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竞争底气不足,开元教育能否借政策东风实现“触底反弹”待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竞争底气不足,开元教育能否借政策东风实现“触底反弹”待考

​留给各项经营数据“不及当年”的开元教育的时间还有多少?

文|每日财报 吕明侠

5月1日起,《新职业教育法》施行。新职业教育法强调职业教育是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教育类型,并提及国家对深度参与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企业给予金融、财政、土地等支持、税费优惠等激励。

华泰证券评论称,学历教育作为职业教育改革的主阵地受益明显,社会类培训机构亦受益于职业教育政策的鼓励。

目前,A股市场已有多家企业开始参与举办学历职业教育,包括新东方、好未来、高途等K12教育巨头在内的多家上市公司均宣布进军职业教育。然而现实看来,在这个朝阳赛道中更多的却是冷暖自知。

近日,开元教育(300338.SZ)发布的2021年年报显示,去年全年实现营收9.3亿元,同比增长9.49%;归母净利润亏损4.61亿元,上年同期亏损7.66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4.74亿元,上年同期亏损7.64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其连续亏损的第三年。

随后,开元教育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也公布,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7亿元,同比下滑22.0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5亿元,较上年同期有所减少。可见, 背靠职业教育风口趋势,又一门心思专注职教的开元教育,还真不一定能享受到红利。

亏损成常态

对于2021年业绩营收增长的原因,开元教育财报中称,受疫情影响,教育业务排课与交付进度延缓,期末教育业务学员预收款同比增加28%。

可以说,营收增长并不是由业务发展所带来的。《每日财报》发现,报告期内,公司还停止了自学考试辅导业务,导致业务规模有所下降,所以其营收情况依然算不上乐观。事实上,若与2019年14.89亿元相比,公司2021年营收下降近40%,甚至还未恢复到5年前的水平。

虽然,开元教育将亏损的原因部分归咎于疫情,但是其此前财务数据也并不是“蒸蒸日上”。因为在2019年,公司便已开始亏损。数据显示,2019年开元教育净利润为亏损6.35亿元,2020年继续扩大亏损,当年亏损达7.66亿元,至2021年三年已累计亏损达18.62亿元。

此外,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开元教育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分别为5.08亿元、3.42亿元,而期内营收才9.3亿元,光这两项支出就占营收超九成。因此,营收平平、持续亏损和成本高昂,让开元教育的现金流备受考验。2021年开元教育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36.65万元,上年同期为-7616.86万元。

并未“有效应对”

开元教育的前身是开元股份,主营业务为煤质检测仪器设备。2016年,教育概念热火,公司开始向职业教育转型,相继收购了多家教育类公司。在收购过程中,江勇、江胜兄弟的教育资产成功实现变相借壳上市。2019年9月,江勇正式上位,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公司更名为开元教育。

在2018年,开源股份曾公开表示,下一个五到十年是职业教育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的目标是想成为职教领域里的新东方,成为国内第一梯队的职教运营集团。”如今,黄金期来临,但立志做“职教领域新东方”的开元教育却并没有“突进势头”。

其实,就整个行业来看,虽然职业教育在我国教育版图中的地位举足轻重,但市场表现却始终不温不火。在近年一系列政策利好下,家底雄厚的K12头部企业一夜间成为传统职教上市企业的直接竞争对手,急剧加速了市场优胜劣汰的进程。而对于老牌职业教育上市企业来说,双减带来了机遇,却也造成了内卷。

具体来看,去年7月好未来发布轻舟品牌,宣布进军成人职业教育领域。9月,新东方宣布未来将拓展计算机等级考试、司法考试等培训业务。同时高途也宣布,将着重发力素质教育和成人教育,探索职业教育和智能数字产品。而作业帮则推出专注成人教育领域的独立品牌“不凡课堂”……

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共注册1.25万家“职业培训”相关企业,其中状态为“存续、在业”的有9086家。

面对如此行业环境,开元教育此前也表示,随着国家投入加大和消费升级,职业教育将吸引更多的产业投资。虽然公司已立足行业多年,但如果不能有效应对,也将会对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所以显然,从过去几份年报业绩来看,其并未“有效应对”。

竞争力不强劲

《每日财报》发现,面对庞大的市场规模和越来越激烈的竞争,开元教育在经营管理上似乎优势不大。

因为俗话说,教育质量重在教师质量。截至2021年,开元教育销售人员的数量远高于技术人员,而且员工的学历水平也是参差不齐,其中大专及以下的员工占比近50%,研究生及硕士占比竟不足百分之一。反观同类企业,中公教育的专职师资和研发人员共计占总员工数额将近半数。

师资力量直接决定职业教育的成败,自然也决定着教育类上市公司的命运。与学科类培训相比,职业教育培训显然要困难得多。而至于考研考公留学培训,对教师质量的要求就更高了。

此外,自2019年以来,开元教育的研发费用持续下降。2021年其研发费用仅为0.7亿元,同比下降7.07%。和动辄数亿的销售费用相比,研发投入还远远不够,“重营销,轻研发”的标签无法摘去。

对于产品端,开元教育旗下虽然涵盖金融、医学、设计等80多个产品品类,但这也为公司品牌发展和教育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有媒体曾表示,开元教育精品师资团队仅占公司总人数约16%,这或不足以完全支撑如此多的品类,产品质量有待考证。

总而言之,密集的政策颁布,预示着我国职业教育发展将迎来春天。虽然有很多新转型公司,但存量市场已出现多家巨头,未来的市场格局也将逐渐清晰。这便意味着,留给各项经营数据“不及当年”的开元教育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竞争底气不足,开元教育能否借政策东风实现“触底反弹”待考

​留给各项经营数据“不及当年”的开元教育的时间还有多少?

文|每日财报 吕明侠

5月1日起,《新职业教育法》施行。新职业教育法强调职业教育是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教育类型,并提及国家对深度参与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企业给予金融、财政、土地等支持、税费优惠等激励。

华泰证券评论称,学历教育作为职业教育改革的主阵地受益明显,社会类培训机构亦受益于职业教育政策的鼓励。

目前,A股市场已有多家企业开始参与举办学历职业教育,包括新东方、好未来、高途等K12教育巨头在内的多家上市公司均宣布进军职业教育。然而现实看来,在这个朝阳赛道中更多的却是冷暖自知。

近日,开元教育(300338.SZ)发布的2021年年报显示,去年全年实现营收9.3亿元,同比增长9.49%;归母净利润亏损4.61亿元,上年同期亏损7.66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4.74亿元,上年同期亏损7.64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其连续亏损的第三年。

随后,开元教育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也公布,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7亿元,同比下滑22.0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5亿元,较上年同期有所减少。可见, 背靠职业教育风口趋势,又一门心思专注职教的开元教育,还真不一定能享受到红利。

亏损成常态

对于2021年业绩营收增长的原因,开元教育财报中称,受疫情影响,教育业务排课与交付进度延缓,期末教育业务学员预收款同比增加28%。

可以说,营收增长并不是由业务发展所带来的。《每日财报》发现,报告期内,公司还停止了自学考试辅导业务,导致业务规模有所下降,所以其营收情况依然算不上乐观。事实上,若与2019年14.89亿元相比,公司2021年营收下降近40%,甚至还未恢复到5年前的水平。

虽然,开元教育将亏损的原因部分归咎于疫情,但是其此前财务数据也并不是“蒸蒸日上”。因为在2019年,公司便已开始亏损。数据显示,2019年开元教育净利润为亏损6.35亿元,2020年继续扩大亏损,当年亏损达7.66亿元,至2021年三年已累计亏损达18.62亿元。

此外,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开元教育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分别为5.08亿元、3.42亿元,而期内营收才9.3亿元,光这两项支出就占营收超九成。因此,营收平平、持续亏损和成本高昂,让开元教育的现金流备受考验。2021年开元教育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36.65万元,上年同期为-7616.86万元。

并未“有效应对”

开元教育的前身是开元股份,主营业务为煤质检测仪器设备。2016年,教育概念热火,公司开始向职业教育转型,相继收购了多家教育类公司。在收购过程中,江勇、江胜兄弟的教育资产成功实现变相借壳上市。2019年9月,江勇正式上位,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公司更名为开元教育。

在2018年,开源股份曾公开表示,下一个五到十年是职业教育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们的目标是想成为职教领域里的新东方,成为国内第一梯队的职教运营集团。”如今,黄金期来临,但立志做“职教领域新东方”的开元教育却并没有“突进势头”。

其实,就整个行业来看,虽然职业教育在我国教育版图中的地位举足轻重,但市场表现却始终不温不火。在近年一系列政策利好下,家底雄厚的K12头部企业一夜间成为传统职教上市企业的直接竞争对手,急剧加速了市场优胜劣汰的进程。而对于老牌职业教育上市企业来说,双减带来了机遇,却也造成了内卷。

具体来看,去年7月好未来发布轻舟品牌,宣布进军成人职业教育领域。9月,新东方宣布未来将拓展计算机等级考试、司法考试等培训业务。同时高途也宣布,将着重发力素质教育和成人教育,探索职业教育和智能数字产品。而作业帮则推出专注成人教育领域的独立品牌“不凡课堂”……

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共注册1.25万家“职业培训”相关企业,其中状态为“存续、在业”的有9086家。

面对如此行业环境,开元教育此前也表示,随着国家投入加大和消费升级,职业教育将吸引更多的产业投资。虽然公司已立足行业多年,但如果不能有效应对,也将会对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所以显然,从过去几份年报业绩来看,其并未“有效应对”。

竞争力不强劲

《每日财报》发现,面对庞大的市场规模和越来越激烈的竞争,开元教育在经营管理上似乎优势不大。

因为俗话说,教育质量重在教师质量。截至2021年,开元教育销售人员的数量远高于技术人员,而且员工的学历水平也是参差不齐,其中大专及以下的员工占比近50%,研究生及硕士占比竟不足百分之一。反观同类企业,中公教育的专职师资和研发人员共计占总员工数额将近半数。

师资力量直接决定职业教育的成败,自然也决定着教育类上市公司的命运。与学科类培训相比,职业教育培训显然要困难得多。而至于考研考公留学培训,对教师质量的要求就更高了。

此外,自2019年以来,开元教育的研发费用持续下降。2021年其研发费用仅为0.7亿元,同比下降7.07%。和动辄数亿的销售费用相比,研发投入还远远不够,“重营销,轻研发”的标签无法摘去。

对于产品端,开元教育旗下虽然涵盖金融、医学、设计等80多个产品品类,但这也为公司品牌发展和教育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有媒体曾表示,开元教育精品师资团队仅占公司总人数约16%,这或不足以完全支撑如此多的品类,产品质量有待考证。

总而言之,密集的政策颁布,预示着我国职业教育发展将迎来春天。虽然有很多新转型公司,但存量市场已出现多家巨头,未来的市场格局也将逐渐清晰。这便意味着,留给各项经营数据“不及当年”的开元教育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