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房东难说再见,爱彼迎走到尽头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房东难说再见,爱彼迎走到尽头

爱彼迎到底是败给了疫情、本土竞争者、还是自己的策略?

摄影:蔡星卓

记者 | 谢亦欣

编辑 | 沈霄戈

“今天刚刚上线就下线了。”

爱彼迎(Airbnb)上的房东香香在接通记者电话时还有些懵,一切都没有征兆。她经营的花筑奢北京远山香舍民宿今年3月份正式筹备营业。前后花了不到两周,房源在途家、美团、携程等平台迅速上线。唯独爱彼迎房源的审核从4月走到了5月,戏剧性的是,刚上架又走到了尽头。

5月24日,Airbnb(ABNB.US)宣布从2022年7月30日起,将暂停支持中国境内游房源、体验及相关预订业务,并为房东和用户免除2022年5月24日至2022年7月29日期间所有境内游订单服务费,将只专注于出境游业务。

不少平台上的民宿主都表示,没有“预告”是此次关停让人最难以接受的地方。“一点音讯一点苗头都没有,很失望。”大舒称。

苦心经营、拥有“超赞房东”标签的人,也不得不立刻着手处理房源和考虑下一步。

2016年加入爱彼迎社区的房东萌萌毛,在杭州经营的7套民宿均已下架。24日早,她让客户退订了后面所有的订单。她对界面新闻记者称,在经历了生气、无助、焦虑、抑郁几个阶段后,现在开始处理参加爱彼迎活动留下的各种小玩意。

她的主页评论下,相比房子本身,客人最多评论的是她的猫、食物、厨艺、拍照技术,和小区附近的水果店、便利店、小餐馆。

2021年新星房东、十苇民宿主理人郡主,在成都、重庆、青城山、峨眉山有共计250套房源,放在平台最久的一套已有3年。爱彼迎为250套房贡献了平均50%-60%的订单,旺季可涨至70%-80%。她向界面新闻表示,即便是本地游趋势下走强的美团也未能撼动其地位。

100%雄心和1%收入

尽管爱彼迎的房东对这次关停感到猝不及防,但Airbnb整体受到疫情重创以及中国市场表现不佳,早有征兆。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5月5日,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在给全体员工发送的一封邮件中称,公司7500名员工中有将近1900名不得不离开,占到全体员工的25.3%

今年5月4日,爱彼迎公布了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公司一季度总营收达15.1亿美元,同比增长70%,较2019年同期增长了80%,净亏损更由去年同期11.72亿美元大幅缩窄至1900万美元。这一度让市场对Airbnb充满了信心。

但其在亚太地区表现不佳。据2021年年报,报告期内公司亚太地区在总营收中仅占比7%。昨天美国CNBC报道称,Airibnb过去几年来自中国市场住宿业务的收入仅占约1%。

Airbnb对中国市场不可谓不重视,从煞费苦心起“爱彼迎”这样中文美好寓意的名字,到5年间对中国市场3轮“换帅”。

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6月,曾供职于原Facebook的葛宏被任命为爱彼迎中国区负责人;2017年10月,爱彼迎联合创始人柏思齐(Nathan Blecharczyk)亲自上阵,就任中国业务区主席;2018年7月,原面包旅行CEO彭韬出任爱彼迎中国业务区总裁。

但被批评最多的,还是这个全球民宿短租鼻祖在中国市场水土不服、不够接地气。

房东雷子反映了不少房东普遍的感受,爱彼迎存在联系客服过于繁琐、少数客户不实评价难以申诉修正等问题。

进入中国市场的7年,尽管爱彼迎也在学着适应,仍接连遭遇负面消息和投诉。2017年网上爆出一个平台民宿主被自称上戏学生租客“毁房”,因自行第三方平台支付交易而未获得爱彼迎赔付的新闻。2019年又爆出,一位北京的刘先生入住爱彼迎平台民宿,遭遇摄像头偷拍情况。

爱彼迎作为平台房,对于房东和房客的审核和权益保障,虽然一直在改进,但仍留有疏漏。

“新冠疫情的持续反复,打乱了旅游业原本发展的步伐,也弱化的我们境内游业务和出境游业务的协同效应,境内游业务相应的面临高成本等运营挑战”,爱彼迎的5月24日的官方声明中称。

从去年财报反映出的亚太区住宿和体验预定量低迷,到自彭韬2021年9月离职中国区总裁空缺至今,疫情似乎成了拖垮爱彼迎中国市场业务的最后一根稻草。

然而,几乎在爱彼迎宣布关闭中国本土业务同一时间,国内各民宿平台纷纷启动了“接盘”进度。当日,界面新闻相继从途家、飞猪、小猪及美团方面获悉,四家平台加速开通了扶持新房东入驻平台“绿色通道”,来消化爱彼迎留下的大批房东。

“在评估、在应对。”沿线精品民宿主理人王展忙着转平台时,匆忙回应记者。

他是2016年最早一批入驻平台的房东,现有50套房源在深圳,20套在成都。王展表示,虽不止这一个销售渠道,爱彼迎后来订单占比也有所下降,但它曾为公司创造了超三成、甚至更高的销量来源。

多位接受采访的民宿主均表示,各OTA平台佣金率平均在10%。不过追加服务费来获取订单推广的模式是爱彼迎首推,服务费推到20%甚至30%,流量可能就会大大增加。但疫情后,不少房东还是放弃了推流这笔支出。

国内短租平台纷纷接盘,以至于不少人在问:民宿还是不是门好生意?爱彼迎到底是败给了疫情、还是本土竞争者、还是自己的策略?

“它的理念,渠道比较窄,只能在一二线城市比较有用。”萌萌毛认为,爱彼迎在中国遇到的困难,体现在它对中国市场寄托了过度预期上。

CNBC报道则分析称,今年以来,随着科技股的大范围抛售,爱彼迎股价已经跌超30 %,但仍远高于2020年每股68美元的IPO价格。

情怀归情怀,生意归生意

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民宿从业者对界面新闻表示,Airbnb此次关停中国本土业务,平台上两类人会有不同处境:经营规模已经足够大的专职房东,重人文社交胜于挣钱的兼职房东。

萌萌毛表示,运营民宿的初衷是通过出租房源“赚点水电费”,之所以选择爱彼迎,是因为其它平台“一切为了赚钱,都是按照商务酒店标准,个人民宿没什么空间。各种佣金花里胡哨,压力很大,不存在民宿给人那种轻松愉快的氛围”。

“所以我在其他平台上就做不好,因为大部分只问价格,能住干净就行。”她表示,感觉离开爱彼迎后自己有些难寻出路。“个人风格化太明显了,没办法转成商业类出租,价格在其他平台被压得非常低。”她称自己的民宿客户多为到杭州找工作或体验生活的人,客户素质高、追求实惠,但对品质又有追求。

另一个遭受重挫的小体量房东,是同样来自杭州的雷子。他经营的五月天民宿,2019年开始在爱彼迎陆续上线房源,分布在杭州,乌镇两个城市,合计约15套,因为疫情又陆续退掉了很多。这次关停会让他损失60%订单。

“我们上面几千个好评,都付之东流了。”房东王展不止一次向记者强调,爱彼迎上的好评,是民宿主们用无数精力和时间积攒而来的。

“这么离开当然谈不上违约,但我觉得缺少担当。在国内民宿行业本身很低迷的情况下,大家其实最需要支持和鼓励,现在整得我们都对这个行业有些失望了。”王展称。

据个人房东阿福介绍,他所认识的做城市民宿的个体或机构,如果产品质量能做到较好,整体客源素质较高、获客成本较低的爱彼迎,仍是他们的流量大头。

大舒之前在长沙、深圳、南宁和贵州4个城市和合伙人经营100多套民宿,去年加入深圳美宿小镇美好院望乡村民宿项目做运营。大舒表示:“选择平台的时候我们会考虑很多因素,房子风格符合哪个平台就着重培养哪个。可能偏城市精品酒店公寓的,途家、携程会更符合他们的口味,在爱彼迎就没有那么好做。

“不要单一地把所有精力放到一个平台上了,这是我们以前做民宿的一个错误。”即便作为行业中的职业玩家,大舒这样感叹。

对于未来,她也建议民宿运营者尽量提升房源品质、保证服务,把公域流量转化为私域,“让客人跟着你跑”,她称。

对平台感情相对疏离的房东,更能体面离场。

大舒认为,不管是未来订单占比的减少,还是此前已投入的精力和金钱,都是一笔挺大的损失。

“真正的职业玩家就是把它当成一桩生意。”大舒表示爱彼迎此次关停后,美宿小镇会把精力放回到别的平台。

她说:“蛋糕就这么多,房子就这么多,失望并不是说特别绝望”。

有些焦灼的王展也尝试理智去看待现状,“可能这种大公司考量的东西,是更高格局更有远见的,他们觉得中国市场现在整体的量很小了。”

对于郡主来说,这种感受更复杂。十苇民宿的体量,让她在这场关停中受冲击较小。但她认为,最先上线房源的爱彼迎,一路陪伴了十苇成长,也可以看见这个公司融入中国的努力和真诚。这样一个向导般的见证者、扶持者突然离开,让人感受到巨大的失落。


抖音民宿大v“民宿奶爸”表示,爱彼迎的退出,平台上用户将分流到其它国内民宿平台,整个市场份额并没有减少。从财务逻辑看,大部分房东只是失去一个分销渠道;市场整体上,“爱彼迎、美团、途家”三足鼎立的局面会减少一位。

爱彼迎能留下什么

不管环境怎样变化、是否合时宜、外界如何唱“水土不服”,作为民宿短租平台鼻祖,爱彼迎确实保持了独特的地方。

广东民宿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徐灵枝对界面新闻表示:“我们当然希望它留在中国,Airbnb是民宿OTA的鼻祖和龙头品牌,按中国说法,是个“老字号”。Airbnb发展多年,有自己独特的企业文化,与民宿房东有很好的互动机制,有先进的行业理念和行业使命(让所有人获得“Belong anywhere”的归属感,即“为人们创造一个家在四方的世界”)。”

王展认为,爱彼迎房东与房客的双向评价规则,决定了其比任何一个评价体系都来得更加真实。也因此,在普遍房东怕投诉不敢得罪客人的环境下,Airbnb真正的品牌文化从来是水土不服的。

让萌萌毛印象较深刻的一件事,是因本地政策7套房源被全部下架时,她要挨个给60多位客人打电话取消订单。“爱彼迎的政策上,如果是房东取消,是要罚款的。”萌毛毛称。

这种双向机制被发挥到了极致。阿福和萌萌毛都表示,面对一些虚假、夸大的恶评,杭州民宿群中不少房东会直接回怼。阿福还称,在国内其它平台,会倾向于让房东让利,牺牲这部分权益去满足客户不合理的需求。

在处理具体事务的态度上,郡主对界面新闻表示:“和房客产生纠纷、客人损坏赔偿、无理取消订单等情况,爱彼迎还是很勇于担当的,相当于一笔隐形经济支出。”

郡主还称,从社区文化的产品理念看,爱彼迎的整个产品界面设计都非常有格调,获客效率也很高。“有很多流量都转化成了订单”。但她也感觉,产品交互体验、平台审核效率有欠缺。


“个性越来越稀缺,所以爱彼迎是不可复制的。”萌萌毛补充道。

她晒出杭州爱彼迎房东群截图里,一位房东说道:“我打算把一千多个好评差评截图出来”。此刻她藏起了自己的伤感和焦虑,半开玩笑回了一句:“手动截图业务,为大家截图分类,一张一毛。”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Airbnb

2.1k
  • 爱彼迎宣布永久禁止在其平台房源中举办派对
  • Airbnb退出中国,本土短租平台争相接棒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房东难说再见,爱彼迎走到尽头

爱彼迎到底是败给了疫情、本土竞争者、还是自己的策略?

摄影:蔡星卓

记者 | 谢亦欣

编辑 | 沈霄戈

“今天刚刚上线就下线了。”

爱彼迎(Airbnb)上的房东香香在接通记者电话时还有些懵,一切都没有征兆。她经营的花筑奢北京远山香舍民宿今年3月份正式筹备营业。前后花了不到两周,房源在途家、美团、携程等平台迅速上线。唯独爱彼迎房源的审核从4月走到了5月,戏剧性的是,刚上架又走到了尽头。

5月24日,Airbnb(ABNB.US)宣布从2022年7月30日起,将暂停支持中国境内游房源、体验及相关预订业务,并为房东和用户免除2022年5月24日至2022年7月29日期间所有境内游订单服务费,将只专注于出境游业务。

不少平台上的民宿主都表示,没有“预告”是此次关停让人最难以接受的地方。“一点音讯一点苗头都没有,很失望。”大舒称。

苦心经营、拥有“超赞房东”标签的人,也不得不立刻着手处理房源和考虑下一步。

2016年加入爱彼迎社区的房东萌萌毛,在杭州经营的7套民宿均已下架。24日早,她让客户退订了后面所有的订单。她对界面新闻记者称,在经历了生气、无助、焦虑、抑郁几个阶段后,现在开始处理参加爱彼迎活动留下的各种小玩意。

她的主页评论下,相比房子本身,客人最多评论的是她的猫、食物、厨艺、拍照技术,和小区附近的水果店、便利店、小餐馆。

2021年新星房东、十苇民宿主理人郡主,在成都、重庆、青城山、峨眉山有共计250套房源,放在平台最久的一套已有3年。爱彼迎为250套房贡献了平均50%-60%的订单,旺季可涨至70%-80%。她向界面新闻表示,即便是本地游趋势下走强的美团也未能撼动其地位。

100%雄心和1%收入

尽管爱彼迎的房东对这次关停感到猝不及防,但Airbnb整体受到疫情重创以及中国市场表现不佳,早有征兆。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5月5日,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在给全体员工发送的一封邮件中称,公司7500名员工中有将近1900名不得不离开,占到全体员工的25.3%

今年5月4日,爱彼迎公布了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公司一季度总营收达15.1亿美元,同比增长70%,较2019年同期增长了80%,净亏损更由去年同期11.72亿美元大幅缩窄至1900万美元。这一度让市场对Airbnb充满了信心。

但其在亚太地区表现不佳。据2021年年报,报告期内公司亚太地区在总营收中仅占比7%。昨天美国CNBC报道称,Airibnb过去几年来自中国市场住宿业务的收入仅占约1%。

Airbnb对中国市场不可谓不重视,从煞费苦心起“爱彼迎”这样中文美好寓意的名字,到5年间对中国市场3轮“换帅”。

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6月,曾供职于原Facebook的葛宏被任命为爱彼迎中国区负责人;2017年10月,爱彼迎联合创始人柏思齐(Nathan Blecharczyk)亲自上阵,就任中国业务区主席;2018年7月,原面包旅行CEO彭韬出任爱彼迎中国业务区总裁。

但被批评最多的,还是这个全球民宿短租鼻祖在中国市场水土不服、不够接地气。

房东雷子反映了不少房东普遍的感受,爱彼迎存在联系客服过于繁琐、少数客户不实评价难以申诉修正等问题。

进入中国市场的7年,尽管爱彼迎也在学着适应,仍接连遭遇负面消息和投诉。2017年网上爆出一个平台民宿主被自称上戏学生租客“毁房”,因自行第三方平台支付交易而未获得爱彼迎赔付的新闻。2019年又爆出,一位北京的刘先生入住爱彼迎平台民宿,遭遇摄像头偷拍情况。

爱彼迎作为平台房,对于房东和房客的审核和权益保障,虽然一直在改进,但仍留有疏漏。

“新冠疫情的持续反复,打乱了旅游业原本发展的步伐,也弱化的我们境内游业务和出境游业务的协同效应,境内游业务相应的面临高成本等运营挑战”,爱彼迎的5月24日的官方声明中称。

从去年财报反映出的亚太区住宿和体验预定量低迷,到自彭韬2021年9月离职中国区总裁空缺至今,疫情似乎成了拖垮爱彼迎中国市场业务的最后一根稻草。

然而,几乎在爱彼迎宣布关闭中国本土业务同一时间,国内各民宿平台纷纷启动了“接盘”进度。当日,界面新闻相继从途家、飞猪、小猪及美团方面获悉,四家平台加速开通了扶持新房东入驻平台“绿色通道”,来消化爱彼迎留下的大批房东。

“在评估、在应对。”沿线精品民宿主理人王展忙着转平台时,匆忙回应记者。

他是2016年最早一批入驻平台的房东,现有50套房源在深圳,20套在成都。王展表示,虽不止这一个销售渠道,爱彼迎后来订单占比也有所下降,但它曾为公司创造了超三成、甚至更高的销量来源。

多位接受采访的民宿主均表示,各OTA平台佣金率平均在10%。不过追加服务费来获取订单推广的模式是爱彼迎首推,服务费推到20%甚至30%,流量可能就会大大增加。但疫情后,不少房东还是放弃了推流这笔支出。

国内短租平台纷纷接盘,以至于不少人在问:民宿还是不是门好生意?爱彼迎到底是败给了疫情、还是本土竞争者、还是自己的策略?

“它的理念,渠道比较窄,只能在一二线城市比较有用。”萌萌毛认为,爱彼迎在中国遇到的困难,体现在它对中国市场寄托了过度预期上。

CNBC报道则分析称,今年以来,随着科技股的大范围抛售,爱彼迎股价已经跌超30 %,但仍远高于2020年每股68美元的IPO价格。

情怀归情怀,生意归生意

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民宿从业者对界面新闻表示,Airbnb此次关停中国本土业务,平台上两类人会有不同处境:经营规模已经足够大的专职房东,重人文社交胜于挣钱的兼职房东。

萌萌毛表示,运营民宿的初衷是通过出租房源“赚点水电费”,之所以选择爱彼迎,是因为其它平台“一切为了赚钱,都是按照商务酒店标准,个人民宿没什么空间。各种佣金花里胡哨,压力很大,不存在民宿给人那种轻松愉快的氛围”。

“所以我在其他平台上就做不好,因为大部分只问价格,能住干净就行。”她表示,感觉离开爱彼迎后自己有些难寻出路。“个人风格化太明显了,没办法转成商业类出租,价格在其他平台被压得非常低。”她称自己的民宿客户多为到杭州找工作或体验生活的人,客户素质高、追求实惠,但对品质又有追求。

另一个遭受重挫的小体量房东,是同样来自杭州的雷子。他经营的五月天民宿,2019年开始在爱彼迎陆续上线房源,分布在杭州,乌镇两个城市,合计约15套,因为疫情又陆续退掉了很多。这次关停会让他损失60%订单。

“我们上面几千个好评,都付之东流了。”房东王展不止一次向记者强调,爱彼迎上的好评,是民宿主们用无数精力和时间积攒而来的。

“这么离开当然谈不上违约,但我觉得缺少担当。在国内民宿行业本身很低迷的情况下,大家其实最需要支持和鼓励,现在整得我们都对这个行业有些失望了。”王展称。

据个人房东阿福介绍,他所认识的做城市民宿的个体或机构,如果产品质量能做到较好,整体客源素质较高、获客成本较低的爱彼迎,仍是他们的流量大头。

大舒之前在长沙、深圳、南宁和贵州4个城市和合伙人经营100多套民宿,去年加入深圳美宿小镇美好院望乡村民宿项目做运营。大舒表示:“选择平台的时候我们会考虑很多因素,房子风格符合哪个平台就着重培养哪个。可能偏城市精品酒店公寓的,途家、携程会更符合他们的口味,在爱彼迎就没有那么好做。

“不要单一地把所有精力放到一个平台上了,这是我们以前做民宿的一个错误。”即便作为行业中的职业玩家,大舒这样感叹。

对于未来,她也建议民宿运营者尽量提升房源品质、保证服务,把公域流量转化为私域,“让客人跟着你跑”,她称。

对平台感情相对疏离的房东,更能体面离场。

大舒认为,不管是未来订单占比的减少,还是此前已投入的精力和金钱,都是一笔挺大的损失。

“真正的职业玩家就是把它当成一桩生意。”大舒表示爱彼迎此次关停后,美宿小镇会把精力放回到别的平台。

她说:“蛋糕就这么多,房子就这么多,失望并不是说特别绝望”。

有些焦灼的王展也尝试理智去看待现状,“可能这种大公司考量的东西,是更高格局更有远见的,他们觉得中国市场现在整体的量很小了。”

对于郡主来说,这种感受更复杂。十苇民宿的体量,让她在这场关停中受冲击较小。但她认为,最先上线房源的爱彼迎,一路陪伴了十苇成长,也可以看见这个公司融入中国的努力和真诚。这样一个向导般的见证者、扶持者突然离开,让人感受到巨大的失落。


抖音民宿大v“民宿奶爸”表示,爱彼迎的退出,平台上用户将分流到其它国内民宿平台,整个市场份额并没有减少。从财务逻辑看,大部分房东只是失去一个分销渠道;市场整体上,“爱彼迎、美团、途家”三足鼎立的局面会减少一位。

爱彼迎能留下什么

不管环境怎样变化、是否合时宜、外界如何唱“水土不服”,作为民宿短租平台鼻祖,爱彼迎确实保持了独特的地方。

广东民宿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徐灵枝对界面新闻表示:“我们当然希望它留在中国,Airbnb是民宿OTA的鼻祖和龙头品牌,按中国说法,是个“老字号”。Airbnb发展多年,有自己独特的企业文化,与民宿房东有很好的互动机制,有先进的行业理念和行业使命(让所有人获得“Belong anywhere”的归属感,即“为人们创造一个家在四方的世界”)。”

王展认为,爱彼迎房东与房客的双向评价规则,决定了其比任何一个评价体系都来得更加真实。也因此,在普遍房东怕投诉不敢得罪客人的环境下,Airbnb真正的品牌文化从来是水土不服的。

让萌萌毛印象较深刻的一件事,是因本地政策7套房源被全部下架时,她要挨个给60多位客人打电话取消订单。“爱彼迎的政策上,如果是房东取消,是要罚款的。”萌毛毛称。

这种双向机制被发挥到了极致。阿福和萌萌毛都表示,面对一些虚假、夸大的恶评,杭州民宿群中不少房东会直接回怼。阿福还称,在国内其它平台,会倾向于让房东让利,牺牲这部分权益去满足客户不合理的需求。

在处理具体事务的态度上,郡主对界面新闻表示:“和房客产生纠纷、客人损坏赔偿、无理取消订单等情况,爱彼迎还是很勇于担当的,相当于一笔隐形经济支出。”

郡主还称,从社区文化的产品理念看,爱彼迎的整个产品界面设计都非常有格调,获客效率也很高。“有很多流量都转化成了订单”。但她也感觉,产品交互体验、平台审核效率有欠缺。


“个性越来越稀缺,所以爱彼迎是不可复制的。”萌萌毛补充道。

她晒出杭州爱彼迎房东群截图里,一位房东说道:“我打算把一千多个好评差评截图出来”。此刻她藏起了自己的伤感和焦虑,半开玩笑回了一句:“手动截图业务,为大家截图分类,一张一毛。”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