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工业之美】一年前送披萨救人的机器人被用于杀死嫌犯 人类这样做对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工业之美】一年前送披萨救人的机器人被用于杀死嫌犯 人类这样做对么

达拉斯事件激化了关于未来“机器人杀手”的争论,但人类未来面临的真正挑战与其说是远程遥控武器不如说是武器自动化,这两个概念常常错误地混为一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谁也不曾想到,一年前还在美国加州圣何塞为一名意欲自杀的武装嫌疑犯送去手机和匹萨的机器人,如今竟成为了全球首个杀死嫌疑犯的机器人。

当地居民追悼牺牲的五名达拉斯警察。图源:USA Today

7月7日晚间,约800名示威者在美国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举行“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游行,抗议近日一系列警察枪杀黑人的暴力事件。游行行将结束之际,维护现场秩序的警察突然遭到伏击,谈判无果后双方展开交火,共有五名警察死亡,九名警察受伤。本次事件成为自2001年“911”恐怖袭击以来,美国执法队伍伤亡最为惨重的一次。其中,三名嫌犯被抓捕归案,一名嫌犯在与警方对峙时被击毙。

“Black Lives Matter”是2013年为反对针对黑人的暴力行为而在全美展开的一项社会活动。7月6日,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郊,一名黑人男子在车中被警察射杀,当时在车里的还有他的妻子和孩子。7月5日,路易斯安那州,两名白人警察在与一名黑人男子争斗过程中将其枪击。两起案件发生过程都有录像流出,全美爆发了多起抗议警察针对黑人暴力执法的游行。

Remotec Andros Mark V-A1机器人,这就是在达拉斯事件中杀死嫌犯的机器人。图源:Dallas Morning News

在当晚持续45分钟的枪战,和长达两个小时的谈判无果后,达拉斯警察局长大卫·布朗(David Brown)对特警队下达命令,要求他们制定出一个在不投入警力的情况下消灭嫌犯的方案。约15-20分钟后,他们拟定出了一个完整方案:使用机器人送去一个约一磅重的砖块形状C4塑胶炸药,通过远程控制引爆雷管。这种策略一般只出现在军事作战的情况中。

嫌疑人Micah Xavier Johnson在Facebook上传的照片。图源:Facebook

该名嫌犯是25岁的黑人青年Micah Xavier Johnson,来自德州梅斯基特,曾是美国陆军预备役队员。当时他藏身于达拉斯市中心的埃尔森特罗社区学院建筑物的二楼,将白人警察作为狙击目标使用突击步枪进行枪击。“他基本上一直在欺骗我们,嘲笑我们,还唱歌,问他干掉了多少位警察,并说他还想杀更多。”布朗警长说。最终警长做出了决定,并实施了该计划。

在警长下达命令时,至少已有两名警官遭受枪击,多名重伤,其中三名重伤者不治身亡。

机器人携带炸药进入嫌犯藏身的建筑物中。当时他仍在不停射击,并有意一直这么做下去。最终机器人被派遣到与嫌疑人一墙之隔的地方,进行了引爆。

送去炸药的机器人

机器人Mark V-A1的功能详情表。图片来源:Northrop Grumman’s

7月9日,达拉斯警局公布了所使用机器人的附加详细信息。该机器人名为“Remotec Andros Mark V-A1”(下称Mark V-A1),由诺斯洛普格鲁门公司(Northrop Grumman’s)研发制造。达拉斯警局于2008年耗资约151000美元购入,用于各种操作,通常用于接近可疑的或危险的物体或包裹,或前往可能的高危险地区进行调查。

机器人Mark V-A1的机械臂功能。图片来源:Northrop Grumman’s

Mark V-A1由人类远程控制,重790磅(约合358千克),最高时速可达3.5英里(约合5.6千米),配备一台26倍光学变焦,12倍数码变焦的相机,还拥有双向通讯系统,可保证发回实时状态、定位和图像。还能适应沟渠和各类崎岖的地形。在机械臂完全伸展的情况下,Mark V-A1能举起重60磅的物体,位于机械臂终端位置的抓爪可控制约50磅的力量。

Mark V-A1抓取物体。

同样是利用该系列机器人,2015年4月,一位持刀嫌犯威胁要跳下位于加州圣何塞的大桥自杀,警方让机器人给这位嫌犯送去手机和匹萨,顺利安抚其情绪,随后将其拘捕。

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的官方网站还详细说明了该系列机器人有多种配件可供选择,包括改进后的12号猎枪、破窗器、电缆剪、钻孔和锯齿、实时X射线机等。

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是美国军火界的巨头之一,也是世界第一的军工企业。由原诺思罗普公司和格鲁曼公司于1994年合并而成,公司总部位于美国加州圣地亚哥,在全世界100多个地区拥有工厂或办事机构和12.54万名职工,年收入为307亿美元。主营业务有研究、生产和经销军用、民用飞机;研究、生产导弹和无人驾驶飞行器;电子产品和提供技术服务等其他领域;研究、生产军用电子系统、军用飞机和空间飞行器的系统一体化、特种运输车辆、信息和其他服务。

机器人为警察部门所应用并不稀奇。军备研究服务部门的主管N.R.Jenzen-Jones表示,机器人通常被用于检查或解除爆炸装置、处理小型障碍物、封锁嫌疑人。然而,使用机器人运输爆炸物来致人于死地还是前所未有的。

达拉斯市长Mike Rawlings在达拉斯事件后表示,他可以预见到未来在类似的情况下,全国都将有可能使用该种方法来应对,但只作为最后的手段。“关键是保护我们的警察免受伤害。”他说。

机器人角色引发伦理争议

考虑到目前人工智能领域持续取得技术突破的现状,达拉斯事件引发了社会公众关于机器人在执法过程中,甚至战争中所扮演角色的伦理争议。

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机器人学教授Illah Nourbakhsh向《赫芬顿邮报》(The Huffington Post)表示,每一项技术在发展过程中,其原始设计和实际功能之间的差距将不断扩大,这将导致许多问题,目前高速发展的机器人领域更是如此。他警告称,目前关于如何使用机器人杀人害没有相关法律法规、指导准则或监督流程,达拉斯事件中的机器人角色“存在伦理问题”,而这点所带来的更大影响将有可能是灾难性的。

“未来这样的的机器人将具备越来越多的功能,所有的这些都将为未来机器人执行工程师们或采购机构从未想到过的的活动、行为提供了可视性。”他说,“这让我们想起电影《飙风战警》中,复杂精密的机器释放用户的创造潜能。”

曾于1969-1970年在越南服役的德州大学哲学教授Paul Woodruff,在《达拉斯晨报》(Dallas Morning News)上撰文称,现如今警察越来越像军事部队那样武装自己并不是一件好事,但人们并不能因此指责他们。因为目前社会的高度武装水平使得他们别无选择:在一个军事文化浓烈的国家中维持和平需要一个军事化的执法部队。

新南威尔士大学的人工智能学教授Toby Walsh向《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表示,达拉斯事件中机器人的行为,完全是由人类远程控制的。“人类仍在主导决策,这是好事,”他说,“该事件不会导致人类未来误入机器人杀手的歧途,因为所使用的机器人无异于翱翔在伊拉克、巴基斯坦等地方空中的遥控战斗无人机。”

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机器人学教授Red Whittaker表示赞同,“事实是,(机器人)只是一个工具。作为一种工具,它的这些功能已经存在很多年”。“它是远程可遥控的,这与扣下扳机、投掷手榴弹或任何其他的攻击选项并没有什么不同”。

密苏里大学圣路易斯分校的刑事学家David Klinger认为,法律不区别对待各种致命武力的运载系统。“如果警察能够射击一个人,那么使用致命武力的任何其他机制都是有道理的,既然如此,为何使用机器人送去爆炸装置就不是合法的呢?”

C4塑胶炸药引伦理争议

在舆论中心还都集中在执法部门使用机器人用于攻击的新奇之处,以及其在未来警务工作方面的应用时,也有人提出了策略伦理性的关键实际上在于该事件中警察所使用的炸药,布朗警长面临着关于在民用场合使用军事策略是不恰当的舆论指责。但他明确表示,如果场景重现的话他还是会坚持原来的选择,“对我来说,这并不是一个道德、伦理上的两难困境,为拯救我的部下我会再做一次”。

一名网民在事件发生后声称不解为何警方使用C4炸药。图源:Twitter

达拉斯警方使用的C4塑胶炸药是一种高效的易爆炸药,由梯恩梯(TNT)、Semtex和白磷等高性能爆炸物质混合塑料制成,外形就像用来烘烤面包的生面粉团,可被碾成粉末状,也可被装在橡皮材料中,随意捏制成任何形状。C4塑胶炸药是一种多功能炸药,不仅可以应用于大规模爆炸,还可以手工成型做定向爆炸,它只能用雷管引爆。

当部下警察询问布朗警长使用多少C4炸药时,布朗表示“不要炸毁整个建筑”即可。

C4炸药爆炸后,其初始冲击波速度为每秒26400英尺(约合8千米)。一磅多一点的C4炸药足以炸毁一辆卡车,这表明使用了一磅炸药的达拉斯警察很可能造成了一些十分明显的损害,然而布朗说,机器人本身并未在爆炸中被毁。只有机器的部分机械臂有损坏。“机器人仍是可用的。”布朗警长说。

爆炸专家Matt Barnett将C4炸药捏成球体。图源:CNN

警方并未进一步透露是否或者如何使用(定向爆破用的)C4锥形炸药,因此爆炸的伤害影响较难估算。爆炸专家Matt Barnett认为,为尽可能地发挥炸药效用,警方很有可能控制机器人将炸药放置在靠近墙的位置,在墙后悄悄移动的机器人也不会被狙击手发觉。

Barnett表示,如果在室内引爆,一磅C4炸药将造成很大伤害。在封闭空间引爆对人体造成的伤害远大于在开放空间引爆。“爆炸中有两种东西可能会杀了你,一是压力,二是碎片。”他解释称,爆炸中的超压力会导致人体血管爆裂,出现眩晕、神志不清等症状,起初人们不会察觉到自己受伤,实际上已经开始内出血。碎片通常是爆炸中的头号杀手,在爆炸中变成了小型导弹,“穿过人体对它们来说就像穿过黄油那样简单”。

埃尔森特罗社区学院(嫌犯藏身的建筑物所在地)的发言人Ann Hatch告诉《华盛顿邮报》,目前大学还不被允许评估该栋建筑物的损害,因为它仍处于警方控制中。

军事应用一直是科技发展的最大驱动力,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系统等的武力应用在军事领域早已有之。眼下的达拉斯事件则激化了关于未来“机器人杀手”的争论,但人类未来面临的真正挑战,与其说是远程遥控武器不如说是武器自动化,这两个概念常常错误地混为一谈。

无人机杀手

纳粹的V1、V2火箭。图源:BBC

通过远程控制进行机器杀戮在战争并不新鲜。最早的例子的是二战中纳粹研制的V1、V2火箭,是世界上最早投入实战使用的弹道导弹。

近年来,各国军方在传统军事战场上无人驾驶飞行器的应用更是相当广泛。自2009年以来,据美国官方估计,约有2500名战士在473次袭击中丧生,随着或许超过100名非战斗人员。批评家表示这一数字过于保守。

无人机的拥护者认为其比载人飞机更有效,因为它可在空中个停留更长时间,确保击中目标。此外,还能降低飞行员风险,这点与为了保护警察生命安全的达拉斯事件具有共同之处。但也有批评人士指出,风险降低从根本上改变了操作的本质,使用致命武力的门槛也随之降低。

机器人枪手

韩国最畅销的自动炮塔:the Super aEgis II。图源:BBC

地面军事部署也常有机器人的身影。韩国率先使用机器人来保卫非军事区。这些机器人都配备了热量和运动探测器以及武器设置,其主要优势不仅在于效率高于人类士兵,更是在感知到潜在威胁时,机器人会通知指挥中心等候指令。至关重要的是,人类仍掌握着决策权。这就回到达拉斯事件中的关键点,机器人是在人类的控制之下执行任务的。

当你不得不选择是否开火或者计算出潜在的平民伤亡,机器人将如何通过程序设计来处理复杂的情况和所涉及到的道德困境?这还存在许多问题。

计算机军事系统

半自动地面防空警备系统。图源:网络

SAGE(Semi-Automatic Ground Environment,半自动地面防空警备系统)是美国于冷战期间发明的一个计算机化防空系统,旨在利用电脑发现传入的苏联飞机,帮助空军实时跟踪雷达数据。随后不久,导弹也被接入系统,用于击落侵入者。

然而,仅通过电脑就可以控制发射导弹是安全的吗?如果系统被侵入,产生的后果可能不堪设想。这些关于自动化和远程系统安全性的问题,是人类维护网络安全工作的最早驱动力。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