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雅培宣布了,雀巢、达能和美赞臣都在火力全开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雅培宣布了,雀巢、达能和美赞臣都在火力全开

多家跨国乳企均强调,美国奶粉短缺不会影响中国市场的稳定供应。

文|小食代 潘娴

如无意外,陷入召回风波的雅培美国工厂即将重启。

今天,雅培宣布已与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达成和解协议,一旦FDA确认工厂满足启动的初始要求,该公司将在两周内重启位于密歇根州的婴儿配方奶粉厂。该协议仍须经美国法院批准。

小食代留意到,自上述工厂被停工调查以来,叠加疫情下供应链紧张,美国的“奶粉荒”最近已越演越烈,并面临着有关市场垄断、被过度监管等情况的一连串“灵魂拷问”。为缓解供应压力,美国FDA也正推动加快婴儿奶粉进口。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婴儿奶粉目前主要从爱尔兰、荷兰等国进口,这些国家同样是中国市场的“供应大户”。而在今天回复小食代查询时,多家跨国乳企均强调,美国奶粉短缺不会影响中国市场的稳定供应。

我们来一起看看。

“没有证据”

据雅培今天消息,待密歇根工厂重启后,该公司将首先开始生产EleCare、Alimentum和针对代谢问题的配方奶粉,随后启动生产Similac和其他配方奶粉。从工厂重启开始,产品上架需要6~8周时间。

在此之前,该工厂因为被怀疑与细菌感染有关而停产调查。小食代介绍过,今年2月,雅培主动召回了由该工厂生产的Similac、Alimentum和EleCare奶粉,起因是有四名消费者投诉称婴儿食用了相关产品后出现细菌感染,涉及坂崎克罗诺杆菌或纽波特沙门氏菌。

雅培中国称,在此次主动召回的产品中,除婴儿营养补充剂喜康宝贝添之外,雅培中国在大陆销售的其他营养产品均不受影响。

在今天回复小食代查询时,雅培中国表示,密歇根工厂重启后,涉及召回的产品向中国市场的供应将如常恢复。“目前,我们在中国市场的整体婴幼儿奶粉供应是长期稳定的”。

与此同时,雅培方面也公布了最新检查结果。该公司在声明中称,经过FDA、美国疾控中心(CDC)和雅培的“彻底调查”,“没有确凿证据表明雅培的配方产品与这些婴儿患病有关”。

该公司进一步指出,调查结果显示,雅培和FDA在工厂检查期间检测的所有留存产品的阪崎克罗诺杆菌和/或沙门氏菌均为阴性。此外,在工厂环境检测中被发现的阪崎克罗诺杆菌位于非产品接触区域,且与任何已知的婴儿病例无关。

雅培还表示,当地州、FDA和/或CDC对四名患儿食用的雅培产品进行了检测,结果表明所有未开封的容器均为阴性。在针对其中三个病例已开封容器的检测中,发现两个阴性及一个阳性结果。

声明指出,上述阳性结果检出了两种不同的阪崎克罗诺杆菌菌株,其中一种与导致婴儿感染的菌株相匹配,另一种与在患儿家中用于冲调奶粉的蒸馏水中发现的菌株匹配。此外,这两种菌株与雅培密歇根工厂中检出的菌株不匹配。

今天,雅培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罗赋德(Robert B. Ford)在声明中称,该公司希望与FDA合作以尽快并安全地重启工厂,缓解美国婴儿配方奶粉短缺。

供应危机

在雅培密歇根工厂停摆之际,其所在的美国正遭遇一场大范围奶粉供应危机。

根据多家外媒引用的Datasembly数据,截止当地时间5月10日,美国婴儿配方奶粉供应量仅为正常水平的56%。但FDA专员Robert. M Califf则在采访中称这一数据“不正确”,IRI数据显示库存量是接近80%。

但无论如何,这些数据都表明现时的美国奶粉供应确实低于正常水平。考虑到疫情原本就导致供应紧张,作为该国最大奶粉商的雅培有工厂停运无疑是“雪上加霜”。

而造成这个紧张局面的背后原因包括,美国婴儿奶粉属于高度集中的行业,且极其依赖本地生产。另一方面,由于美国进口奶粉门槛高,如果“出岔子”,也很难在短时间内依靠进口解决供应难题。

(彭博:雀巢和达能在美国奶粉市场份额较低)

据悉,雅培、利洁时旗下的美赞臣、雀巢嘉宝、Perrigo Nutritionals占据了美国近90%的婴儿配方奶粉市场。其中,Perrigo Nutritionals主要向山姆、Target、Kroger等主要零售商生产自有品牌奶粉。另外三家企业为WIC(Women、Infants and Children)营养计划的供应商。

资料显示,WIC是一项由美国当局拨款支持的社会福利计划,会向符合资格的家庭免费提供母乳喂养支持等服务。《华盛顿邮报》称,美国婴儿奶粉采购量约一半来自WIC计划。《纽约时报》近日则指,在三家服务WIC计划的企业中,雅培市场份额最高,达到约40%。

“这些公司中每一家的运营都高度集中。因此即便是其中一间工厂只停运了数周,整个行业都会发生连锁反应。”National WIC Association公共政策高级总监Brian Dittmeier在《华盛顿邮报》中指出。

近日,《纽约时报》引述罗格斯大学供应链专家Rudi Leuschner称,由于正常时期婴儿配方奶粉的销售波动不大,工厂普遍缺乏快速加快生产的能力。因此,其他工厂提产无法弥补雅培工厂停工。约占美国8%奶粉产量的Perrigo Nutritionals也表示,预计在2022年余下时间,美国奶粉短缺问题还将持续。

巨头“救美”

眼看着本地生产“能力有限”,小食代留意到,美国FDA今天已宣布要进一步加大进口力度。

事实上,在此之前,要拿到向美国出口奶粉的“通行证”并非易事。FDA今日透露,约98%美国婴儿配方奶粉为本地生产,剩下的主要进口自墨西哥、爱尔兰和荷兰等国家。

针对美国进口奶粉情况,《纽约时报》曾直言,该市场“可能在其他表面问题上(注:如标签)受到过度监管”。其引用的评论指,在欧洲销售的许多产品都高于FDA营养标准,但这些奶粉被禁止在美销售。

根据FDA今天说法,自2月以来,该机构已简化婴儿奶粉进口流程,引进更多产品。2022年以来,美国婴儿配方奶粉进口量较同期增加了300%以上。“FDA已经并将继续与美国农业部、英国和欧洲当局积极合作,以加快国外制造的产品进入市场”。

与此同时,该部门也发布了放松进口的最新指引。FDA称已制定程序,不会反对进口奶粉,也不会反对销售在美国生产、但原先只用于出口的产品。

此外,FDA还将为美国婴儿奶粉出口企业提供灵活性,包括呼吁企业向其提交信息进行产品快速评估,以寻求进一步增加美国本土产品的供应量。

今天,雅培声明称已将由爱尔兰工厂生产的数百万罐奶粉空运至美国,并会继续从该工厂进口,帮助缓解供应短缺。

其他奶粉商也在“火力全开”。路透今日消息称,雀巢正将嘉宝婴儿配方奶粉、Alfamino婴儿配方奶粉分别从荷兰、瑞士空运至美国。该公司称,这两款是面向牛奶蛋白过敏婴儿的产品,具备重要作用。此外,利洁时正将婴配奶粉产量提高约30%,并提高送货频率,以应对美国超市的全国性短缺。在雅培宣布召回前,利洁时在美国婴儿奶粉的供应量占比略高于三分之一,现时比例已达50%以上。

达能的一位发言人今天在给彭博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会继续推动尽可能增加产量。“高需求影响了我们的配方产品供应,”她拒绝评论该公司是否从其他地区运送奶粉产品到美国,或者会优先考虑生产哪些配方。“我们的工厂正以最大产能运行,我们正在优先生产旗下最畅销的婴儿配方奶粉。”

中国情况

在今天评论起上述状况时,一位资深奶粉业人士向小食代指出,美国奶粉短缺的原因包括市场垄断、雅培“意外”召回等等。相比之下,中国的市场自由化程度更高,品牌数量、产能、原料供应都非常充裕,基本不可能出现同样的断货情况。

“中国现在品牌超过400多个,有100多家企业在生产,产量巨大,可以随时随地快速响应市场变化。”该人士说。

那么,美国奶粉变局的“连锁反应”会影响中国市场吗?对此,雅培、雀巢、达能、菲仕兰、澳优今天均向小食代表示,该公司在中国市场供应稳定,尚未受到美国奶粉短缺影响。

达能中国方面进一步称,其位于临港、南沙、青岛等地婴幼儿配方奶粉供应的仓库运作正常,保障市场供应及价格稳定。菲仕兰则表示,受疫情影响,货物运输和通关等曾受一定压力,但整体对中国市场的供应稳定且依据规划稳健推进。

在分析现时的美国奶粉市场是否会吸引本土企业更多地布局时,上述资深奶粉人士认为,不同于欧美婴幼儿奶粉标准类似,中国与美国现行标准差别较大,本土品牌“出海”需要修改配方,因此短期内出口到美国的难度较大,可能性不高。

不过,如果美国奶粉进口真的因为这次短缺而长期“松绑”,这或许会令扎根在该市场的跨国品牌重新考量“全盘棋局”,优化全球奶粉布局。这背后的原因除了是市场开放带来的机遇,还在于,即便疫情导致全球出生率普遍下滑,美国奶粉市场仍实现了不错增长。

小食代介绍过,今年2月,美赞臣母公司首席执行官Laxman Narasimhan曾表示,美国是最大的奶粉市场之一,这个市场上只有两个真正的参与者(指美赞臣、雅培),利洁时去年在美国的奶粉业务“过得非常好”。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雅培

3.1k
  • 美国FDA称又一名婴儿死亡或与雅培奶粉有关,雅培:目前没有证据
  • 雅培暂停一重要工厂的婴儿配方奶粉生产

美赞臣

2.9k
  • 美赞臣奶粉抽检不合格被罚没189万元
  • 传利洁时拟出售全部奶粉业务,谁会接盘?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雅培宣布了,雀巢、达能和美赞臣都在火力全开

多家跨国乳企均强调,美国奶粉短缺不会影响中国市场的稳定供应。

文|小食代 潘娴

如无意外,陷入召回风波的雅培美国工厂即将重启。

今天,雅培宣布已与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达成和解协议,一旦FDA确认工厂满足启动的初始要求,该公司将在两周内重启位于密歇根州的婴儿配方奶粉厂。该协议仍须经美国法院批准。

小食代留意到,自上述工厂被停工调查以来,叠加疫情下供应链紧张,美国的“奶粉荒”最近已越演越烈,并面临着有关市场垄断、被过度监管等情况的一连串“灵魂拷问”。为缓解供应压力,美国FDA也正推动加快婴儿奶粉进口。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婴儿奶粉目前主要从爱尔兰、荷兰等国进口,这些国家同样是中国市场的“供应大户”。而在今天回复小食代查询时,多家跨国乳企均强调,美国奶粉短缺不会影响中国市场的稳定供应。

我们来一起看看。

“没有证据”

据雅培今天消息,待密歇根工厂重启后,该公司将首先开始生产EleCare、Alimentum和针对代谢问题的配方奶粉,随后启动生产Similac和其他配方奶粉。从工厂重启开始,产品上架需要6~8周时间。

在此之前,该工厂因为被怀疑与细菌感染有关而停产调查。小食代介绍过,今年2月,雅培主动召回了由该工厂生产的Similac、Alimentum和EleCare奶粉,起因是有四名消费者投诉称婴儿食用了相关产品后出现细菌感染,涉及坂崎克罗诺杆菌或纽波特沙门氏菌。

雅培中国称,在此次主动召回的产品中,除婴儿营养补充剂喜康宝贝添之外,雅培中国在大陆销售的其他营养产品均不受影响。

在今天回复小食代查询时,雅培中国表示,密歇根工厂重启后,涉及召回的产品向中国市场的供应将如常恢复。“目前,我们在中国市场的整体婴幼儿奶粉供应是长期稳定的”。

与此同时,雅培方面也公布了最新检查结果。该公司在声明中称,经过FDA、美国疾控中心(CDC)和雅培的“彻底调查”,“没有确凿证据表明雅培的配方产品与这些婴儿患病有关”。

该公司进一步指出,调查结果显示,雅培和FDA在工厂检查期间检测的所有留存产品的阪崎克罗诺杆菌和/或沙门氏菌均为阴性。此外,在工厂环境检测中被发现的阪崎克罗诺杆菌位于非产品接触区域,且与任何已知的婴儿病例无关。

雅培还表示,当地州、FDA和/或CDC对四名患儿食用的雅培产品进行了检测,结果表明所有未开封的容器均为阴性。在针对其中三个病例已开封容器的检测中,发现两个阴性及一个阳性结果。

声明指出,上述阳性结果检出了两种不同的阪崎克罗诺杆菌菌株,其中一种与导致婴儿感染的菌株相匹配,另一种与在患儿家中用于冲调奶粉的蒸馏水中发现的菌株匹配。此外,这两种菌株与雅培密歇根工厂中检出的菌株不匹配。

今天,雅培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罗赋德(Robert B. Ford)在声明中称,该公司希望与FDA合作以尽快并安全地重启工厂,缓解美国婴儿配方奶粉短缺。

供应危机

在雅培密歇根工厂停摆之际,其所在的美国正遭遇一场大范围奶粉供应危机。

根据多家外媒引用的Datasembly数据,截止当地时间5月10日,美国婴儿配方奶粉供应量仅为正常水平的56%。但FDA专员Robert. M Califf则在采访中称这一数据“不正确”,IRI数据显示库存量是接近80%。

但无论如何,这些数据都表明现时的美国奶粉供应确实低于正常水平。考虑到疫情原本就导致供应紧张,作为该国最大奶粉商的雅培有工厂停运无疑是“雪上加霜”。

而造成这个紧张局面的背后原因包括,美国婴儿奶粉属于高度集中的行业,且极其依赖本地生产。另一方面,由于美国进口奶粉门槛高,如果“出岔子”,也很难在短时间内依靠进口解决供应难题。

(彭博:雀巢和达能在美国奶粉市场份额较低)

据悉,雅培、利洁时旗下的美赞臣、雀巢嘉宝、Perrigo Nutritionals占据了美国近90%的婴儿配方奶粉市场。其中,Perrigo Nutritionals主要向山姆、Target、Kroger等主要零售商生产自有品牌奶粉。另外三家企业为WIC(Women、Infants and Children)营养计划的供应商。

资料显示,WIC是一项由美国当局拨款支持的社会福利计划,会向符合资格的家庭免费提供母乳喂养支持等服务。《华盛顿邮报》称,美国婴儿奶粉采购量约一半来自WIC计划。《纽约时报》近日则指,在三家服务WIC计划的企业中,雅培市场份额最高,达到约40%。

“这些公司中每一家的运营都高度集中。因此即便是其中一间工厂只停运了数周,整个行业都会发生连锁反应。”National WIC Association公共政策高级总监Brian Dittmeier在《华盛顿邮报》中指出。

近日,《纽约时报》引述罗格斯大学供应链专家Rudi Leuschner称,由于正常时期婴儿配方奶粉的销售波动不大,工厂普遍缺乏快速加快生产的能力。因此,其他工厂提产无法弥补雅培工厂停工。约占美国8%奶粉产量的Perrigo Nutritionals也表示,预计在2022年余下时间,美国奶粉短缺问题还将持续。

巨头“救美”

眼看着本地生产“能力有限”,小食代留意到,美国FDA今天已宣布要进一步加大进口力度。

事实上,在此之前,要拿到向美国出口奶粉的“通行证”并非易事。FDA今日透露,约98%美国婴儿配方奶粉为本地生产,剩下的主要进口自墨西哥、爱尔兰和荷兰等国家。

针对美国进口奶粉情况,《纽约时报》曾直言,该市场“可能在其他表面问题上(注:如标签)受到过度监管”。其引用的评论指,在欧洲销售的许多产品都高于FDA营养标准,但这些奶粉被禁止在美销售。

根据FDA今天说法,自2月以来,该机构已简化婴儿奶粉进口流程,引进更多产品。2022年以来,美国婴儿配方奶粉进口量较同期增加了300%以上。“FDA已经并将继续与美国农业部、英国和欧洲当局积极合作,以加快国外制造的产品进入市场”。

与此同时,该部门也发布了放松进口的最新指引。FDA称已制定程序,不会反对进口奶粉,也不会反对销售在美国生产、但原先只用于出口的产品。

此外,FDA还将为美国婴儿奶粉出口企业提供灵活性,包括呼吁企业向其提交信息进行产品快速评估,以寻求进一步增加美国本土产品的供应量。

今天,雅培声明称已将由爱尔兰工厂生产的数百万罐奶粉空运至美国,并会继续从该工厂进口,帮助缓解供应短缺。

其他奶粉商也在“火力全开”。路透今日消息称,雀巢正将嘉宝婴儿配方奶粉、Alfamino婴儿配方奶粉分别从荷兰、瑞士空运至美国。该公司称,这两款是面向牛奶蛋白过敏婴儿的产品,具备重要作用。此外,利洁时正将婴配奶粉产量提高约30%,并提高送货频率,以应对美国超市的全国性短缺。在雅培宣布召回前,利洁时在美国婴儿奶粉的供应量占比略高于三分之一,现时比例已达50%以上。

达能的一位发言人今天在给彭博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会继续推动尽可能增加产量。“高需求影响了我们的配方产品供应,”她拒绝评论该公司是否从其他地区运送奶粉产品到美国,或者会优先考虑生产哪些配方。“我们的工厂正以最大产能运行,我们正在优先生产旗下最畅销的婴儿配方奶粉。”

中国情况

在今天评论起上述状况时,一位资深奶粉业人士向小食代指出,美国奶粉短缺的原因包括市场垄断、雅培“意外”召回等等。相比之下,中国的市场自由化程度更高,品牌数量、产能、原料供应都非常充裕,基本不可能出现同样的断货情况。

“中国现在品牌超过400多个,有100多家企业在生产,产量巨大,可以随时随地快速响应市场变化。”该人士说。

那么,美国奶粉变局的“连锁反应”会影响中国市场吗?对此,雅培、雀巢、达能、菲仕兰、澳优今天均向小食代表示,该公司在中国市场供应稳定,尚未受到美国奶粉短缺影响。

达能中国方面进一步称,其位于临港、南沙、青岛等地婴幼儿配方奶粉供应的仓库运作正常,保障市场供应及价格稳定。菲仕兰则表示,受疫情影响,货物运输和通关等曾受一定压力,但整体对中国市场的供应稳定且依据规划稳健推进。

在分析现时的美国奶粉市场是否会吸引本土企业更多地布局时,上述资深奶粉人士认为,不同于欧美婴幼儿奶粉标准类似,中国与美国现行标准差别较大,本土品牌“出海”需要修改配方,因此短期内出口到美国的难度较大,可能性不高。

不过,如果美国奶粉进口真的因为这次短缺而长期“松绑”,这或许会令扎根在该市场的跨国品牌重新考量“全盘棋局”,优化全球奶粉布局。这背后的原因除了是市场开放带来的机遇,还在于,即便疫情导致全球出生率普遍下滑,美国奶粉市场仍实现了不错增长。

小食代介绍过,今年2月,美赞臣母公司首席执行官Laxman Narasimhan曾表示,美国是最大的奶粉市场之一,这个市场上只有两个真正的参与者(指美赞臣、雅培),利洁时去年在美国的奶粉业务“过得非常好”。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