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专访】世界经济论坛粮食问题专家:粮食危机不只是粮食危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世界经济论坛粮食问题专家:粮食危机不只是粮食危机

粮食危机不仅仅是能源和作物供应的问题,更是当前灾难性的气候变化和极端气候的综合影响结果。

拍摄:王磬

记者 | 王磬 发自达沃斯

实习生 | 王梓媛

在沉寂两年之后,2022年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再度回归线下,于5月22日至5月26日在达沃斯召开,希望能为当前全球面临的多个挑战找到解决方案。其中一个引人关注的议题就是全球粮食安全。

战争与疫情加剧了本已紧张的供应链和世界各地的粮食风险状况,全球粮食价格飙升。一场全球性的粮食危机是否正在到来?全球该如何协作共同应对粮食安全的挑战?又如何同时兼顾可持续发展目标?

为此,界面新闻专访了肖恩·德·克莱恩(Sean de Cleene)。他现任世界经济论坛食品系统倡议(Food Systems initiative)负责人,有多年关于全球粮食问题的工作经验。

以下为访谈实录,刊发时有编辑。

界面新闻:您认为造成全球各国粮食价格上涨的原因主要有哪些?

克莱恩:有许多成因,天气的影响最为直接,农业地区的干旱、洪水以及地区性冲突都能加剧粮食短缺。此外,全球化使我们日益依赖于进口食品,从而难逃全球食品供应链的破坏。未来,我们将需要应对全球变暖,创造更多样化、强健的本地食品系统。同时要在减少冲突的同时,避免加剧粮食危机。

界面新闻:您认为当前的地区性粮食危机是否会扩展到全球范围?

克莱恩: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我们正在朝着某种形式的全球粮食危机发展。显然,这场危机将对不同国家产生不同的影响。首先对于穷人和弱势群体而言,他们的收入中用于购买食物的支出占比更大,因此食品价格的上涨对他们而言是灾难性的。但我认为粮食危机也将对一系列其他事情产生连锁反应,因为食品价格事实上将影响更广泛的通货膨胀,并真正开始动摇经济的稳健性。

界面新闻:由于乌克兰和俄罗斯两国小麦出口量占全球三分之一,您怎样评价俄乌冲突对全球粮食安全的影响?

克莱恩:正如你所说,这两个国家贡献了超过三分之一的小麦出口,和超过一半的食用油出口,包括葵花籽油等作物。因此,乌克兰冲突阻碍了这些作物的大量生产和出口,为全球粮食系统带来了巨大负担。许多国家都依赖于该地区的小麦,比如在北非和中东的部分地区,40%的进口来自这里。然而今后,这场战争导致的不仅仅是粮食供应短缺,下一季度随之而来的是肥料和能源价格的大幅上涨。再往后,这些影响将互相加剧,导致总体作物产量的减少。

界面新闻:也就是说,您认为不断攀升的粮食价格不仅是因为供应不足,肥料价格上涨同样会使市场受到冲击。您能否详细说明一下,肥料价格对全球的粮食安全产生的影响?

克莱恩:肥料对粮食生产至关重要,当前粮食价格已经在攀升,过去几年间,有些地区的肥料价格也翻了一倍。今年由于战争,肥料价格在此之上又增加了30%。这导致农民对肥料的购买力不足,用量也因此减少。非洲开发银行预测,非洲的粮食产量将减少20%。如果再加上贸易上的困难,危机还会加剧。

界面新闻:能源危机与粮食危机往往同时出现,欧洲能源价格高昂,让普通消费者倍感压力。您如何评价能源与粮食危机之间的关联?

克莱恩:肥料受天然气价格影响较大。如果天然气价格上涨,化肥价格自然也会上涨。更糟的是,燃料价格也影响运输成本和物流,这又将增加粮食供应的成本。因此,食品价格必然会反映这一系列的额外成本。当然,粮食危机远没有这么简单。这不仅仅是能源和作物供应的问题,更是当前灾难性的气候变化和极端气候的综合影响结果。

界面新闻:是的,全球范围内,像美国佛罗里达州的野火那样的极端天气频发,危及着粮食安全。您能否剖析一下极端天气对粮食危机的具体影响?

克莱恩:由于极端天气频发,农民所面临的危机数量和频率都增加了。全球范围内的不同地区面临的不仅是价格危机,还有极端天气。澳大利亚东部经历了史上最严重的由干旱演变的丛林火灾之一,这严重影响了种植区,而南非东海岸却在经历洪灾。疫情的基础上,蝗虫灾害也侵袭全球多地。我们面临的是这种复合的灾难,自然灾害、价格危机、贸易危机,都在快速向我们袭来。我们必须学会处理和抵御危机,解救真正遭受痛苦的农民和社会。

界面新闻:在您看来,新冠疫情对食物供应链造成了怎样的冲击,又是如何恶化全球粮食状况的?

克莱恩:疫情加剧了所有问题。农民需要改变传统的耕作方式,消费者对粮食本身也改观了。疫情期间,人们更加重视食品的供应,搭建正确的市场体系支持足够的供给。疫情让我们发现,透明的数据库不可或缺。能够了解冲突的根源,才能做出明智的决定,把食物送到有需要的人当中。因此,印度尼西亚和肯尼亚在疫情期间创建了数据分析作战室,将各个领域的数据汇集起来,以作出更有针对性的反应,支持粮食的流动,以便市民能够在封锁期间购买食物,也确保弱势群体不会面临困境。

界面新闻:谈到弱势群体,我们清楚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食品供应不平等,即使现在欧洲食品价格有所上升,其供应也是充足的。但是许多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非洲和中东地区,就没这么幸运了。您如何看待粮食危机对不同国家造成的影响的?

克莱恩:世界粮食计划署所提供的食品篮的价格都在飙升,支持困难地区人民的成本显著增加。而且正如你说的,即使在发达国家,人们也在贫困的边缘挣扎,导致粮食银行的利用率增加。粮食安全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我们必须将其视为一个全球性危机。全球30%以上的粮食都被浪费,而这个量足以养活近十亿人。在这一个粮食短缺的时代,思考食物损失和食物浪费等问题更加重要,生产过程中和消费之后,人们白白丢掉了多少食物。我们还需要关注食物对环境的影响。即使在发达经济体,食物价格几乎是全社会为应对食物系统负面影响所付成本的两到三倍,即远高于医疗、环保、社会成本。

界面新闻:粮食危机的爆发,是否会影响我们实现减碳、环保等可持续发展目标进程?

克莱恩:目前的粮食和土地利用系统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可达总量的30%,如果我们在这方面下功夫,减少粮食损失和食品浪费(因为食品浪费本身会排放6-8%温室气体),高效利用土地资源,我们无疑会减少整体的温室气体排放。但更重要的是,土壤碳汇是当前为数不多的碳汇之一(土壤碳汇即让土壤储存二氧化碳),能够提高土地管理效率,减少碳足迹。因此,如果把握好机会,粮食和农业不仅可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还可以为我们争取时间。在可持续地耕种的同时,我们还能努力研发出更多减碳技术,毕竟IPCC报告说,可能需要10到15年才能研发出来。

界面新闻:所以这同时是一个能够改进粮食生产体系的机遇。就可持续发展议程而言,世界经济论坛想通过粮食系统倡议 (Food Systems Initiative) 实现哪些具体目标?

克莱恩:显然,我们需要立即采取行动,这不仅是一个参与者或一个部门就能完成的。所有的部门——政府、民间社会、企业、农民和消费者都需要联合起来,共同解决食品系统转型的挑战。这样的转变是世界经济论坛希望实现的。首先要动员全球10%或20%的农民和消费者改变他们生产和消费食物的方式,论坛的倡议是 让1亿农民置身于自然、积极的净零弹性农业生产。同时,论坛支持全球社会的快速行动议程。昨日,七国集团成立全球粮食安全联盟,以应对当下的严重饥荒。为了真正使这个全球联盟发挥作用,必须呼吁所有部门一同对当前的危机作出快速反应,又要在规模上改变整个粮食系统,改善人类和地球的健康。

界面新闻:整体而言,我们最理想的是让全球粮食系统实现怎样的改变?

克莱恩:我们需要使粮食生产更可持续,减少生产过程的碳足迹,更关注食品消费对环境的影响,减少浪费。同时也要关注农业的社会影响。由于世界各地大部分农民都是妇女,我们要思考如何赋能女性。许多国家的农民平均年龄已经高达60岁,吸引年轻人注力到农业当中也很重要——在碳交易、碳经济、数据技术、高新技术的研发等环节中,无不需要年轻人的力量。

界面新闻:在粮食安全和全球行动方面,如果只为今年的会议列一个目标,您最希望实现的行动是什么?

克莱恩:我最想实现的行动有两个。一个是创建动态的多利益攸关方行动议程,让政府、企业和民间社会,真正改变粮食系统的行动,以解决当前的粮食危机。第二件行动是在当前工作的各个方面实现创新。我们需要社会创新、伙伴关系的创新、政策创新、粮食和农业方面的数字和数据创新、推出能够支持农民和消费者的创新的融资机制、激励方式的创新,农民补贴方式的创新等等,将创新注入每一个环节。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