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主播”罗永浩踩下刹车,交个朋友如何找到自己?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主播”罗永浩踩下刹车,交个朋友如何找到自己?

在黄贺看来,罗永浩“淡出”的说法并不完全准确。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伍洋宇

4月11日,交个朋友科技创始人黄贺接受了包括界面新闻在内的媒体采访,就罗永浩“离开”交个朋友一事做出更多解答。

日前,36氪报道称罗永浩将于今年5月淡出交个朋友的日常管理,同时提供“罗永浩”账号运营权3年(或5年)并拿走一笔“天价”分手费,金额或达数亿元,往后三年罗永浩仍将在交个朋友每年带货直播数十场。 

期间,罗永浩将投身创办自己的全新AR公司,交个朋友则由黄贺、朱萧木、李毅、草威等人组成的创始团队继续运营。

对此,黄贺回应称,罗永浩只是“淡出”交个朋友,去做AR创业项目,并非完全离开。所谓“分手费”,其实质是“渠道费”,交个朋友将以签约付费获取授权的方式继续运营“罗永浩”抖音账号,而老罗也将每周或每月按照固定频次进行直播。

不过,涉及直播频次、签约金额及时限等具体数字还在商议中。黄贺表示,待最终商榷后将以官宣形式告知大众。据了解,由于带货频次下降等原因,罗永浩的抽成比例也将一定幅度下调。

对于外界颇为好奇的罗永浩的AR项目,黄贺表示自己也曾陪同老罗面见投资人,并透露其中多位对此非常感兴趣,但由于他并不会主要参与该项目,所以不能表述过多。

在黄贺看来,罗永浩“淡出”的说法并不完全准确。“可能从半年前开始,我们就已经变成这种频率了,可以说是几乎维持现状。”他说,有关“淡出”的事情他与老罗之间从去年就已开始讨论,具体实施则是今年春节期间。

据官方数据,罗永浩过去一年的直播时长占交个朋友直播总时长3%,销售额占约5%,平均每周直播1.5场,这相对于开播第一年时一周三播的情况已有很大差异。

即便直播频次降低,罗永浩也还会是交个朋友一位“重量级艺人”。“到了特定场次的时候,比如说周年庆、双十一或者是618这些大场,也会邀请罗老师回来。”黄贺表示。

交个朋友本身带有浓重的老罗个人色彩,后者淡出之后,留下的人必须要面对如何找准自身定位的问题。

对比于“便宜好货”直播间,黄贺希望交个朋友在抖音的身份是“官方旗舰店”,不一定是价格最低,但在质量上要做到更加严格把关。作为比喻,他更想成为便利店界的罗森和7-11而不是夫妻老婆店。

为此,交个朋友计划今年再扩招50个垂直领域的专业性主播。“比如说服饰、美妆、酒水、母婴、家电等等,会挖一些行业内的达人来培养成主播。”黄贺说,“前提是他(需要)达到我们现有主播的标准,有某一个行业的强项、长处,这是我们接下来的一个重点。” 

罗永浩的淡出也不会改变交个朋友与抖音的关系。黄贺明确表示现目前不会考虑跨平台直播。交个朋友多项业务与抖音强绑定,例如抖音部分S级KA客户的账号是由交个朋友进行代运营,巨量引擎也在与其合作进行主播培训业务。

老罗的“离开”势必会影响交个朋友的GMV,但黄贺认为一方面下滑幅度会非常小,另一方面这主要是受众的情绪因素导致,他预估等老罗偶尔回归直播后这种情况又会改善。他表示,团队已经定下今年GMV翻倍增长的目标。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罗永浩

  • 虚拟人,在直播间打工
  • 罗永浩俞敏洪,无意做“抖音一哥”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主播”罗永浩踩下刹车,交个朋友如何找到自己?

在黄贺看来,罗永浩“淡出”的说法并不完全准确。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伍洋宇

4月11日,交个朋友科技创始人黄贺接受了包括界面新闻在内的媒体采访,就罗永浩“离开”交个朋友一事做出更多解答。

日前,36氪报道称罗永浩将于今年5月淡出交个朋友的日常管理,同时提供“罗永浩”账号运营权3年(或5年)并拿走一笔“天价”分手费,金额或达数亿元,往后三年罗永浩仍将在交个朋友每年带货直播数十场。 

期间,罗永浩将投身创办自己的全新AR公司,交个朋友则由黄贺、朱萧木、李毅、草威等人组成的创始团队继续运营。

对此,黄贺回应称,罗永浩只是“淡出”交个朋友,去做AR创业项目,并非完全离开。所谓“分手费”,其实质是“渠道费”,交个朋友将以签约付费获取授权的方式继续运营“罗永浩”抖音账号,而老罗也将每周或每月按照固定频次进行直播。

不过,涉及直播频次、签约金额及时限等具体数字还在商议中。黄贺表示,待最终商榷后将以官宣形式告知大众。据了解,由于带货频次下降等原因,罗永浩的抽成比例也将一定幅度下调。

对于外界颇为好奇的罗永浩的AR项目,黄贺表示自己也曾陪同老罗面见投资人,并透露其中多位对此非常感兴趣,但由于他并不会主要参与该项目,所以不能表述过多。

在黄贺看来,罗永浩“淡出”的说法并不完全准确。“可能从半年前开始,我们就已经变成这种频率了,可以说是几乎维持现状。”他说,有关“淡出”的事情他与老罗之间从去年就已开始讨论,具体实施则是今年春节期间。

据官方数据,罗永浩过去一年的直播时长占交个朋友直播总时长3%,销售额占约5%,平均每周直播1.5场,这相对于开播第一年时一周三播的情况已有很大差异。

即便直播频次降低,罗永浩也还会是交个朋友一位“重量级艺人”。“到了特定场次的时候,比如说周年庆、双十一或者是618这些大场,也会邀请罗老师回来。”黄贺表示。

交个朋友本身带有浓重的老罗个人色彩,后者淡出之后,留下的人必须要面对如何找准自身定位的问题。

对比于“便宜好货”直播间,黄贺希望交个朋友在抖音的身份是“官方旗舰店”,不一定是价格最低,但在质量上要做到更加严格把关。作为比喻,他更想成为便利店界的罗森和7-11而不是夫妻老婆店。

为此,交个朋友计划今年再扩招50个垂直领域的专业性主播。“比如说服饰、美妆、酒水、母婴、家电等等,会挖一些行业内的达人来培养成主播。”黄贺说,“前提是他(需要)达到我们现有主播的标准,有某一个行业的强项、长处,这是我们接下来的一个重点。” 

罗永浩的淡出也不会改变交个朋友与抖音的关系。黄贺明确表示现目前不会考虑跨平台直播。交个朋友多项业务与抖音强绑定,例如抖音部分S级KA客户的账号是由交个朋友进行代运营,巨量引擎也在与其合作进行主播培训业务。

老罗的“离开”势必会影响交个朋友的GMV,但黄贺认为一方面下滑幅度会非常小,另一方面这主要是受众的情绪因素导致,他预估等老罗偶尔回归直播后这种情况又会改善。他表示,团队已经定下今年GMV翻倍增长的目标。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