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头戴设备之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头戴设备之战

苹果和Google等大科技公司在制造VR和AR头戴设备。

文|来咖智库

编译|豆豆

9岁的Ralph Miles慢慢取下了Quest 2头戴设备,眼睛睁得大大的:“简直就像在另一个星系里!”在过去的10分钟内,他一边在一家伦敦商场的家用电子设备区椅子上安静坐着,一边在用震耳欲聋的激光炮轰炸外星机器人。销售员在跑前跑后的介绍,说这个设备当天就能买回家。“那可太棒了”,Ralph兴奋地说。“别怂恿他”,他的爸爸则警告道。

对此感到兴奋的不限于孩子。扩展现实(Extended Reality)将计算机意象投射于用户身边世界的视野中,包括完全沉浸性的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AR)。几乎所有大科技公司都在争相开发VR或AR头戴设备,并对于该小众市场正处在爆发边缘深信不疑。

Facebook母公司Meta在过去一年半中已售出约1000万个Quest 2设备,今年还将推出更先进的Cambria。微软正面向企业销售其更加昂贵的HoloLens 2。苹果预计将于2023年初发布其首个头戴设备,并据说已经在酝酿下一代型号。谷歌正在开发名为Iris的眼镜。还有很多二线科技公司,包括字节跳动、索尼和Snap等,也在销售或开发自身的视觉设备。

科技巨头们发现有两个潜力巨大的市场。一是设备本身。据数据公司IDC预计,今年售出的头戴设备大概将会有1600万个。但IDC的Jitesh Ubrani确信,在十年内,头戴设备销售量将达到成熟市场智能手机的水平。高通为头戴设备和手机都制造芯片,该公司的Hugo Swart说:“有人问头戴设备市场是否能达到智能手机的规模,我认为会不止于此。”

这也引出了第二个更诱人的机会:对于下一代大平台的控制。苹果和Google在智能手机世界成为地主,对应用商店中的每笔交易提成,并在广告等规则设定上牺牲了Facebook等数字租客的利益。谁能把控头戴设备市场,就能同样取得强大的看门人的地位。“这将成为下一轮科技盛宴”,Ubrani先生说,“他们都想要确保能分一杯羹。”

对于下一个平台的寻找,源于上一个平台已显示出成熟的迹象。据IDC统计,美国智能手机出货量从2017年的1.76亿个下降到2021年的1.53亿个。Facebook和Google等采用的广告模式也受到了隐私保护支持者的攻击。作为回应,Meta的老板扎克伯格把公司的未来押宝在了源宇宙(Metaverse)。微软的CEO Satya Nadella也说过,扩展现实将成为塑造未来的三大科技之一(另两个是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Google母公司Alphabet的CEO Sundar Pichai去年指出,AR将成为其“投资的重要领域”。据数据公司Crunchbase发布,2021年四季度,风险资本基金在拓展现实领域豪掷近2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现在销售的头戴设备中90%是VR。自从2014年以20亿美元购买头戴设备制造商Oculus后,2021年Meta以80%的VR设备销售份额占领了市场。在疫情封锁和299美元跳楼价的帮助下,Quest 2在2020年一推出即成爆款。该设备无需配套计算机,即可提供真实可信(可能稍带眩晕)的体验。去年圣诞节,Quest成为美国下载最多的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台湾电子设备公司HTC等小型竞争对手,以及美国游戏开发商Valve等VR游戏装备厂商,都受到了挤压。由于Meta被禁,字节跳动旗下的头戴设备制造商Pico在中国的日子还不错。

Meta的VR策略仍然在围绕着广告。分析公司Omdia的George Jijiashvili说,Meta在尽可能的快速地销售头戴设备,目的是为广告商建立观众基础。Meta宣称其虚拟休闲场所Horizon Worlds和Venues每月有30万用户访问。让这些用户厌烦的是,Meta已经开始在那里尝试播放广告了。更昂贵的Cambria是能把类似VR的屏幕和前置摄像头结合起来,以展示外部世界景象的“透传式”头戴设备,将会在用户的脸上训练摄像头。这将能够实现虚拟形态的面容表情捕捉,并监控用户的目光更多在哪些广告上停留。

Meta同时也正在利用其应用商店赚钱。Omdia认为,从明年起,VR内容的市场将超越VR硬件的市场。扎克伯格先生的动机之一就是建立新平台,以把Meta从对通过手机厂商发售其应用的依赖中解放出来。该公司自身也已经成为数字地主,能够像苹果和Google从智能手机应用销售中提成一样,具备对Quest-store购买行为收税的能力(Meta拒绝透露收费水平)。

在Meta在VR方面高歌猛进的同时,其他厂商也在尝试更加棘手的AR科技。Snap的老板Evan Spiegel说,与VR把你带到另一个地方不同,AR“锚定在你身边的世界”。他的Snapchat社交媒体App很早前就开始为手机提供AR滤镜,让用户能够将自己变成卡通形象,或者是利用设备摄像头虚拟试穿衣服或化妆等。Snap现在开始试水硬件,打造AR Spectacles智能眼镜原型产品组,并已提供给几百个软件开发商。其中一款可供试戴的Specs眼镜有134克重,看起来就像一副大太阳镜,其纤细造型的缺点是电池只能支持30分钟,并且容易发烫。光学科技的局限性使得可视区域只有镜片中间的一个方块,重叠的影像给人感觉似乎是从信箱里往外看。Spiegel先生说,Snap制造该设备的主要原因,是希望在AR头戴设备逐步被广泛接受的过程中,探索其应用案例。在硬件市场,“我们做了些尝试,但目标实际上仍然放在AR平台自身”。

到目前为止,AR眼镜仍是小众中的小众市场,高成本和不稳定的表现限制了其吸引力。IDC预计,今年出货的AR眼镜将为140万副。2021年最畅销的AR眼镜是微软Hololens 2,该设备售价3500美元,客户包括了订购10万副的美国军队(有微软员工抱怨,自己“从事的可不是武器开发的工作”)。佛罗里达州的初创公司Magic Leap将于9月发布其有更宽阔视野的第二代AR眼镜。该公司的目标客户是医疗保健和制造业,而并非消费者。

尽管VR在头戴设备领域占统治地位,AR还是在被广泛采用中迸发出令人激动的火花。Meta不断在推广虚拟音乐会、办公会议等更多场景,但仍很少有人在游戏之外使用VR。据Omdia,去年20亿美元的VR消费中,90%都花在了游戏上。苹果的老板蒂姆·库克批评VR有“孤立”用户的趋势。“VR当然有一些很酷的小众应用,但是在我看来不够深刻”,库克先生说,“AR的应用范围很深刻”。在让扎克伯格先生很兴奋的虚拟现实方面,苹果没有显示出什么兴趣。

苹果未来的透传式头戴设备也将提供AR体验。真正的AR眼镜仍在早期开发阶段。这些初代产品据说主要面对设计师和其他创意工作者,而非高端Mac计算机客户。尽管如此,苹果进入该行业的行为可能成为分水岭。经纪商Bernstein的Mark Shmulik说:“苹果的引领能力在市场中也许是独一无二的”。该公司在中国的业务也很顺畅,这方面比Meta有优势。IDC预计,2026年,全球AR眼镜的出货量将达2000万副,比现在的VR眼镜高一倍。

最大的问题是,头戴设备能否跨越游戏玩家和专业人士,成为真正的科技平台,而非仅仅是配件。曾参与iPhone开发的苹果前高管Tony Fadell指出,今天的AR和VR擅长解决“非常具体的痛点”,而像iPhone那样的通用平台则“完全不是同一回事”。他补充道,至少在接下来的五年之内,“我没有信心”。Fadell先生认为,在可预见的将来,头戴设备将会有点像智能手表,虽然很流行,但不像智能手机那样具备革命性。

Spiegel先生同意头戴设备将不会完全取代手机,就像手机也没有消灭台式机一样。但他指出,“总体的看法是,计算已经变得比以前私人得多”。计算已经从主机转移到桌面,再转移到手掌中。他相信,计算下一步将通过AR“叠加到你身边的世界”。桌面计算主要是关于信息处理,智能手机主要是关于交流沟通。他认为,下一个计算时代将是“体验性的”。

在这种情境下,头戴设备可能成为一个更广泛的可穿戴科技生态系统的一部分。这个生态系统能够将消费者的注意力和购买力从过去15年间催眠他们的智能手机上引开。随着智能手表、智能耳机和将来智能眼镜的普及,电话将成为个人计算的后台而非主要界面。Shmulik先生认为,你眼前的装备将成为“手腕上、耳朵中和口袋里的设备”的补充。他预计,有一天,“你甚至可能忘记自己还有个手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Alphabet

2.8k
  • 谷歌将从位置记录中自动删除用户去堕胎诊所的信息
  • 谷歌同意支付9000万美元解决与应用开发者的佣金纠纷

Facebook

4.8k
  • Meta将于9月1日关闭数字钱包项目Novi
  • 科技早报|小米发布新自研芯片 苹果在韩国App Store开放第三方支付

苹果

6.6k
  • 已故苹果联合创始人乔布斯获追授美国总统自由勋章
  • 苹果在日本大幅提高iPhone 13和iPad售价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头戴设备之战

苹果和Google等大科技公司在制造VR和AR头戴设备。

文|来咖智库

编译|豆豆

9岁的Ralph Miles慢慢取下了Quest 2头戴设备,眼睛睁得大大的:“简直就像在另一个星系里!”在过去的10分钟内,他一边在一家伦敦商场的家用电子设备区椅子上安静坐着,一边在用震耳欲聋的激光炮轰炸外星机器人。销售员在跑前跑后的介绍,说这个设备当天就能买回家。“那可太棒了”,Ralph兴奋地说。“别怂恿他”,他的爸爸则警告道。

对此感到兴奋的不限于孩子。扩展现实(Extended Reality)将计算机意象投射于用户身边世界的视野中,包括完全沉浸性的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AR)。几乎所有大科技公司都在争相开发VR或AR头戴设备,并对于该小众市场正处在爆发边缘深信不疑。

Facebook母公司Meta在过去一年半中已售出约1000万个Quest 2设备,今年还将推出更先进的Cambria。微软正面向企业销售其更加昂贵的HoloLens 2。苹果预计将于2023年初发布其首个头戴设备,并据说已经在酝酿下一代型号。谷歌正在开发名为Iris的眼镜。还有很多二线科技公司,包括字节跳动、索尼和Snap等,也在销售或开发自身的视觉设备。

科技巨头们发现有两个潜力巨大的市场。一是设备本身。据数据公司IDC预计,今年售出的头戴设备大概将会有1600万个。但IDC的Jitesh Ubrani确信,在十年内,头戴设备销售量将达到成熟市场智能手机的水平。高通为头戴设备和手机都制造芯片,该公司的Hugo Swart说:“有人问头戴设备市场是否能达到智能手机的规模,我认为会不止于此。”

这也引出了第二个更诱人的机会:对于下一代大平台的控制。苹果和Google在智能手机世界成为地主,对应用商店中的每笔交易提成,并在广告等规则设定上牺牲了Facebook等数字租客的利益。谁能把控头戴设备市场,就能同样取得强大的看门人的地位。“这将成为下一轮科技盛宴”,Ubrani先生说,“他们都想要确保能分一杯羹。”

对于下一个平台的寻找,源于上一个平台已显示出成熟的迹象。据IDC统计,美国智能手机出货量从2017年的1.76亿个下降到2021年的1.53亿个。Facebook和Google等采用的广告模式也受到了隐私保护支持者的攻击。作为回应,Meta的老板扎克伯格把公司的未来押宝在了源宇宙(Metaverse)。微软的CEO Satya Nadella也说过,扩展现实将成为塑造未来的三大科技之一(另两个是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Google母公司Alphabet的CEO Sundar Pichai去年指出,AR将成为其“投资的重要领域”。据数据公司Crunchbase发布,2021年四季度,风险资本基金在拓展现实领域豪掷近2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现在销售的头戴设备中90%是VR。自从2014年以20亿美元购买头戴设备制造商Oculus后,2021年Meta以80%的VR设备销售份额占领了市场。在疫情封锁和299美元跳楼价的帮助下,Quest 2在2020年一推出即成爆款。该设备无需配套计算机,即可提供真实可信(可能稍带眩晕)的体验。去年圣诞节,Quest成为美国下载最多的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台湾电子设备公司HTC等小型竞争对手,以及美国游戏开发商Valve等VR游戏装备厂商,都受到了挤压。由于Meta被禁,字节跳动旗下的头戴设备制造商Pico在中国的日子还不错。

Meta的VR策略仍然在围绕着广告。分析公司Omdia的George Jijiashvili说,Meta在尽可能的快速地销售头戴设备,目的是为广告商建立观众基础。Meta宣称其虚拟休闲场所Horizon Worlds和Venues每月有30万用户访问。让这些用户厌烦的是,Meta已经开始在那里尝试播放广告了。更昂贵的Cambria是能把类似VR的屏幕和前置摄像头结合起来,以展示外部世界景象的“透传式”头戴设备,将会在用户的脸上训练摄像头。这将能够实现虚拟形态的面容表情捕捉,并监控用户的目光更多在哪些广告上停留。

Meta同时也正在利用其应用商店赚钱。Omdia认为,从明年起,VR内容的市场将超越VR硬件的市场。扎克伯格先生的动机之一就是建立新平台,以把Meta从对通过手机厂商发售其应用的依赖中解放出来。该公司自身也已经成为数字地主,能够像苹果和Google从智能手机应用销售中提成一样,具备对Quest-store购买行为收税的能力(Meta拒绝透露收费水平)。

在Meta在VR方面高歌猛进的同时,其他厂商也在尝试更加棘手的AR科技。Snap的老板Evan Spiegel说,与VR把你带到另一个地方不同,AR“锚定在你身边的世界”。他的Snapchat社交媒体App很早前就开始为手机提供AR滤镜,让用户能够将自己变成卡通形象,或者是利用设备摄像头虚拟试穿衣服或化妆等。Snap现在开始试水硬件,打造AR Spectacles智能眼镜原型产品组,并已提供给几百个软件开发商。其中一款可供试戴的Specs眼镜有134克重,看起来就像一副大太阳镜,其纤细造型的缺点是电池只能支持30分钟,并且容易发烫。光学科技的局限性使得可视区域只有镜片中间的一个方块,重叠的影像给人感觉似乎是从信箱里往外看。Spiegel先生说,Snap制造该设备的主要原因,是希望在AR头戴设备逐步被广泛接受的过程中,探索其应用案例。在硬件市场,“我们做了些尝试,但目标实际上仍然放在AR平台自身”。

到目前为止,AR眼镜仍是小众中的小众市场,高成本和不稳定的表现限制了其吸引力。IDC预计,今年出货的AR眼镜将为140万副。2021年最畅销的AR眼镜是微软Hololens 2,该设备售价3500美元,客户包括了订购10万副的美国军队(有微软员工抱怨,自己“从事的可不是武器开发的工作”)。佛罗里达州的初创公司Magic Leap将于9月发布其有更宽阔视野的第二代AR眼镜。该公司的目标客户是医疗保健和制造业,而并非消费者。

尽管VR在头戴设备领域占统治地位,AR还是在被广泛采用中迸发出令人激动的火花。Meta不断在推广虚拟音乐会、办公会议等更多场景,但仍很少有人在游戏之外使用VR。据Omdia,去年20亿美元的VR消费中,90%都花在了游戏上。苹果的老板蒂姆·库克批评VR有“孤立”用户的趋势。“VR当然有一些很酷的小众应用,但是在我看来不够深刻”,库克先生说,“AR的应用范围很深刻”。在让扎克伯格先生很兴奋的虚拟现实方面,苹果没有显示出什么兴趣。

苹果未来的透传式头戴设备也将提供AR体验。真正的AR眼镜仍在早期开发阶段。这些初代产品据说主要面对设计师和其他创意工作者,而非高端Mac计算机客户。尽管如此,苹果进入该行业的行为可能成为分水岭。经纪商Bernstein的Mark Shmulik说:“苹果的引领能力在市场中也许是独一无二的”。该公司在中国的业务也很顺畅,这方面比Meta有优势。IDC预计,2026年,全球AR眼镜的出货量将达2000万副,比现在的VR眼镜高一倍。

最大的问题是,头戴设备能否跨越游戏玩家和专业人士,成为真正的科技平台,而非仅仅是配件。曾参与iPhone开发的苹果前高管Tony Fadell指出,今天的AR和VR擅长解决“非常具体的痛点”,而像iPhone那样的通用平台则“完全不是同一回事”。他补充道,至少在接下来的五年之内,“我没有信心”。Fadell先生认为,在可预见的将来,头戴设备将会有点像智能手表,虽然很流行,但不像智能手机那样具备革命性。

Spiegel先生同意头戴设备将不会完全取代手机,就像手机也没有消灭台式机一样。但他指出,“总体的看法是,计算已经变得比以前私人得多”。计算已经从主机转移到桌面,再转移到手掌中。他相信,计算下一步将通过AR“叠加到你身边的世界”。桌面计算主要是关于信息处理,智能手机主要是关于交流沟通。他认为,下一个计算时代将是“体验性的”。

在这种情境下,头戴设备可能成为一个更广泛的可穿戴科技生态系统的一部分。这个生态系统能够将消费者的注意力和购买力从过去15年间催眠他们的智能手机上引开。随着智能手表、智能耳机和将来智能眼镜的普及,电话将成为个人计算的后台而非主要界面。Shmulik先生认为,你眼前的装备将成为“手腕上、耳朵中和口袋里的设备”的补充。他预计,有一天,“你甚至可能忘记自己还有个手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