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马斯克收购推特再起波澜?或只是还价的借口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马斯克收购推特再起波澜?或只是还价的借口

虚假账号占比太高?

文|三易生活

此前,做空机构Hindenburg Research方面曾指出,“埃隆·马斯克收购推特的交易或面临被重新下调定价的重大风险”,并表示这主要是因为马斯克掌握着收购的主动权。但在当时,马斯克回应称,“有趣的很,不要忘记偶尔多看看生活的光明面!” 

尽管当时这一言论并没有外界广泛认可,但仅仅在不到一周后再看就会发现,这或许并非无稽之谈。日前据知情人士透露,马斯克在近日的一次私人活动中暗示,降低推特的收购价可能是合适的选择。

从这里也不难发现,此事的走向似乎与此前粉丝建议马斯克“买下推特”的剧本如出一辙,总有人会说出他的内心所想,并被其精准地捕捉和回应。而如今随着相关消息的发酵,也已经逐步将此前众人的“猜想”变为了现实。

显然,这笔曾经价值440亿美元的交易遇到了新的挑战,而马斯克也正在就此前提出的“水军、垃圾邮件账号”问题,向推特方面再次发难。

上周五,由于等待有关推特虚假或垃圾信息账号所占比例具体细节的公布,马斯克曾表示,“将暂时搁置收购推特的交易”,直到确保“这一比例在5%以下”。但日前马斯克再次补充到,“推特有20%的虚假及垃圾信息账号,是其宣称的四倍,甚至实际比例还有可能更高”,因此他决定“除非推特证明其虚假账户低于5%,否则交易无法继续推进”。

甚至马斯克还身体力行地对推特的虚假账号比例,进行了粗略的抽样调查。据了解,马斯克方面随机抽样关注了“推特官方账号”的100位粉丝,并邀请其他用户也参与这一测试,或随机选取一个拥有大量粉丝的推特账号,忽略前面的1000名粉丝,然后每隔10个粉丝挑出1个作为统计样本。

但对于这一抽样调查,美国华盛顿大学的Carl T. Bergstrom教授表示,“马斯克的抽样研究方法有些愚蠢”,并且也可能出现“选择性偏差”,并且更进一步来说,“对于高达440亿美元的大型并购交易来说,选择单一用户的100名粉丝进行抽样调查,这并不是合格的尽职调查”。所以不难发现,马斯克及其团队得出的结论或许也站不住脚。

然而为了响应“大众的关切”,也有更专业的分析人员及受众研究软件参与了这项关于推特虚假账号的分析。在5月13日至5月15日,运营检测虚假粉丝工具的SparkToro与Twitter研究工具Followerwonk联手,公布自己的研究结果。

按照SparkToro的定义,虚假或垃圾信息账号是指那些不经常有真人撰写推文、消费平台内容,或是参与生态系统的账户,但其实这一定义也涵盖了许多并不从事黑灰产的机器人账号,比如自动分享黑客新闻网站头版文章的@newsycombinator等。

结果显示,在分析了马斯克约9435万粉丝(截至2022年5月14日)后,总体上有70.23%的粉丝不太可能是看到他推文、真实且活跃的用户。并且更进一步的分析则显示,其23.42%的粉丝可能是虚假或垃圾信息账号。

从马斯克在推特平台粉丝的这个单一结果看,推特CEO帕拉格·阿格拉瓦尔(Parag Agrawal)此前曾做出“过去4个季度推特平台的垃圾账号占比估计不到5%”的这一回应,或许确实需要打上问号。

但无论是马斯克自行测试也好、号召粉丝一起参与测试也罢,还是第三方专业人员进行分析,社交平台的“水军”、“僵尸粉”问题,如今难道真的还有人不知道吗?

早在2015年,美国研究机构Ghost Data公布的相关报告就曾显示,Instagram的僵尸账号比例从7.9%增至9.5%。而在2017年,Meta(原Facebook)首席财务官大卫·温纳(David Wehner)也曾透露,在脸书的月活用户中约有12%是虚假或重复账户。

而虚假账号的存在,不仅会影响到真实用户的使用体验,而且还干扰了广告主选择投放平台的判断,所以也难怪马斯克对推特的虚假账号占比问题,如此锱铢必较了。

不过马斯克无疑又一次被打脸了,从“只是想要拥有一个获得最大信任度和广泛包容性的公共平台”,到如今开始盘问“广告商如何才能知道他们花钱得到了什么”,其中的缘由恐怕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毕竟对于一位成功的商人而言,“僵尸粉”可不只是浑水摸鱼、影响平台内容质量,而是那些无法获得投资回报的虚假数字。如果马斯克想要将旗下公司的宣传寄托于推特这一个平台,那么“有没有被真实的用户看到,以及每发一条内容会有多少ROI”显然才是他所关注的重点。

所以接下来,马斯克是否会以更低的价格收购推特虽然还无法确认,但推特方面能否拿出让其满意的证据,来证明“推特虚假垃圾账号占比低于5%”,或许主动权还依旧掌握在马斯克的手中。至少从目前看来,对于推特CEO帕拉格·阿格拉瓦尔的解释,马斯克仅仅只用一个“大便”表情来回应。

事实上,从透露可能交易的信息、到推特启动“毒丸计划”反击可能存在的恶意收购,最终再到交易的落地,如今不过是又是在这一故事中加上了“讨价还价”的环节。并且经过这一周马斯克屡次表示暂停交易后,推特的股价也跌到了3月底的水平,从4月每股近45美元降至日前的37美元,不知推特的股东会作何感想。

而用440亿美元来收购推特,对于如今的马斯克来说,或许已经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了。尽管在5月初,币安、红杉资本、富达管理与研究公司,以及卡塔尔控股等投资者,为其提供了约71.39亿美元的融资承诺,摩根士丹利也承诺以债务形式借给他30亿美元用于此次收购,但毕竟后期归还的利息高达12%。

日前还有消息显示,马斯克正在寻求与私募股权公司洽谈,希望以优先股融资的方式来筹集资金,甚至可能会通过出售SpaceX的部分股份来筹资。因此在马斯克公开表示“美国经济可能已经进入衰退期”后,他又是否会对每一笔投资都更加小心谨慎呢?按照他此前阴晴不定、变化多端的风格,套现离场再向推特支付10亿美元“分手费”,或许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Twitter

2.9k
  • 美国中央司令部称9日在红海击落至少28架无人机
  • 马斯克:X平台信息流未来只显示“浏览量”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马斯克收购推特再起波澜?或只是还价的借口

虚假账号占比太高?

文|三易生活

此前,做空机构Hindenburg Research方面曾指出,“埃隆·马斯克收购推特的交易或面临被重新下调定价的重大风险”,并表示这主要是因为马斯克掌握着收购的主动权。但在当时,马斯克回应称,“有趣的很,不要忘记偶尔多看看生活的光明面!” 

尽管当时这一言论并没有外界广泛认可,但仅仅在不到一周后再看就会发现,这或许并非无稽之谈。日前据知情人士透露,马斯克在近日的一次私人活动中暗示,降低推特的收购价可能是合适的选择。

从这里也不难发现,此事的走向似乎与此前粉丝建议马斯克“买下推特”的剧本如出一辙,总有人会说出他的内心所想,并被其精准地捕捉和回应。而如今随着相关消息的发酵,也已经逐步将此前众人的“猜想”变为了现实。

显然,这笔曾经价值440亿美元的交易遇到了新的挑战,而马斯克也正在就此前提出的“水军、垃圾邮件账号”问题,向推特方面再次发难。

上周五,由于等待有关推特虚假或垃圾信息账号所占比例具体细节的公布,马斯克曾表示,“将暂时搁置收购推特的交易”,直到确保“这一比例在5%以下”。但日前马斯克再次补充到,“推特有20%的虚假及垃圾信息账号,是其宣称的四倍,甚至实际比例还有可能更高”,因此他决定“除非推特证明其虚假账户低于5%,否则交易无法继续推进”。

甚至马斯克还身体力行地对推特的虚假账号比例,进行了粗略的抽样调查。据了解,马斯克方面随机抽样关注了“推特官方账号”的100位粉丝,并邀请其他用户也参与这一测试,或随机选取一个拥有大量粉丝的推特账号,忽略前面的1000名粉丝,然后每隔10个粉丝挑出1个作为统计样本。

但对于这一抽样调查,美国华盛顿大学的Carl T. Bergstrom教授表示,“马斯克的抽样研究方法有些愚蠢”,并且也可能出现“选择性偏差”,并且更进一步来说,“对于高达440亿美元的大型并购交易来说,选择单一用户的100名粉丝进行抽样调查,这并不是合格的尽职调查”。所以不难发现,马斯克及其团队得出的结论或许也站不住脚。

然而为了响应“大众的关切”,也有更专业的分析人员及受众研究软件参与了这项关于推特虚假账号的分析。在5月13日至5月15日,运营检测虚假粉丝工具的SparkToro与Twitter研究工具Followerwonk联手,公布自己的研究结果。

按照SparkToro的定义,虚假或垃圾信息账号是指那些不经常有真人撰写推文、消费平台内容,或是参与生态系统的账户,但其实这一定义也涵盖了许多并不从事黑灰产的机器人账号,比如自动分享黑客新闻网站头版文章的@newsycombinator等。

结果显示,在分析了马斯克约9435万粉丝(截至2022年5月14日)后,总体上有70.23%的粉丝不太可能是看到他推文、真实且活跃的用户。并且更进一步的分析则显示,其23.42%的粉丝可能是虚假或垃圾信息账号。

从马斯克在推特平台粉丝的这个单一结果看,推特CEO帕拉格·阿格拉瓦尔(Parag Agrawal)此前曾做出“过去4个季度推特平台的垃圾账号占比估计不到5%”的这一回应,或许确实需要打上问号。

但无论是马斯克自行测试也好、号召粉丝一起参与测试也罢,还是第三方专业人员进行分析,社交平台的“水军”、“僵尸粉”问题,如今难道真的还有人不知道吗?

早在2015年,美国研究机构Ghost Data公布的相关报告就曾显示,Instagram的僵尸账号比例从7.9%增至9.5%。而在2017年,Meta(原Facebook)首席财务官大卫·温纳(David Wehner)也曾透露,在脸书的月活用户中约有12%是虚假或重复账户。

而虚假账号的存在,不仅会影响到真实用户的使用体验,而且还干扰了广告主选择投放平台的判断,所以也难怪马斯克对推特的虚假账号占比问题,如此锱铢必较了。

不过马斯克无疑又一次被打脸了,从“只是想要拥有一个获得最大信任度和广泛包容性的公共平台”,到如今开始盘问“广告商如何才能知道他们花钱得到了什么”,其中的缘由恐怕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毕竟对于一位成功的商人而言,“僵尸粉”可不只是浑水摸鱼、影响平台内容质量,而是那些无法获得投资回报的虚假数字。如果马斯克想要将旗下公司的宣传寄托于推特这一个平台,那么“有没有被真实的用户看到,以及每发一条内容会有多少ROI”显然才是他所关注的重点。

所以接下来,马斯克是否会以更低的价格收购推特虽然还无法确认,但推特方面能否拿出让其满意的证据,来证明“推特虚假垃圾账号占比低于5%”,或许主动权还依旧掌握在马斯克的手中。至少从目前看来,对于推特CEO帕拉格·阿格拉瓦尔的解释,马斯克仅仅只用一个“大便”表情来回应。

事实上,从透露可能交易的信息、到推特启动“毒丸计划”反击可能存在的恶意收购,最终再到交易的落地,如今不过是又是在这一故事中加上了“讨价还价”的环节。并且经过这一周马斯克屡次表示暂停交易后,推特的股价也跌到了3月底的水平,从4月每股近45美元降至日前的37美元,不知推特的股东会作何感想。

而用440亿美元来收购推特,对于如今的马斯克来说,或许已经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了。尽管在5月初,币安、红杉资本、富达管理与研究公司,以及卡塔尔控股等投资者,为其提供了约71.39亿美元的融资承诺,摩根士丹利也承诺以债务形式借给他30亿美元用于此次收购,但毕竟后期归还的利息高达12%。

日前还有消息显示,马斯克正在寻求与私募股权公司洽谈,希望以优先股融资的方式来筹集资金,甚至可能会通过出售SpaceX的部分股份来筹资。因此在马斯克公开表示“美国经济可能已经进入衰退期”后,他又是否会对每一笔投资都更加小心谨慎呢?按照他此前阴晴不定、变化多端的风格,套现离场再向推特支付10亿美元“分手费”,或许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