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被格兰仕收购第一年,惠而浦2021年亏损扩大293%至5.89亿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被格兰仕收购第一年,惠而浦2021年亏损扩大293%至5.89亿元

惠而浦已经连续三年营收下滑,净亏损扩大。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记者 | 徐诗琪

被格兰仕收购的第一年,惠而浦(600983.SH)交出一份并不好看的成绩单。

4月21日,惠而浦披露其2021年财务报告。财报显示,公司2021年度实现营业收入49.31亿元,同比下降0.2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5.89亿元,亏损同比扩大293.4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6.68亿元,亏损同比扩大105.09%。

惠而浦是一家美国百年家电企业,成立于1911年,于1994年进入中国市场。2014年,合肥三洋被惠而浦收购,自此成为中外合资企业,当时旗下共有三洋、惠而浦、帝都和荣事达等品牌。

2020年至2021年,广东佛山企业格兰仕完成了对惠而浦中国的收购,斥资约20.48亿元,成为其控股股东。此前,格兰仕曾长期为惠而浦的白色家电做代工。

截至今年一季度,惠而浦最新的股权分布为:格兰仕占股57.11%,惠而浦(中国)占股19.9%,合肥国资占股3.34%。

在收购完成后,惠而浦多位原高管请辞,该公司掌舵人更换为梁惠强。梁惠强是格兰仕创始人梁庆德之孙,他目前任惠而浦总裁及格兰仕副董事长。在2021年的采访中,他曾表示自己所有精力均放在惠而浦的管理上。

但从财务成绩上看,惠而浦已经连续三年营收下滑,净亏损扩大。对于营收下滑,财报解释称,2020年受三洋品牌退出影响,原收入占比较高的三洋品牌(日本品牌,惠而浦经授权运营)产品于2020年4月彻底退出,加之国内市场需求降低以及疫情影响较大的因素所致。2021年在格兰仕成为实控人后确定了“惠而浦+帝度”双品牌战略,2021年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出口业务保持稳定增长趋势。

对于净利润亏损,惠而浦解释称,受外部宏观不利因素影响,原材料价格上涨、汇率变动、海运等物流成本上涨等困难造成公司的毛利率下降,虽然公司外销收入取得一定增长、运营效率的提升带动费用减少,但不足以抵消毛利率下降带来的净利润减少。

此外,鉴于公司2019年和2020年连续两年出现亏损,固定资产存在减值迹象,根据相关政策规定,公司对固定资产做了减值准备的测试并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2.56亿元,加上基于谨慎性原则计提存货减值准备1.3亿,综上导致2021年亏损大幅增加。

分产品看,惠而浦2021年洗衣机收入18.98亿元,同比下滑12.15%,毛利率为12.05%,同比减少7.66个百分点;冰箱收入7.78亿元,同比增长22.43%,毛利率为7.41%,同比减少7.84个百分点;生活电器收入16.71亿元,同比基本持平,毛利率为3.71%,同比减少8.58个百分点;电机收入3.63亿元,同比增长25.04%,毛利率为16.6%,同比增加4.83个百分点。

分区域看,惠而浦2021年内销收入10.15亿元,同比减少31.26%;外销收入36.95亿元,同比增长12.57%,占到总收入的75%。公司外销增长较大,但毛利率下滑了9个百分点至4.87%,远低于内销22.67%的毛利率。

这与家电行业全球趋势相符。国内家电市场增长疲软,2021年各品类的销量均有所下滑,而中国家电出口额在2021年突破千亿美元,同比增长14.1%,加大力度出口是必然选择。但2021年外贸出口困境重重。原材料涨价、海运成本高企,以及发达国家的货币宽松政策等,均给中国家电企业带来更大压力。

在2021年8月的发布会上,梁惠强曾解释对惠而浦的新策略:聚焦“惠而浦+帝度”双品牌,前者定位高端,后者面向年轻人群。他的看法是“之前因为一些战略上的摇摆,惠而浦在中国的经营上走了很多弯路。”因此在收购完成后,他对惠而浦的组织架构、日常管理、业务运作模式等做出了改革,并且重视研发,提高了研发人员的薪资待遇。

他所定下的战略在财报中有所体现。在营收基本与上年持平的情况下,惠而浦的各项费用有所减少。2021年,公司销售费用同比减少了34.43%,财务费用同比减少64.32%,管理费用同比减少64.32%。不过研发投入也减少了22.85%,当期研发投入占总收入的2.31%。

从股市表现看,惠而浦截至4月22日收盘报7.57元/股,当日涨0.26%,总市值58亿元。去年格兰仕发出收购要约时公司股价曾达到高点的12.27元,此后呈现下滑趋势。

中国已经掌握全球家电市场的话语权,生产、销售均离不开中国企业,但国内企业收购国际品牌也有许多失败案例。格兰仕在疫情中收购惠而浦,或许争取到了较有优势的价格,但未来,如何运作好一家消费者眼中的“外国牌子”,是格兰仕面对的重要课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惠而浦

2.9k
  • 科技早报|国美CEO王巍回应惠而浦指控 马斯克收购Twitter交易暂时搁置
  • 【独家】国美CEO王巍回应惠而浦指控:对方刻意歪曲诋毁,不排除提起反诉

格兰仕

3.2k
  • 工人短缺工价高涨,珠三角工厂主加速“机器换人”计划
  • 收购惠而浦中国、发力综合家电,格兰仕能“再造一个中国市场”吗?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被格兰仕收购第一年,惠而浦2021年亏损扩大293%至5.89亿元

惠而浦已经连续三年营收下滑,净亏损扩大。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记者 | 徐诗琪

被格兰仕收购的第一年,惠而浦(600983.SH)交出一份并不好看的成绩单。

4月21日,惠而浦披露其2021年财务报告。财报显示,公司2021年度实现营业收入49.31亿元,同比下降0.2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5.89亿元,亏损同比扩大293.4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6.68亿元,亏损同比扩大105.09%。

惠而浦是一家美国百年家电企业,成立于1911年,于1994年进入中国市场。2014年,合肥三洋被惠而浦收购,自此成为中外合资企业,当时旗下共有三洋、惠而浦、帝都和荣事达等品牌。

2020年至2021年,广东佛山企业格兰仕完成了对惠而浦中国的收购,斥资约20.48亿元,成为其控股股东。此前,格兰仕曾长期为惠而浦的白色家电做代工。

截至今年一季度,惠而浦最新的股权分布为:格兰仕占股57.11%,惠而浦(中国)占股19.9%,合肥国资占股3.34%。

在收购完成后,惠而浦多位原高管请辞,该公司掌舵人更换为梁惠强。梁惠强是格兰仕创始人梁庆德之孙,他目前任惠而浦总裁及格兰仕副董事长。在2021年的采访中,他曾表示自己所有精力均放在惠而浦的管理上。

但从财务成绩上看,惠而浦已经连续三年营收下滑,净亏损扩大。对于营收下滑,财报解释称,2020年受三洋品牌退出影响,原收入占比较高的三洋品牌(日本品牌,惠而浦经授权运营)产品于2020年4月彻底退出,加之国内市场需求降低以及疫情影响较大的因素所致。2021年在格兰仕成为实控人后确定了“惠而浦+帝度”双品牌战略,2021年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出口业务保持稳定增长趋势。

对于净利润亏损,惠而浦解释称,受外部宏观不利因素影响,原材料价格上涨、汇率变动、海运等物流成本上涨等困难造成公司的毛利率下降,虽然公司外销收入取得一定增长、运营效率的提升带动费用减少,但不足以抵消毛利率下降带来的净利润减少。

此外,鉴于公司2019年和2020年连续两年出现亏损,固定资产存在减值迹象,根据相关政策规定,公司对固定资产做了减值准备的测试并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2.56亿元,加上基于谨慎性原则计提存货减值准备1.3亿,综上导致2021年亏损大幅增加。

分产品看,惠而浦2021年洗衣机收入18.98亿元,同比下滑12.15%,毛利率为12.05%,同比减少7.66个百分点;冰箱收入7.78亿元,同比增长22.43%,毛利率为7.41%,同比减少7.84个百分点;生活电器收入16.71亿元,同比基本持平,毛利率为3.71%,同比减少8.58个百分点;电机收入3.63亿元,同比增长25.04%,毛利率为16.6%,同比增加4.83个百分点。

分区域看,惠而浦2021年内销收入10.15亿元,同比减少31.26%;外销收入36.95亿元,同比增长12.57%,占到总收入的75%。公司外销增长较大,但毛利率下滑了9个百分点至4.87%,远低于内销22.67%的毛利率。

这与家电行业全球趋势相符。国内家电市场增长疲软,2021年各品类的销量均有所下滑,而中国家电出口额在2021年突破千亿美元,同比增长14.1%,加大力度出口是必然选择。但2021年外贸出口困境重重。原材料涨价、海运成本高企,以及发达国家的货币宽松政策等,均给中国家电企业带来更大压力。

在2021年8月的发布会上,梁惠强曾解释对惠而浦的新策略:聚焦“惠而浦+帝度”双品牌,前者定位高端,后者面向年轻人群。他的看法是“之前因为一些战略上的摇摆,惠而浦在中国的经营上走了很多弯路。”因此在收购完成后,他对惠而浦的组织架构、日常管理、业务运作模式等做出了改革,并且重视研发,提高了研发人员的薪资待遇。

他所定下的战略在财报中有所体现。在营收基本与上年持平的情况下,惠而浦的各项费用有所减少。2021年,公司销售费用同比减少了34.43%,财务费用同比减少64.32%,管理费用同比减少64.32%。不过研发投入也减少了22.85%,当期研发投入占总收入的2.31%。

从股市表现看,惠而浦截至4月22日收盘报7.57元/股,当日涨0.26%,总市值58亿元。去年格兰仕发出收购要约时公司股价曾达到高点的12.27元,此后呈现下滑趋势。

中国已经掌握全球家电市场的话语权,生产、销售均离不开中国企业,但国内企业收购国际品牌也有许多失败案例。格兰仕在疫情中收购惠而浦,或许争取到了较有优势的价格,但未来,如何运作好一家消费者眼中的“外国牌子”,是格兰仕面对的重要课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