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深度】阿兹夫定大热,真实生物背后有何资本局?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阿兹夫定大热,真实生物背后有何资本局?

不看广告看疗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牛其昌

作为新冠防治产业链的“最后一块拼图”,首款国产新冠口服药究竟花落谁家,无疑是近期市场最为关注的焦点。

真实生物“一女三嫁”,让新华制药(000756.SZ)、华润双鹤(600062.SH)、奥翔药业(603229.SH)经历了一波暴涨行情。随后,三家公司纷纷发布风险提示公告,强调阿兹夫定抗新冠病毒适应症临床试验结果尚未公开发布,且尚未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与真实生物的合作存在一定市场风险。

这则提示公告一发出,上述三家上市公司股价纷纷回调。5月16日,华润双鹤、奥翔药业盘中一度跌停,截至收盘时跌幅分别达9.92%和10.00%,此前走出“十一连板”的新华制药盘中跌幅也一度超过8%。以华润双鹤为例,短短三个交易日内的股价跌幅超过18%,总市值距离前期高点也已蒸发超过80余亿元。

尽管包括真实生物阿兹夫定在内的多个国产新冠口服药已进入临床三期阶段,市场热度不减,但有病毒学专家对其能否最终获批上市仍然持怀疑态度。分析人士质疑,其存在借助抗新冠药物概念“炒作”和“淘金”的嫌疑,需注意规避药物研发进展和临床数据结果不及预期的风险。

造势与爆炒

目前来看,新冠口服药物领域仅有辉瑞的Paxlovid以及默沙东的Molnupiravir获批上市,国产新冠口服药尚是市场空白。在新冠检测概念股热潮后,市场目光开始聚焦新冠防治产业链的这块“最后拼图”。

新冠口服药之所以被寄予厚望,在于小分子药物作为新冠治疗的重要手段,其作用于病毒进入细胞内的各个环节,受变异株突变影响小,具有对变异株普遍有效的潜力,还具有给药方便、生产储存运输成本低等优势。

国金证券表示,看好其在新冠治疗领域的应用前景。分析认为,辉瑞的Paxlovid在国内已获批上市,后续国内企业小分子药物研发布局丰富,研发进度较为领先的普克鲁胺、阿兹夫定、VV116,预计二季度有更多临床数据读出,研发早期的候选药物数量众多,预计今明两年国内将迎来多个国产小分子药物的上市。

全球已获批上市的两款新冠口服药:默沙东的Molnupiravir、辉瑞的Paxlovid,其中辉瑞的Paxlovid已经临时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售价为2300/盒。西南证券预计,全球口服新冠药物市场规模为数十亿至上百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近千亿元。

国内方面,仅有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君实生物(688180.SZ)的VV116以及开拓药业(09939.HK)的普克鲁胺处于临床三期。业内普遍认为,首款国产新冠口服药基本锁定在这三款药物中。

新冠口服药物作用靶点及研究进度。图片来源:东北证券 注:众生药业RAY1216临床试验已获批。

界面新闻注意到,在国内众多药企参与研发的新冠口服药中,由河南真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真实生物”)所持有的阿兹夫定,成为近期资本市场爆炒的“宠儿”。

界面新闻此前曾报道,阿兹夫定(Azvudine)原本是一款由郑州大学和河南省分析测试研究中心研制的治疗艾滋病的药物,由河南师范大学教授常俊标率领团队研制成功。2021年7月获批上市用于治疗HIV,成为我国首款真正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抗艾滋病病毒的药物,相关专利由其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真实生物持有。

目前,阿兹夫定新增临床试验为抗新型冠状病毒适应症,属于“老药”新用。从作用靶点来看,阿兹夫定作用于RdRpRNA聚合酶),与辉瑞的Paxlovid作用于3CLpro(3C-like protease )不同,但与默沙东的Molnupiravir相似。

图片来源:中国医学发展大会

在4月16日举行的中国医学发展大会上,中国医学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蒋建东重点报告了阿兹夫定在治疗新冠适应症上的研发情况和进展,称该药物治疗新冠轻重症都非常有效。

蒋建东称,患者口服阿兹夫定后3-4天核酸转阴,平均用药时间6-7天,平均9天出院。此外,阿兹夫定对多日用其他药物无效的病人同样有效,且与其他新冠药物不同,阿兹夫定对重症与轻症患者的治疗效果相似。

资料显示,阿兹夫定治疗新冠攻关组由真实生物主持,中国医学科学院负责药理、药效和药代研究。其中,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院士负责临床研究,不乏北京地坛医院、武汉中南医院等10多家医院参与其中。

根据真实生物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消息,2020年10月,Nature子刊发表阿兹夫定治疗新冠病毒肺炎的最新进展,初步临床研究结果表明,阿兹夫定治疗新冠病毒的疗效显著,能显著缩短病人的核酸转阴时间、治疗时间和住院时间。目前,阿兹夫定治疗新冠肺炎的三期临床试验正在中国、巴西和俄罗斯加速推进中。

真实生物CEO杜锦发也曾确认阿兹夫定正在中国、巴西、俄罗斯开展三期临床的消息,称很快会有不错的结果出来。“如果效果理想,我觉得核苷类药物口服、低成本的优势,将对之后的疫情防控提供帮助。”

4月20日,真实生物在证券时报举办的“2021药物创新济世奖年度评选”中还获得两项大奖:阿兹夫定片获评“年度药物创新成就奖”;阿兹夫定研发团队获评“年度十大药物创新研究团队”。

对此,真实生物方面称,根据初期临床试验,阿兹夫定显示出显著的抗新冠病毒活性。目前,真实生物正全力以赴,争取尽快推进阿兹夫定治疗新冠肺炎药物上市。

随着市场盛传阿兹夫定三期临床“揭盲”越来越近,一些投资者将其视为首款国产新冠口服药最有力竞争者。

任何一丝风吹草动都能会触动市场神经,但凡能够“傍上”真实生物的上市公司都成了市场炒作的热点。4月26日至5月10日,新华制药、华润双鹤、奥翔药业先后“官宣”与真实生物达成合作协议,合作内容涵盖了阿兹夫定的研发、生产、经销等多个方面。

这些消息反映在二级市场的效果立竿见影。其中,新华制药走出一波“十一连板”,股价涨幅超过1.5倍,成为近期A股市场的第一大妖股;最早与真实生物传出“绯闻”的华润双鹤,自3月23日以来,股价也已翻倍,市值突破300亿元;奥翔药业在与真实生物的传闻坐实之前,就已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股价一度创出93.88元/股的历史新高。

新华制药走出“十一连板”,成为近期最大妖股。来源:同花顺

真实生物资本局

让A股市场疯狂的真实生物究竟是家怎样的公司?

天眼查APP显示,真实生物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集研发和生产为一体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生物医药企业,主要致力于抗病毒和抗肿瘤药物、心脑血管以及肝脏疾病等治疗药物的研发。

真实生物由河南省平顶山市起家,注册资本8亿元,实缴资本1000万元。该公司最终受益人为“王琳”,由一家名为“Genuine Biotech HK Limited”的香港企业100%控股。尽管上述股东信息无法进一步穿透,但透过真实生物的融资信息也可看到其背后的资本布局。

真实生物完成一亿美元B轮融资。来源:真实生物官方微信公众号

界面新闻梳理发现,目前真实生物已经完成A、B两轮融资,其中均有“倚锋资本”的身影。

2020年11月10日,真实生物分别与深圳市倚锋投资管理企业、金百临(香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进行A轮融资签约,融资将用于创新药技术研发及市场拓展等。值得一提的是,阿兹夫定彼时尚未被提及用于新冠治疗。

2021年8月26日,真实生物宣布完成一亿美元B轮融资,本轮战略融资由倚锋资本、盈科资本领投,迪赛诺、亚商资本、富强金融跟投,融资资金将用于产品研发、临床项目注册和已获批上市的全球首个双靶点抗艾滋病1类新药阿兹夫定的商业化拓展等。

此时,真实生物在对阿兹夫定的介绍中,除了提到抗艾滋病毒之外,还提出该药具有广谱抗病毒、抗癌症作用,在抗新冠病毒、抗乙肝病毒、急性白血病、淋巴瘤、多发性骨髓瘤等方面都有显著效果。

在完成B轮融资后,真实生物CEO杜锦发直言,“真实生物赶上了中国创新药最好的时代,完成B轮融资后,我们也将启动港股IPO的进程。”

倚锋资本董事长朱晋桥则表示,阿兹夫定的获批上市,证明了真实生物强大的研发能力与执行能力。目前,真实生物多个药物的临床开发均在有序快速推进,整体发展策略非常契合当前医药行业的政策取向和发展趋势,期待公司在未来逐步成为中国乃至全球领先的创新药企业。

投资者对“倚锋资本”或许并不陌生。公开资料显示,倚锋资本是国内最早的一批生物医药专业投资机构,投资团队由一批来自国内外顶尖院校的生物医药专业博士组成,专注于全球生物医药VC/PE投资。

据《证券时报》报道,截至目前,倚锋资本投资的46个医疗健康领域项目无一失败。尤其是科创板首批100家申报企业命中微芯生物(688321.SH)、普门科技(688389.SH)两家公司后,倚锋资本声名鹊起,开始受到更多人的关注,而亚盛医药(06855.HK)、前沿生物(688221.HK)、和元生物(688238.SH)、和铂医药(02142.HK)等,也是其颇具代表性的投资企业。

作为倚锋资本的创始人兼董事长,朱晋桥曾表示,其第一桶金便是投资迈瑞医疗(300760.SZ)所得,“赚了第一桶金后觉得这个事情可以继续当成一辈子的事业来干”。目前倚锋资本的投资领域主要围绕医药公司(占70%左右)和医疗器械公司(占比约30%),投资团队尽管只有20多人,但“医”和“药”有两个团队在做研究,均是海归背景的专业人士。

谈及投资之道,朱晋桥直言,“投资不能什么火热就做什么,投资生物医药要坚持真正的价值投资,既要保持高度的专注力,也需要洞察未来的前瞻性”。

除了参与两轮融资的倚锋资本,B轮领投的盈科资本背后的上市公司也随着公开信息逐渐浮出水面。

5月10日,在被问及是否间接投资了真实生物时,福建省国际贸易龙头三木集团(000632.SZ)在互动平台表示,控股子公司青岛盈科汇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青岛盈科”)使用自有资金,通过杭州泰富盈瑞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杭州泰富盈瑞”)参投了真实生物。

据悉,三木集团持有青岛盈科50.5038%股份,该公司使用自有资金认购了杭州泰富盈瑞不超过5000万元的份额,杭州泰富盈瑞投资真实生物约为人民币1000万元。三木集团表示,由于杭州泰富盈瑞也同时投资了其他医药相关项目,具体投资收益视杭州泰富盈瑞整体对外投资情况而定。

截至5月16日收盘,三木集团已经收获“七天六板”,5月份以来的累计涨幅超过70%。

与此同时,主业为研发、生产、销售汽车电子电器零部件产品的奥联电子(300585.SZ)也回应投资者称,公司受让的淄博盈科阳光蓝一号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目前已经向河南真实生物投资2000万元。

界面新闻注意到,4月29日晚间,奥联电子披露《关于受让合伙企业基金份额暨关联交易的公告》,公司拟以自有资金2500万元受让盈嘉科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盈嘉科达”)持有的淄博盈科阳光蓝一号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淄博盈科”)24.2799%份额,公司与盈嘉科达同时受公司实际控制人钱明飞控制的盈科创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控制。

关于真实生物投资的占比,需待被投资标的本轮融资完成后再确认持股比例。来源:奥联电子关注函回复

在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中,奥联电子表示,此次受让由董事长陈光水提案,经董事会及监事会会议审议通过。标的基金投资方向主要为:围绕创新医药、医疗器械、精准医疗、医学诊断、新兴医疗科技与服务等生物医药及医疗大健康产业,以及拥有关键核心技术的新兴产业的非上市企业或项目。基金的盈利模式为,主要通过IPO方式、并购重组、回购等方式退出并且实现盈利。

有意思的是,上述关注函回复中还提及了真实生物的财务状况:根据企业提供的未经审计的2021年一季度(注:此处为笔误,应为2022年)主要财务数据,2022年一季度企业仅实现营业收入17.34万元、净利润为-5583.80万元;截止2022年3月底,企业总资产为6.02亿元、净资产为-4.55亿元。

界面新闻记者拨打真实生物官方微信公众号提示的公司联系电话,却发现该号码并不存在。

东方创业间接参与了真实生物B轮融资。来源:天眼查

此外通过股权穿透,参投真实生物B轮的迪赛诺背后还有东方创业(600278.SH)的身影。天眼查APP显示,东方创业持有上海鲲鹏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鲲鹏”)15%股份,而上海鲲鹏则持有上海迪赛诺药业股份有限公司1.7276%股权。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复星医药外,迪赛诺是国内唯一获得默沙东、辉瑞两款新冠口服药“特仿”权的药企。

能获批吗?

针对阿兹夫定产品的委托加工事宜,华润双鹤表示,已向北京市药品监督管理局提交药品生产许可证C证核发申请并获审批通过,具备受托加工该产品的生产能力和质量保证能力。后续将由真实生物向相关部门提交有关“增加生产地址”的药品生产许可证B证核发申请。

市场气氛已经烘托到位,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究竟能否获批?业界有不同声音。

病毒学专家常荣山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在临床研究中,所有新冠口服药物中只有辉瑞的Paxlovid在国内获批,而且效果也是相对最好的。而针对其他靶点开发的药物,包括了已经批准上市的,抑制效果与Paxlovid相距甚远。

界面新闻注意到,目前新冠口服药物的两大作用靶点分别是3CLpro和RdRp,其中,辉瑞Paxlovid、日本盐野义S-217622、众生药业RAY1216等药物作用靶点为3CLpro;而默沙东Molnupiravir、君实生物VV116、真实生物阿兹夫定等药物作用靶点为RdRp。

“3CLpro是冠状病毒复制所必须的酶,早在2003年时,就开始了大量的研究。由于人体内没有与3CLpro类似切割位点的蛋白酶,筛选出来的高特异性的抑制剂,如Paxlovid具有更好的安全性。3CLpro在beta冠状病毒中保守性高,筛选出的3CLpro抑制剂具有广谱抗冠状病毒能力。所以,3CLpro是目前公认的抑制新冠的最佳靶点。”常荣山分析道,相比之下,RdRp靶点并不靠谱,即使靶点抑制了(比如用阿兹夫定),但是无法阻止病毒复制,还需和其他酶的抑制剂合用。

阿兹夫定用于新冠治疗的作用机制 来源:Nature子刊

常荣山还认为,Paxlovid也只是有效,但仍不能称之为特效药,小分子口服药只能抑制病毒复制,难以做到100%杀灭。因此,小分子口服药的耐药性也需严格注意,否则可能会筛选出致病性强的变异株。

针对阿兹夫定的“老药新用”,昆明理工大学教授徐天瑞表示,老药新用的支出主要集中在临床试验,其最大优势在于安全性高,但是有效性还需要验证,相关药物一旦满足上市条件,往往具有价格优势,后续的市场规模十分可观。

不过他也提醒,药物研发过程有诸多不确定性,任何一项指标不达标、不符合国家规定,都可能半路夭折,也请大众冷静客观看待,不要神化老药新用。

截至目前,关于阿兹夫定的最新进展仍然停留在蒋建东今年4月在中国医学发展大会上的发言,“三期临床已经结束,俄罗斯和巴西结果已经报批”。

由于阿兹夫定临床试验结果尚未公布,且未获国家药监局批准,包括华润双鹤、新华制药、奥翔药业在内的上市公司与真实生物签订的合作协议也仅仅停留在“框架”阶段,均未明确关于阿兹夫定生产、销售订单的实质内容。

有分析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阿兹夫定能否获批至今悬而未决,资本市场不乏借助抗新冠药物概念“炒作”和“淘金”的嫌疑,投资者应注意规避药物研发进展和临床数据结果不及预期的风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辉瑞

438
  • 福奇服用辉瑞新冠口服药转阴后复阳
  • 首个奥密克戎新冠疫苗2/3期试验显示积极结果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深度】阿兹夫定大热,真实生物背后有何资本局?

不看广告看疗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牛其昌

作为新冠防治产业链的“最后一块拼图”,首款国产新冠口服药究竟花落谁家,无疑是近期市场最为关注的焦点。

真实生物“一女三嫁”,让新华制药(000756.SZ)、华润双鹤(600062.SH)、奥翔药业(603229.SH)经历了一波暴涨行情。随后,三家公司纷纷发布风险提示公告,强调阿兹夫定抗新冠病毒适应症临床试验结果尚未公开发布,且尚未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与真实生物的合作存在一定市场风险。

这则提示公告一发出,上述三家上市公司股价纷纷回调。5月16日,华润双鹤、奥翔药业盘中一度跌停,截至收盘时跌幅分别达9.92%和10.00%,此前走出“十一连板”的新华制药盘中跌幅也一度超过8%。以华润双鹤为例,短短三个交易日内的股价跌幅超过18%,总市值距离前期高点也已蒸发超过80余亿元。

尽管包括真实生物阿兹夫定在内的多个国产新冠口服药已进入临床三期阶段,市场热度不减,但有病毒学专家对其能否最终获批上市仍然持怀疑态度。分析人士质疑,其存在借助抗新冠药物概念“炒作”和“淘金”的嫌疑,需注意规避药物研发进展和临床数据结果不及预期的风险。

造势与爆炒

目前来看,新冠口服药物领域仅有辉瑞的Paxlovid以及默沙东的Molnupiravir获批上市,国产新冠口服药尚是市场空白。在新冠检测概念股热潮后,市场目光开始聚焦新冠防治产业链的这块“最后拼图”。

新冠口服药之所以被寄予厚望,在于小分子药物作为新冠治疗的重要手段,其作用于病毒进入细胞内的各个环节,受变异株突变影响小,具有对变异株普遍有效的潜力,还具有给药方便、生产储存运输成本低等优势。

国金证券表示,看好其在新冠治疗领域的应用前景。分析认为,辉瑞的Paxlovid在国内已获批上市,后续国内企业小分子药物研发布局丰富,研发进度较为领先的普克鲁胺、阿兹夫定、VV116,预计二季度有更多临床数据读出,研发早期的候选药物数量众多,预计今明两年国内将迎来多个国产小分子药物的上市。

全球已获批上市的两款新冠口服药:默沙东的Molnupiravir、辉瑞的Paxlovid,其中辉瑞的Paxlovid已经临时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售价为2300/盒。西南证券预计,全球口服新冠药物市场规模为数十亿至上百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近千亿元。

国内方面,仅有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君实生物(688180.SZ)的VV116以及开拓药业(09939.HK)的普克鲁胺处于临床三期。业内普遍认为,首款国产新冠口服药基本锁定在这三款药物中。

新冠口服药物作用靶点及研究进度。图片来源:东北证券 注:众生药业RAY1216临床试验已获批。

界面新闻注意到,在国内众多药企参与研发的新冠口服药中,由河南真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真实生物”)所持有的阿兹夫定,成为近期资本市场爆炒的“宠儿”。

界面新闻此前曾报道,阿兹夫定(Azvudine)原本是一款由郑州大学和河南省分析测试研究中心研制的治疗艾滋病的药物,由河南师范大学教授常俊标率领团队研制成功。2021年7月获批上市用于治疗HIV,成为我国首款真正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抗艾滋病病毒的药物,相关专利由其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真实生物持有。

目前,阿兹夫定新增临床试验为抗新型冠状病毒适应症,属于“老药”新用。从作用靶点来看,阿兹夫定作用于RdRpRNA聚合酶),与辉瑞的Paxlovid作用于3CLpro(3C-like protease )不同,但与默沙东的Molnupiravir相似。

图片来源:中国医学发展大会

在4月16日举行的中国医学发展大会上,中国医学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蒋建东重点报告了阿兹夫定在治疗新冠适应症上的研发情况和进展,称该药物治疗新冠轻重症都非常有效。

蒋建东称,患者口服阿兹夫定后3-4天核酸转阴,平均用药时间6-7天,平均9天出院。此外,阿兹夫定对多日用其他药物无效的病人同样有效,且与其他新冠药物不同,阿兹夫定对重症与轻症患者的治疗效果相似。

资料显示,阿兹夫定治疗新冠攻关组由真实生物主持,中国医学科学院负责药理、药效和药代研究。其中,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院士负责临床研究,不乏北京地坛医院、武汉中南医院等10多家医院参与其中。

根据真实生物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消息,2020年10月,Nature子刊发表阿兹夫定治疗新冠病毒肺炎的最新进展,初步临床研究结果表明,阿兹夫定治疗新冠病毒的疗效显著,能显著缩短病人的核酸转阴时间、治疗时间和住院时间。目前,阿兹夫定治疗新冠肺炎的三期临床试验正在中国、巴西和俄罗斯加速推进中。

真实生物CEO杜锦发也曾确认阿兹夫定正在中国、巴西、俄罗斯开展三期临床的消息,称很快会有不错的结果出来。“如果效果理想,我觉得核苷类药物口服、低成本的优势,将对之后的疫情防控提供帮助。”

4月20日,真实生物在证券时报举办的“2021药物创新济世奖年度评选”中还获得两项大奖:阿兹夫定片获评“年度药物创新成就奖”;阿兹夫定研发团队获评“年度十大药物创新研究团队”。

对此,真实生物方面称,根据初期临床试验,阿兹夫定显示出显著的抗新冠病毒活性。目前,真实生物正全力以赴,争取尽快推进阿兹夫定治疗新冠肺炎药物上市。

随着市场盛传阿兹夫定三期临床“揭盲”越来越近,一些投资者将其视为首款国产新冠口服药最有力竞争者。

任何一丝风吹草动都能会触动市场神经,但凡能够“傍上”真实生物的上市公司都成了市场炒作的热点。4月26日至5月10日,新华制药、华润双鹤、奥翔药业先后“官宣”与真实生物达成合作协议,合作内容涵盖了阿兹夫定的研发、生产、经销等多个方面。

这些消息反映在二级市场的效果立竿见影。其中,新华制药走出一波“十一连板”,股价涨幅超过1.5倍,成为近期A股市场的第一大妖股;最早与真实生物传出“绯闻”的华润双鹤,自3月23日以来,股价也已翻倍,市值突破300亿元;奥翔药业在与真实生物的传闻坐实之前,就已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股价一度创出93.88元/股的历史新高。

新华制药走出“十一连板”,成为近期最大妖股。来源:同花顺

真实生物资本局

让A股市场疯狂的真实生物究竟是家怎样的公司?

天眼查APP显示,真实生物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集研发和生产为一体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生物医药企业,主要致力于抗病毒和抗肿瘤药物、心脑血管以及肝脏疾病等治疗药物的研发。

真实生物由河南省平顶山市起家,注册资本8亿元,实缴资本1000万元。该公司最终受益人为“王琳”,由一家名为“Genuine Biotech HK Limited”的香港企业100%控股。尽管上述股东信息无法进一步穿透,但透过真实生物的融资信息也可看到其背后的资本布局。

真实生物完成一亿美元B轮融资。来源:真实生物官方微信公众号

界面新闻梳理发现,目前真实生物已经完成A、B两轮融资,其中均有“倚锋资本”的身影。

2020年11月10日,真实生物分别与深圳市倚锋投资管理企业、金百临(香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进行A轮融资签约,融资将用于创新药技术研发及市场拓展等。值得一提的是,阿兹夫定彼时尚未被提及用于新冠治疗。

2021年8月26日,真实生物宣布完成一亿美元B轮融资,本轮战略融资由倚锋资本、盈科资本领投,迪赛诺、亚商资本、富强金融跟投,融资资金将用于产品研发、临床项目注册和已获批上市的全球首个双靶点抗艾滋病1类新药阿兹夫定的商业化拓展等。

此时,真实生物在对阿兹夫定的介绍中,除了提到抗艾滋病毒之外,还提出该药具有广谱抗病毒、抗癌症作用,在抗新冠病毒、抗乙肝病毒、急性白血病、淋巴瘤、多发性骨髓瘤等方面都有显著效果。

在完成B轮融资后,真实生物CEO杜锦发直言,“真实生物赶上了中国创新药最好的时代,完成B轮融资后,我们也将启动港股IPO的进程。”

倚锋资本董事长朱晋桥则表示,阿兹夫定的获批上市,证明了真实生物强大的研发能力与执行能力。目前,真实生物多个药物的临床开发均在有序快速推进,整体发展策略非常契合当前医药行业的政策取向和发展趋势,期待公司在未来逐步成为中国乃至全球领先的创新药企业。

投资者对“倚锋资本”或许并不陌生。公开资料显示,倚锋资本是国内最早的一批生物医药专业投资机构,投资团队由一批来自国内外顶尖院校的生物医药专业博士组成,专注于全球生物医药VC/PE投资。

据《证券时报》报道,截至目前,倚锋资本投资的46个医疗健康领域项目无一失败。尤其是科创板首批100家申报企业命中微芯生物(688321.SH)、普门科技(688389.SH)两家公司后,倚锋资本声名鹊起,开始受到更多人的关注,而亚盛医药(06855.HK)、前沿生物(688221.HK)、和元生物(688238.SH)、和铂医药(02142.HK)等,也是其颇具代表性的投资企业。

作为倚锋资本的创始人兼董事长,朱晋桥曾表示,其第一桶金便是投资迈瑞医疗(300760.SZ)所得,“赚了第一桶金后觉得这个事情可以继续当成一辈子的事业来干”。目前倚锋资本的投资领域主要围绕医药公司(占70%左右)和医疗器械公司(占比约30%),投资团队尽管只有20多人,但“医”和“药”有两个团队在做研究,均是海归背景的专业人士。

谈及投资之道,朱晋桥直言,“投资不能什么火热就做什么,投资生物医药要坚持真正的价值投资,既要保持高度的专注力,也需要洞察未来的前瞻性”。

除了参与两轮融资的倚锋资本,B轮领投的盈科资本背后的上市公司也随着公开信息逐渐浮出水面。

5月10日,在被问及是否间接投资了真实生物时,福建省国际贸易龙头三木集团(000632.SZ)在互动平台表示,控股子公司青岛盈科汇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青岛盈科”)使用自有资金,通过杭州泰富盈瑞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杭州泰富盈瑞”)参投了真实生物。

据悉,三木集团持有青岛盈科50.5038%股份,该公司使用自有资金认购了杭州泰富盈瑞不超过5000万元的份额,杭州泰富盈瑞投资真实生物约为人民币1000万元。三木集团表示,由于杭州泰富盈瑞也同时投资了其他医药相关项目,具体投资收益视杭州泰富盈瑞整体对外投资情况而定。

截至5月16日收盘,三木集团已经收获“七天六板”,5月份以来的累计涨幅超过70%。

与此同时,主业为研发、生产、销售汽车电子电器零部件产品的奥联电子(300585.SZ)也回应投资者称,公司受让的淄博盈科阳光蓝一号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目前已经向河南真实生物投资2000万元。

界面新闻注意到,4月29日晚间,奥联电子披露《关于受让合伙企业基金份额暨关联交易的公告》,公司拟以自有资金2500万元受让盈嘉科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盈嘉科达”)持有的淄博盈科阳光蓝一号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淄博盈科”)24.2799%份额,公司与盈嘉科达同时受公司实际控制人钱明飞控制的盈科创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控制。

关于真实生物投资的占比,需待被投资标的本轮融资完成后再确认持股比例。来源:奥联电子关注函回复

在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中,奥联电子表示,此次受让由董事长陈光水提案,经董事会及监事会会议审议通过。标的基金投资方向主要为:围绕创新医药、医疗器械、精准医疗、医学诊断、新兴医疗科技与服务等生物医药及医疗大健康产业,以及拥有关键核心技术的新兴产业的非上市企业或项目。基金的盈利模式为,主要通过IPO方式、并购重组、回购等方式退出并且实现盈利。

有意思的是,上述关注函回复中还提及了真实生物的财务状况:根据企业提供的未经审计的2021年一季度(注:此处为笔误,应为2022年)主要财务数据,2022年一季度企业仅实现营业收入17.34万元、净利润为-5583.80万元;截止2022年3月底,企业总资产为6.02亿元、净资产为-4.55亿元。

界面新闻记者拨打真实生物官方微信公众号提示的公司联系电话,却发现该号码并不存在。

东方创业间接参与了真实生物B轮融资。来源:天眼查

此外通过股权穿透,参投真实生物B轮的迪赛诺背后还有东方创业(600278.SH)的身影。天眼查APP显示,东方创业持有上海鲲鹏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鲲鹏”)15%股份,而上海鲲鹏则持有上海迪赛诺药业股份有限公司1.7276%股权。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复星医药外,迪赛诺是国内唯一获得默沙东、辉瑞两款新冠口服药“特仿”权的药企。

能获批吗?

针对阿兹夫定产品的委托加工事宜,华润双鹤表示,已向北京市药品监督管理局提交药品生产许可证C证核发申请并获审批通过,具备受托加工该产品的生产能力和质量保证能力。后续将由真实生物向相关部门提交有关“增加生产地址”的药品生产许可证B证核发申请。

市场气氛已经烘托到位,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究竟能否获批?业界有不同声音。

病毒学专家常荣山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在临床研究中,所有新冠口服药物中只有辉瑞的Paxlovid在国内获批,而且效果也是相对最好的。而针对其他靶点开发的药物,包括了已经批准上市的,抑制效果与Paxlovid相距甚远。

界面新闻注意到,目前新冠口服药物的两大作用靶点分别是3CLpro和RdRp,其中,辉瑞Paxlovid、日本盐野义S-217622、众生药业RAY1216等药物作用靶点为3CLpro;而默沙东Molnupiravir、君实生物VV116、真实生物阿兹夫定等药物作用靶点为RdRp。

“3CLpro是冠状病毒复制所必须的酶,早在2003年时,就开始了大量的研究。由于人体内没有与3CLpro类似切割位点的蛋白酶,筛选出来的高特异性的抑制剂,如Paxlovid具有更好的安全性。3CLpro在beta冠状病毒中保守性高,筛选出的3CLpro抑制剂具有广谱抗冠状病毒能力。所以,3CLpro是目前公认的抑制新冠的最佳靶点。”常荣山分析道,相比之下,RdRp靶点并不靠谱,即使靶点抑制了(比如用阿兹夫定),但是无法阻止病毒复制,还需和其他酶的抑制剂合用。

阿兹夫定用于新冠治疗的作用机制 来源:Nature子刊

常荣山还认为,Paxlovid也只是有效,但仍不能称之为特效药,小分子口服药只能抑制病毒复制,难以做到100%杀灭。因此,小分子口服药的耐药性也需严格注意,否则可能会筛选出致病性强的变异株。

针对阿兹夫定的“老药新用”,昆明理工大学教授徐天瑞表示,老药新用的支出主要集中在临床试验,其最大优势在于安全性高,但是有效性还需要验证,相关药物一旦满足上市条件,往往具有价格优势,后续的市场规模十分可观。

不过他也提醒,药物研发过程有诸多不确定性,任何一项指标不达标、不符合国家规定,都可能半路夭折,也请大众冷静客观看待,不要神化老药新用。

截至目前,关于阿兹夫定的最新进展仍然停留在蒋建东今年4月在中国医学发展大会上的发言,“三期临床已经结束,俄罗斯和巴西结果已经报批”。

由于阿兹夫定临床试验结果尚未公布,且未获国家药监局批准,包括华润双鹤、新华制药、奥翔药业在内的上市公司与真实生物签订的合作协议也仅仅停留在“框架”阶段,均未明确关于阿兹夫定生产、销售订单的实质内容。

有分析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阿兹夫定能否获批至今悬而未决,资本市场不乏借助抗新冠药物概念“炒作”和“淘金”的嫌疑,投资者应注意规避药物研发进展和临床数据结果不及预期的风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