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微博注册“微博电商”商标,当年不要的电商现在又捡起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微博注册“微博电商”商标,当年不要的电商现在又捡起来

微博电商一直没有做起来,与其说是微博的能力有限,倒不如说是当时的微博选择了主动放弃电商。

文|三易生活

继3月24日,微博成为第六家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列入 “预摘牌名单”的中概股后,还陷入了互联网企业员工“毕业”的风波中。但在日前有消息显示,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申请注册多项“微博电商”商标,其国际分类涉及通讯服务、教育娱乐、广告销售、科学仪器等,当前状态为申请中。

在看到“微博电商”这个名字的瞬间,总有一种让人梦回十年前,那个移动互联网大船缓缓驶来的年代,毕竟微博做电商这件事已经有了十余年的历史。

事实上,微博在电商领域的尝试始于2011年,这一年微博的用户规模增长到了近2亿,在网民中的普及率从13.8%增至40.2%。这也促使微博方面开始思考商业化变现的问题,并在这一年建立了商业产品部。但微博的自有电商业务最终伴随着企业微博、微博销售计划的无疾而终,最终陷入了沉寂。

随后便是2013年,微博在遭遇发展困境之际,接受了阿里方面的战略投资,并与淘宝达成战略性合作,成为了阿里为淘系电商导流的一环,一时之间也吸引了大量的淘宝商家涌入微博。而微博与淘宝合作的最高峰,则莫过于2015年的微电商峰会。彼时微博打算联合阿里、微卖等合作伙伴,共建以兴趣为导向的移动社交电商平台,微博CEO王高飞更是在此次活动中喊出了“请忘记自己(微博)是社交产品”的口号。

别看当时的口号喊得震天响,但结果却是到了2016年,也就是微博与淘宝三年战略合作的最后一年,微博电商业务、也就是阿里为微博带来的营收,从微博首次盈利的2013年第四季度的2850万美元,降低到2016年第二季度的1280万美元。根据当时微博内部人士的说法,在微博与淘宝合作结束的同时,电商项目就从其核心战略中被剔除。

在这之后,微博的电商业务也就进入了“小打小闹”的阶段,基本也就只有用来展示商品的“微橱窗”,以及垂直领域的带货大V来维持电商业务的存在。

到了2020年,眼见抖音与快手都在开始积极探索电商业务,微博也“坐不住”了,当时也推出了“微博小店”,为想要通过电商变现的用户,提供了可系统化管理与展示店铺、电商内容激励、小店购物津贴、返佣激励计划。此后在2021年,微博方面还宣布推出电商号扶持政策,宣布将重点扶持千万电商号,打造垂直领域特色电商博主,并将给予百亿流量扶持和一亿现金激励,为优质创作者提供专属政策和权益。然而这项政策最终的结果,却是雷声大雨点小,并没有溅起太多的水花。

但微博电商一直没有做起来,与其说是微博的能力有限,倒不如说是当时的微博选择了主动放弃电商。

彼时微博的电商业务虽然在表面上看是在做电商,但实际上却是在给淘系电商平台引流,彼时微博的创作者激励计划基本上就是公开支持“唯流量论”。毕竟阿里的电商模式并非卖货,而是向平台中的商家卖广告,使得其对于外部流量几乎永远都有需求。所以阿里方面自然希望微博成为淘系电商的流量源泉,并希望在微博上建立一个能够无缝接入的社会化电商体系,而微博则可以作为平台方与导流方,直接从电商的收益中获取分成。

当然,微博也不傻。给淘系平台导流明显是一件只顾眼前、却放弃未来的行为,而微博则是面向所有半熟人乃至陌生人的开放式平台,是媒体属性几乎最强的社交网络,电商元素的泛滥无疑会极大影响到社区的氛围。简单来说,阿里只是想将流量庞大的微博作为为自家电商平台引流的“工具人”,但微博却不甘于这种有损平台根基的定位。彼时,微博站在移动社交与大众媒体的交界点上,自然不希望过度电商化影响到平台的调性。

事实上,微博属于典型“弱关系、强影响”的社交网络,因此在实质上放弃了电商业务后,微博选择了离媒体属性更近的广告分销策略。在2016年微博与淘宝的3年战略合作到期后,微博上残存的电商生态主要是以有一定粉丝积淀的意见领袖,在微博这个广场上为某个产品或品牌喊话和站台为主。按照王高飞的说法,则是“我们将专注于连接商品和消费者,不是微博直接把用户连接上商品,而是通过大概覆盖几十个垂直领域的将近2000多万的购物达人与用户发生联系。”

既然当初微博对于电商业务的态度并不热络,现在又为何要重新捡起“微博电商”呢?或许只能说是此一时彼一时了。在此次疫情前,国内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增长带来了源源不绝的流量,既然有了流量也就有了广告变现的能力,再加上微博的媒体属性决定其势必会受到广告主的欢迎。

但遗憾的是,在全球经济遭遇疫情的背景下,数字广告承压已经成为了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共识,而微博的广告主也从2019年的240万降低到了2021年的80万。

再加上,微博的活跃用户规模已经几乎达到了瓶颈。根据官方公布的财报数据显示,2021财年第四季度末微博的月活跃用户数为5.73亿,与2021财年三季度保持一致。在高价值活跃用户增长停滞,广告主数量大幅度减少的情况下,无疑也都直指一个问题,那就是占据营收超过88%的广告收入,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同时,微博还遭遇了“水军”治理、热搜整改,以及与饭圈切割等监管,最终也让微博的泛娱乐化战略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从最新的财报数据来看,微博的销售净利率已经从2017-2019年接近30%的水准减半,降至2020年与2021年的不足20%。

这些种种不利的局面下,微博寻求第二增长曲线也已经刻不容缓。但在众多的赛道中,电商这一在现金流与利润上都有着不错表现的传统业务,就被微博重新捡了起来。

但对于如今的微博来说,在经历了营销号和饭圈的洗礼后,还有没有社区氛围都是存疑的。现在的微博用户可以说已经对这一平台上的种种怪现象习以为常了,所以无论是搞直播带货还是单纯将微博小店的模式扩大,或许用户都不再会像当初一样给予负反馈了。

不过,微博电商到底是要向抖音、快手一样,从无到有的搭建电商体系,抑或重回当年与淘宝合作时的框架,这可能就要时间来给出答案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新浪微博

3.3k
  • 在唐山打人事件中借机恶意发布有害言论,992个微博用户被禁言
  • 微博管理员:针对热议事件发布极端言论,265个账号被禁言

淘宝

4.3k
  • 南京淘宝软件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邱城接替李多全
  • 19.38亿元,蔡家核心商业体佳程广场整体拍卖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微博注册“微博电商”商标,当年不要的电商现在又捡起来

微博电商一直没有做起来,与其说是微博的能力有限,倒不如说是当时的微博选择了主动放弃电商。

文|三易生活

继3月24日,微博成为第六家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列入 “预摘牌名单”的中概股后,还陷入了互联网企业员工“毕业”的风波中。但在日前有消息显示,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申请注册多项“微博电商”商标,其国际分类涉及通讯服务、教育娱乐、广告销售、科学仪器等,当前状态为申请中。

在看到“微博电商”这个名字的瞬间,总有一种让人梦回十年前,那个移动互联网大船缓缓驶来的年代,毕竟微博做电商这件事已经有了十余年的历史。

事实上,微博在电商领域的尝试始于2011年,这一年微博的用户规模增长到了近2亿,在网民中的普及率从13.8%增至40.2%。这也促使微博方面开始思考商业化变现的问题,并在这一年建立了商业产品部。但微博的自有电商业务最终伴随着企业微博、微博销售计划的无疾而终,最终陷入了沉寂。

随后便是2013年,微博在遭遇发展困境之际,接受了阿里方面的战略投资,并与淘宝达成战略性合作,成为了阿里为淘系电商导流的一环,一时之间也吸引了大量的淘宝商家涌入微博。而微博与淘宝合作的最高峰,则莫过于2015年的微电商峰会。彼时微博打算联合阿里、微卖等合作伙伴,共建以兴趣为导向的移动社交电商平台,微博CEO王高飞更是在此次活动中喊出了“请忘记自己(微博)是社交产品”的口号。

别看当时的口号喊得震天响,但结果却是到了2016年,也就是微博与淘宝三年战略合作的最后一年,微博电商业务、也就是阿里为微博带来的营收,从微博首次盈利的2013年第四季度的2850万美元,降低到2016年第二季度的1280万美元。根据当时微博内部人士的说法,在微博与淘宝合作结束的同时,电商项目就从其核心战略中被剔除。

在这之后,微博的电商业务也就进入了“小打小闹”的阶段,基本也就只有用来展示商品的“微橱窗”,以及垂直领域的带货大V来维持电商业务的存在。

到了2020年,眼见抖音与快手都在开始积极探索电商业务,微博也“坐不住”了,当时也推出了“微博小店”,为想要通过电商变现的用户,提供了可系统化管理与展示店铺、电商内容激励、小店购物津贴、返佣激励计划。此后在2021年,微博方面还宣布推出电商号扶持政策,宣布将重点扶持千万电商号,打造垂直领域特色电商博主,并将给予百亿流量扶持和一亿现金激励,为优质创作者提供专属政策和权益。然而这项政策最终的结果,却是雷声大雨点小,并没有溅起太多的水花。

但微博电商一直没有做起来,与其说是微博的能力有限,倒不如说是当时的微博选择了主动放弃电商。

彼时微博的电商业务虽然在表面上看是在做电商,但实际上却是在给淘系电商平台引流,彼时微博的创作者激励计划基本上就是公开支持“唯流量论”。毕竟阿里的电商模式并非卖货,而是向平台中的商家卖广告,使得其对于外部流量几乎永远都有需求。所以阿里方面自然希望微博成为淘系电商的流量源泉,并希望在微博上建立一个能够无缝接入的社会化电商体系,而微博则可以作为平台方与导流方,直接从电商的收益中获取分成。

当然,微博也不傻。给淘系平台导流明显是一件只顾眼前、却放弃未来的行为,而微博则是面向所有半熟人乃至陌生人的开放式平台,是媒体属性几乎最强的社交网络,电商元素的泛滥无疑会极大影响到社区的氛围。简单来说,阿里只是想将流量庞大的微博作为为自家电商平台引流的“工具人”,但微博却不甘于这种有损平台根基的定位。彼时,微博站在移动社交与大众媒体的交界点上,自然不希望过度电商化影响到平台的调性。

事实上,微博属于典型“弱关系、强影响”的社交网络,因此在实质上放弃了电商业务后,微博选择了离媒体属性更近的广告分销策略。在2016年微博与淘宝的3年战略合作到期后,微博上残存的电商生态主要是以有一定粉丝积淀的意见领袖,在微博这个广场上为某个产品或品牌喊话和站台为主。按照王高飞的说法,则是“我们将专注于连接商品和消费者,不是微博直接把用户连接上商品,而是通过大概覆盖几十个垂直领域的将近2000多万的购物达人与用户发生联系。”

既然当初微博对于电商业务的态度并不热络,现在又为何要重新捡起“微博电商”呢?或许只能说是此一时彼一时了。在此次疫情前,国内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增长带来了源源不绝的流量,既然有了流量也就有了广告变现的能力,再加上微博的媒体属性决定其势必会受到广告主的欢迎。

但遗憾的是,在全球经济遭遇疫情的背景下,数字广告承压已经成为了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共识,而微博的广告主也从2019年的240万降低到了2021年的80万。

再加上,微博的活跃用户规模已经几乎达到了瓶颈。根据官方公布的财报数据显示,2021财年第四季度末微博的月活跃用户数为5.73亿,与2021财年三季度保持一致。在高价值活跃用户增长停滞,广告主数量大幅度减少的情况下,无疑也都直指一个问题,那就是占据营收超过88%的广告收入,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同时,微博还遭遇了“水军”治理、热搜整改,以及与饭圈切割等监管,最终也让微博的泛娱乐化战略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从最新的财报数据来看,微博的销售净利率已经从2017-2019年接近30%的水准减半,降至2020年与2021年的不足20%。

这些种种不利的局面下,微博寻求第二增长曲线也已经刻不容缓。但在众多的赛道中,电商这一在现金流与利润上都有着不错表现的传统业务,就被微博重新捡了起来。

但对于如今的微博来说,在经历了营销号和饭圈的洗礼后,还有没有社区氛围都是存疑的。现在的微博用户可以说已经对这一平台上的种种怪现象习以为常了,所以无论是搞直播带货还是单纯将微博小店的模式扩大,或许用户都不再会像当初一样给予负反馈了。

不过,微博电商到底是要向抖音、快手一样,从无到有的搭建电商体系,抑或重回当年与淘宝合作时的框架,这可能就要时间来给出答案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