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字节改名抖音集团:抖音在前,TikTok在后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字节改名抖音集团:抖音在前,TikTok在后

改名一小步,前进一大步。

文|伯虎财经 暮照

作为一家全球范围内的巨头,字节跳动被传上市已经不下5次。

5月8日,字节跳动(香港)有限公司更名为抖音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生效时间为2022年5月6日。

与此同时,字节跳动旗下其他数个公司也陆续更名为“抖音”。天眼查数据显示,字节跳动有限公司更名为抖音有限公司。

这一动作,引人注目。

从“公司暂不具备上市条件,目前无上市计划”,到“张一鸣已决定无限期搁置IPO计划”,变成了如今的“不予置评”。

可以看出,对于上市传闻字节有所松口。前不久CFO高准的上任,更进一步证实字节上市,并非空穴来风。

这家尚未上市的巨头公司,如今一举一动都引来重大关注。改名的另一边,一个更大的谜底正在被揭开。

01 疑点一:以核心产品命名,字节倒退了?

字节母集团改名为抖音集团,很多人就疑惑了,为什么选择以核心产品命名?

从改名这件事情来看,企业从原来以核心产品命名,变成一个象征着某种更广阔未来的名称,要么为了重塑品牌,要么为了重组业务。

比如,2015年谷歌正式更名为Alphabet,Alphabet也成为了谷歌的母公司,谷歌原先的Google X、Google Ventures等业务部门成为和谷歌并列的Alphabet子公司。

这是一次业务的重组,谷歌想向外界证明,谷歌不再只是一家搜索引擎公司,旗下新兴业务还包括了无人驾驶汽车、隐形眼镜、智能温控器、无人机送快递、机器人等。

比如,2021年母集团Facebook改名为Meta,当时,创始人扎克伯格对外表示:“未来几年,Facebook 将从一家社交公司改变成一家元宇宙公司。”

这是一次品牌重塑,同时意味着曾经的集团品牌“Facebook”,将和Instagram、WhatsAPP、Oculus等社交软件同属Meta旗下的子公司。

而字节跳动不同的是,从一个预示着更大野心的名字变回和核心业务同名。

一个看似“愚蠢”的决定,但实际上内有乾坤。

第一,抖音是字节国内最为人熟知的产品,其日活用户数已经达到6亿,它和今日头条创造的营收占据了字节跳动国内收入的大部分。抖音传播度更广,也更为人熟知,取名抖音集团相当于获得了一块永久的广告招牌,其后续的传播效应不可估量。

再者,改名也能消除前集团品牌带来的负面影响。

第二,头条、西瓜、搜索、百科以及多个垂直服务业务早已被并入了抖音,堪称抖音事业部。

2021年底,梁汝波上任后的第一把火,就是进行业务合并。他成立了六个业务事业部,即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

如今改名为抖音集团,如果上市也意味着其多个垂直服务领域有望一同“打包”登陆资本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火山引擎、朝夕光年、飞书也有望一并登陆资本市场。

天眼查显示,更名后的抖音有限公司通过全资子公司游逸科技,持有朝夕光年100%股权;通过全资子公司潜龙在渊科技有限公司,持有火山引擎100%股权;通过幸运创迹持有北京飞书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此外,知识服务领域子公司量子跃动、大健康领域的小荷健康也在抖音有限公司旗下。

这也意味着,字节国内业务通过打包的方式,可以提高筹资总额。

第三,改名也侧面告诉了资本市场,即便是上市,那也只是国内业务上市,“海外版抖音” TikTok届时将会独立上市。

字节跳动2021年全年收入得以实现增长,主要得益于中国电商业务和海外TikTok的快速发展。

一直以来,TikTok都被看作是与Facebook对抗的重磅武器,是集团最为重要的战略方向,不会轻易和其他业务打包上市。

这一改名,字节相当于做了澄清,避免造成误会。一举三得,想必也是经过了审慎的思考。

02 疑点二:抖音集团在美国还是香港上市?

改名动作背后,相信结果已经昭然若揭,字节上市是必然。

那么问题又来了,字节最后会在美国上市还是香港上市?

有人认为,字节从成立第一天开始,拿的就全部是美元基金的融资,陪跑了十年,不退出就只是纸面收益,可如果退出那只能在美股退,才能保证拿回的是美金。

伯虎财经觉得,从目前的形势来看香港上市的可能性更大。

首先是上市监管和合规性问题很难解决,字节跳动这一体量的公司最大的处理难点还是在于中国实体与美国实体关系的梳理,相应的监管申报等问题。

中美关系的僵持,至少需要1-2年的缓和期,那也意味着如果在美上市,还要再等几年。

再者,抖音和Tik Tok未来存在同业竞争的冲突,虽然划定了不同区域,但应用的基础是同一套系统,美国上市的可能性不大。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有行业人士甚至评价,“字节的上市将是史上最难的deal,甚至没有之一…”

但也不是无解,香港上市流程虽然繁琐但不复杂,比如京东、B站、知乎、小鹏汽车、理想汽车均在港交所双重上市,而名创优品、贝壳也在今年申请了在港交所二次上市。

在美股市场日益错综复杂的背景下,在港上市成为必然选项。

但鸡肋的是,当前港股互联网股的估值很低,我们可以参考下“短视频第一股”快手,市值已经从上市时的数万亿下跌到2500亿港元,且依然处在最低估值水平附近。

抖音单独上市,应该会比快手高一点,但具体估值也不好估计,即使相当于两个快手,现阶段也就5000亿市值,而原始投资人的期待值可能更高。

当前资本市场的估值达不到抖音原始投资人的预期估值,为什么字节还要选择在此时筹备上市?

03 疑点三:抖音上市,或为TikTok输血?

对于字节来说,重启上市计划势在必行。成立十年的字节跳动俨然成为一头庞然大物不假,但多年数次融资下来,字节背后也林立着亟待退出的投资者。

曾经,周鸿祎和新浪就选择了早早下车。

重启上市的背后,是字节的流量焦虑,如今增长放缓,流量的获取没有那么容易了。

2020年9月,抖音宣布日活破6亿,稳坐“流量王者”的席位。增长总有尽头,几年的高速增长后,抖音迎来了流量的天花板。

亮出6亿日活的成绩后,抖音没有再创新高。据可查数据,2021年一季度,抖音的成绩单仍保持6亿。

这意味着,在国内短视频市场,用户时长和单用户价值正在取代用户体量。除了市场增长放缓之外,抖音还要注意两个不利信号。

第一是和字节其他产品的用户重合。

根据巨量算数的报告,抖音和今日头条重合度为25.3%,重合用户占今日头条用户总数的59%。大量用户重合表明,字节全产品矩阵覆盖的用户群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广,用户在抖音、头条、西瓜视频等APP之间的流动才是主流。

另一个不利的信号是,抖音的口碑在下滑。

同样来自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快手网络口碑指数高达64.7%,在一众短视频APP中遥遥领先。而抖音,只有28.1%。

抖音和快手的用户争夺战,早已来到存量竞争阶段。抖音每增加一个用户,都要和快手抢,双方甚至只能直接从对方的用户群里抢人。

2020年,字节跳动广告收入占实际收入的77%,是字节跳动收入的主要来源。2021年11月,字节跳动曝出国内广告收入在过去半年内停止增长。并且来自抖音的收入已经停止增长,而另一核心产品今日头条甚至处于亏损边缘。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字节要疯狂开拓海外市场,加码TikTok。TikTok可以说承载了市场对字节跳动的期待,也成了字节跳动短视频产品的主要增长来源。

早在国内根基尚未扎稳时,张一鸣已经把目光投向海外了。事实上,几年后冉冉升起的TikTok,只是字节国际化的一条明线,暗线早在2015年-2016年埋下线索。他们孵化了今日头条海外版News Master,一段时间改名Top Buzz;之后又推出西瓜视频海外版Buzz Video。

这个操作很熟悉,抖音之前名字还是A.me,同期字节还孵化了火山小视频。以张一鸣的一贯打法,看准未来某个方向,就同时启动多个产品,哪个能够“赛马”跑出来,就会有更多资源向它聚集。

(图源:张小珺)

2016年中抖音立项时,团队不足十人,至多是枚业务棋子;蛰伏一年半,2018年春节期间抖音大爆发。

而TikTok发展壮大于巨头扎堆的领域——海外的Facebook、谷歌、Snapchat,哪一个不是根基深厚的巨头,它却可以异军突起,风靡于海外用户之间。

还能在一众围追堵截中——从Facebook扎克伯克的明抢,到在标榜公平的美国政府的政令下顽强生长。

2022年第一季度,TikTok全球月活跃用户接近16亿,成为全球用户活跃度最高的应用之一。从0到10亿的过程,TikTok只用了4年时间,让许多竞争对手望尘莫及。

抖音选择在今年上市,无疑是再三考虑之后的结果。上市意味着,可以有更多资金和资源向TikTok倾斜,按照张一鸣一贯的打法,一旦看准就是all in。二来抖音错过了最佳的上市时间,如果再推迟上市,届时的环境将更为复杂和充满不确定性,估值也不容乐观。

如此来看,抖音上市迫在眉睫。

04 张一鸣的巨浪征途

从All in抖音,把抖音做成全民级爆品。再到不设上限投入TikTok,与国外巨头Facebook交战。

字节几乎做遍了所有的行业,成为一家APP超级工厂。

眼前来看,抖音如果实现上市那将是一场资本狂欢,从投资机构、管理层、到期权员工,不少人会因其上市而成为千万富翁。

但这对于追求“延迟满足感”的张一鸣来说,不够。

张一鸣似乎从不为自己设置思维禁锢。“一鸣认为挑战Facebook和Google是应该能干成的事”一位海外某地区负责人谈道。

张一鸣曾在内部郑重地分析道:“Facebook是从高向低打,我们是从低向高打。”

意思是,Facebook是社交型产品,谁是社交核心谁就影响周围人,此所谓从高往低;字节是推荐算法产品,算法和群众走在一起,协同并进,只要更多人因算法而使用App,就能守住阵地、将阵地做大做强,最后包围Facebook,此所谓从低往高。

2012年,扎克伯格就在公司内部强调,必须密切关注竞争对手的新动态和产品,如果对手发布了成功的产品,必须立即跟进,阻止对手在市场立足。

2012年起,Facebook先后大手笔收购了Instagram和WhatsApp,之后干脆走上了 “谁红就抄谁”的道路,将多款火爆应用简单粗暴地移植到自己的平台上。而TikTok,只是一长串被抄袭名单中的最新一员。

以前,多是中国创业者从硅谷抄软件回中国。TikTok刚出现时,扎克伯格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他心里认为自己有100种方法能打败TikTok,Facebook的熟人社交链也没放出来,但令他头疼的是,TikTok如同一头猛兽不断进攻Facebook大本营。

4月12日消息,TikTok的广告收入将会增长两倍,达到110亿美元以上,其中有近60亿美元的广告营收会来自美国市场,TikTok如今成了全球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应用程序之一。

对字节而言,抖音国内增长已经放缓,而TikTok增长势头正猛,有外媒曾经预测TikTok的广告收入将于2024年超越YouTube。

但目前来看,与Facebook超20亿的月活用户相比,显然TikTok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想要“赛马”必须先押注,这里面就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

也就是说,字节希望借助抖音的上市,来为TikTok造血,与Facebook贴身肉搏争抢老大的位置,最后实现独立上市。

早在字节改名抖音前,字节就请来了活跃在项目一线的知名美国资本市场律师高准上任CFO,这一动作被看作是字节筹备上市的信号。

高准是何人?

她被认为是亚洲资本市场第一梯队的律师,曾协助超过100家公司在美股和港股IPO,其中不乏美团、京东、拼多多、小米、蔚来汽车等巨头。

这样一位既熟悉美国、中国香港等地 IPO 流程规则,又有丰富中概股IPO实践经验的CFO ,在专业、资历上都属于拔尖,字节跳动非常需要这样的人才。

那么,被寄予厚望的高准能接住这个烫手山芋吗?

行内对字节IPO的评价是:可能是当前环境下最困难的IPO和募资行动,没有之一。甚至有IPO记者和作家评论字节的IPO可以载入世界金融史册。

从改名这个事情来看,高准上任的第一把火烧得还算漂亮。但抖音上市,接下来面临的合规性问题,面对政策和监管压力的适应性,可能产生的盈利稳健性,都是摆在面前的难题。

这还不包括,后面TikTok若上市需要踢掉的拦路虎。对整个字节集团来说,如今所有人都憋着一口气,暗自发力上市前的临门一脚。

新CFO上任、字节改名抖音,都能看出字节计划上市的努力。至于能否成功上市,还有非常多不确定的因素。

这次改名,伯虎财经还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信息,“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张利东,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为大股东,持股98.81%。”

张一鸣持股98.81%,看似退休实则未退?这位掌舵人,曾引领字节走过了9个年头,即便是现在也能在字节身上或多或少看到他的影子。

曾经,他在饭否上记录着,“如果给过去5年的自己一个建议,就是激进再激进一点。”

如今,激进的字节跳到了香港,跳向了海外。一场真正的巨浪征途,才开始。

参考来源:

1.张小珺:抖音内幕:时间熔炉的诞生

2.张小珺:TikTok内幕:张一鸣的巨浪征途

3.封面新闻:抖音要赴港上市?盘和林:估值或低于原始投资人预期

4.量子位:看不惯又干不掉,TikTok是如何在美国击败Facebook的

5.晚点LatePost:字节改名抖音,不确定的东西更多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抖音

5.8k
  • 抖音5亿元成立融资担保公司
  • 快看 | 抖音治理网暴:今年处罚账号11348个,上线12项新功能

字节跳动

4k
  • 科技早报|iPhone 14量产工作或已启动 索尼中国副总代表高桥洋退休
  • 前小米VR负责人据悉入职字节跳动,负责Pico社交业务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字节改名抖音集团:抖音在前,TikTok在后

改名一小步,前进一大步。

文|伯虎财经 暮照

作为一家全球范围内的巨头,字节跳动被传上市已经不下5次。

5月8日,字节跳动(香港)有限公司更名为抖音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生效时间为2022年5月6日。

与此同时,字节跳动旗下其他数个公司也陆续更名为“抖音”。天眼查数据显示,字节跳动有限公司更名为抖音有限公司。

这一动作,引人注目。

从“公司暂不具备上市条件,目前无上市计划”,到“张一鸣已决定无限期搁置IPO计划”,变成了如今的“不予置评”。

可以看出,对于上市传闻字节有所松口。前不久CFO高准的上任,更进一步证实字节上市,并非空穴来风。

这家尚未上市的巨头公司,如今一举一动都引来重大关注。改名的另一边,一个更大的谜底正在被揭开。

01 疑点一:以核心产品命名,字节倒退了?

字节母集团改名为抖音集团,很多人就疑惑了,为什么选择以核心产品命名?

从改名这件事情来看,企业从原来以核心产品命名,变成一个象征着某种更广阔未来的名称,要么为了重塑品牌,要么为了重组业务。

比如,2015年谷歌正式更名为Alphabet,Alphabet也成为了谷歌的母公司,谷歌原先的Google X、Google Ventures等业务部门成为和谷歌并列的Alphabet子公司。

这是一次业务的重组,谷歌想向外界证明,谷歌不再只是一家搜索引擎公司,旗下新兴业务还包括了无人驾驶汽车、隐形眼镜、智能温控器、无人机送快递、机器人等。

比如,2021年母集团Facebook改名为Meta,当时,创始人扎克伯格对外表示:“未来几年,Facebook 将从一家社交公司改变成一家元宇宙公司。”

这是一次品牌重塑,同时意味着曾经的集团品牌“Facebook”,将和Instagram、WhatsAPP、Oculus等社交软件同属Meta旗下的子公司。

而字节跳动不同的是,从一个预示着更大野心的名字变回和核心业务同名。

一个看似“愚蠢”的决定,但实际上内有乾坤。

第一,抖音是字节国内最为人熟知的产品,其日活用户数已经达到6亿,它和今日头条创造的营收占据了字节跳动国内收入的大部分。抖音传播度更广,也更为人熟知,取名抖音集团相当于获得了一块永久的广告招牌,其后续的传播效应不可估量。

再者,改名也能消除前集团品牌带来的负面影响。

第二,头条、西瓜、搜索、百科以及多个垂直服务业务早已被并入了抖音,堪称抖音事业部。

2021年底,梁汝波上任后的第一把火,就是进行业务合并。他成立了六个业务事业部,即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

如今改名为抖音集团,如果上市也意味着其多个垂直服务领域有望一同“打包”登陆资本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火山引擎、朝夕光年、飞书也有望一并登陆资本市场。

天眼查显示,更名后的抖音有限公司通过全资子公司游逸科技,持有朝夕光年100%股权;通过全资子公司潜龙在渊科技有限公司,持有火山引擎100%股权;通过幸运创迹持有北京飞书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此外,知识服务领域子公司量子跃动、大健康领域的小荷健康也在抖音有限公司旗下。

这也意味着,字节国内业务通过打包的方式,可以提高筹资总额。

第三,改名也侧面告诉了资本市场,即便是上市,那也只是国内业务上市,“海外版抖音” TikTok届时将会独立上市。

字节跳动2021年全年收入得以实现增长,主要得益于中国电商业务和海外TikTok的快速发展。

一直以来,TikTok都被看作是与Facebook对抗的重磅武器,是集团最为重要的战略方向,不会轻易和其他业务打包上市。

这一改名,字节相当于做了澄清,避免造成误会。一举三得,想必也是经过了审慎的思考。

02 疑点二:抖音集团在美国还是香港上市?

改名动作背后,相信结果已经昭然若揭,字节上市是必然。

那么问题又来了,字节最后会在美国上市还是香港上市?

有人认为,字节从成立第一天开始,拿的就全部是美元基金的融资,陪跑了十年,不退出就只是纸面收益,可如果退出那只能在美股退,才能保证拿回的是美金。

伯虎财经觉得,从目前的形势来看香港上市的可能性更大。

首先是上市监管和合规性问题很难解决,字节跳动这一体量的公司最大的处理难点还是在于中国实体与美国实体关系的梳理,相应的监管申报等问题。

中美关系的僵持,至少需要1-2年的缓和期,那也意味着如果在美上市,还要再等几年。

再者,抖音和Tik Tok未来存在同业竞争的冲突,虽然划定了不同区域,但应用的基础是同一套系统,美国上市的可能性不大。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有行业人士甚至评价,“字节的上市将是史上最难的deal,甚至没有之一…”

但也不是无解,香港上市流程虽然繁琐但不复杂,比如京东、B站、知乎、小鹏汽车、理想汽车均在港交所双重上市,而名创优品、贝壳也在今年申请了在港交所二次上市。

在美股市场日益错综复杂的背景下,在港上市成为必然选项。

但鸡肋的是,当前港股互联网股的估值很低,我们可以参考下“短视频第一股”快手,市值已经从上市时的数万亿下跌到2500亿港元,且依然处在最低估值水平附近。

抖音单独上市,应该会比快手高一点,但具体估值也不好估计,即使相当于两个快手,现阶段也就5000亿市值,而原始投资人的期待值可能更高。

当前资本市场的估值达不到抖音原始投资人的预期估值,为什么字节还要选择在此时筹备上市?

03 疑点三:抖音上市,或为TikTok输血?

对于字节来说,重启上市计划势在必行。成立十年的字节跳动俨然成为一头庞然大物不假,但多年数次融资下来,字节背后也林立着亟待退出的投资者。

曾经,周鸿祎和新浪就选择了早早下车。

重启上市的背后,是字节的流量焦虑,如今增长放缓,流量的获取没有那么容易了。

2020年9月,抖音宣布日活破6亿,稳坐“流量王者”的席位。增长总有尽头,几年的高速增长后,抖音迎来了流量的天花板。

亮出6亿日活的成绩后,抖音没有再创新高。据可查数据,2021年一季度,抖音的成绩单仍保持6亿。

这意味着,在国内短视频市场,用户时长和单用户价值正在取代用户体量。除了市场增长放缓之外,抖音还要注意两个不利信号。

第一是和字节其他产品的用户重合。

根据巨量算数的报告,抖音和今日头条重合度为25.3%,重合用户占今日头条用户总数的59%。大量用户重合表明,字节全产品矩阵覆盖的用户群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广,用户在抖音、头条、西瓜视频等APP之间的流动才是主流。

另一个不利的信号是,抖音的口碑在下滑。

同样来自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快手网络口碑指数高达64.7%,在一众短视频APP中遥遥领先。而抖音,只有28.1%。

抖音和快手的用户争夺战,早已来到存量竞争阶段。抖音每增加一个用户,都要和快手抢,双方甚至只能直接从对方的用户群里抢人。

2020年,字节跳动广告收入占实际收入的77%,是字节跳动收入的主要来源。2021年11月,字节跳动曝出国内广告收入在过去半年内停止增长。并且来自抖音的收入已经停止增长,而另一核心产品今日头条甚至处于亏损边缘。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字节要疯狂开拓海外市场,加码TikTok。TikTok可以说承载了市场对字节跳动的期待,也成了字节跳动短视频产品的主要增长来源。

早在国内根基尚未扎稳时,张一鸣已经把目光投向海外了。事实上,几年后冉冉升起的TikTok,只是字节国际化的一条明线,暗线早在2015年-2016年埋下线索。他们孵化了今日头条海外版News Master,一段时间改名Top Buzz;之后又推出西瓜视频海外版Buzz Video。

这个操作很熟悉,抖音之前名字还是A.me,同期字节还孵化了火山小视频。以张一鸣的一贯打法,看准未来某个方向,就同时启动多个产品,哪个能够“赛马”跑出来,就会有更多资源向它聚集。

(图源:张小珺)

2016年中抖音立项时,团队不足十人,至多是枚业务棋子;蛰伏一年半,2018年春节期间抖音大爆发。

而TikTok发展壮大于巨头扎堆的领域——海外的Facebook、谷歌、Snapchat,哪一个不是根基深厚的巨头,它却可以异军突起,风靡于海外用户之间。

还能在一众围追堵截中——从Facebook扎克伯克的明抢,到在标榜公平的美国政府的政令下顽强生长。

2022年第一季度,TikTok全球月活跃用户接近16亿,成为全球用户活跃度最高的应用之一。从0到10亿的过程,TikTok只用了4年时间,让许多竞争对手望尘莫及。

抖音选择在今年上市,无疑是再三考虑之后的结果。上市意味着,可以有更多资金和资源向TikTok倾斜,按照张一鸣一贯的打法,一旦看准就是all in。二来抖音错过了最佳的上市时间,如果再推迟上市,届时的环境将更为复杂和充满不确定性,估值也不容乐观。

如此来看,抖音上市迫在眉睫。

04 张一鸣的巨浪征途

从All in抖音,把抖音做成全民级爆品。再到不设上限投入TikTok,与国外巨头Facebook交战。

字节几乎做遍了所有的行业,成为一家APP超级工厂。

眼前来看,抖音如果实现上市那将是一场资本狂欢,从投资机构、管理层、到期权员工,不少人会因其上市而成为千万富翁。

但这对于追求“延迟满足感”的张一鸣来说,不够。

张一鸣似乎从不为自己设置思维禁锢。“一鸣认为挑战Facebook和Google是应该能干成的事”一位海外某地区负责人谈道。

张一鸣曾在内部郑重地分析道:“Facebook是从高向低打,我们是从低向高打。”

意思是,Facebook是社交型产品,谁是社交核心谁就影响周围人,此所谓从高往低;字节是推荐算法产品,算法和群众走在一起,协同并进,只要更多人因算法而使用App,就能守住阵地、将阵地做大做强,最后包围Facebook,此所谓从低往高。

2012年,扎克伯格就在公司内部强调,必须密切关注竞争对手的新动态和产品,如果对手发布了成功的产品,必须立即跟进,阻止对手在市场立足。

2012年起,Facebook先后大手笔收购了Instagram和WhatsApp,之后干脆走上了 “谁红就抄谁”的道路,将多款火爆应用简单粗暴地移植到自己的平台上。而TikTok,只是一长串被抄袭名单中的最新一员。

以前,多是中国创业者从硅谷抄软件回中国。TikTok刚出现时,扎克伯格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他心里认为自己有100种方法能打败TikTok,Facebook的熟人社交链也没放出来,但令他头疼的是,TikTok如同一头猛兽不断进攻Facebook大本营。

4月12日消息,TikTok的广告收入将会增长两倍,达到110亿美元以上,其中有近60亿美元的广告营收会来自美国市场,TikTok如今成了全球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应用程序之一。

对字节而言,抖音国内增长已经放缓,而TikTok增长势头正猛,有外媒曾经预测TikTok的广告收入将于2024年超越YouTube。

但目前来看,与Facebook超20亿的月活用户相比,显然TikTok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想要“赛马”必须先押注,这里面就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

也就是说,字节希望借助抖音的上市,来为TikTok造血,与Facebook贴身肉搏争抢老大的位置,最后实现独立上市。

早在字节改名抖音前,字节就请来了活跃在项目一线的知名美国资本市场律师高准上任CFO,这一动作被看作是字节筹备上市的信号。

高准是何人?

她被认为是亚洲资本市场第一梯队的律师,曾协助超过100家公司在美股和港股IPO,其中不乏美团、京东、拼多多、小米、蔚来汽车等巨头。

这样一位既熟悉美国、中国香港等地 IPO 流程规则,又有丰富中概股IPO实践经验的CFO ,在专业、资历上都属于拔尖,字节跳动非常需要这样的人才。

那么,被寄予厚望的高准能接住这个烫手山芋吗?

行内对字节IPO的评价是:可能是当前环境下最困难的IPO和募资行动,没有之一。甚至有IPO记者和作家评论字节的IPO可以载入世界金融史册。

从改名这个事情来看,高准上任的第一把火烧得还算漂亮。但抖音上市,接下来面临的合规性问题,面对政策和监管压力的适应性,可能产生的盈利稳健性,都是摆在面前的难题。

这还不包括,后面TikTok若上市需要踢掉的拦路虎。对整个字节集团来说,如今所有人都憋着一口气,暗自发力上市前的临门一脚。

新CFO上任、字节改名抖音,都能看出字节计划上市的努力。至于能否成功上市,还有非常多不确定的因素。

这次改名,伯虎财经还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信息,“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张利东,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为大股东,持股98.81%。”

张一鸣持股98.81%,看似退休实则未退?这位掌舵人,曾引领字节走过了9个年头,即便是现在也能在字节身上或多或少看到他的影子。

曾经,他在饭否上记录着,“如果给过去5年的自己一个建议,就是激进再激进一点。”

如今,激进的字节跳到了香港,跳向了海外。一场真正的巨浪征途,才开始。

参考来源:

1.张小珺:抖音内幕:时间熔炉的诞生

2.张小珺:TikTok内幕:张一鸣的巨浪征途

3.封面新闻:抖音要赴港上市?盘和林:估值或低于原始投资人预期

4.量子位:看不惯又干不掉,TikTok是如何在美国击败Facebook的

5.晚点LatePost:字节改名抖音,不确定的东西更多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