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巴菲特押注惠普,怎么不“翻牌”联想?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巴菲特押注惠普,怎么不“翻牌”联想?

眼下,联想在消费市场与资本市场正双重承压。

文|锌刻度 陈邓新

编辑|孟会缘

巴菲特,一直是资本市场的风向标。

日前,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披露,持续买入惠普的股票,共计持有1.2095亿股,一跃成为惠普最大股东,而截至2021年12月31日并未持有其股票。

这意味着,惠普2022年成为巴菲特的座上宾。

对此,外界一直有所疑惑:为何不选同为PC(个人电脑)赛道的“老大哥”联想?或者说,联想怎么就不入巴菲特的“法眼”?

巴菲特想要的,联想给不了

“联想的PC业务连续多个季度压制惠普,早已坐稳行业头把交椅,选联想不是更合适吗?”当下,业内不乏有相关声音发出。

诚然,惠普的江湖地位已不如联想。

上世纪90年代,惠普切入PC赛道迎来了历史巅峰时刻,并于2006年成为全球最大的个人电脑制造公司。

“我是在1982年加入惠普,公司当年的销售规模是42亿美元,待了25年,离开的时候是1042亿美元,1042亿美元除以42亿刚好是25倍。”惠普前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裁孙振耀曾回忆那段上升期。

然而,惠普的好日子并未持续下去。

原因很简单,中国本土PC品牌崛起,尝试冲出亚洲、走向全球,这其中的代表就是联想,2013年超越惠普问鼎全球“一哥”的宝座。

这之后,惠普与联想正面扳手腕,但多数时候都被联想压了一头。

据调研机构Canalys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PC市场联想、惠普、戴尔位列三甲,市占率分别为24.1%、21.7%和17.4%。

从财报数据来看,惠普几乎原地踏步。

据同花顺的数据显示,惠普2011财年的营业收入为1272.45亿美元,净利润为70.74亿美元;2021财年的营业收入为634.87亿美元,净利润为65.03亿美元。而联想集团2021财年的营业收入为215.94亿美元,净利润为2.73亿美元;2021财年的营业收入为607.42亿美元,净利润为11.78亿美元。

以上可见,惠普与联想的营收体量相当,但净利润却大相径庭。

究其原因,联想的毛利率与惠普相比大为逊色,与其江湖地位并不匹配,从而获得一个“组装厂”的名头。

某私募投资部经理陈听涛告诉锌刻度:“毛利率是衡量一家公司赚钱能力的重要指标,越高越是一门好生意,越低赚钱越辛苦,联想集团的毛利率被广为诟病,一直努力想摆脱挣辛苦钱的印象,但迄今为止成效不大。”

如此一来,资本的态度迥异。

从前复权来看,联想集团2000年创下66.706港元的历史高点,之后一路走低,截至2022年4月13日股价为7.720港元;惠普股价2000年之后呈现震荡走高的势态,并于2022年4月7日再创历史新高。

一言以蔽之,联想的“护城河”不够宽,难以吸引巴菲特关注。

基本面不振,第二曲线难寻

联想大而不强,与其走“贸工技”路线有莫大的关系。

想当年,联想有一个“贸工技”与“技工贸”的大讨论,最终“贸工技”胜出,成为联想的思想钢印。

据东方财富网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联想集团当年的销售及分销成本为177.42亿元,行政开支为142.94亿元,研发成本为95.49亿元,研发成本仅为销售及分销成本的53.82%,为行政开支的66.80%。

而“市值榜”此前分析:“简单计算可知,联想集团2021财年销售人员的平均年薪是101.2万元,研发人员的平均年薪为71.5万元,比销售人员低三成。”

可见,营销驱动为联想的底色。

“贸工技”打法的优势是起步阶段发展较快,通过滚雪球的方式即可不断做大,形成规模效应;劣势是后期成长乏力,难以打破成长天花板。

换而言之,“贸工技”的底层逻辑是赚快钱。

某国际投行工作人士彭少新告诉锌刻度:“联想称霸PC市场八九年之久,在价值链上仍处于中低端水平,多年以来上攻的意愿不强,毕竟这需要突破一个又一个的技术壁垒、跨越一个有一个的产业鸿沟,难度可想而知。这也是为什么多数企业碰到天花板之后,容易萌生多元化的念头,路径依赖之下可以在其他市场的中低端打转,远比在价值链上跃来得简单,联想也未例外。”

事实上,多元化已成为联想的关键词。

起初,联想瞄准冉冉升起的智能手机赛道,与中兴、华为、酷派一起角逐,联手撑起中国本土品牌的天空。

为了与苹果对标,联想还重金收购了摩托罗拉,可惜的是无论是摩托罗拉手机品牌、还是联想手机品牌双双折戟,最终在国内走向了边缘化。

与手机业务相比,联想的服务器业务要好上不少,但低端服务器竞争激烈,该业务长期处于亏损状态。

而脱胎于联想集团的联想控股,更是在房地产、餐饮、白酒、农业等赛道不断拓展,早已志不在此。

据爱企查显示,联想控股为联想集团的母公司,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为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6%,柳传志持有比例为3.4%。

2022年4月7日,中国证监会北京监管局发布联想控股存在经营性与非经营性往来界定不够清晰、非经营性往来占款或资金拆借披露不准确等问题,责令其改正。

简而言之,联想多元化多年并没有找到第二曲线,其基本盘仍然为PC,而惠普进行了拆分,不相干的业务独立发展,主营业务聚焦PC、打印机等业务。

更为糟糕的是,联想的基本盘也遭受了侵蚀。

据调查机构Gartner的最新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全球PC出货量同比下降7.3%,结束了连续两年正增长,其中联想PC出货量为1825.8万台,同比减少12.6%,滑坡力度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与之对应的是,苹果PC出货量为700.5万台,而去年同期为644.9万台,呈现增长之势,这对联想而言并不是好消息。

眼下,联想在消费市场与资本市场正双重承压。

重新做手机,救不了联想?

由此可见,联想的路正越走越窄,亟需突围找到下一个增长极,而联想的破局思路为重新做手机。

当下,国内手机市场群雄并立,苹果、小米、荣耀、OV等大牌的势力范围泾渭分明,中小手机厂商难与之抗衡,纷纷在细分赛道上谋出路。

联想瞄上了电竞手机这个细分赛道。

高景气之下,手游的“蛋糕”越做越大,特别是中国电竞的影响力不断提升已成为世界的焦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电竞整体市场规模超过1450亿元,预计2021年将突破1800亿元。

因此,联想推出了拯救者系列手机,渴望东山再起。

问题在于,电竞手机赛道已从红海走向“血海”。

一方面玩家不断下场,既有努比亚、黑鲨科技这样的中小品牌,又有小米、OPPO等手机巨头,联想的竞争压力肉眼可见。

一名业内人士告诉锌刻度:“联想为了打开销路,走的是性价比路线,但性价比并非游戏手机的首要卖点,吃了苦头之后才更为注重游戏性能。”

另外一方面,主流手机的高端旗舰机与电竞手机本质并无多大区别,只不过后者的设计语言、营销手法向电竞倾斜,因而消费者更愿意为游戏买单,而不是电竞手机,导致电竞手机依然是一个小众市场。

联想想借此打翻身仗,得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此外,联想倚重摩托罗拉品牌,在海外手机市场占据一席之地,不过小米OV等品牌也在海外不断攻城略地,未来能否独善其身,仍存在变数。

总而言之,巴菲特想要的,联想给不了,在基本盘萎缩、多元化不顺的大背景下,联想的当务之急是静下心来苦练内功。

于是,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在2022年4月6日透露,5年内将投入千亿元搞研发,“要建立新的增长引擎,首当其冲要重视,要付诸行动的,就是技术创新”。

那么,联想到底是浪子回头,还是给资本市场讲新的故事,唯有时间可以证明。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联想集团

3k
  • 许昌市联手联想集团,将在数字产业基金等领域开展合作
  • 许昌市人民政府与联想集团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惠普

3.3k
  • 惠普调高盈利预期
  • 惠普第二财季营收达164.9亿美元,同比增长3.9%

沃伦·巴菲特

  • 不惧下跌,再买5亿美元,巴菲特为何要“死磕”西方石油?
  • 巴菲特投资14年获超3000%收益,“王者”比亚迪,会是新能源车赢家吗?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巴菲特押注惠普,怎么不“翻牌”联想?

眼下,联想在消费市场与资本市场正双重承压。

文|锌刻度 陈邓新

编辑|孟会缘

巴菲特,一直是资本市场的风向标。

日前,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披露,持续买入惠普的股票,共计持有1.2095亿股,一跃成为惠普最大股东,而截至2021年12月31日并未持有其股票。

这意味着,惠普2022年成为巴菲特的座上宾。

对此,外界一直有所疑惑:为何不选同为PC(个人电脑)赛道的“老大哥”联想?或者说,联想怎么就不入巴菲特的“法眼”?

巴菲特想要的,联想给不了

“联想的PC业务连续多个季度压制惠普,早已坐稳行业头把交椅,选联想不是更合适吗?”当下,业内不乏有相关声音发出。

诚然,惠普的江湖地位已不如联想。

上世纪90年代,惠普切入PC赛道迎来了历史巅峰时刻,并于2006年成为全球最大的个人电脑制造公司。

“我是在1982年加入惠普,公司当年的销售规模是42亿美元,待了25年,离开的时候是1042亿美元,1042亿美元除以42亿刚好是25倍。”惠普前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裁孙振耀曾回忆那段上升期。

然而,惠普的好日子并未持续下去。

原因很简单,中国本土PC品牌崛起,尝试冲出亚洲、走向全球,这其中的代表就是联想,2013年超越惠普问鼎全球“一哥”的宝座。

这之后,惠普与联想正面扳手腕,但多数时候都被联想压了一头。

据调研机构Canalys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PC市场联想、惠普、戴尔位列三甲,市占率分别为24.1%、21.7%和17.4%。

从财报数据来看,惠普几乎原地踏步。

据同花顺的数据显示,惠普2011财年的营业收入为1272.45亿美元,净利润为70.74亿美元;2021财年的营业收入为634.87亿美元,净利润为65.03亿美元。而联想集团2021财年的营业收入为215.94亿美元,净利润为2.73亿美元;2021财年的营业收入为607.42亿美元,净利润为11.78亿美元。

以上可见,惠普与联想的营收体量相当,但净利润却大相径庭。

究其原因,联想的毛利率与惠普相比大为逊色,与其江湖地位并不匹配,从而获得一个“组装厂”的名头。

某私募投资部经理陈听涛告诉锌刻度:“毛利率是衡量一家公司赚钱能力的重要指标,越高越是一门好生意,越低赚钱越辛苦,联想集团的毛利率被广为诟病,一直努力想摆脱挣辛苦钱的印象,但迄今为止成效不大。”

如此一来,资本的态度迥异。

从前复权来看,联想集团2000年创下66.706港元的历史高点,之后一路走低,截至2022年4月13日股价为7.720港元;惠普股价2000年之后呈现震荡走高的势态,并于2022年4月7日再创历史新高。

一言以蔽之,联想的“护城河”不够宽,难以吸引巴菲特关注。

基本面不振,第二曲线难寻

联想大而不强,与其走“贸工技”路线有莫大的关系。

想当年,联想有一个“贸工技”与“技工贸”的大讨论,最终“贸工技”胜出,成为联想的思想钢印。

据东方财富网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联想集团当年的销售及分销成本为177.42亿元,行政开支为142.94亿元,研发成本为95.49亿元,研发成本仅为销售及分销成本的53.82%,为行政开支的66.80%。

而“市值榜”此前分析:“简单计算可知,联想集团2021财年销售人员的平均年薪是101.2万元,研发人员的平均年薪为71.5万元,比销售人员低三成。”

可见,营销驱动为联想的底色。

“贸工技”打法的优势是起步阶段发展较快,通过滚雪球的方式即可不断做大,形成规模效应;劣势是后期成长乏力,难以打破成长天花板。

换而言之,“贸工技”的底层逻辑是赚快钱。

某国际投行工作人士彭少新告诉锌刻度:“联想称霸PC市场八九年之久,在价值链上仍处于中低端水平,多年以来上攻的意愿不强,毕竟这需要突破一个又一个的技术壁垒、跨越一个有一个的产业鸿沟,难度可想而知。这也是为什么多数企业碰到天花板之后,容易萌生多元化的念头,路径依赖之下可以在其他市场的中低端打转,远比在价值链上跃来得简单,联想也未例外。”

事实上,多元化已成为联想的关键词。

起初,联想瞄准冉冉升起的智能手机赛道,与中兴、华为、酷派一起角逐,联手撑起中国本土品牌的天空。

为了与苹果对标,联想还重金收购了摩托罗拉,可惜的是无论是摩托罗拉手机品牌、还是联想手机品牌双双折戟,最终在国内走向了边缘化。

与手机业务相比,联想的服务器业务要好上不少,但低端服务器竞争激烈,该业务长期处于亏损状态。

而脱胎于联想集团的联想控股,更是在房地产、餐饮、白酒、农业等赛道不断拓展,早已志不在此。

据爱企查显示,联想控股为联想集团的母公司,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为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6%,柳传志持有比例为3.4%。

2022年4月7日,中国证监会北京监管局发布联想控股存在经营性与非经营性往来界定不够清晰、非经营性往来占款或资金拆借披露不准确等问题,责令其改正。

简而言之,联想多元化多年并没有找到第二曲线,其基本盘仍然为PC,而惠普进行了拆分,不相干的业务独立发展,主营业务聚焦PC、打印机等业务。

更为糟糕的是,联想的基本盘也遭受了侵蚀。

据调查机构Gartner的最新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全球PC出货量同比下降7.3%,结束了连续两年正增长,其中联想PC出货量为1825.8万台,同比减少12.6%,滑坡力度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与之对应的是,苹果PC出货量为700.5万台,而去年同期为644.9万台,呈现增长之势,这对联想而言并不是好消息。

眼下,联想在消费市场与资本市场正双重承压。

重新做手机,救不了联想?

由此可见,联想的路正越走越窄,亟需突围找到下一个增长极,而联想的破局思路为重新做手机。

当下,国内手机市场群雄并立,苹果、小米、荣耀、OV等大牌的势力范围泾渭分明,中小手机厂商难与之抗衡,纷纷在细分赛道上谋出路。

联想瞄上了电竞手机这个细分赛道。

高景气之下,手游的“蛋糕”越做越大,特别是中国电竞的影响力不断提升已成为世界的焦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电竞整体市场规模超过1450亿元,预计2021年将突破1800亿元。

因此,联想推出了拯救者系列手机,渴望东山再起。

问题在于,电竞手机赛道已从红海走向“血海”。

一方面玩家不断下场,既有努比亚、黑鲨科技这样的中小品牌,又有小米、OPPO等手机巨头,联想的竞争压力肉眼可见。

一名业内人士告诉锌刻度:“联想为了打开销路,走的是性价比路线,但性价比并非游戏手机的首要卖点,吃了苦头之后才更为注重游戏性能。”

另外一方面,主流手机的高端旗舰机与电竞手机本质并无多大区别,只不过后者的设计语言、营销手法向电竞倾斜,因而消费者更愿意为游戏买单,而不是电竞手机,导致电竞手机依然是一个小众市场。

联想想借此打翻身仗,得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此外,联想倚重摩托罗拉品牌,在海外手机市场占据一席之地,不过小米OV等品牌也在海外不断攻城略地,未来能否独善其身,仍存在变数。

总而言之,巴菲特想要的,联想给不了,在基本盘萎缩、多元化不顺的大背景下,联想的当务之急是静下心来苦练内功。

于是,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在2022年4月6日透露,5年内将投入千亿元搞研发,“要建立新的增长引擎,首当其冲要重视,要付诸行动的,就是技术创新”。

那么,联想到底是浪子回头,还是给资本市场讲新的故事,唯有时间可以证明。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