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市值4500亿,曾让一批年轻人年入百万,这个“巨头”将退出中国市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市值4500亿,曾让一批年轻人年入百万,这个“巨头”将退出中国市场

最后一家在中国运营的美国互联网大公司也退出了。

文|天下网商 杨洁

编辑|吴羚玮

“2018年,我在豆瓣给我的房源信息写了备份,没想到,这未雨绸缪如今也有了一丝纪念的意味,一个共享的时代逐渐离开。”当了5年爱彼迎房东的Jean在社交平台上打下了一段文字。

让Jean感慨不已的,是民宿巨头爱彼迎退出中国大陆短租市场的消息。

5月24日,爱彼迎中国发了一份公告,宣布自2022年7月30日起,将暂停支持境内游房源、体验及相关预定。同时,将为房东和体验达人免除自2022年5月24日至2022年7月29日期间所有境内游订单的服务费。

与此同时,爱彼迎联合创始人、中国区主席柏思齐发出了一封公开信,信中提到:“2016年,我们开始了在中国的探索之路,面对疫情挑战,我们迁思回虑,做出这个艰难决定。”

入华不足7年的爱彼迎,是最后一家仍在中国运营的美国大型互联网企业。根据此前媒体报道,爱彼迎在全球有600万个房源,其中中国约有15万套房源,如今,这些房源将会在规定时间内全部下架。

这一消息引发众多网友的惋惜。

有着7年背包客经历的伊芮感慨,“遇到过很多好的房东,心愿单里还有很多民宿。”

曾经打造了独特的社区文化,集结了中国众多文青的爱彼迎,落寞退出。但它还是留下了一道口子:将聚焦出境游业务。据新消费日报,爱彼迎还将保留一支数百人规模的中国团队,用于支持出境游业务。

截止发稿前,爱彼迎(ABNB.US)股价盘中创上市以来新低,截至收盘大幅下跌6.21%,报106.24美元,市值685.9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576亿元。

有人曾靠当“二房东”年入百万

在爱彼迎“挥刀自断”之前,中国市场曾被寄予厚望。

数量庞大的年轻人、深度旅行爱好者、房源密集……对于一家共享短租巨头而言,这里是一座尚未完全开采的富矿。

2016年,提供在线民宿短期租赁服务的爱彼迎正式上线中国,当时它还没有中文名,依旧被叫做Airbnb。

当时的中国民宿市场,有途家、木鸟民宿、小猪短租等专做民宿的公司,以及携程、美团等大型互联网企业。

尽管在房源数量上,爱彼迎不及中国本土民宿平台,但靠着独特的社区文化和理念,它构建了与市面上玩家截然不同的核心社区模式——“旅行不是为了去睡懒觉,而是为了获得体验。”

房东和房客可以彻夜聊天,一起疯玩;房东可以参与线下活动,产生连接和共鸣。这样的社区文化和体验,吸引了大批气味相投的房东与房客,Jean是其中的一个。

大学期间,Jean曾频繁造访上海各大艺术中心,也得以接触到不少设计独特的民宿。“不想上班”的她意识到,在上海做民宿会是一门不错的事业。

尽管上海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旅游城市,但有特色的洋房建筑和新晋网红餐厅们吸引来一批年轻“散客”——他们想去的地方和跟团游客们不一样,希望在标准化的酒店之外,有更独特的居住体验。爱彼迎的社区文化也让她感受到,这并不只是一个预订民宿的平台,也是结识有趣人类、新鲜朋友的好途径。

从思南路上一套小小的“老公房”起步,Jean在两年间不断拿房、装修。2018年,得到朋友投资后,Jean的民宿生意走上了扩张之路。最高峰时,她曾在2年内拿下10个房源。

在爱彼迎上,她所经营的房源,无论淡旺季,每个月有85%以上的入住率。其中一套30平米的小房子,因为适宜拍照,每个月的成本利润率能到200%。

经营民宿这几年,Jean得到了最大化的自由,不用朝九晚五工作,很多房客,后来都变成了她的朋友。

和Jean同时期入局民宿生意的梅西(采访对象网名),目前在西安拥有30多套房源。

2017年,还是大一学生的梅西,利用空闲时间和同学一起包下十几间民宿,在爱彼迎上做起短租生意。房源位置分散在西安钟楼附近,这里是游客青睐的目的地之一。

在爱彼迎平台上,梅西的房源预订申请高达90%,在旺季更是预订全满。

“提起西安梅西,很多人就知道是谁了。”当了5年房东,梅西共接待了3700位客人,好评达到1797条。2020年,房东梅西的收入已经超过百万。

早期,这群房东有着共同点:年轻、对社交和互联网共享的概念有热情,也都处在散客旅游业发达的城市。

想入乡随俗的爱彼迎,“卷”不动了

2017年后,为了更好融入中国市场,爱彼迎和分管中国业务的高管为自己起了中文名、交棒中国本土负责人、扩大中国本土团队,并迎来了在中国的重要转折点。

根据爱彼迎发布的数据,2019年第一季度,爱彼迎中国业务增长3倍。这也是不少房东们的“高光一年”——房源扩张、客流量增大,在旺季,平台上多个房东的房源,提前两个月便被预定。

在这个基础上,爱彼迎想要全面提速,不止要做大境外游客入境游,同时要做大中国本土游客市场。

和大部分进入中国市场的外国品牌一样,爱彼迎也遭遇了挑战:一是本土化,二是行业竞争,三是社区文化的维系。

爱彼迎逐渐加入更多适合中国用户需求的交易方式、操作习惯、营销方式。但每一步都有困难。

以平台收取的服务费为例,爱彼迎之前会向房客收取房费13%的服务费,房东费率为0。但在中国地区,其主要竞争对手的服务费率一直是房客0,房东10%。为了在模式上“本土化”,爱彼迎将费率调整为房客0,房东10%。这一举动,曾在房东群体中引起争议。

其次,中国民宿市场竞争极为激烈,特别是途家、美团民宿背后,分别站着携程、美团两大巨头。这两家企业在中国酒旅行业渗透率较高,基础客群庞大,且OTA(在线旅行代理)渠道搭建已较为完善,留给爱彼迎的空间并不大。

包括Jean和梅西在内的房东,都曾不断接到各个平台的入驻邀请。为了增加渠道,除了在爱彼迎,他们的房源,也同时上架了美团民宿、途家、小猪短租等平台。

面对激烈竞争,爱彼迎不断调整,但市场空间依然被下压,曾经引以为傲的社区文化也被淡化。

在媒体专访中,爱彼迎中国技术负责人石言心曾表示,多元化、高凝聚力的爱彼迎社区就是独特的生态系统的基础。

但如此重视社区发展和投入的爱彼迎,活动少了,在某些城市,社区活动也没有继续落地。不少房东逐渐感知到,“爱彼迎好像没消息了”。

以上海市场为例,Jean发现,原来因理想、情怀、分享所聚起的房东群体,变了。当民宿成为一门生意,不少二房东丝毫不关注主客互动,而是抢房源,打价格战,平台上挂着精美的房源图片,在线下却是并不干净的洗手间。

“一开始是充满情怀地做这件事,但在后期,市场竞争以及劣币驱逐良币,导致我越做越疲惫。”Jean向《天下网商》表示。加之疫情影响,她收拢了业务,现在手上只剩两套租期还未到的房子。

疫情和中国本土公司的双重冲击下,爱彼迎的中国旅行业务近乎腰斩,营收也不断下滑。

据爱彼迎2022年Q1财报显示,一季度公司房屋预订总额172亿元,其中南美和北美地区增长最为强劲,而亚太地区则仍未回到疫情前水平。在全球营收当中,中国市场的营收也只占不到1%。

最终,爱彼迎选择收缩战线。

“寻找新出路”

“早上10点起床看到通知,人都懵了,群里炸锅了。”看到爱彼迎退出中国市场的消息,梅西告诉《天下网商》。

据爱彼迎内部人士透露,不仅仅是房东,连爱彼迎的员工,也是在今早被通知。

意外的是,在采访中,即使受到了影响,但无论是员工还是多个房东,对于爱彼迎都表示遗憾。

“在70多个城市房东的群中,大家没有去聊经营问题,而是互相激励,甚至聊到了要再建一个小爱彼迎。”梅西边说边向记者展示聊天记录。

惋惜和激励过后,房东们仍要寻找新的出路。

一位鼓浪屿的房东称,爱彼迎此举对民宿从业者,尤其是高度依赖其平台的房东是比较沉重的打击,这意味着其辛苦维护多年的用户数据从此归零。

“打击的确会有,这五年间,我们所积累的3700位客人,只能逐一引到其他平台。”2020年疫情后,和大多数民宿从业者不同,梅西并没有放慢扩张脚步。目前,他和合伙人手上的民宿数量达到30多家,长租短租结合。最近,更是在西安市中心拿下一栋独栋房源,试水高端民宿。

梅西所运营民宿的部分用户评价

收拾心情后,梅西和合伙人将房源逐一上架到美团民宿上,接下来的几天中,他们将会对接多个线上平台。

不少爱彼迎的房东都面临着切换平台、继续运营的压力。房东寻觅合适平台的同时,飞猪、携程、美团、抖音等公司也在出台相应举措。

就在爱彼迎宣布调整业务当天,对于其线上房东面临的服务过渡问题,飞猪民宿、小猪民宿推出房东专属绿色服务通道、房源同步发布、新房东入驻扶持计划等系列举措,帮助房东继续经营。

梅西介绍,虽然已经在其他平台上架了房源,但由于此前大部分客源来自爱彼迎,其他平台的星级评价、评论还要慢慢积累。

“生意还要继续。但那些追求美好共情感受的人们,可能已经散落四处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Airbnb

1.9k
  • 爱彼迎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46%
  • 爱彼迎第二财季收入2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8%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市值4500亿,曾让一批年轻人年入百万,这个“巨头”将退出中国市场

最后一家在中国运营的美国互联网大公司也退出了。

文|天下网商 杨洁

编辑|吴羚玮

“2018年,我在豆瓣给我的房源信息写了备份,没想到,这未雨绸缪如今也有了一丝纪念的意味,一个共享的时代逐渐离开。”当了5年爱彼迎房东的Jean在社交平台上打下了一段文字。

让Jean感慨不已的,是民宿巨头爱彼迎退出中国大陆短租市场的消息。

5月24日,爱彼迎中国发了一份公告,宣布自2022年7月30日起,将暂停支持境内游房源、体验及相关预定。同时,将为房东和体验达人免除自2022年5月24日至2022年7月29日期间所有境内游订单的服务费。

与此同时,爱彼迎联合创始人、中国区主席柏思齐发出了一封公开信,信中提到:“2016年,我们开始了在中国的探索之路,面对疫情挑战,我们迁思回虑,做出这个艰难决定。”

入华不足7年的爱彼迎,是最后一家仍在中国运营的美国大型互联网企业。根据此前媒体报道,爱彼迎在全球有600万个房源,其中中国约有15万套房源,如今,这些房源将会在规定时间内全部下架。

这一消息引发众多网友的惋惜。

有着7年背包客经历的伊芮感慨,“遇到过很多好的房东,心愿单里还有很多民宿。”

曾经打造了独特的社区文化,集结了中国众多文青的爱彼迎,落寞退出。但它还是留下了一道口子:将聚焦出境游业务。据新消费日报,爱彼迎还将保留一支数百人规模的中国团队,用于支持出境游业务。

截止发稿前,爱彼迎(ABNB.US)股价盘中创上市以来新低,截至收盘大幅下跌6.21%,报106.24美元,市值685.9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576亿元。

有人曾靠当“二房东”年入百万

在爱彼迎“挥刀自断”之前,中国市场曾被寄予厚望。

数量庞大的年轻人、深度旅行爱好者、房源密集……对于一家共享短租巨头而言,这里是一座尚未完全开采的富矿。

2016年,提供在线民宿短期租赁服务的爱彼迎正式上线中国,当时它还没有中文名,依旧被叫做Airbnb。

当时的中国民宿市场,有途家、木鸟民宿、小猪短租等专做民宿的公司,以及携程、美团等大型互联网企业。

尽管在房源数量上,爱彼迎不及中国本土民宿平台,但靠着独特的社区文化和理念,它构建了与市面上玩家截然不同的核心社区模式——“旅行不是为了去睡懒觉,而是为了获得体验。”

房东和房客可以彻夜聊天,一起疯玩;房东可以参与线下活动,产生连接和共鸣。这样的社区文化和体验,吸引了大批气味相投的房东与房客,Jean是其中的一个。

大学期间,Jean曾频繁造访上海各大艺术中心,也得以接触到不少设计独特的民宿。“不想上班”的她意识到,在上海做民宿会是一门不错的事业。

尽管上海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旅游城市,但有特色的洋房建筑和新晋网红餐厅们吸引来一批年轻“散客”——他们想去的地方和跟团游客们不一样,希望在标准化的酒店之外,有更独特的居住体验。爱彼迎的社区文化也让她感受到,这并不只是一个预订民宿的平台,也是结识有趣人类、新鲜朋友的好途径。

从思南路上一套小小的“老公房”起步,Jean在两年间不断拿房、装修。2018年,得到朋友投资后,Jean的民宿生意走上了扩张之路。最高峰时,她曾在2年内拿下10个房源。

在爱彼迎上,她所经营的房源,无论淡旺季,每个月有85%以上的入住率。其中一套30平米的小房子,因为适宜拍照,每个月的成本利润率能到200%。

经营民宿这几年,Jean得到了最大化的自由,不用朝九晚五工作,很多房客,后来都变成了她的朋友。

和Jean同时期入局民宿生意的梅西(采访对象网名),目前在西安拥有30多套房源。

2017年,还是大一学生的梅西,利用空闲时间和同学一起包下十几间民宿,在爱彼迎上做起短租生意。房源位置分散在西安钟楼附近,这里是游客青睐的目的地之一。

在爱彼迎平台上,梅西的房源预订申请高达90%,在旺季更是预订全满。

“提起西安梅西,很多人就知道是谁了。”当了5年房东,梅西共接待了3700位客人,好评达到1797条。2020年,房东梅西的收入已经超过百万。

早期,这群房东有着共同点:年轻、对社交和互联网共享的概念有热情,也都处在散客旅游业发达的城市。

想入乡随俗的爱彼迎,“卷”不动了

2017年后,为了更好融入中国市场,爱彼迎和分管中国业务的高管为自己起了中文名、交棒中国本土负责人、扩大中国本土团队,并迎来了在中国的重要转折点。

根据爱彼迎发布的数据,2019年第一季度,爱彼迎中国业务增长3倍。这也是不少房东们的“高光一年”——房源扩张、客流量增大,在旺季,平台上多个房东的房源,提前两个月便被预定。

在这个基础上,爱彼迎想要全面提速,不止要做大境外游客入境游,同时要做大中国本土游客市场。

和大部分进入中国市场的外国品牌一样,爱彼迎也遭遇了挑战:一是本土化,二是行业竞争,三是社区文化的维系。

爱彼迎逐渐加入更多适合中国用户需求的交易方式、操作习惯、营销方式。但每一步都有困难。

以平台收取的服务费为例,爱彼迎之前会向房客收取房费13%的服务费,房东费率为0。但在中国地区,其主要竞争对手的服务费率一直是房客0,房东10%。为了在模式上“本土化”,爱彼迎将费率调整为房客0,房东10%。这一举动,曾在房东群体中引起争议。

其次,中国民宿市场竞争极为激烈,特别是途家、美团民宿背后,分别站着携程、美团两大巨头。这两家企业在中国酒旅行业渗透率较高,基础客群庞大,且OTA(在线旅行代理)渠道搭建已较为完善,留给爱彼迎的空间并不大。

包括Jean和梅西在内的房东,都曾不断接到各个平台的入驻邀请。为了增加渠道,除了在爱彼迎,他们的房源,也同时上架了美团民宿、途家、小猪短租等平台。

面对激烈竞争,爱彼迎不断调整,但市场空间依然被下压,曾经引以为傲的社区文化也被淡化。

在媒体专访中,爱彼迎中国技术负责人石言心曾表示,多元化、高凝聚力的爱彼迎社区就是独特的生态系统的基础。

但如此重视社区发展和投入的爱彼迎,活动少了,在某些城市,社区活动也没有继续落地。不少房东逐渐感知到,“爱彼迎好像没消息了”。

以上海市场为例,Jean发现,原来因理想、情怀、分享所聚起的房东群体,变了。当民宿成为一门生意,不少二房东丝毫不关注主客互动,而是抢房源,打价格战,平台上挂着精美的房源图片,在线下却是并不干净的洗手间。

“一开始是充满情怀地做这件事,但在后期,市场竞争以及劣币驱逐良币,导致我越做越疲惫。”Jean向《天下网商》表示。加之疫情影响,她收拢了业务,现在手上只剩两套租期还未到的房子。

疫情和中国本土公司的双重冲击下,爱彼迎的中国旅行业务近乎腰斩,营收也不断下滑。

据爱彼迎2022年Q1财报显示,一季度公司房屋预订总额172亿元,其中南美和北美地区增长最为强劲,而亚太地区则仍未回到疫情前水平。在全球营收当中,中国市场的营收也只占不到1%。

最终,爱彼迎选择收缩战线。

“寻找新出路”

“早上10点起床看到通知,人都懵了,群里炸锅了。”看到爱彼迎退出中国市场的消息,梅西告诉《天下网商》。

据爱彼迎内部人士透露,不仅仅是房东,连爱彼迎的员工,也是在今早被通知。

意外的是,在采访中,即使受到了影响,但无论是员工还是多个房东,对于爱彼迎都表示遗憾。

“在70多个城市房东的群中,大家没有去聊经营问题,而是互相激励,甚至聊到了要再建一个小爱彼迎。”梅西边说边向记者展示聊天记录。

惋惜和激励过后,房东们仍要寻找新的出路。

一位鼓浪屿的房东称,爱彼迎此举对民宿从业者,尤其是高度依赖其平台的房东是比较沉重的打击,这意味着其辛苦维护多年的用户数据从此归零。

“打击的确会有,这五年间,我们所积累的3700位客人,只能逐一引到其他平台。”2020年疫情后,和大多数民宿从业者不同,梅西并没有放慢扩张脚步。目前,他和合伙人手上的民宿数量达到30多家,长租短租结合。最近,更是在西安市中心拿下一栋独栋房源,试水高端民宿。

梅西所运营民宿的部分用户评价

收拾心情后,梅西和合伙人将房源逐一上架到美团民宿上,接下来的几天中,他们将会对接多个线上平台。

不少爱彼迎的房东都面临着切换平台、继续运营的压力。房东寻觅合适平台的同时,飞猪、携程、美团、抖音等公司也在出台相应举措。

就在爱彼迎宣布调整业务当天,对于其线上房东面临的服务过渡问题,飞猪民宿、小猪民宿推出房东专属绿色服务通道、房源同步发布、新房东入驻扶持计划等系列举措,帮助房东继续经营。

梅西介绍,虽然已经在其他平台上架了房源,但由于此前大部分客源来自爱彼迎,其他平台的星级评价、评论还要慢慢积累。

“生意还要继续。但那些追求美好共情感受的人们,可能已经散落四处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