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审核不如58同城? 快手难抢4亿蓝领招聘市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审核不如58同城? 快手难抢4亿蓝领招聘市场

短视频平台招聘还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

文|极点商业评论  刘珊珊

编辑|杨铭

“短视频平台直播招聘,远非想象中那么美好。”等了5天没有接到任何招聘电话的罗工,彻底失望放弃了这种求职模式。

作为一名蓝领工人,41岁的罗工此前大都通过熟人介绍或58同城找工作,在经历种种不愉快甚至骗局后,他在今年3月注意到有短视频平台高调上线了直播招聘功能,“短视频肯定是趋势嘛,而且平台那么大,宣传那么猛,我感觉也许比58同城靠谱点。”

看中蓝领招聘的短视频平台是快手。今年1月底,快手推出“快招工”直播招聘功能,定位蓝领招聘,能够提供合规资质证明的企业或是劳务中介,都可以在直播间展示职位,开展招聘。对罗工这样的求职者来说,无需投递简历,只需留下联系方式,即可完成职位投递,等待高薪上门。

过去多年,58同城在蓝领招聘市场占据垄断地位,却始终难解决虚假信息、“黑中介”泛滥等问题,今年初“血奴事件”更是将58同城推上风口浪尖,也让外界意识到蓝领招聘行业如何重塑信任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尽管痛点显著,蓝领招聘依旧是一个企业用工缺口大、需求急的千亿市场——这是快手等平台高调进入蓝领招聘市场的重要原因。此外,从“快手平台将成为‘快招工’的有力品牌背书”宣传来看,快手显然希望通过直播招聘的形式,解决“黑中介”带来的信任问题。

截至目前,快手高调进入蓝领招聘市场已3个多月,对蓝领招聘市场影响几何?是否已解决信任危机?

从求职者亲身经历和“极点商业”观察来看,当前快手对蓝领招聘市场的改变还很有限:一方面,直播间里中介居多,B端企业自招较少,对求职者吸引力不够,难以维持双边效应;另一方面,快手当前对主播宣传的招聘信息,基本是零审核,甚至不如被诟病多年的58同城,很多招聘职位真实性存疑,并未解决任何蓝领招聘信任问题。

01、快手要从58同城口中夺食

“快手平台上蓝领群体庞大,求职者多。同时,快手基于私域流量打造老铁经济,使主播和用户之间产生一种强信任关系,理论上粉丝更相信主播推荐。”招聘行业资深从业人士赵娜看来,这是快手从58同城争抢蓝领招聘市场的最大优势。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我国16—64岁劳动年龄人口为8.8亿人。在这些劳动人口之中,大约4亿人是蓝领,除制造、建筑、服务等行业传统蓝领,一批于与互联网深度绑定、从事新型服务业的“新蓝领”规模也越来越大,比如快递员、骑手、网约车司机等等。

过去多年,蓝领招聘是58同城的基本盘,其大部分营收来自蓝领招聘业务——早在2016年1月,58同城在和赶集合并后就透露称,已经占据蓝领招聘市场90%以上的份额。虽然此后智联招聘、前程无忧、斗米招聘、Boss直聘等相继加大向蓝领招聘布局力度,但一直难以撼动固有市场格局。

一家独大带来的致命隐患是,由于58同城一直无法承担起信息监管、治理等平台责任,导致几年来蓝领招聘市场虚假信息、黑中介泛滥,用户被骗频频。

比如在黑猫平台,目前关于58同城求职、招聘方面的投诉就超过2000起,其中既有大量求职者被虚假信息的各种欺骗经历,也有招聘方被“黑中介”冒名顶替、恶意发布信息后的投诉。

种种乱象背后,于58同城平台监管缺失有关,也和蓝领招聘产业链过于冗长密不可分。

“招聘方与求职方都较为分散,很少有大型企业或工厂直聘,大多将招聘外包给劳务中介。”从赵娜经验来看,蓝领招聘从用工方到求职者,其间会经过劳务派遣、分包劳务派遣、各类中介、分包中介等多环节,“很多企业的招聘、合同签订、薪资发放甚至用工培训都由劳务派遣、中介公司完成,这是虚假信息、黑中介泛滥的根源。”

与此同时,用人单位也面临招工难、招工贵等现实问题——比如富士康、比亚迪等制造企业,就经常曝出近万元月薪难招人的新闻。最终,信任危机和求职、用人信息差双重矛盾,成为困扰蓝领行业多年的问题。

“长期以来,蓝领群体找工作一直面临供需匹配效率低、招聘信息虚假宣传等问题困扰。同时,用工单位也感觉到招聘成本越来越高。一方面,随着劳动年龄人口,蓝领劳动者供给减少,招工难、留人难成为不少用工单位的痛点。另一方面,许多企业的订单量存在淡旺季差异。”4月12日,快手相关人士对“极点商业”回应称。

上述快手相关人士表示,在传统招聘场景中,富士康即使在用工淡季,招聘成本也可达4000-6000元/人。即使采用线上投递简历的招聘方式,普通餐饮商户招一名服务员的成本也大概在500-1000元左右。

不同于白领,蓝领招聘有高频求职特征——蓝领1年中主动求职和跳槽的频率是4-5次,是白领的近4倍。以此推算,蓝领招聘是一个千亿规模的潜力市场。有业内人士就认为,哪怕抢下10%市场份额,也是大生意。

以往,在快手发布招聘信息容易受到平台警告和限流。但新冠疫情影响下,线下招聘逐渐淡出视野,倒逼蓝领招聘与线上招聘深度结合,58同城、Boss直聘、智联招聘、猎聘等平台都先后推出直播、VR、AI面试等新形招聘方式。

对陷入瓶颈的短视频平台来说,无疑看到新增长曲线希望。去年3月,快手服务号引入工厂、家政、餐饮等行业头部商家入驻,开始尝试直播+招聘的形式。今年1月底,快手正式推出“快招工”,应聘者无需填写简历,只需留下电话号码即可报名。

在4月初的8.0版本中,快手首页顶部栏由原来的“关注”“发现”“精选”“放映厅”变成“关注”“发现”“同城”“放映厅”“找工作”“长视频”——其中,“找工作”绝大多数都是面向蓝领用户的直播招聘需求,进一步凸显快手对蓝领招聘市场的渴望。

快手高调进入蓝领招聘市场后,的确让部分招聘平台——特别是58同城感到了紧张。某招聘平台内部人士对“极点商业”表示,快手覆盖大量下沉用户群体,比58同城用户群体更精准。“对大部分蓝领群体来说,可能不知道58同城,或者不相信58同城,却对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非常熟悉。”

02、开播企业寥寥,双边效应未形成

从快手方面回应来看,显然希望自己能取代58同城,找到破解蓝领招聘困境的新解法。

“直播带岗这样的蓝领招聘方式,为蓝领劳动者降低搜寻成本,增加选择机会,提供更详细的岗位信息,都有利于蓝领劳动者作出最有利于自身需要的岗位选择,这对于缓解企业招工难、留人难有不小的促进作用。”快手相关人士表示。

愿景虽然美好,那么快手能否真正做好蓝领招聘这件事?

“蓝领找工作没有明确目的性,需要提供足够多的企业选择,且蓝领招聘行业鱼目混珠与欺瞒诈骗现象更为严重。”在多位招聘行业资深人士看来,快手想做好蓝领招聘,需要符合两大要点:一是要有数量足够多的企业,二是能够建立与用户的信任关系。

快手方面并未向“极点商业”透露目前入驻自招企业数量。而根据此前其他媒体宣传消息来看,“快招工”已为宁德时代、理想汽车、小牛电动等制造企业进行了“直播带岗”。

综合来看,在快手自招的企业实在太少——至少从“极点商业”观察来看,4月10日至4月15日晚,“快招工”直播间大多是第三方劳务中介在进行直播,几乎无法找到有企业在直播自招。

“我个人觉得,如果快手真心想做好蓝领招聘,那么应千方百计增加入驻B端企业数量。”从赵娜等业内人士观察来看,目前快手B端自招企业太少,会带来一个严重问题,即平台对求职者吸引力下降,难以维持双边效应。

事实上,企业一直在寻找综合性价比最优的蓝领招聘渠道,只要匹配足够精准、入职效率够高,很多企业愿意为此消耗更多精力和费用。理论上来看,直播+老铁用户,完美契合很多企业对蓝领工人的招聘需求。那么企业为何不愿选择在快手直招?

“我们3月份曾考虑过去快手平台进行企业直播招聘,考虑再三还是放弃了。”几经周折,“极点商业”联系上了某大型洁具制造企业HR负责人琳琳(化名),根据她的说法,她原本认为快手“老铁”用户群和企业需求完美契合,但分析后发现还存在很多疑问,最终选择放弃。

一是这会增加企业很多招人成本。“直播招聘模式使企业在第三方平台选用、前期宣传中都需要一定时间、金钱成本,直播结束后企业只能获得个体求职者的联系方式,后期企业需要花时间做大量沟通筛选工作,这会增加很多无形成本。”

二是担心求职者匹配不够精准。琳琳认为,快手“快招工”直播间没有门槛,也不要求求职者提供简历信息,因此担心很多求职者可能就是随手一键投递,“实际上我们的岗位并非人人都能适应,也需要一定技术含量,很可能花大量成本后仍找不到一位合适的求职者。”

倘若企业不愿入驻,那么企业能否和网红主播合作方式,提高招聘覆盖率?在快手平台,有一个被反复讲述的案例是直播招聘主播刘超,过去一年与中航锂电、宁德时代等企业合作进行了蓝领直播招聘。

业内人士认为,大厂招聘大多外包或平台自招情况下,快手网红主播有合作可能的企业更多是中小企业,但中小企业也有自己考虑——原因很简单,国内蓝领流动率太高,企业由此承担主播高昂的“坑位费”并不划算。“虽然快手、抖音流量入口巨大,但在企业的招聘影响力,还远不如猎聘、拉钩、BOSS这些独立招聘平台。”

企业开播寥寥无几,导致目前在快手“快招工”平台直播的几乎都是劳务中介。从“极点商业”持续近半月观察看,这些直播间人气普遍不高,互动弹幕不多。与快手数亿老铁用户以及蓝领群体相比,如此惨淡确实有点出人意料。

同时,这些出镜中介主播背景凌乱、画面粗糙,基本上没有专门的直播间,家里、办公室、车上甚至郊外、广场直播的都有,还有部分为纯文字招工信息,和快手其他直播间相比,对用户吸引力远远不够。

这可能是造成“快招工”直播间人气普遍低迷原因之一。“某某厂每月5000-10000元,240元日结,包吃包住,无任何门槛,随时可以进厂上岗,工作特别简单轻松。”4月11日晚,一位自称有人力、劳务资质的中介主播在“快招工”平台直播间声嘶力竭的反复“吆喝”着,但直播间显示只有十来位在线人数,且几乎没有网友互动,“百无聊赖”吆喝近半个小时之后,这位主播选择下线。

03、认证门槛过低,难解决信任危机

对4亿蓝领来说,最重要的是,通过快手这样的短视频平台,无需投递任何简历(第一次报名时选择年龄分组、留下电话号码提交,后面只需点击“马上报名”),像“点赞”一样轻松求职,是否就能如愿找到一份快速上岗的高薪工作?

对满怀希望的求职者来说,可能等来的是石沉大海。

“我每天花费大量时间守候在直播间,在5位中介主播直播间留下联系电话,每位主播都称我所在地有多家工厂任我选择,都表示第二天给我电话,以及工厂联系方式,却始终没有等到任何一个电话。”作为多年“老铁”,罗工感觉自己有点“上当受骗”。

为验证罗工说法,“极点商业”在“快招工琼姐”、“芳馨姐快招工”、“天津联-劳务常年招工”等直播间询问——和罗工说法相同,尽管上述中介主播分散在全国各地,均表示所在地城市有高薪工作可以推荐,但在留下联系方式“职位投递”后,等待数日均未收到任何回音。

在赵娜等业内人士观察来看,更关键的是快手“快招工”平台尚未建立信任机制。

一是主播、求职者信息极不对称。几乎所有劳务中介都表示可以满足全国大部分地方求职需求,但都不会在直播中透露招工企业具体名称,通常以“XXX地养鸡场”、“XXX城市药厂”等等笼统表述,是真有其事,还是吸引流量随意编造不得而知——这意味着,平台没有对招工具体信息进行任何审查和监管,难以确保企业和企业招聘的真实性。

例如4月15日中午,一位“快招工”主播在讲解“不需要学历、包住,月入5500-8000元”岗位时,面对网友追问招工具体信息,如此表示:“厂名就是山东轮胎汽车工厂,上面给我的厂名就是这个。具体什么厂名,(你)百度也可能没用,需要去应聘时才知道。”

实际上,根本没有山东轮胎汽车工厂厂家存在——它很可能只是山东地区所有汽车轮胎厂的统称,消费者根本难以辨别招聘方、职位是否真实存在,以及无法得知用工环境、待遇具体情况。

二是快手作为平台方,在招聘流程介入过浅。求职者留下联系方式后,所有后续沟通事宜均不经过快手平台,应聘者作为弱势一方,遇到虚假信息、被骗几率大大提升。同时,用户留下的是真实个人信息,也加大了隐私泄露风险。从流程来看,平台面对后续可能风险,早早置身事外。

三是中介主播是否有相关人力、劳务派遣资质有待观察。从观察来看,“快招工”中介主播在主页无法看到其认证资料——以4月15日中午“快招工”开播的两位主播为例,“快招工-韩晓宁”、“快招工-珍姐”直播间均未显示认证标志,也未显示该主播所属人力、劳务公司相关信息。

对认证问题,不同主播有不同说法。“天津联-劳务常年招工”主播在直播间如此回应:“我是小号,还有几个大号蓝V,我想把小号玩成大号。”

“在主播页面看不到认证资料。你只需要知道,如果没有认证,那么平台不会允许我们直播。”“快招工普信诺”主播则说。

针对上述疑问,快手方面未回应个人隐私如何保护问题,在信息监管、主播审核方面,快手回应称“‘快招工’在商户端增加了多层‘防护墙’。”

在认证上,快手称企业和劳务中介等招聘方在申请开通“快招工”功能时,需按要求提交营业执照、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等资料,才能认证用户。在监管方面,快手称主播开设招聘直播间,也需要接受平台管理员和受众的实时监督,假如主播故意误导应聘者,也将受到举报,事后被追责。

但在招聘业内人士看来,这种“防护墙”防护作用相当有限。“比如在认证环节,快手仅提交营业执照、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就可以认证的审核流程,相比业界门槛过低。”

“目前主流网络招聘均采用线上+线下结合模式。”有招聘行业内部人士表示,目前很多平台线上采用人脸动态识别、企业VR、对公打款资料、招聘授权书、在职证明等多种方式去结合认证;线下则有安全审核团队去企业实勘,确保岗位发布企业、岗位工作地址真实有效。

“求职是一个流程很长的过程,所谓实时监督,难以去判断主播宣称信息的真实性。而且事后举报,求职者也在平台找不到投诉通道。”赵娜认为,对快手来说,想打消求职者真实性疑虑,至少可以要求中介在直播时,出示所宣称企业的招聘授权书。

劳务中介层层外包之下,这一要求恐怕很少有中介能够实现。但问题是,仅仅依靠“实时监督”和“事后举报”,就意味着快手“快招工”的平台监管力度目前还不如58同城,难以解决蓝领招聘的信任危机。

根据“极点商业”了解,面对信息不对称、日益泛滥的虚假信息,58同城高管曾多次在媒体采访中谈到他们如何与虚假信息作斗争,比如推出信息质量审核组、欺诈企业黑名单、出台举报机制、企业点评机制等整改措施。同时,还引入了人脸识别防骗。

即便如此,58同城也没有能消灭“黑中介”,反而成了“骗子聚集地”。那么,当快手大部分招聘信息是劳务中介发布,且信息更为不透明、不对称时,是否也会面临58同城同样的信任危机?

“虚假信息、黑中介泛滥背后,是很多劳务中介打着工厂直招幌子,通过‘高薪’诱惑、欺骗求职者去面试,只需把人送到工厂,中介就能把钱赚到,至于求职者能否找到工作,是否如宣传那样高薪和待遇美好,中介根本不在乎。”在赵娜看来,如今“快招工”直播间很多中介,手段和目的看上去仍是一模一样。

“早上翻看快手,推送好几条招聘广告内容差不多……中午收到对方打来电话,称在快手发广告的商家,联系一番后我进去开始试用期工作,进去以后以优质返现佣金任务为由被套进去880元和4880元……”3月29日,有用户就在“黑猫平台”称,因为快手极速发布的招聘广告而被骗。

对快手而言,想要从根本性上改变蓝领招聘行业现状,解决信任危机,或许只有一条路可走——加强平台审核用工主体招聘等资质真实性的前提下,减少劳务中介数量,加大B端企业的直招数量和比例。

或许到那时,才可能像快手回应中描述那样,通过招聘主播详细讲解工作岗位信息,直接展示工作环境和住宿环境,提出岗位要求和应聘条件。“让4亿蓝领劳动者提前了解工作详细信息,快速完成匹配。”

问题是,劳务中介数量众多,是可以给平台带来巨大利益的群体。在B端企业数量过少现实前,倘若减少劳务中介比例,那么就意味着快手刚切入招聘市场,就在千亿蓝领市场失去了竞争力——同样是3月29日,有自称做“人力资源”的用户在“黑猫平台”投诉称,“在快手上用快招工招聘,但是官方一直打电话让我充蓝v,说不充就限制流量,不推送,但是充了(600元)以后,效果更差,流量很少。”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58集团

3k
  • 报告:4月份5个落实二手房参考价城市挂牌均价环比微幅下行
  • 58同城回应“员工申请爱心基金被裁”:已给付经济赔偿金,将进一步沟通

快手

4.8k
  • 快手宣布与乐视视频战略合作,独家自制版权作品可二创
  • 从直播带货到直播带岗,快手走出自己的方向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审核不如58同城? 快手难抢4亿蓝领招聘市场

短视频平台招聘还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

文|极点商业评论  刘珊珊

编辑|杨铭

“短视频平台直播招聘,远非想象中那么美好。”等了5天没有接到任何招聘电话的罗工,彻底失望放弃了这种求职模式。

作为一名蓝领工人,41岁的罗工此前大都通过熟人介绍或58同城找工作,在经历种种不愉快甚至骗局后,他在今年3月注意到有短视频平台高调上线了直播招聘功能,“短视频肯定是趋势嘛,而且平台那么大,宣传那么猛,我感觉也许比58同城靠谱点。”

看中蓝领招聘的短视频平台是快手。今年1月底,快手推出“快招工”直播招聘功能,定位蓝领招聘,能够提供合规资质证明的企业或是劳务中介,都可以在直播间展示职位,开展招聘。对罗工这样的求职者来说,无需投递简历,只需留下联系方式,即可完成职位投递,等待高薪上门。

过去多年,58同城在蓝领招聘市场占据垄断地位,却始终难解决虚假信息、“黑中介”泛滥等问题,今年初“血奴事件”更是将58同城推上风口浪尖,也让外界意识到蓝领招聘行业如何重塑信任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尽管痛点显著,蓝领招聘依旧是一个企业用工缺口大、需求急的千亿市场——这是快手等平台高调进入蓝领招聘市场的重要原因。此外,从“快手平台将成为‘快招工’的有力品牌背书”宣传来看,快手显然希望通过直播招聘的形式,解决“黑中介”带来的信任问题。

截至目前,快手高调进入蓝领招聘市场已3个多月,对蓝领招聘市场影响几何?是否已解决信任危机?

从求职者亲身经历和“极点商业”观察来看,当前快手对蓝领招聘市场的改变还很有限:一方面,直播间里中介居多,B端企业自招较少,对求职者吸引力不够,难以维持双边效应;另一方面,快手当前对主播宣传的招聘信息,基本是零审核,甚至不如被诟病多年的58同城,很多招聘职位真实性存疑,并未解决任何蓝领招聘信任问题。

01、快手要从58同城口中夺食

“快手平台上蓝领群体庞大,求职者多。同时,快手基于私域流量打造老铁经济,使主播和用户之间产生一种强信任关系,理论上粉丝更相信主播推荐。”招聘行业资深从业人士赵娜看来,这是快手从58同城争抢蓝领招聘市场的最大优势。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我国16—64岁劳动年龄人口为8.8亿人。在这些劳动人口之中,大约4亿人是蓝领,除制造、建筑、服务等行业传统蓝领,一批于与互联网深度绑定、从事新型服务业的“新蓝领”规模也越来越大,比如快递员、骑手、网约车司机等等。

过去多年,蓝领招聘是58同城的基本盘,其大部分营收来自蓝领招聘业务——早在2016年1月,58同城在和赶集合并后就透露称,已经占据蓝领招聘市场90%以上的份额。虽然此后智联招聘、前程无忧、斗米招聘、Boss直聘等相继加大向蓝领招聘布局力度,但一直难以撼动固有市场格局。

一家独大带来的致命隐患是,由于58同城一直无法承担起信息监管、治理等平台责任,导致几年来蓝领招聘市场虚假信息、黑中介泛滥,用户被骗频频。

比如在黑猫平台,目前关于58同城求职、招聘方面的投诉就超过2000起,其中既有大量求职者被虚假信息的各种欺骗经历,也有招聘方被“黑中介”冒名顶替、恶意发布信息后的投诉。

种种乱象背后,于58同城平台监管缺失有关,也和蓝领招聘产业链过于冗长密不可分。

“招聘方与求职方都较为分散,很少有大型企业或工厂直聘,大多将招聘外包给劳务中介。”从赵娜经验来看,蓝领招聘从用工方到求职者,其间会经过劳务派遣、分包劳务派遣、各类中介、分包中介等多环节,“很多企业的招聘、合同签订、薪资发放甚至用工培训都由劳务派遣、中介公司完成,这是虚假信息、黑中介泛滥的根源。”

与此同时,用人单位也面临招工难、招工贵等现实问题——比如富士康、比亚迪等制造企业,就经常曝出近万元月薪难招人的新闻。最终,信任危机和求职、用人信息差双重矛盾,成为困扰蓝领行业多年的问题。

“长期以来,蓝领群体找工作一直面临供需匹配效率低、招聘信息虚假宣传等问题困扰。同时,用工单位也感觉到招聘成本越来越高。一方面,随着劳动年龄人口,蓝领劳动者供给减少,招工难、留人难成为不少用工单位的痛点。另一方面,许多企业的订单量存在淡旺季差异。”4月12日,快手相关人士对“极点商业”回应称。

上述快手相关人士表示,在传统招聘场景中,富士康即使在用工淡季,招聘成本也可达4000-6000元/人。即使采用线上投递简历的招聘方式,普通餐饮商户招一名服务员的成本也大概在500-1000元左右。

不同于白领,蓝领招聘有高频求职特征——蓝领1年中主动求职和跳槽的频率是4-5次,是白领的近4倍。以此推算,蓝领招聘是一个千亿规模的潜力市场。有业内人士就认为,哪怕抢下10%市场份额,也是大生意。

以往,在快手发布招聘信息容易受到平台警告和限流。但新冠疫情影响下,线下招聘逐渐淡出视野,倒逼蓝领招聘与线上招聘深度结合,58同城、Boss直聘、智联招聘、猎聘等平台都先后推出直播、VR、AI面试等新形招聘方式。

对陷入瓶颈的短视频平台来说,无疑看到新增长曲线希望。去年3月,快手服务号引入工厂、家政、餐饮等行业头部商家入驻,开始尝试直播+招聘的形式。今年1月底,快手正式推出“快招工”,应聘者无需填写简历,只需留下电话号码即可报名。

在4月初的8.0版本中,快手首页顶部栏由原来的“关注”“发现”“精选”“放映厅”变成“关注”“发现”“同城”“放映厅”“找工作”“长视频”——其中,“找工作”绝大多数都是面向蓝领用户的直播招聘需求,进一步凸显快手对蓝领招聘市场的渴望。

快手高调进入蓝领招聘市场后,的确让部分招聘平台——特别是58同城感到了紧张。某招聘平台内部人士对“极点商业”表示,快手覆盖大量下沉用户群体,比58同城用户群体更精准。“对大部分蓝领群体来说,可能不知道58同城,或者不相信58同城,却对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非常熟悉。”

02、开播企业寥寥,双边效应未形成

从快手方面回应来看,显然希望自己能取代58同城,找到破解蓝领招聘困境的新解法。

“直播带岗这样的蓝领招聘方式,为蓝领劳动者降低搜寻成本,增加选择机会,提供更详细的岗位信息,都有利于蓝领劳动者作出最有利于自身需要的岗位选择,这对于缓解企业招工难、留人难有不小的促进作用。”快手相关人士表示。

愿景虽然美好,那么快手能否真正做好蓝领招聘这件事?

“蓝领找工作没有明确目的性,需要提供足够多的企业选择,且蓝领招聘行业鱼目混珠与欺瞒诈骗现象更为严重。”在多位招聘行业资深人士看来,快手想做好蓝领招聘,需要符合两大要点:一是要有数量足够多的企业,二是能够建立与用户的信任关系。

快手方面并未向“极点商业”透露目前入驻自招企业数量。而根据此前其他媒体宣传消息来看,“快招工”已为宁德时代、理想汽车、小牛电动等制造企业进行了“直播带岗”。

综合来看,在快手自招的企业实在太少——至少从“极点商业”观察来看,4月10日至4月15日晚,“快招工”直播间大多是第三方劳务中介在进行直播,几乎无法找到有企业在直播自招。

“我个人觉得,如果快手真心想做好蓝领招聘,那么应千方百计增加入驻B端企业数量。”从赵娜等业内人士观察来看,目前快手B端自招企业太少,会带来一个严重问题,即平台对求职者吸引力下降,难以维持双边效应。

事实上,企业一直在寻找综合性价比最优的蓝领招聘渠道,只要匹配足够精准、入职效率够高,很多企业愿意为此消耗更多精力和费用。理论上来看,直播+老铁用户,完美契合很多企业对蓝领工人的招聘需求。那么企业为何不愿选择在快手直招?

“我们3月份曾考虑过去快手平台进行企业直播招聘,考虑再三还是放弃了。”几经周折,“极点商业”联系上了某大型洁具制造企业HR负责人琳琳(化名),根据她的说法,她原本认为快手“老铁”用户群和企业需求完美契合,但分析后发现还存在很多疑问,最终选择放弃。

一是这会增加企业很多招人成本。“直播招聘模式使企业在第三方平台选用、前期宣传中都需要一定时间、金钱成本,直播结束后企业只能获得个体求职者的联系方式,后期企业需要花时间做大量沟通筛选工作,这会增加很多无形成本。”

二是担心求职者匹配不够精准。琳琳认为,快手“快招工”直播间没有门槛,也不要求求职者提供简历信息,因此担心很多求职者可能就是随手一键投递,“实际上我们的岗位并非人人都能适应,也需要一定技术含量,很可能花大量成本后仍找不到一位合适的求职者。”

倘若企业不愿入驻,那么企业能否和网红主播合作方式,提高招聘覆盖率?在快手平台,有一个被反复讲述的案例是直播招聘主播刘超,过去一年与中航锂电、宁德时代等企业合作进行了蓝领直播招聘。

业内人士认为,大厂招聘大多外包或平台自招情况下,快手网红主播有合作可能的企业更多是中小企业,但中小企业也有自己考虑——原因很简单,国内蓝领流动率太高,企业由此承担主播高昂的“坑位费”并不划算。“虽然快手、抖音流量入口巨大,但在企业的招聘影响力,还远不如猎聘、拉钩、BOSS这些独立招聘平台。”

企业开播寥寥无几,导致目前在快手“快招工”平台直播的几乎都是劳务中介。从“极点商业”持续近半月观察看,这些直播间人气普遍不高,互动弹幕不多。与快手数亿老铁用户以及蓝领群体相比,如此惨淡确实有点出人意料。

同时,这些出镜中介主播背景凌乱、画面粗糙,基本上没有专门的直播间,家里、办公室、车上甚至郊外、广场直播的都有,还有部分为纯文字招工信息,和快手其他直播间相比,对用户吸引力远远不够。

这可能是造成“快招工”直播间人气普遍低迷原因之一。“某某厂每月5000-10000元,240元日结,包吃包住,无任何门槛,随时可以进厂上岗,工作特别简单轻松。”4月11日晚,一位自称有人力、劳务资质的中介主播在“快招工”平台直播间声嘶力竭的反复“吆喝”着,但直播间显示只有十来位在线人数,且几乎没有网友互动,“百无聊赖”吆喝近半个小时之后,这位主播选择下线。

03、认证门槛过低,难解决信任危机

对4亿蓝领来说,最重要的是,通过快手这样的短视频平台,无需投递任何简历(第一次报名时选择年龄分组、留下电话号码提交,后面只需点击“马上报名”),像“点赞”一样轻松求职,是否就能如愿找到一份快速上岗的高薪工作?

对满怀希望的求职者来说,可能等来的是石沉大海。

“我每天花费大量时间守候在直播间,在5位中介主播直播间留下联系电话,每位主播都称我所在地有多家工厂任我选择,都表示第二天给我电话,以及工厂联系方式,却始终没有等到任何一个电话。”作为多年“老铁”,罗工感觉自己有点“上当受骗”。

为验证罗工说法,“极点商业”在“快招工琼姐”、“芳馨姐快招工”、“天津联-劳务常年招工”等直播间询问——和罗工说法相同,尽管上述中介主播分散在全国各地,均表示所在地城市有高薪工作可以推荐,但在留下联系方式“职位投递”后,等待数日均未收到任何回音。

在赵娜等业内人士观察来看,更关键的是快手“快招工”平台尚未建立信任机制。

一是主播、求职者信息极不对称。几乎所有劳务中介都表示可以满足全国大部分地方求职需求,但都不会在直播中透露招工企业具体名称,通常以“XXX地养鸡场”、“XXX城市药厂”等等笼统表述,是真有其事,还是吸引流量随意编造不得而知——这意味着,平台没有对招工具体信息进行任何审查和监管,难以确保企业和企业招聘的真实性。

例如4月15日中午,一位“快招工”主播在讲解“不需要学历、包住,月入5500-8000元”岗位时,面对网友追问招工具体信息,如此表示:“厂名就是山东轮胎汽车工厂,上面给我的厂名就是这个。具体什么厂名,(你)百度也可能没用,需要去应聘时才知道。”

实际上,根本没有山东轮胎汽车工厂厂家存在——它很可能只是山东地区所有汽车轮胎厂的统称,消费者根本难以辨别招聘方、职位是否真实存在,以及无法得知用工环境、待遇具体情况。

二是快手作为平台方,在招聘流程介入过浅。求职者留下联系方式后,所有后续沟通事宜均不经过快手平台,应聘者作为弱势一方,遇到虚假信息、被骗几率大大提升。同时,用户留下的是真实个人信息,也加大了隐私泄露风险。从流程来看,平台面对后续可能风险,早早置身事外。

三是中介主播是否有相关人力、劳务派遣资质有待观察。从观察来看,“快招工”中介主播在主页无法看到其认证资料——以4月15日中午“快招工”开播的两位主播为例,“快招工-韩晓宁”、“快招工-珍姐”直播间均未显示认证标志,也未显示该主播所属人力、劳务公司相关信息。

对认证问题,不同主播有不同说法。“天津联-劳务常年招工”主播在直播间如此回应:“我是小号,还有几个大号蓝V,我想把小号玩成大号。”

“在主播页面看不到认证资料。你只需要知道,如果没有认证,那么平台不会允许我们直播。”“快招工普信诺”主播则说。

针对上述疑问,快手方面未回应个人隐私如何保护问题,在信息监管、主播审核方面,快手回应称“‘快招工’在商户端增加了多层‘防护墙’。”

在认证上,快手称企业和劳务中介等招聘方在申请开通“快招工”功能时,需按要求提交营业执照、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等资料,才能认证用户。在监管方面,快手称主播开设招聘直播间,也需要接受平台管理员和受众的实时监督,假如主播故意误导应聘者,也将受到举报,事后被追责。

但在招聘业内人士看来,这种“防护墙”防护作用相当有限。“比如在认证环节,快手仅提交营业执照、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就可以认证的审核流程,相比业界门槛过低。”

“目前主流网络招聘均采用线上+线下结合模式。”有招聘行业内部人士表示,目前很多平台线上采用人脸动态识别、企业VR、对公打款资料、招聘授权书、在职证明等多种方式去结合认证;线下则有安全审核团队去企业实勘,确保岗位发布企业、岗位工作地址真实有效。

“求职是一个流程很长的过程,所谓实时监督,难以去判断主播宣称信息的真实性。而且事后举报,求职者也在平台找不到投诉通道。”赵娜认为,对快手来说,想打消求职者真实性疑虑,至少可以要求中介在直播时,出示所宣称企业的招聘授权书。

劳务中介层层外包之下,这一要求恐怕很少有中介能够实现。但问题是,仅仅依靠“实时监督”和“事后举报”,就意味着快手“快招工”的平台监管力度目前还不如58同城,难以解决蓝领招聘的信任危机。

根据“极点商业”了解,面对信息不对称、日益泛滥的虚假信息,58同城高管曾多次在媒体采访中谈到他们如何与虚假信息作斗争,比如推出信息质量审核组、欺诈企业黑名单、出台举报机制、企业点评机制等整改措施。同时,还引入了人脸识别防骗。

即便如此,58同城也没有能消灭“黑中介”,反而成了“骗子聚集地”。那么,当快手大部分招聘信息是劳务中介发布,且信息更为不透明、不对称时,是否也会面临58同城同样的信任危机?

“虚假信息、黑中介泛滥背后,是很多劳务中介打着工厂直招幌子,通过‘高薪’诱惑、欺骗求职者去面试,只需把人送到工厂,中介就能把钱赚到,至于求职者能否找到工作,是否如宣传那样高薪和待遇美好,中介根本不在乎。”在赵娜看来,如今“快招工”直播间很多中介,手段和目的看上去仍是一模一样。

“早上翻看快手,推送好几条招聘广告内容差不多……中午收到对方打来电话,称在快手发广告的商家,联系一番后我进去开始试用期工作,进去以后以优质返现佣金任务为由被套进去880元和4880元……”3月29日,有用户就在“黑猫平台”称,因为快手极速发布的招聘广告而被骗。

对快手而言,想要从根本性上改变蓝领招聘行业现状,解决信任危机,或许只有一条路可走——加强平台审核用工主体招聘等资质真实性的前提下,减少劳务中介数量,加大B端企业的直招数量和比例。

或许到那时,才可能像快手回应中描述那样,通过招聘主播详细讲解工作岗位信息,直接展示工作环境和住宿环境,提出岗位要求和应聘条件。“让4亿蓝领劳动者提前了解工作详细信息,快速完成匹配。”

问题是,劳务中介数量众多,是可以给平台带来巨大利益的群体。在B端企业数量过少现实前,倘若减少劳务中介比例,那么就意味着快手刚切入招聘市场,就在千亿蓝领市场失去了竞争力——同样是3月29日,有自称做“人力资源”的用户在“黑猫平台”投诉称,“在快手上用快招工招聘,但是官方一直打电话让我充蓝v,说不充就限制流量,不推送,但是充了(600元)以后,效果更差,流量很少。”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