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五一档五天报收三亿,算好消息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五一档五天报收三亿,算好消息吗?

新片上映该提上日程了。

作者 | 刘南豆

编辑 | 张颖

持续5天的五一档落幕,最终成绩定格在了2.96亿。尽管还不到去年的五分之一,但已经是五一放假前三个礼拜加起来的票房总和了。档期内单日票房也在51日突破了8000万大关(含服务费)。对于这两个月里艰难求生的影院们来说,总算止了止近渴。

但这一上涨几乎完全是由营业影院数回升带来的。自五一档开启,全国营业影院数超8000家,占比超65%,回升到315日之前的水平。与清明档相比,场均人次基本持平,平均票价也未发生较大的波动,增量主要来自于场次的增加。两个档期之间,平均单日票房的涨幅,和平均单日营业影院数的涨幅是基本完全一致的。

这说明,上映影片对观众的吸引力仍然十分有限,不论是引进片、动画片还是“流水线爱情片”,都不足够支撑起更多观众的节假日观影意愿。电影市场要真正走出阴霾,还是需要依赖更优质的供给。

值得一提的是,比起清明档,五一档在北京、上海均关门的情况下,依赖低线城市取得同等量级的成绩实属不易,也已经高于映前业内大部分从业者的预期。但越是高于预期,越是令人惋惜,如果定档新片没有撤出这么多,会不会迎来一个更好的成绩?

没有悬念的五一档

即便在竞争如此匮乏的档期内,还是出现了票房逆袭的情况,再度证明了口碑的重要性。

头部梯队由《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以下简称《异地恋》)和《坏蛋联盟》组成,分别报收8785万和7143万,均未破亿。《异地恋》开局三天单日票房持续领跑,满足了节假日期间情侣观影的刚需。但从第四天开始,其单日票房被《坏蛋联盟》反超,跌幅明显。从上座率来看,《坏蛋联盟》更是一直都保持领先。

主要差距体现在口碑上,截至54日,两部影片豆瓣均未开分,但在猫淘评分上也达到了接近1分左右的差距。作为引进片的《坏蛋联盟》烂番茄新鲜度也达到了87%,二者口碑差异明显,观众用脚投票。

爱情片依旧是“财富密码”,不论是去年五一档《你的婚礼》拿下票房冠军,还是今年情人节档三部爱情片拿下单日2.5亿,都在印证这一规律。尤其是,这一类“流水线爱情片”在低线城市拥有更强的受众基础,这也暗合了今年五一档的营业影院形势。据灯塔专业版数据,《异地恋》的想看数据在一线城市占比仅8.9%,《你的婚礼》和今年情人节的三部爱情片则分别在11%-13%之间,作为对比,《坏蛋联盟》的想看数据在一线城市的占比为16.4%

但断崖式的票房下滑曲线也在说明,“财富密码”越来越短效,吃完了初上映的刚需红利之后,口碑一旦散开这一类爱情片的票房立刻开始崩坏。

这一趋势从情人节档开始就十分明显,当天下午13:14开启的第一场观影,下午四点左右#难看#的词条就已经出现在微博上,到了五点已经登上了微博热搜第一。第二天,《十年一品温如言》豆瓣开分2.9,票房缩水到前一日的十分之一(两天均为工作日)。

《异地恋》的口碑不至于崩坏至此,同档期内也缺乏替代品,因此上映前三日票房还有所提升,但三日之后也开始迅速滑坡,到档期最后一天(54日)单日票房甚至已经不及上映首日(429日)。

等到恢复正常供给之后,在竞争充分的情况下,“流水线爱情片”还能保持多久的红利,答案并不乐观。

除了这两部新片之外,其余为五一档准备的重映、空降影片均无声无息,反倒是月初上映的《神奇动物:邓布利多之谜》《边缘行者》《精灵旅社4:变身大冒险》分列三到五名,收获3286万、2335万、2326万票房,成为第二梯队。有意思的是,在整体供给较为匮乏的情况下,五一档没有出现以往档期中常见的“二八效应”,第一梯队仅占整个档期票房的50%,与第二梯队差距不大,类型之间形成了互补。

而重映和空降影片中,虽然也在类型上做到了足够的差异化,有家庭题材、励志题材、纪实题材和低幼向动画。但是由于影片阵容吸引力十分有限,再加上临时空降,没有宣发匹配,完全没能起到该有的提振市场的作用。几部真人电影的票房均不如春节档的《长津湖之水门桥》,两部低幼向动画的票房总和也不如春节档的《熊出没》。

可见,试图靠重映或空降尾部影片的方式来挽救供给只是杯水车薪,密钥延期也是竭泽而渔,在已经有接近70%影院营业的今天,新片上映该提上日程了。

与营业情况错位的供给

实际上,自春节档以来,电影市场一直没有获得与营业影院比例相匹配的供给,这已经成为了今年以来电影市场发展的重要矛盾。

春节档的拥挤,已经致使二月新片少得可怜,整个二月被用于承载春节档释放出的余量。而由于今年过年时间早,这一空窗期也比往年都要漫长,在今年甚至延续到了3月中旬,除情人节这样的特殊节日之外,均未有体量稍大的商业片上映。

而直至314日《神秘海域》上映,影院才等来了一波引进片,但这时,恰逢营业影院数开始直线下滑。也就是说,在可以营业的时候,影院没能等来影片,而在营业受限的时候,影片来了,片方影院两败俱伤。

从那之后,新片供给也一直以引进片为主,国产新片“畏疫情如畏虎”,连续近两个月当中唯《边缘行者》《异地恋》两部体量稍大的国产新片上映。

这当然有“天公不作美”的偶然因素存在,但同时也反映着电影市场定档的结构性难题。

选择节假日档期上映,是为了假期观影人次的基本盘;选择营业影院数多的时候再上映,也是为了场次数量的基本盘。当两个基本盘都达到高点时,片方才比较有信心自身的票房能有个基本盘。据第一财经报道,有电影制片行业人士表示,“最起码全国营业率在70%以上,影片上映才会比较稳妥。这70%中,如果一线城市占了65%,才会比较理想。电影的出品发行方都希望较大的票仓营业率高。”这也成为了清明和五一新片纷纷撤档的核心原因。

但在疫情反复无常的当下,两个高点交叉的时刻总归是十分有限的,如果每个片方都对这些有限的时刻趋之若鹜,造成的结果就是:基本盘不在高点的时刻供小于求,影院难以生存,观众无片可看下逐渐流失观影习惯;基本盘在高点的时刻供大于求,片方自身收益也在剧烈的竞争中被压缩。

热门档期且影院营业时,当然应该收获更丰富的供给,这符合市场规律。但关键在于,如今的非热门档期或尚有超半数影院营业时,完全没有按基本盘的比例获得相应的新片供给。

以五一档为例,营业影院达到65%,但原先定档五一的八部新片仅留下了两部,供给仅为四分之一。如果撤档影片中再留下两部,也完全有占据老片份额从而释放票房的空间。据毒眸统计,五一档中上映一个月以上影片总票房约有2600万,已经可以达到档期第三的量级了。这些老片并不见得是因质量拔群而获得极强的长尾效应,而更像是观众实在缺乏选项之后的无奈抉择。

而撤档的影片们,在既有的定档思路下,即便营业影院数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平,也很难选择非节假日档期上映,更大的可能是去别的档期扎堆,让档期竞争更加激烈。

当片方都在害怕大盘的冰冷表现时,需要明确的一个问题是,观众不进电影院,到底是因为没放假、有疫情,还是因为实在没想看的影片?

从去年年底一众口碑影片冷档期逆袭,到今年春节档、清明档、五一档等节假日档期表现,都在共同说明,影片本身的吸引力与观众观影决策的相关性是要显著大于节假日本身的。毒眸在对清明档的复盘中曾提到,在影片供给更差的情况下,节假日所释放的观影需求甚至不如普通周末。去年年底,也有大量行业人士分析认为,中小体量影片走出大档期,反倒能获得更好的票房走势。

因此,不但片方应该重新思考更合理的市场决策,定档机制本身也不应完全依照市场思路执行。毕竟市场是具有滞后性的,要想避免整体供求关系持续性失衡,定档就需要有更高的统筹规划。

仅以目前的状况来看,在大片撤档时能以宏观调控的方式予以弥补的引进片或积压、重映片,在清明档和五一档均获得了失败。因此仅仅局限于“救火”是不足够的,建立行业性的定档沟通和统筹机制迫在眉睫。像《“十四五”中国电影发展规划》中曾提到的,“推动重点电影发行企业和院线企业建立沟通协作机制,合理把控电影上映的规模与节奏,进一步提高影片和档期的票房产出效益。”

保障合理供给,不论是对单片收益还是整体市场长期发展而言,都是重中之重。五天三亿之后,希望重拾信心的不止影院,片方也该对接近70%营业率的大盘,有更多的信心。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5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