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盒马、京东、叮咚等紧急调度数千名精英运力入沪,他们如何缓解“买菜难”?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盒马、京东、叮咚等紧急调度数千名精英运力入沪,他们如何缓解“买菜难”?

一线人员奔赴上海并非只靠热情与勇气,背后有诸多细节需要平台做出完整的支援预案。

图片来源:unsplash

记者 | 伍洋宇 佘晓晨

编辑 | 文姝琪

4月8日,曹冉第一次直面上海电商平台运力的严峻形势。这天下午,在成都中铁西城盒马鲜生门店工作群里,他看到HR发了一封关于支援上海运力的“召集令”。

此时上海刚刚进入第二波严格的疫情封控不久,作为外地员工,曹冉此前并不能真切感受前线同事的压力。没有过多犹豫,曹冉跟未婚妻商量之后,小两口决定一起报名。

曹冉在店里负责的是理货盘点,群里除了他还有店长、主管等一共大概20号人。4月9日,这封“召集令”又出现在另一个成都区域的百人大群,更多盒马门店员工开始纷纷响应。

最终,包括曹冉所在门店的3人,盒马成都门店一共派出20名员工赴沪支援。截至4月13日10时,盒马已派出来自全国20多个城市的400余名员工赶往上海,预计4月15日团队规模将达到1000人。

为承担上海保供任务,更多电商平台在全国调度运力团队支援上海。 

饿了么、盒马、大润发和菜鸟增调共计3000名一线人员,京东、天猫超市等平台也已调度大批运力,其中京东已调配了约3000名快递小哥陆续抵沪,京东物流从北京、常熟等城市调拨100余台智能快递车增援上海。生鲜电商平台中,叮咚买菜江苏、浙江、粤闽、川渝等地共205位员工已经抵达上海一线;3月底,美团买菜从北京、广州、深圳调动数百名分拣人员援驰上海。

他们与上海的距离

支援团队集结完毕之后,平台都会尽可能以最快、最安全的方式将其送往上海。

携带24小时内核酸阴性报告,曹冉在4月13日清晨坐上由成都飞往杭州的航班,再从机场搭乘地铁到达杭州高铁站。在等待高铁的两个小时内,小组内的每个人都按照要求穿好防护服,以全副武装的姿态向上海进发。

在界面新闻记者的了解中,这是一个极其谨慎的方案,其他多家平台大都安排人员乘坐高铁直达上海,这也与城市间距离与交通方式的可行性有关,而平台之间的共性是都将严格执行支援人员的核酸检测与抗原测试。

在一线人员奔赴上海的背后并非只有其热情与勇气,像交通、住宿、工作分配等多方面的细节需要平台做出完整的支援预案。

在叮咚买菜任职HRBP的张东此次负责上海支援计划。他告诉界面新闻,公司目前从高管层面成立了30余人的保供小组,以各部门负责人为主。 

“其实在3月上中旬的时候,公司已经在对仓内人员、业务等方面做大量的预测,找到我们可能出现的短板。”张东说,“然后发现我们的重难点会在前置仓,主要是仓内分拣和仓管这些岗位可能会存在缺口。”

张东表示,做出预判后,整个召集过程先是自上而下传达,在保证各城市本身运力不受影响的基础上,再由各前置仓负责人进行统筹上报。除了已接种第三针加强针的硬性健康条件,叮咚买菜希望加入援沪的人员都是各地业务骨干,并提出了“工作年限半年以上、绩效考核排名靠前”的参考标准。

对于援沪员工,公司将提供食宿保障和一定金额补助。此外,在一线员工从“小哥”、站长再到区域长甚至中层管理的上升渠道中,此次参与支援的员工也将获得重点关注。 

方案得到执行后,叮咚买菜在3月20日前后从江浙调动了第一批22名支援人员。随着订单量和用户需求持续扩大,3月底再次从全国16个城市召集共187名人员抵沪。由于上海严格的防疫政策,这些来沪人员被安排在各个酒店,并且随着封控要求的变化转战于不同酒店之间,其中不乏在车上过夜的情况。

解决了哪些问题?

各个平台对于运力缺口有不一样的判断。

对于生鲜电商,商品分拣是履约链条中的重要一环。美团买菜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疫情原因,市民购物需求暴增。过去日常订单一般只有几件商品,一两分钟就能分拣完成,现在一个订单有十几件商品,而且往往都是大件,需要的分拣时间翻倍,甚至翻三倍。

与此同时,美团买菜目前分配到站点的订单相比之前也已翻倍。一线分拣工作人员每天要从上午6点到晚上12点,持续工作接近18个小时。

就叮咚买菜而言,目前从全国调配来的分拣运力较多流向了闵行和浦东,区域层面交付压力较大的集中在联洋和梅陇。正常情况下,叮咚买菜向各个站点都派遣了一名分拣外力,但对于前述区域站点,外力人员数量可能增加到五名以上。

莫水泉是从广东佛山赴沪支援的一名分拣小哥,他告诉界面新闻,他所在的站点目前共有5名分拣人员,其中包括一名仓管。其工作强度是从早上六点半到晚上八点共13.5小时,此后由夜班人员接手。

小莫表示,这些同事已经非常熟练,每人每天大概能分拣700单至800单,他由于过去是夜班组,一开始仅能拣出200单至300单,近半个月时间过去,他已经可以完成每日600单的任务量。

在盒马这边,要解决的问题又有所不同。曹冉所在的20人团队以及另有一支从重庆来的13人团队,目前都被分配到了仓库整理库存。他表示,该仓库相关门店此前暂停营业近十天,他们需要从中淘汰已经过期的产品,目测完成作业需要两天时间。

天猫超市、京东等平台当前的支援重点则在于配送。

从杭州来沪的京东配送人员杨师傅告诉界面新闻,他目前支援的是松江站点,随他一起前来的人共有6名。在4月14日下午他才开始配送,几小时内已经完成七十余单。

天猫超市桃浦站站长张道嘉也是支援人员之一,但此前因社区管控不得不暂停工作数日,该站点平时负责周边普陀区、宝山区几十个小区的快递配送。政策放宽后,张道嘉于4月9日重返工作岗位,团队原有16人也陆续到岗8名。

在多方面因素影响下,桃浦站无法在室内进行配送运营,张道嘉带领团队通过与公司与属地政府部门的沟通,于4月11日在马路边支出临时站,为周边市民解决米面粮油等生活物资的配送。

据介绍,4月11日,天猫超市桃浦站完成约600单配送;4月12日,完成配送单量1000余单,已经接近疫情前单量。张道嘉表示,团队在完成本站的配送之后,还可以去支援附近的大华配送站。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盒马鲜生

3.2k
  • 国盛证券:当前指数已正入“技术性牛市”的状态
  • 青白江上半年经济运行亮点:“项”前冲刺“双过半”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盒马、京东、叮咚等紧急调度数千名精英运力入沪,他们如何缓解“买菜难”?

一线人员奔赴上海并非只靠热情与勇气,背后有诸多细节需要平台做出完整的支援预案。

图片来源:unsplash

记者 | 伍洋宇 佘晓晨

编辑 | 文姝琪

4月8日,曹冉第一次直面上海电商平台运力的严峻形势。这天下午,在成都中铁西城盒马鲜生门店工作群里,他看到HR发了一封关于支援上海运力的“召集令”。

此时上海刚刚进入第二波严格的疫情封控不久,作为外地员工,曹冉此前并不能真切感受前线同事的压力。没有过多犹豫,曹冉跟未婚妻商量之后,小两口决定一起报名。

曹冉在店里负责的是理货盘点,群里除了他还有店长、主管等一共大概20号人。4月9日,这封“召集令”又出现在另一个成都区域的百人大群,更多盒马门店员工开始纷纷响应。

最终,包括曹冉所在门店的3人,盒马成都门店一共派出20名员工赴沪支援。截至4月13日10时,盒马已派出来自全国20多个城市的400余名员工赶往上海,预计4月15日团队规模将达到1000人。

为承担上海保供任务,更多电商平台在全国调度运力团队支援上海。 

饿了么、盒马、大润发和菜鸟增调共计3000名一线人员,京东、天猫超市等平台也已调度大批运力,其中京东已调配了约3000名快递小哥陆续抵沪,京东物流从北京、常熟等城市调拨100余台智能快递车增援上海。生鲜电商平台中,叮咚买菜江苏、浙江、粤闽、川渝等地共205位员工已经抵达上海一线;3月底,美团买菜从北京、广州、深圳调动数百名分拣人员援驰上海。

他们与上海的距离

支援团队集结完毕之后,平台都会尽可能以最快、最安全的方式将其送往上海。

携带24小时内核酸阴性报告,曹冉在4月13日清晨坐上由成都飞往杭州的航班,再从机场搭乘地铁到达杭州高铁站。在等待高铁的两个小时内,小组内的每个人都按照要求穿好防护服,以全副武装的姿态向上海进发。

在界面新闻记者的了解中,这是一个极其谨慎的方案,其他多家平台大都安排人员乘坐高铁直达上海,这也与城市间距离与交通方式的可行性有关,而平台之间的共性是都将严格执行支援人员的核酸检测与抗原测试。

在一线人员奔赴上海的背后并非只有其热情与勇气,像交通、住宿、工作分配等多方面的细节需要平台做出完整的支援预案。

在叮咚买菜任职HRBP的张东此次负责上海支援计划。他告诉界面新闻,公司目前从高管层面成立了30余人的保供小组,以各部门负责人为主。 

“其实在3月上中旬的时候,公司已经在对仓内人员、业务等方面做大量的预测,找到我们可能出现的短板。”张东说,“然后发现我们的重难点会在前置仓,主要是仓内分拣和仓管这些岗位可能会存在缺口。”

张东表示,做出预判后,整个召集过程先是自上而下传达,在保证各城市本身运力不受影响的基础上,再由各前置仓负责人进行统筹上报。除了已接种第三针加强针的硬性健康条件,叮咚买菜希望加入援沪的人员都是各地业务骨干,并提出了“工作年限半年以上、绩效考核排名靠前”的参考标准。

对于援沪员工,公司将提供食宿保障和一定金额补助。此外,在一线员工从“小哥”、站长再到区域长甚至中层管理的上升渠道中,此次参与支援的员工也将获得重点关注。 

方案得到执行后,叮咚买菜在3月20日前后从江浙调动了第一批22名支援人员。随着订单量和用户需求持续扩大,3月底再次从全国16个城市召集共187名人员抵沪。由于上海严格的防疫政策,这些来沪人员被安排在各个酒店,并且随着封控要求的变化转战于不同酒店之间,其中不乏在车上过夜的情况。

解决了哪些问题?

各个平台对于运力缺口有不一样的判断。

对于生鲜电商,商品分拣是履约链条中的重要一环。美团买菜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疫情原因,市民购物需求暴增。过去日常订单一般只有几件商品,一两分钟就能分拣完成,现在一个订单有十几件商品,而且往往都是大件,需要的分拣时间翻倍,甚至翻三倍。

与此同时,美团买菜目前分配到站点的订单相比之前也已翻倍。一线分拣工作人员每天要从上午6点到晚上12点,持续工作接近18个小时。

就叮咚买菜而言,目前从全国调配来的分拣运力较多流向了闵行和浦东,区域层面交付压力较大的集中在联洋和梅陇。正常情况下,叮咚买菜向各个站点都派遣了一名分拣外力,但对于前述区域站点,外力人员数量可能增加到五名以上。

莫水泉是从广东佛山赴沪支援的一名分拣小哥,他告诉界面新闻,他所在的站点目前共有5名分拣人员,其中包括一名仓管。其工作强度是从早上六点半到晚上八点共13.5小时,此后由夜班人员接手。

小莫表示,这些同事已经非常熟练,每人每天大概能分拣700单至800单,他由于过去是夜班组,一开始仅能拣出200单至300单,近半个月时间过去,他已经可以完成每日600单的任务量。

在盒马这边,要解决的问题又有所不同。曹冉所在的20人团队以及另有一支从重庆来的13人团队,目前都被分配到了仓库整理库存。他表示,该仓库相关门店此前暂停营业近十天,他们需要从中淘汰已经过期的产品,目测完成作业需要两天时间。

天猫超市、京东等平台当前的支援重点则在于配送。

从杭州来沪的京东配送人员杨师傅告诉界面新闻,他目前支援的是松江站点,随他一起前来的人共有6名。在4月14日下午他才开始配送,几小时内已经完成七十余单。

天猫超市桃浦站站长张道嘉也是支援人员之一,但此前因社区管控不得不暂停工作数日,该站点平时负责周边普陀区、宝山区几十个小区的快递配送。政策放宽后,张道嘉于4月9日重返工作岗位,团队原有16人也陆续到岗8名。

在多方面因素影响下,桃浦站无法在室内进行配送运营,张道嘉带领团队通过与公司与属地政府部门的沟通,于4月11日在马路边支出临时站,为周边市民解决米面粮油等生活物资的配送。

据介绍,4月11日,天猫超市桃浦站完成约600单配送;4月12日,完成配送单量1000余单,已经接近疫情前单量。张道嘉表示,团队在完成本站的配送之后,还可以去支援附近的大华配送站。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