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评论】政府为煤企站台能否消除投资界对山西煤炭企业的疑虑?

这是迄今为止中国煤炭发展历史上不可多见的场面,举办这场声势浩大的路演,山西省政府用了近两个月的时间筹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煤炭之前是‘香馍馍’,投资煤矿火得不得了,今天就突然变成了‘丑小鸭’,企业还得来推荐自己。”阳煤集团董事长翟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无感慨,“外界对于现在很多煤企的真实情况是不了解的。”

7月13日上午,在北京金融街威斯汀酒店内,翟红和山西省另外六大省属国有煤企、两大民企的董事长一道,在山西省副省长王一新的带领下,进行路演推介会。

这是迄今为止中国煤炭发展历史上不可多见的场面。可容纳几百人的会场被银行、券商、基金等金融机构的代表挤得满满当当。副省长王一新亲自主持会议,九大煤企的董事长则被安排坐在每一排座位的排头,方便接受采访者的提问。

参加此次路演的山西省属七大煤炭集团分别是同煤集团、山西焦煤、晋能集团、潞安集团、晋煤集团、阳煤集团、山煤集团;两大民企分别是永泰能源和美锦能源。

举办这场声势浩大的路演,山西省政府用了近两个月的时间筹备。王一新表示,希望通过这次会议,使投资者能够客观理性地看待煤炭产业,做出客观理性的投资,优质煤企的存量贷款能得到正常接续,发行的债券能得到积极的认购。

2002-2012年是中国煤炭发展的黄金十年,煤炭产量从15.5亿吨增长到39.5亿吨,年均增速达到了10%。在这种快速发展的态势,让煤炭最终陷入严重的产能过剩,市场开始崩塌。

根据中国煤炭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1月,全国90家大型煤企的利润减少了500亿元,同比下降91%。煤炭行业整体亏损面已达到95%。

对已经背负巨大债务的山西省煤企而言,资金压力越来越大。目前,已经发生银行抽贷、压贷现象,且面临发债难的问题。

根据该路演上七大煤企公布的数据显示,焦煤集团、晋煤集团、晋能集团、潞安集团、山煤集团、阳煤集团的负债率分别达到了78.8%、82.5%,77.33%、66.92%、53.81%、74.2%。

一位基金公司研究人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煤炭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认为自己手握资源,对资本市场根本不在意。

“以前都是银行求着煤企贷款,现在完全反了。煤企求银行,可能也贷不到款了。煤企也从原先的依赖银行,转到越来越在意债券市场。”该人士说,“市场的规则在改变。”

在此次大会上,王一新多次强调,目前国有煤企的资产被严重低估。此前国企拿到煤矿资源成本非常低,刚开始甚至是没要钱,所拥有的资源没有合理的资产化。多位煤企董事长也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希望能够重新评估国有煤企的资产。

“目前我们的资产负债率是约74%,如果资产能够被重新评估,那负债率至少能下降十几个百分点。”翟红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晋煤集团董事长贺天才表示,截至今年6月底,晋煤集团总资产2151亿元,负债总额1769亿元,资产负债率82.24%。若按目前市场价格评估、在包含土地和矿权等资产价值后,企业总资产价值在3000亿元以上,资产负债率可降至60%以下,保持在比较健康的水平。

“煤炭开采工艺技术已非常成熟,各方面成本已有比较公允的行业参照值,只要企业管理科学,即使今天这个市场价格,煤炭行业也应该是盈利能力很稳健的行业。”王一新认为。

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司长方君实则在会上发言称,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仍是以煤炭为主的能源生产消费格局,目前采取的去产能措施,通过关闭落后产能,淘汰开采条件差、资源禀赋差等缺乏市场竞争力的产能,可为具有竞争力的产能、企业提供市场空间。

在王一新看来,其带领的山西这九大煤企,正是具有竞争力的优秀煤炭企业,在进过这一轮的市场洗礼,将大幅提升自己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

中国银监会山西监管局局长张安顺则在此次推介会上表示,目前,山西七大国有煤企资信状况良好,从未发生过一笔不良贷款。目前,山西省政府和山西国资委已建立起必要的工作机制,确保七大国有煤企不发生债务违约。

但面对亏损面如此巨大的行业,山西省政府为煤企站台的做法,能否消除投资界对煤炭行业的疑虑?

多位参会的金融机构人士均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这还得取决于行业后续发展,以及各企业自身的情况,但他们同时也认为,“做总比不做好,起码发出了煤炭行业自己的声音”。

“目前舆论对煤炭行业的负面信息太多,对煤炭行业也都表现出悲观的态度,山西省政府花这么大的精力来主导这个事情,也能平衡一些负面信息。”某银行机构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也有基金公司的代表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参加这场路演推介会,本来希望看到银监会、或地方银监局等金融监管机构,能够表示出台一些具体措施来防范煤炭企业的投资风险,但目前并没有看到。

“现在的银行,包括银监会都在收缩过剩产能产业。对于基金公司,最担心的是,发行的煤炭债券,没有新的投资人接盘,融资渠道无法把债务延续下去,上百亿的资金到期,那现金流就断裂了。”该基金公司的代表指出。

在政策的引导下,煤炭行业开启了去产能之路。从目前的数据上看,去产能已有初步效果,煤价开始有所回升。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1-5月,全国原煤产量为13.43亿吨,同比下降8.4%。7月6日,环渤海地区发热量5500大卡动力煤的综合平均价格报收于414元/吨,较年初已上涨了43元/吨,涨幅达到11.6%。

山西省煤炭厅副厅长胡万升介绍,今年,山西省将退出2000万吨落后产能,计划在2020年前退出1亿吨以上,未来煤炭产量控制在10亿吨以内。矿井数量由1079座,减少到900座左右,期间原则上停止核准新建煤矿项目,停止审批新增产能的技术改造项目,不再进行煤矿生产能力核增项目审批。

但在投资者看来,目前煤炭去产能的力度并不够。“现在还没看到真正大型煤炭企业的退出,煤炭市场处于弱均衡的状态。”上述基金公司的代表表示。

这种弱均衡的状态,也是投资者对煤炭市场有顾虑的重要原因之一。“一旦价格上去之后,有的民营企业煤矿有可能会复产,大企业被关停的煤矿也会重新开始生产,所以,理论上,煤炭市场不是长期的均衡状况。”该基金公司的代表说。

7月12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价格的回归确实会刺激一些停产的煤矿复产,如果具备条件且合法,在价格合适的情况下,关停煤矿存在回归的可能性。

姜智敏强调,煤矿减量化生产的政策应该得到好的支持和延续,特别是煤矿工人如能适应并且长期执行276个工作日,法定节假日休息,会进一步促进供需关系稳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