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蓝翔“宫斗剧”发酵,孔素英又出惊人言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蓝翔“宫斗剧”发酵,孔素英又出惊人言论

孔素英称,自己死都不怕了。

文|雷达财经 张凯旌

编辑 | 深海

蓝翔创始人家族的内斗大戏,仍未落幕。

5月6日,孔素英接受了雷达财经的采访,并对近期自己女儿荣婷举报自己一事进行了回应。其表示,荣婷提到的美国绿卡,早已在多年前被撤销,别墅也早就卖了,现在自己身无分文,还被法院限高,成了老赖,哪都不能去,更不用说逃往美国。

“我的诉求是彻查荣兰祥,跨省打架、涉黑、私藏枪支、虚假诉讼。”孔素英称,自己死都不怕了。

雷达财经据此询问荣婷,但荣婷只是发了两张此前在微博中公示过的民事判决书和推迟开庭申请书的截图,未有进一步回应。

蓝翔创始人家族的经历在企业家中并非孤例,当当网的李国庆俞渝、葵花药业的关彦斌张晓兰……类似的事件已有多起。

荣婷举报,孔素英全盘否认

时隔多年,蓝翔家族内斗往事再被提起,还要追溯到4月27日荣婷所发的举报视频。

雷达财经曾在《内斗哪家强?中国山东找蓝翔!》一文中梳理了荣婷对其母孔素英的举报内容,其主要观点集中在:孔素英为博取同情捏造了自己生活困难的情况,并且曾在法院已经查封了天伦花园小区房产的背景下,强迫自己与荣家其他两姐妹签署卖房合同和收款收据,伪造出房子是在查封前卖出的假象,这间接导致了一批业主、孔素英和荣家三姐妹的入狱。

此后,荣婷发布的第二条视频,则对此前的观点进行了佐证。其拿出了2014年济南天桥区人民法院的一封民事判决书,和2014年孔素英向法院提交的有自己签名的推迟开庭申请书,证实孔素英确有美国绿卡,且曾在美国买过别墅。

荣婷解释称,自己之所以现在这个时间节点站出发声,是为了不再被别人利用参与犯罪。“我们不想再被我母亲当挡箭牌,道德绑架我们参与违法的事情。”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高森对雷达财经表示,从荣婷检举的内容来看,孔素英有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和妨害公务的犯罪嫌疑。

而孔素英在2018年和2020年的两次入刑,也正是因为处置了被查封的145套房产。

不过孔素英对此,却有另一番解释。

“她的证据,不符合事实。”孔素英称,“如果要有这事她直接交给警队,把我抓走不就行了,还实名举报干啥?”

据孔素英介绍,别墅是荣兰祥买的,但是早在2016年就已经卖掉了,这件事无论是荣兰祥还是6个孩子都知道,而当时卖房的钱,也都已经被花完了。

荣婷微博晒出的判决书显示,孔素英认可其为了移民美国向美国投资50万美元,取得绿卡后,美国政府返还了50万美元。对此,孔素英并未否认,“那个投资款返了,但是我们家几个孩子都花了啊,全都花完了。又不是我自己花的,我们全家都花了,我们自己的钱还不能花吗?别墅卖了,绿卡16年也取消了,现在为什么还要说这个事情?”

“这个可以查实的,我们离婚后我没再去过美国。我去最后一次是申请延期,那是我大女儿她们在那边上学,我去看她们去了,不是去入住去了。”

孔素英还表示,2016年自己与荣兰祥离婚以后,双方几十个亿的资产一分都没分给自己。“一审让我倒找他200多万,二审又让我找了他20多万,现在我都限高了,一不能坐高铁二不能坐飞机三不能住高档酒店,那我还出国逃跑?我有中国公民的身份证,要是移民了我哪来的中国身份证?”

据天眼查,孔素英任职的6家企业仅有两家存续,分别是山东和北京的珠宝公司。两家公司均因未公示年度报告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北京荣氏玉尊珠宝有限公司还因民间借贷纠纷被强制执行50万余元,今年1月,孔素英因此案被限制高消费。

而针对荣婷举报孔素英逼迫其签署卖房合同的说法,孔素英也进行了全盘否认。“她都20多岁了,我怎么逼迫她?又是大学生,又出国留过学,我能逼迫她签字吗?这些都不是嘴说的,都需要证据,空口无凭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孔素英:荣婷受荣兰祥指使

至于荣婷此时站出发声的原因,孔素英认为,荣婷受到了荣兰祥的指使。“我的孩子虽说她这样说我24条,但我不生她的气,我知道是她爸爸在幕后。”

孔素英向雷达财经展示的一份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显示,2014年10月,天伦花园全部房产被认定为夫妻双方的共同财产,合计价值1.8亿元。

“离婚以后,1.8个亿一分都没给我,他都私吞了。所以他现在叫荣婷站出来,那意思荣婷没卖房子,都是我卖的。荣婷不站出来,就没有证据再抓我。我去年举报他偷税漏税,他害怕我举报,想再叫我进去。”

在爆发内斗前,荣兰祥和孔素英曾有一段蜜月期。据长江商报报道,荣兰祥年幼丧父,家境困难,连结婚的钱都是借的。30多年前两人外出创业时,荣兰祥不仅向岳父孔令荣借了500元路费,还向孔素英的四叔孔令升借了1500元作为创业经费。

“大家都问我有什么证据?你可以过来调查,整个县都知道他是个穷小子,当时我爸不让我嫁给他,我偏要嫁,现在他就是当这个陈世美。他让荣婷站出来,我女儿还小不明白这个事,别说你妈妈没错,就是有错也没有这样站出来指责妈妈的,你这不是害女儿吗?”

据此,雷达财经尝试咨询荣婷本人,而荣婷只是回复了一张此前在微博中公示过的民事判决书截图和一张推迟开庭申请书的截图,未进一步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在母女反目的同时,荣兰祥至今仍处于隐身状态。此前有媒体致电蓝翔校长办公室,对方表示荣兰祥出差了。

5月6日雷达财经致电山东蓝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其在天眼查中的号码在手机中显示为山东蓝翔技工学校校长办公室,对方则称对于网上发生的事完全不了解。“不知道,我们都不看手机,上班不能玩手机,不关注这事。”其还透露,目前蓝翔技校的运营一切正常。

一起冤案?

除了回应女儿的指控,孔素英当下在短视频平台露面,也有其他诉求。

5月4日,孔素英在多个短视频和社交平台中发布举报视频,其手持身份证表示:自己实名举报山东蓝翔技校校长荣兰祥,指控其涉嫌私藏枪支、强奸、组织黑恶势力跨省打架,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她还称,荣兰祥通过虚假诉讼导致351户居民无家可归,如果自己举报不是事实愿意承担一切法律后果,并称手中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来证明。

孔素英坦言,证据有在刑警队的,也有在纪委的,自己都已经交上去了。

其还向雷达财经出具了举报书的截图,其中提到,荣兰祥非法抢夺天伦花园小区房产,先一房两赠诈骗孔素英、六名子女、山东蓝翔技校教职工,再伪造合同虚假诉讼,后强逼多人作伪证,直接导致被害人孔素英及孔家7名亲属、荣鑫、荣婷、蓝翔多名教职工、天伦花园小区14名业主刑拘坐牢。

孔素英认为,2014年6月荣兰祥已经签署了天伦花园的赠予合同,将该处地产交给了6个孩子;但三个月后荣兰祥却又改口称天伦花园是蓝翔教职工福利房,并派人前来打架斗殴;当年10月,这块地产又被抵押给北京银行。“到底你给谁?你弄这个虚假诉讼,女儿、我、小区住户都不明不白入狱,我们这都冤案。”

孔素英坚称,自己并没在法院查封天伦花园后卖房。“我们是6月、8月卖的,他是9月查封的。我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判我。再说这个不动产在河南,山东就没有管辖权。”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有关孔素英提到的这份将天伦花园赠予全部子女的证明在公开资料中曾多次出现,但至今真相仍扑朔迷离。

首先,证明中确实提及荣兰祥将旗下包括天伦花园的资产划归子女所有,上面还有荣兰祥、孔素英及六个子女的签字和蓝翔房地产的印章。且在后来的判决书中,荣兰祥还承认过这份证明存在。

然而,不但蓝翔房地产之后曾在《商丘日报》中发声明称该证明没有法律效力,2017年荣家6个孩子中的4个更是站出在《商丘日报》中发表公开信称,没有委托也没有同意卖房,有的签字是伪造,时间被篡改。而这封证明中的时间,也确实是手写的6月19日。这让这封证明的真实效力存疑。

此外,无论是荣婷还是此前因在天伦花园小区购房入狱的业主,都曾称孔素英有要求买房人倒签、伪造房屋转让合同和收款收据的行为。

而在法院处置异地房屋方面,高森律师则指出,本地房产异地查封是一个非常常见的情况。“房产涉及民事或刑事案件都有可能会被包括法院在内的司法机关查封。司法机关依法查封房产,和房产在哪里没有关系,只要有法律依据就可以,就是合理的。”

多项事实叠加后,显示孔素英的说辞中存在不严谨之处。

不过,孔素英举报荣兰祥的决心异常强烈。“好多人都说:你注意,我现在死都不怕了,我还怕啥。我啥都没有,身无分文,我是老赖,我的卡都是黑户,钱全给我扣走了,法院都给我限高了,我哪都不能去。还去美国?”

多对企业家夫妻劳燕分飞

事实上,共同创业历经风雨的夫妻,到最后落得一拍两散结局的并非只有蓝翔一家。

李国庆与俞渝的“庆渝年”大战就是另一经典案例。1999年,两人联合创立了当当网,不久后,当当网一度成为了中国第一大网上书店,甚至还曾引来亚马逊的报价收购。2010年,两人还曾一同赴美敲钟,当当也成为了中国第一家完全基于B2C业务在美国上市的网上商城。

但2016年当当网退市后,为了争夺数十亿的当当“家产”,李国庆与俞渝却反目成仇。2019年,李国庆上演"摔杯"事件,直指俞渝"逼宫夺权"。俞渝则发长文反击,称李国庆同性恋、撒谎、不顾家,且患有梅毒等。

2020年,李国庆更是先后两次带人前往当当办公区,先是强"抢"公章,后又撬开多处保险柜,拿走资料,并因此一度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行政拘留。

高特佳原董事长蔡达建与现任董事长金惠丽也是夫妻。二人在1987年喜结连理,据金惠丽描述,“刚结婚时他(蔡达建)的工资仅比我多八元钱,结婚时的家具及基本生活用品都是靠我们俩的微薄工资和我娘家的支持才构建起来的。”

此后,靠着对医疗领域投资的聚焦,高特佳日渐壮大,蔡达建的身家也水涨船高,至2017年一度达到20亿元。然而2020年金惠丽的一封公开信,却直指蔡达建从10年前就开始出轨女秘书张晓楠,并还存在“老鼠仓”、滥用公权、经营管理不善、重大并购失误等情况。

最终,蔡达建与金慧丽双双从高特佳中退出。

此外,葵花药业的原董事长关彦斌,一度还向自己的结发夫妻张晓兰连砍4刀,并因此被判有期徒刑11年。

有观察人士认为,财富会放大人性的缺点和欲望,导致一些创业夫妻经历过共患难后,却不能同富贵,企业家夫妻应以蓝翔创始人家族为戒。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李国庆

  • 李国庆、俞敏洪、陈年……直播间拯救失意大佬?
  • 520盘点:那些分道扬镳的“商业眷侣”们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蓝翔“宫斗剧”发酵,孔素英又出惊人言论

孔素英称,自己死都不怕了。

文|雷达财经 张凯旌

编辑 | 深海

蓝翔创始人家族的内斗大戏,仍未落幕。

5月6日,孔素英接受了雷达财经的采访,并对近期自己女儿荣婷举报自己一事进行了回应。其表示,荣婷提到的美国绿卡,早已在多年前被撤销,别墅也早就卖了,现在自己身无分文,还被法院限高,成了老赖,哪都不能去,更不用说逃往美国。

“我的诉求是彻查荣兰祥,跨省打架、涉黑、私藏枪支、虚假诉讼。”孔素英称,自己死都不怕了。

雷达财经据此询问荣婷,但荣婷只是发了两张此前在微博中公示过的民事判决书和推迟开庭申请书的截图,未有进一步回应。

蓝翔创始人家族的经历在企业家中并非孤例,当当网的李国庆俞渝、葵花药业的关彦斌张晓兰……类似的事件已有多起。

荣婷举报,孔素英全盘否认

时隔多年,蓝翔家族内斗往事再被提起,还要追溯到4月27日荣婷所发的举报视频。

雷达财经曾在《内斗哪家强?中国山东找蓝翔!》一文中梳理了荣婷对其母孔素英的举报内容,其主要观点集中在:孔素英为博取同情捏造了自己生活困难的情况,并且曾在法院已经查封了天伦花园小区房产的背景下,强迫自己与荣家其他两姐妹签署卖房合同和收款收据,伪造出房子是在查封前卖出的假象,这间接导致了一批业主、孔素英和荣家三姐妹的入狱。

此后,荣婷发布的第二条视频,则对此前的观点进行了佐证。其拿出了2014年济南天桥区人民法院的一封民事判决书,和2014年孔素英向法院提交的有自己签名的推迟开庭申请书,证实孔素英确有美国绿卡,且曾在美国买过别墅。

荣婷解释称,自己之所以现在这个时间节点站出发声,是为了不再被别人利用参与犯罪。“我们不想再被我母亲当挡箭牌,道德绑架我们参与违法的事情。”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高森对雷达财经表示,从荣婷检举的内容来看,孔素英有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和妨害公务的犯罪嫌疑。

而孔素英在2018年和2020年的两次入刑,也正是因为处置了被查封的145套房产。

不过孔素英对此,却有另一番解释。

“她的证据,不符合事实。”孔素英称,“如果要有这事她直接交给警队,把我抓走不就行了,还实名举报干啥?”

据孔素英介绍,别墅是荣兰祥买的,但是早在2016年就已经卖掉了,这件事无论是荣兰祥还是6个孩子都知道,而当时卖房的钱,也都已经被花完了。

荣婷微博晒出的判决书显示,孔素英认可其为了移民美国向美国投资50万美元,取得绿卡后,美国政府返还了50万美元。对此,孔素英并未否认,“那个投资款返了,但是我们家几个孩子都花了啊,全都花完了。又不是我自己花的,我们全家都花了,我们自己的钱还不能花吗?别墅卖了,绿卡16年也取消了,现在为什么还要说这个事情?”

“这个可以查实的,我们离婚后我没再去过美国。我去最后一次是申请延期,那是我大女儿她们在那边上学,我去看她们去了,不是去入住去了。”

孔素英还表示,2016年自己与荣兰祥离婚以后,双方几十个亿的资产一分都没分给自己。“一审让我倒找他200多万,二审又让我找了他20多万,现在我都限高了,一不能坐高铁二不能坐飞机三不能住高档酒店,那我还出国逃跑?我有中国公民的身份证,要是移民了我哪来的中国身份证?”

据天眼查,孔素英任职的6家企业仅有两家存续,分别是山东和北京的珠宝公司。两家公司均因未公示年度报告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北京荣氏玉尊珠宝有限公司还因民间借贷纠纷被强制执行50万余元,今年1月,孔素英因此案被限制高消费。

而针对荣婷举报孔素英逼迫其签署卖房合同的说法,孔素英也进行了全盘否认。“她都20多岁了,我怎么逼迫她?又是大学生,又出国留过学,我能逼迫她签字吗?这些都不是嘴说的,都需要证据,空口无凭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孔素英:荣婷受荣兰祥指使

至于荣婷此时站出发声的原因,孔素英认为,荣婷受到了荣兰祥的指使。“我的孩子虽说她这样说我24条,但我不生她的气,我知道是她爸爸在幕后。”

孔素英向雷达财经展示的一份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显示,2014年10月,天伦花园全部房产被认定为夫妻双方的共同财产,合计价值1.8亿元。

“离婚以后,1.8个亿一分都没给我,他都私吞了。所以他现在叫荣婷站出来,那意思荣婷没卖房子,都是我卖的。荣婷不站出来,就没有证据再抓我。我去年举报他偷税漏税,他害怕我举报,想再叫我进去。”

在爆发内斗前,荣兰祥和孔素英曾有一段蜜月期。据长江商报报道,荣兰祥年幼丧父,家境困难,连结婚的钱都是借的。30多年前两人外出创业时,荣兰祥不仅向岳父孔令荣借了500元路费,还向孔素英的四叔孔令升借了1500元作为创业经费。

“大家都问我有什么证据?你可以过来调查,整个县都知道他是个穷小子,当时我爸不让我嫁给他,我偏要嫁,现在他就是当这个陈世美。他让荣婷站出来,我女儿还小不明白这个事,别说你妈妈没错,就是有错也没有这样站出来指责妈妈的,你这不是害女儿吗?”

据此,雷达财经尝试咨询荣婷本人,而荣婷只是回复了一张此前在微博中公示过的民事判决书截图和一张推迟开庭申请书的截图,未进一步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在母女反目的同时,荣兰祥至今仍处于隐身状态。此前有媒体致电蓝翔校长办公室,对方表示荣兰祥出差了。

5月6日雷达财经致电山东蓝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其在天眼查中的号码在手机中显示为山东蓝翔技工学校校长办公室,对方则称对于网上发生的事完全不了解。“不知道,我们都不看手机,上班不能玩手机,不关注这事。”其还透露,目前蓝翔技校的运营一切正常。

一起冤案?

除了回应女儿的指控,孔素英当下在短视频平台露面,也有其他诉求。

5月4日,孔素英在多个短视频和社交平台中发布举报视频,其手持身份证表示:自己实名举报山东蓝翔技校校长荣兰祥,指控其涉嫌私藏枪支、强奸、组织黑恶势力跨省打架,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她还称,荣兰祥通过虚假诉讼导致351户居民无家可归,如果自己举报不是事实愿意承担一切法律后果,并称手中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来证明。

孔素英坦言,证据有在刑警队的,也有在纪委的,自己都已经交上去了。

其还向雷达财经出具了举报书的截图,其中提到,荣兰祥非法抢夺天伦花园小区房产,先一房两赠诈骗孔素英、六名子女、山东蓝翔技校教职工,再伪造合同虚假诉讼,后强逼多人作伪证,直接导致被害人孔素英及孔家7名亲属、荣鑫、荣婷、蓝翔多名教职工、天伦花园小区14名业主刑拘坐牢。

孔素英认为,2014年6月荣兰祥已经签署了天伦花园的赠予合同,将该处地产交给了6个孩子;但三个月后荣兰祥却又改口称天伦花园是蓝翔教职工福利房,并派人前来打架斗殴;当年10月,这块地产又被抵押给北京银行。“到底你给谁?你弄这个虚假诉讼,女儿、我、小区住户都不明不白入狱,我们这都冤案。”

孔素英坚称,自己并没在法院查封天伦花园后卖房。“我们是6月、8月卖的,他是9月查封的。我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判我。再说这个不动产在河南,山东就没有管辖权。”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有关孔素英提到的这份将天伦花园赠予全部子女的证明在公开资料中曾多次出现,但至今真相仍扑朔迷离。

首先,证明中确实提及荣兰祥将旗下包括天伦花园的资产划归子女所有,上面还有荣兰祥、孔素英及六个子女的签字和蓝翔房地产的印章。且在后来的判决书中,荣兰祥还承认过这份证明存在。

然而,不但蓝翔房地产之后曾在《商丘日报》中发声明称该证明没有法律效力,2017年荣家6个孩子中的4个更是站出在《商丘日报》中发表公开信称,没有委托也没有同意卖房,有的签字是伪造,时间被篡改。而这封证明中的时间,也确实是手写的6月19日。这让这封证明的真实效力存疑。

此外,无论是荣婷还是此前因在天伦花园小区购房入狱的业主,都曾称孔素英有要求买房人倒签、伪造房屋转让合同和收款收据的行为。

而在法院处置异地房屋方面,高森律师则指出,本地房产异地查封是一个非常常见的情况。“房产涉及民事或刑事案件都有可能会被包括法院在内的司法机关查封。司法机关依法查封房产,和房产在哪里没有关系,只要有法律依据就可以,就是合理的。”

多项事实叠加后,显示孔素英的说辞中存在不严谨之处。

不过,孔素英举报荣兰祥的决心异常强烈。“好多人都说:你注意,我现在死都不怕了,我还怕啥。我啥都没有,身无分文,我是老赖,我的卡都是黑户,钱全给我扣走了,法院都给我限高了,我哪都不能去。还去美国?”

多对企业家夫妻劳燕分飞

事实上,共同创业历经风雨的夫妻,到最后落得一拍两散结局的并非只有蓝翔一家。

李国庆与俞渝的“庆渝年”大战就是另一经典案例。1999年,两人联合创立了当当网,不久后,当当网一度成为了中国第一大网上书店,甚至还曾引来亚马逊的报价收购。2010年,两人还曾一同赴美敲钟,当当也成为了中国第一家完全基于B2C业务在美国上市的网上商城。

但2016年当当网退市后,为了争夺数十亿的当当“家产”,李国庆与俞渝却反目成仇。2019年,李国庆上演"摔杯"事件,直指俞渝"逼宫夺权"。俞渝则发长文反击,称李国庆同性恋、撒谎、不顾家,且患有梅毒等。

2020年,李国庆更是先后两次带人前往当当办公区,先是强"抢"公章,后又撬开多处保险柜,拿走资料,并因此一度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行政拘留。

高特佳原董事长蔡达建与现任董事长金惠丽也是夫妻。二人在1987年喜结连理,据金惠丽描述,“刚结婚时他(蔡达建)的工资仅比我多八元钱,结婚时的家具及基本生活用品都是靠我们俩的微薄工资和我娘家的支持才构建起来的。”

此后,靠着对医疗领域投资的聚焦,高特佳日渐壮大,蔡达建的身家也水涨船高,至2017年一度达到20亿元。然而2020年金惠丽的一封公开信,却直指蔡达建从10年前就开始出轨女秘书张晓楠,并还存在“老鼠仓”、滥用公权、经营管理不善、重大并购失误等情况。

最终,蔡达建与金慧丽双双从高特佳中退出。

此外,葵花药业的原董事长关彦斌,一度还向自己的结发夫妻张晓兰连砍4刀,并因此被判有期徒刑11年。

有观察人士认为,财富会放大人性的缺点和欲望,导致一些创业夫妻经历过共患难后,却不能同富贵,企业家夫妻应以蓝翔创始人家族为戒。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