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信息差逐渐拉平,VC越来越青睐有产业背景的投资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信息差逐渐拉平,VC越来越青睐有产业背景的投资人

有产业背景的投资人走上舞台,对行业认知深刻,又拥有人脉资源。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管丢丢

日前,元璟资本宣布,理想汽车前CTO王凯加盟元璟团队,担任投资合伙人。

王凯此前担任理想汽车CTO,全面负责智能汽车先进技术的研发工作,包括电子电气、智能座舱、自动驾驶、算力平台开发等。

在加入理想汽车前,王凯在伟世通公司工作,担任伟世通全球首席架构师及高级驾驶辅助系统总监。2002年到2012年,王凯在诺基亚、Detection Technology、大唐微电子、方舟科技等全球多家顶尖技术公司专注于专用集成电路移动通信、连通性和应用设计的核心研发。元璟资本看中的正是王凯在智能驾驶、汽车电子、芯片技术等领域的产业经验。

此前,界面创投报道过有关VC内部晋升的文章,内部升上去的依旧是少数。近年,VC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偏好的人才类型也随之变化。

VC一直爱精英,清北复交,麻省理工、斯坦福、哥大随处可见,投行、会计事务所、国际咨询公司背景也都是VC喜欢的类型。

2003年,国际主流VC开始大举进军中国,在中国设立办公室,有留学背景的中国年轻人是他们的首选,沈南鹏、邓锋是美元VC喜欢的类型。

沈南鹏获得上海交通大学学士学位后,前往哥伦比亚大学数学系学习,后报考了耶鲁大学的商学院,获得耶鲁大学硕士学位 ,同年进入花旗银行工作 。

邓锋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后在美国南加州大学攻读计算机工程专业硕士学位,在沃顿商学院攻读MBA。在读书期间,邓锋进入英特尔公司做工程师。

这时期的投资人像前线侦查员和情报员,将不错的项目汇总到美国。看项目,主要看美国是否有现成的模式,如果美国有,在中国也是可行的。看项目、投项目,不懂也没关系,利用信息差便可——没有投资逻辑可言,都是广撒网式的,什么都看,什么都投,投的好全凭运气。

通过官方网站留的联系方式,打个Cold Call(第一次主动给从未谋面的人打电话)便能轻而易举找到公司的创始人。就连沈南鹏也在用这种方式,他通过Cold Call,找到了唯品会。

过去,投资没有明确的界定范围,一年投几个也不做强制,很佛系。投资人有足够的时间窗口学习掌握行业知识,投资人可以两年不投项目,或者一年只投一个,花大量的时间研究行业再伺机出手,如果放到现在,恐投资人难逃被所在机构淘汰的命运。

经历十几年的发展,VC的节奏越来越快,信息差普遍拉平,大量的投资人都能掌握相同的信息,接触相同的项目,风口一年一变甚至一年多变,留给投资人学习的时间也越来越短。认知变得极为重要。尤其是硬科技、医疗等更为专业的投资方向,VC喜欢引入更成熟的产业人才。

偶然地、零星的投到好的项目不能满足一家VC的需要,GP需要系统地把握机会,越瞄越准。

以源码资本为例,自2014年成立,一共有八位合伙人,其中五位合伙人都是外部引进,他们中大部分都不是传统的投资人背景,而是某个领域的资深专家。

红杉、高瓴、高榕的情况也类似。高榕引入沃尔玛中国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卜蜂莲花执行董事陈耀昌做合伙人,加大了在生鲜赛道上的布局。

高瓴引入前美团COO干嘉伟做合伙人。干嘉伟出身阿里中供铁军,又在美团带团队做过运营总,地推能力有目共睹。

2018年,曾任百货连锁金鹰商贸的CEO苏凯,加入红杉担任合伙人,并在加入后积极推动投资泡泡玛特。

去年,《Vogue》中国版前主编张宇加入红杉,担任投资合伙人。2021年,红杉中国改变了之前在消费的投资策略,直接对一些时尚品牌进行收购,这在VC是非常罕见的方式。

不仅在引进合伙人上,招投资经理也越来越喜欢产业背景的人才。一位本土VC机构的投资人对界面创投表示,他的多位同事在某个细分领域工作数年,行业经验丰富。他作为纯财务背景的投资人正借鉴同事的经验,试图深耕某个领域获得更多行业认知,看项目把行业上下游都缕一遍。

这其实借鉴了天使投资人成功的经验,天使投资人的往往是纵深产业+自己深度参与。

著名的天使投资人龚虹嘉最为人称道的是2001年时对海康威视的天使投资,245万带来超过2万倍的回报。龚虹嘉自己就像孵化器,同时扮演天使投资人和引路人的角色,不仅物色经营团队,也为公司后续发展出谋划策。

而乐百氏创始人何伯权做投资,只投自己懂的。懂消费品,只投消费,守住自己熟悉的领域,把井挖深,找自己的人脉圈里最适合的人投资。他投资了久久丫、九钻网、七天连锁酒店、爱康国宾、喜茶等。

最好的投资人应该了解行业,认知深刻,又拥有人脉资源。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