

而将腾讯二度投资七印象这件事放在现在的行业环境下,或许可以理解为七印象无意间完成了一场“电影人的自救”。

在公司成立之初,有位投资人对梁静说,“你有没有想过电影有一天会消失。”当时梁静对这句话不置可否,但这句话也成为电影导演管虎涉足网剧内容的契机。到了现在,电影市场跌入冰谷,网络剧集成为少数还能进行内容输出的品类。

七印象或许没想到,电影有一天确实面临困境,而网剧成为它和它背后电影人们活下去的动力。

腾讯投资七印象,为《鬼吹灯》系列买下口碑保障?

如果要追问腾讯投资七印象的原因,那么“鬼吹灯”和“管虎”或许将会是大多数人回答里的关键词。

2017年七印象与企鹅影视达成合作,共同改编的《鬼吹灯》系列的IP剧集《黄皮子坟》。这是七印象与腾讯首次合作,自此之前,七印象已经参与了《老炮儿》等电影作品,有导演管虎、费振翔坐镇,《黄皮子坟》是七印象公司成立之后接的第一个网剧项目,虽然没有太多IP剧集改编的经验,但是七印象对于《鬼吹灯》改编自信满满。

“因为是电影团队出身,我们所有人观念统一地想要引领观众,认为不能是观众说了算,一定要让观众知道什么才是好看的网剧。”梁静回想《黄皮子坟》的推进过程时曾说。

而当时市场上已经有太多的《鬼吹灯》改编作品,从正午阳光制作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爱奇艺出品的《鬼吹灯之牧野诡事》到电影《九层妖塔》《寻龙诀》,每个版本质量参差不齐,观众对于IP改编的要求则越来越高。

过分自信就容易踏入陷阱。《黄皮子坟》情理之外意料之中的口碑扑街了,剧集上线之后评价两极化,豆瓣评分一度跌到了5.2分。豆瓣上剧集的第一条热评是,“管虎栽了。”

这个冲击对于七印象或许是措手不及的,于是这直接影响到了七印象对《怒晴湘西》的拍摄,团队的创作理念开始从“引领观众”转变为“还原原著”。

这个转变挽救了《黄皮子坟》带来的口碑滑坡,并让七印象的《鬼吹灯》改编之路走上正轨。《怒晴湘西》豆瓣评分达到7.1分,《龙岭迷窟》达到8.1分,《云南虫谷》下滑至6.1分,但这系列的“胡八一”被粉丝称为“最贴脸的胡八一”。

而这或许也一定程度奠定了腾讯与七印象的合作关系。

《鬼吹灯》系列由于IP版权分属问题,导致影视市场上出现了各个版本的改编作品,从电影、剧集到网络大电影,类型繁多,泥沙俱下,始终没有人能够凭借过硬的内容质量一锤定音,真正获得《鬼吹灯》原著粉丝与影视受众的认可。

可以说,影视市场缺乏一张脸谱,真正坐实“胡八一”这个形象,也难以让《鬼吹灯》与某个视频平台产生强关联感。

七印象改编的《鬼吹灯》系列,让人看到一种可能,这系列改编或许能够打透各个圈层,成为一个成功样本。

据了解,此后七印象将与企鹅影视接着合作《鬼吹灯》系列接下来的《昆仑神宫》《南海归墟》《巫峡棺山》三部作品。这就相对保障了创作团队、主演阵容与作品质量的稳定。值得一提的是,《鬼吹灯》系列之外,企鹅影视将《古董局中局》系列IP改编也转交到了七印象手里。

只是在目前的行业环境下,头部剧集的制作压力毫无疑问增加。梁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同样表现出忧虑,“第一,平台全面限价,预算会遭遇很大压力;其次,要符合现在的网剧内容、规避原著中关于盗墓的一些重要元素,内容必须往正能量上走。”

头部厂牌求生:电影人们的后路在哪里?

而在《鬼吹灯》系列之外,七印象获得腾讯投资,似乎还有另一层意义。

2017年七印象与企鹅影视合作之时,不会想到2019年年底疫情爆发,此后三年时间里全球影视产业都被笼罩在疫情的阴影里,各国影院开放又关闭,票房市场起起伏伏却始终摆脱不了萎靡的状态。而电影导演管虎涉足网剧市场,看似旁支的“副业”,成了如今七印象的新支撑。

实际上,一切冥冥之中自有照应。管虎作为电影人,从一开始就是“两条腿走路”。1992年-2000年之间,管虎一边拍摄《头发乱了》《浪漫街头》等电影,管虎拍摄了《牌坊之南方女人》《咱老百姓》等电视剧,2002年在《西施眼》之后,一直到2009年管虎都没有再拍摄电影,而是转而拍摄《黑洞》《7日》《冬至》等电视剧。

对于这段经历管虎有过回忆,“我毕业后是电影行业最不景气的时候,厂长背着拷贝满世界去卖,电影院都改成台球厅了,那时候的人们没有买票看电影的习惯”。

而拍电视剧是在当时时代背景下的求生行为。“电视剧发展势头很好,我去拍了电视剧,但在当时,拍电影的去拍电视剧是被人瞧不起的。”

而现在的情况同样如此。电影市场在疫情影响下冷淡多时,2020年管虎用《八佰》放了一把火,但是市场勉励燃烧一阵子之后,又再次回归谷底,2021年市场片荒、票房冷淡、进口市场缺失等问题接连暴露,到了今年疫情再次反复,春节档之后票房市场屡创新低,清明档国产电影全线撤档,影院被动按下暂停键。

导演们没有安稳的环境拍电影,起码现阶段想要拍电影活下来,有些困难。

七印象获得腾讯的增资,仿佛寒冬中幸存者放出一个信号,当初的双栖发展在此时发挥了作用,电影行业不景气,那么就先从电视剧行业获得养分,“以剧养影”,总归是能够活下去。

实际上其他电影人们未必没有这个打算,从2018年开始就先后有一批电影人进入剧集市场,从一开始的挂名监制到此后亲自操刀导演,也输出一些具备认知度的作品。如冯小刚执导的《北辙南辕》、陈正道拍摄的网剧《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许宏宇导演的《穿越火线》等。

也有迅速在剧集市场建立山头的导演影视公司,电影导演陈国富创立的工夫影业,在《寻龙诀》《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等电影之外,也成功出品了《河神》《动物管理局》等剧集。

只是这其中靠拍摄剧集,获得另一个条生存路径的电影人们并不多,公众有敏感的认知,部分电影导演的电视剧生涯只是一个插曲,很快就会消失不见,而像七印象、工夫影业这类从电影导演工作室化身而来,电影、电视剧并行的影视公司就更少。

行业动荡,影视公司、内容创作者等需要喘息的空间,虽然七印象获得资本助力,不能说代表着内容制作公司们将迎来春天,但它或许能为挣扎中的电影人们带来些许安慰,总有生机,即便生机目前在别处。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