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行长更迭后发展思路有无变化?资产质量呈何趋势?招行一季报交流会透露这些重点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行长更迭后发展思路有无变化?资产质量呈何趋势?招行一季报交流会透露这些重点

保持董事会领导下的行长负责制不变;保持市场化的激励约束机制不变;坚持干部队伍人才的稳定性不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曾令俊

4月25日,备受市场关注的招商银行(600036.SH,03968.HK)举行了一季度业绩交流会。

4月22晚间,招行发布了一季报,实现营业收入919.90亿元,同比增长8.54%;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360.22亿元,同比增长12.52%。

同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消息,招商银行原党委书记、行长田惠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田惠宇被调查后,招行的发展思路有无变化?资产质量呈现怎样的趋势?针对这些问题,以招行常务副行长王良为首的管理层给予了相应的回应。

“零售银行业务肯定会坚定不移”

近日,招商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免去原行长田惠宇的相关职务,由该行常务副行长王良主持工作。田惠宇担任该行行长9年时间,这个突如其来的人事变动是否会影响招行的发展战略?

王良回应说,我行长期以来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行长负责制”,董事会会本着对招商银行高度负责的态度,保持招商银行的稳定连续并对新任行长作出慎重的选择、决定。

“在4月18日的董事会上,董事会研究决定由我主持招商银行的工作,对我‘充分授权,代行行长职责’,确保招商银行业务队伍的稳定。这一周来,我和管理层齐心协力,团结带领全行员工克服困难,保持招商银行各项业务的平稳发展,目前各项业务经营管理正常。”王良表示。

王良认为,招行的成功可以概括为五个始终坚持:一是始终坚持两个一以贯之;二是始终坚持市场化专业化的道路;三是始终坚持创新驱动发展;四是始终坚持差异化的发展战略;五是始终坚持稳健审慎的风险管理理念。

能够做到这“五个始终坚持”,是因为始终保持“三个不变”:一是保持董事会领导下的行长负责制不变;二是保持市场化的激励约束机制不变;三是坚持干部队伍人才的稳定性不变。

王良表示,这“三个不变”和“五个始终坚持”是招商银行成功的密码,也是招商银行的特色和优势所在,董事会、管理层都会长期坚持,保持不变。 

他进一步表示,招商银行的战略非常清晰、坚定。招商银行从 2004 年开始就确立了以零售银行业务为主的发展战略,到 2014 年提出轻型银行的战略,去年又提出以大财富管理价值循环链为核心的 3.0 经营模式。“我认为这些都是一脉相承、与时俱进的,都是在零售银行战略基础上的不断提升和深化。”

“目前零售银行业务已经成为我行的压舱石,成为我行业务的半壁江山,无论是规模、收入、利润、品牌都给我行带来巨大的贡献,零售银行业务我们肯定会坚定不移。”王良说。

地产风险暴露预计年内见顶

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招行的不良贷款余额541.38亿元,较上年末增加32.76亿元;不良贷款率0.94%,较上年末上升0.03个百分点。

该行副行长朱江涛表示,中国经济面临一些新的下行压力,同时叠加疫情的因素以及外部诸多不确定性,因此,全年我们感受到整体的资产质量有一定的压力。

但他认为,风险整体可控。“从今年前四个月的运行情况来看,总体的风险判断也都在我们年初的预判范围内。所以对全年的整体资产质量,我个人认为会有压力但可控。”

但值得一提的是,该行涉房贷款的不良率升高。截至报告期末,该行对公房地产不良贷款率2.57%,较上年末上升1.18个百分点。

朱江涛回应说,总体而言,有两个不变:一是我们在年初时对房地产行业风险的判断没有变化;二是全行对房地产行业的风险政策没有改变。

他进一步表示,在审批流程方面,我行承担信用风险的表内资产审批,采取的是分级授权安排,按照双签、联签和审贷会分级审批,最后行长有一票否决权。对于不承担信用风险的审批,对于投融资业务,我们给予市场条线内嵌的风险团队一定的授权,超出授权范围的业务要报投委会审批,行长有一票否决权。对于代销业务,无论金额大小一律报代销委员会审批,行长有一票否决权。

他表示,一季度房地产不良新生成主要集中在个别两三个房地产企业,而且这些企业都在我们年初的预判范围内。我行房地产业务风险上升和整体大的行业趋势是密切相关的。“我行房地产业务风险是可控的,我个人判断年内大概率整体行业性的风险暴露会见顶。 ”

对公贷款增速快于零售贷款

招行一季度报告显示,对公贷款增速快于零售贷款。未来三个季度,招行的资产配置及贷款结构会有什么变化? 

该行资产负债管理部总经理彭家文表示,根据年初计划安排,新增贷款中需要进一步加大零售贷款的配置,差不多60%的水平。但是随着形势的变化,我们要动态地调整结构,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尽力按照年初计划安排推动贷款投放,对公贷款主要聚焦五大方向,包括新能源、绿色经济等,我们将继续加大客户结构调整和贷款投放的推动。零售方面,虽然受到疫情、房地产需求萎缩等的影响,我们也还有结构性的机会,比如住房按揭贷款。

二是招商银行的新增贷款计划5000多亿元,这里蕴藏着大量的机会,还是有很多地方可以挖掘。 

三是我们的结构安排,并不是僵化的,不是一成不变的,会根据阶段性的特点和外部形势的变化相机抉择做出阶段性的调整和安排。

王良进一步补充说,今年面对流动性相对宽松,有效信贷需求不足的情况,及时调整资产配置策略。今年一季度,我们的存款增长不错,日均余额较上年增长6000多亿元,同时,我们的资产投放、配置却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因此加大了债券业务的投资,加大了同业业务、票据业务的配置。 

“同时针对信用卡、住房按揭等受到市场影响导致需求不足所带来的缺口,我们加大了对公资产的配置,因此对公贷款在一季度相对增长较多。这些并不影响我们原来确定的以零售业务为主的配置策略,是阶段性的灵活调整。”王良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招商银行

4.1k
  • 招商银行:缪建民任董事长
  • 入局招行董事会失败!和谐健康增选董事临时提案未获通过,反对票占比68%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行长更迭后发展思路有无变化?资产质量呈何趋势?招行一季报交流会透露这些重点

保持董事会领导下的行长负责制不变;保持市场化的激励约束机制不变;坚持干部队伍人才的稳定性不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曾令俊

4月25日,备受市场关注的招商银行(600036.SH,03968.HK)举行了一季度业绩交流会。

4月22晚间,招行发布了一季报,实现营业收入919.90亿元,同比增长8.54%;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360.22亿元,同比增长12.52%。

同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消息,招商银行原党委书记、行长田惠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田惠宇被调查后,招行的发展思路有无变化?资产质量呈现怎样的趋势?针对这些问题,以招行常务副行长王良为首的管理层给予了相应的回应。

“零售银行业务肯定会坚定不移”

近日,招商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免去原行长田惠宇的相关职务,由该行常务副行长王良主持工作。田惠宇担任该行行长9年时间,这个突如其来的人事变动是否会影响招行的发展战略?

王良回应说,我行长期以来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行长负责制”,董事会会本着对招商银行高度负责的态度,保持招商银行的稳定连续并对新任行长作出慎重的选择、决定。

“在4月18日的董事会上,董事会研究决定由我主持招商银行的工作,对我‘充分授权,代行行长职责’,确保招商银行业务队伍的稳定。这一周来,我和管理层齐心协力,团结带领全行员工克服困难,保持招商银行各项业务的平稳发展,目前各项业务经营管理正常。”王良表示。

王良认为,招行的成功可以概括为五个始终坚持:一是始终坚持两个一以贯之;二是始终坚持市场化专业化的道路;三是始终坚持创新驱动发展;四是始终坚持差异化的发展战略;五是始终坚持稳健审慎的风险管理理念。

能够做到这“五个始终坚持”,是因为始终保持“三个不变”:一是保持董事会领导下的行长负责制不变;二是保持市场化的激励约束机制不变;三是坚持干部队伍人才的稳定性不变。

王良表示,这“三个不变”和“五个始终坚持”是招商银行成功的密码,也是招商银行的特色和优势所在,董事会、管理层都会长期坚持,保持不变。 

他进一步表示,招商银行的战略非常清晰、坚定。招商银行从 2004 年开始就确立了以零售银行业务为主的发展战略,到 2014 年提出轻型银行的战略,去年又提出以大财富管理价值循环链为核心的 3.0 经营模式。“我认为这些都是一脉相承、与时俱进的,都是在零售银行战略基础上的不断提升和深化。”

“目前零售银行业务已经成为我行的压舱石,成为我行业务的半壁江山,无论是规模、收入、利润、品牌都给我行带来巨大的贡献,零售银行业务我们肯定会坚定不移。”王良说。

地产风险暴露预计年内见顶

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招行的不良贷款余额541.38亿元,较上年末增加32.76亿元;不良贷款率0.94%,较上年末上升0.03个百分点。

该行副行长朱江涛表示,中国经济面临一些新的下行压力,同时叠加疫情的因素以及外部诸多不确定性,因此,全年我们感受到整体的资产质量有一定的压力。

但他认为,风险整体可控。“从今年前四个月的运行情况来看,总体的风险判断也都在我们年初的预判范围内。所以对全年的整体资产质量,我个人认为会有压力但可控。”

但值得一提的是,该行涉房贷款的不良率升高。截至报告期末,该行对公房地产不良贷款率2.57%,较上年末上升1.18个百分点。

朱江涛回应说,总体而言,有两个不变:一是我们在年初时对房地产行业风险的判断没有变化;二是全行对房地产行业的风险政策没有改变。

他进一步表示,在审批流程方面,我行承担信用风险的表内资产审批,采取的是分级授权安排,按照双签、联签和审贷会分级审批,最后行长有一票否决权。对于不承担信用风险的审批,对于投融资业务,我们给予市场条线内嵌的风险团队一定的授权,超出授权范围的业务要报投委会审批,行长有一票否决权。对于代销业务,无论金额大小一律报代销委员会审批,行长有一票否决权。

他表示,一季度房地产不良新生成主要集中在个别两三个房地产企业,而且这些企业都在我们年初的预判范围内。我行房地产业务风险上升和整体大的行业趋势是密切相关的。“我行房地产业务风险是可控的,我个人判断年内大概率整体行业性的风险暴露会见顶。 ”

对公贷款增速快于零售贷款

招行一季度报告显示,对公贷款增速快于零售贷款。未来三个季度,招行的资产配置及贷款结构会有什么变化? 

该行资产负债管理部总经理彭家文表示,根据年初计划安排,新增贷款中需要进一步加大零售贷款的配置,差不多60%的水平。但是随着形势的变化,我们要动态地调整结构,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尽力按照年初计划安排推动贷款投放,对公贷款主要聚焦五大方向,包括新能源、绿色经济等,我们将继续加大客户结构调整和贷款投放的推动。零售方面,虽然受到疫情、房地产需求萎缩等的影响,我们也还有结构性的机会,比如住房按揭贷款。

二是招商银行的新增贷款计划5000多亿元,这里蕴藏着大量的机会,还是有很多地方可以挖掘。 

三是我们的结构安排,并不是僵化的,不是一成不变的,会根据阶段性的特点和外部形势的变化相机抉择做出阶段性的调整和安排。

王良进一步补充说,今年面对流动性相对宽松,有效信贷需求不足的情况,及时调整资产配置策略。今年一季度,我们的存款增长不错,日均余额较上年增长6000多亿元,同时,我们的资产投放、配置却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因此加大了债券业务的投资,加大了同业业务、票据业务的配置。 

“同时针对信用卡、住房按揭等受到市场影响导致需求不足所带来的缺口,我们加大了对公资产的配置,因此对公贷款在一季度相对增长较多。这些并不影响我们原来确定的以零售业务为主的配置策略,是阶段性的灵活调整。”王良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