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茅台冰淇淋,丁雄军对本届年轻人的一场“阳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茅台冰淇淋,丁雄军对本届年轻人的一场“阳谋”?

茅台冰淇淋,是营销噱头吗?

文|酒周志

茅台跨界冰淇淋,并非简单的玩票,其或承载着丁雄军打破传统经销体系、完成品牌年轻化的一场“阳谋”。

本届年轻人的第一口茅台,或来自冰淇淋。

近两日,茅台联手蒙牛推出茅台冰淇淋,最低39元一份的定价,引来不少年轻人的跃跃欲试。

白酒跨界冰淇淋,并不罕见。此前,江小白和蒙牛、钟薛高和泸州老窖都做过类似跨界联名活动,但从市场反应看,大多是以营销为导向,并未实现市场化存留。

那么,茅台冰淇淋是否又是一场“玩票”?在多名参加发布会的业内专家看来,茅台冰淇淋或承载茅台多重战略意义,也是丁雄军的一场“阳谋”。

一方面,茅台借机重资产建设冰淇淋专卖店,或将在旧有经销商体系之外,再建新通路;另一方面,在白酒消费年轻化的趋势下,通过快时尚的冰淇淋,让更多年轻人“喝上”第一口茅台酒,有益于品牌活化、培育年轻消费群体。

不过,茅台冰淇淋专卖店作为新生事物,面临品牌利用、产品开发、店面管理、连锁加盟等系列工作,有别于传统白酒行业的操盘逻辑,茅台冰淇淋专卖店能否在全国铺开,仍有待市场观察。

第一口茅台酒,来自冰淇淋?

临近盛夏,各路冷饮厂商都在备战夏日雪糕、冰淇淋等冷冻饮品。然而,钟薛高、和路雪、哈根达斯这些昔日的流量品牌,今年却被茅台冰淇淋“跨界”抢占了风头。

茅台冰淇淋,是茅台集团与蒙牛集团两大国企联袂出品,可以说实现了品质和品牌的“双王炸”。

蒙牛方告诉酒周志,此次茅台冰淇淋还是以茅台为主导,蒙牛主要提供技术支撑。蒙牛提供的资料显示,茅台冰淇淋是通过微米专有技术,实现酒冰淇淋微观结构的稳定性,再将茅台酒和高端冰激凌按比例融合,实现了能在冰淇淋中享受酱香酒的味道。

“冰淇淋中,真的能品尝出淡淡的茅台酒味道,确实很不错。”参加了茅台冰淇淋发布会的白酒专家肖竹青告诉酒周志,茅台冰淇淋是茅台主动向年轻消费群体靠近的首次突破,打破了传统茅台产品稳重、商务的刻板印象,用更时尚、年轻的冰淇淋形式,吸引更多年轻人关注茅台,挖掘潜在消费群体。

“年轻人的第一口茅台酒,或来自冰淇淋。”互联网观察人士杨先生认为,茅台冰淇淋的价格最低仅为39元一份,价格与哈根达斯、钟薛高等品牌的价格相同,在年轻人消费能力范围之内。而其中茅台酒的味道,也能培养茅台风味的口感和记忆。

尽管茅台冰淇淋销售渠道尚未铺开,但在市场上已经形成热议。“这冰淇淋能在冰箱放几年?能越放越值钱吗?”“吃了算酒驾吗?”“能实现茅台冰淇淋自由吗?”……

各种调侃和段子的背后,反映了茅台冰淇淋的市场号召力,但也有消费者提出质疑,几十元一份的冰淇淋,还要开专卖店,能不能支撑起来运营成本?

能否成为长线生意?

市场对茅台酒营造冰淇淋噱头的质疑,并非无的放矢。白酒品牌跨界冰淇淋,并非新鲜事。例如,江小白和蒙牛最早也推出过多种口味的酒心冰淇淋;而网红品牌钟薛高和泸州老窖推出的“断片雪糕”,从市场反应来看,这些跨界联名营销导向大于产品导向,没有实现市场化存留。

那么,茅台冰淇淋能否打破此前的行业怪圈,实现长线生意的愿景?

从茅台的表现看,茅台跨界冰淇淋并非心血来潮。早在4月,茅台集团就注册了“MOUTAI ICE CREAM茅台冰淇淋”商标。在业内看来,茅台的品牌势能,几乎不用再寻找营销噱头,其出品冰淇淋应该有更深层次的考虑,至少不会是玩票性质。

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冰淇淋市场规模超1500亿元,尽管没有白酒市场体量大和利润空间高,但胜在还有增量空间,且是快时尚赛道,拥有更广泛的消费群体基础。

冷冻饮品业内人士邵女士向酒周志分析,近两年,以钟薛高为代表的冷冻饮品类新消费品牌层出不穷,是因为冰淇淋作为年轻、时尚的快消品业态,正在从单纯的消暑解渴,向社交分享、文化共鸣等方向转变。

这种对冰淇淋大众市场的消费升级,有一定市场却很难有品牌实现自驱力购买。

此前,钟薛高因“天价”雪糕引争议,而创始人林盛一句“它就是这个价格,你爱要不要。”更是让此事持续发酵。

邵女士认为,包括钟薛高在内,市场上的雪糕之所以越来越贵,主因并非原材料成本,而是为维持高端形象所付出的营销、设备、渠道等支出。换句话说,这些网红品牌的关注“流量”和客户“留量”成正相关,并非因为品牌力的持续吸引。

冷冻饮品新消费品牌的痛点,则是茅台冰淇淋的优势。“茅台是白酒奢侈品,当冰淇淋贴上茅台的标签,就有了奢侈品的属性,这也是其他品牌无法比拟的。”公关专家郭先生认为,茅台自带的传播话题,已经做好了市场营销开拓,加上蒙牛的品质把控、茅台冰淇淋的社交分享和情绪共鸣,大概率会形成持续的市场热度。

​丁雄军的“明修栈道”

“从茅台目前的战略来看,我认为茅台冰淇淋专卖店,可能是茅台一项重要的新业务,是茅台营销改革的一个重要的突破口。”同样参加了茅台冰淇淋发布会的白酒专家蔡学飞认为,相对于其他酒企和冰淇淋企业合作不同,茅台冰淇淋属于实体经营。第一家茅台冰淇淋专卖店,已经落户茅台大酒店。

在蔡学飞看来,这是茅台营销体制改革的一个突破口,通过茅台冰淇淋的连锁化运营,提高茅台在年轻群体中的渗透率,对未来酒类消费做品质和品牌培育。

酒周志了解到,有媒体透露:除了茅台专卖店外,消费者还可以在茅台最近推出的“i茅台”上下单,其他城市消费者也可以有机会尝到茅台冰淇淋。此外,未来茅台经销商也可以开加盟店。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2021年8月,47岁的丁雄军接棒茅台董事长一职。面对这位跨界而来的董事长,市场也抱有几分审视的态度。不过,丁雄军上任之后,i茅台APP的上线、出品茅台冰淇淋等手段,也让其革新版图不断显现。

一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认为,茅台的问题是“阳谋”,每个人都知道问题在哪里,但就是不敢轻易革新。“茅台革新,既有经营的压力,还有经销商的阻力,酒企和经销商也都在试探各自的底线。”该业内人士分析。

目前看,丁雄军的i茅台和茅台冰淇淋,都在拓宽多元的渠道,并用更低的门槛,来触达更广泛的消费者,降低对传统渠道的依赖性。

站在i茅台APP的角度,茅台酒企正在寻求与经销商的最大公约数。一方面,i茅台与经销店的利润产品错开竞争场景。面对消费者对茅台飞天的诉求,茅台拿出了折中方案,就是上线了100ml规格的飞天茅台,并通过提价的方式,尽量照顾经销商的情绪。

“500ml飞天对应的是商务场景,100ml规格则对应的是自饮场景。”上述业内人士认为,i茅台上线小规格飞天,在提货时可以精准的为授权经销网点引流,挤压了非授权茅台销售点的生存空间。

另一方面,茅台冰淇淋专卖店,目前放开给经销商加盟,未来也不排除放开个第三方的可能。正如蔡学飞所言,实体店经营看似只是一个简单的店面投资,其实涉及到产品开发、店面管理、连锁加盟等系列工作。未来茅台引进更专业的团队和合作方,经销商也无法苛责。

那么,茅台冰淇淋专卖店,只卖冰淇淋显然是大材小用,在冰淇淋门店展示销售茅台产品,也是顺势而为。

河南经销商张先生比喻,当年高铁筹建时争议不断,铁路部门先将高铁改名“客专”上报项目,再建时提高标准和时速,弄成既成事实,间接推动了高铁的发展进程——丁雄军的“明修栈道”,未来时机成熟时,会不会成为打破旧有经销商体系的“利剑”,也颇值得期待。

毕竟,“酒喝不炒”,一直是茅台革新的主旋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贵州茅台

5.9k
  • 茅台集团多元化探索: 茅台冰淇淋之后 下一站可能是健康养老
  • 贵州茅台连续第10日净买入,合计净买入61.52亿元

钟薛高

2.4k
  • 钟薛高注册资本增至约6.03亿元
  • 有品日报 | 山海潮玩/Taste Room获融资;泡泡玛特虚假宣传被罚;钟薛高股东均变更为香港公司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茅台冰淇淋,丁雄军对本届年轻人的一场“阳谋”?

茅台冰淇淋,是营销噱头吗?

文|酒周志

茅台跨界冰淇淋,并非简单的玩票,其或承载着丁雄军打破传统经销体系、完成品牌年轻化的一场“阳谋”。

本届年轻人的第一口茅台,或来自冰淇淋。

近两日,茅台联手蒙牛推出茅台冰淇淋,最低39元一份的定价,引来不少年轻人的跃跃欲试。

白酒跨界冰淇淋,并不罕见。此前,江小白和蒙牛、钟薛高和泸州老窖都做过类似跨界联名活动,但从市场反应看,大多是以营销为导向,并未实现市场化存留。

那么,茅台冰淇淋是否又是一场“玩票”?在多名参加发布会的业内专家看来,茅台冰淇淋或承载茅台多重战略意义,也是丁雄军的一场“阳谋”。

一方面,茅台借机重资产建设冰淇淋专卖店,或将在旧有经销商体系之外,再建新通路;另一方面,在白酒消费年轻化的趋势下,通过快时尚的冰淇淋,让更多年轻人“喝上”第一口茅台酒,有益于品牌活化、培育年轻消费群体。

不过,茅台冰淇淋专卖店作为新生事物,面临品牌利用、产品开发、店面管理、连锁加盟等系列工作,有别于传统白酒行业的操盘逻辑,茅台冰淇淋专卖店能否在全国铺开,仍有待市场观察。

第一口茅台酒,来自冰淇淋?

临近盛夏,各路冷饮厂商都在备战夏日雪糕、冰淇淋等冷冻饮品。然而,钟薛高、和路雪、哈根达斯这些昔日的流量品牌,今年却被茅台冰淇淋“跨界”抢占了风头。

茅台冰淇淋,是茅台集团与蒙牛集团两大国企联袂出品,可以说实现了品质和品牌的“双王炸”。

蒙牛方告诉酒周志,此次茅台冰淇淋还是以茅台为主导,蒙牛主要提供技术支撑。蒙牛提供的资料显示,茅台冰淇淋是通过微米专有技术,实现酒冰淇淋微观结构的稳定性,再将茅台酒和高端冰激凌按比例融合,实现了能在冰淇淋中享受酱香酒的味道。

“冰淇淋中,真的能品尝出淡淡的茅台酒味道,确实很不错。”参加了茅台冰淇淋发布会的白酒专家肖竹青告诉酒周志,茅台冰淇淋是茅台主动向年轻消费群体靠近的首次突破,打破了传统茅台产品稳重、商务的刻板印象,用更时尚、年轻的冰淇淋形式,吸引更多年轻人关注茅台,挖掘潜在消费群体。

“年轻人的第一口茅台酒,或来自冰淇淋。”互联网观察人士杨先生认为,茅台冰淇淋的价格最低仅为39元一份,价格与哈根达斯、钟薛高等品牌的价格相同,在年轻人消费能力范围之内。而其中茅台酒的味道,也能培养茅台风味的口感和记忆。

尽管茅台冰淇淋销售渠道尚未铺开,但在市场上已经形成热议。“这冰淇淋能在冰箱放几年?能越放越值钱吗?”“吃了算酒驾吗?”“能实现茅台冰淇淋自由吗?”……

各种调侃和段子的背后,反映了茅台冰淇淋的市场号召力,但也有消费者提出质疑,几十元一份的冰淇淋,还要开专卖店,能不能支撑起来运营成本?

能否成为长线生意?

市场对茅台酒营造冰淇淋噱头的质疑,并非无的放矢。白酒品牌跨界冰淇淋,并非新鲜事。例如,江小白和蒙牛最早也推出过多种口味的酒心冰淇淋;而网红品牌钟薛高和泸州老窖推出的“断片雪糕”,从市场反应来看,这些跨界联名营销导向大于产品导向,没有实现市场化存留。

那么,茅台冰淇淋能否打破此前的行业怪圈,实现长线生意的愿景?

从茅台的表现看,茅台跨界冰淇淋并非心血来潮。早在4月,茅台集团就注册了“MOUTAI ICE CREAM茅台冰淇淋”商标。在业内看来,茅台的品牌势能,几乎不用再寻找营销噱头,其出品冰淇淋应该有更深层次的考虑,至少不会是玩票性质。

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冰淇淋市场规模超1500亿元,尽管没有白酒市场体量大和利润空间高,但胜在还有增量空间,且是快时尚赛道,拥有更广泛的消费群体基础。

冷冻饮品业内人士邵女士向酒周志分析,近两年,以钟薛高为代表的冷冻饮品类新消费品牌层出不穷,是因为冰淇淋作为年轻、时尚的快消品业态,正在从单纯的消暑解渴,向社交分享、文化共鸣等方向转变。

这种对冰淇淋大众市场的消费升级,有一定市场却很难有品牌实现自驱力购买。

此前,钟薛高因“天价”雪糕引争议,而创始人林盛一句“它就是这个价格,你爱要不要。”更是让此事持续发酵。

邵女士认为,包括钟薛高在内,市场上的雪糕之所以越来越贵,主因并非原材料成本,而是为维持高端形象所付出的营销、设备、渠道等支出。换句话说,这些网红品牌的关注“流量”和客户“留量”成正相关,并非因为品牌力的持续吸引。

冷冻饮品新消费品牌的痛点,则是茅台冰淇淋的优势。“茅台是白酒奢侈品,当冰淇淋贴上茅台的标签,就有了奢侈品的属性,这也是其他品牌无法比拟的。”公关专家郭先生认为,茅台自带的传播话题,已经做好了市场营销开拓,加上蒙牛的品质把控、茅台冰淇淋的社交分享和情绪共鸣,大概率会形成持续的市场热度。

​丁雄军的“明修栈道”

“从茅台目前的战略来看,我认为茅台冰淇淋专卖店,可能是茅台一项重要的新业务,是茅台营销改革的一个重要的突破口。”同样参加了茅台冰淇淋发布会的白酒专家蔡学飞认为,相对于其他酒企和冰淇淋企业合作不同,茅台冰淇淋属于实体经营。第一家茅台冰淇淋专卖店,已经落户茅台大酒店。

在蔡学飞看来,这是茅台营销体制改革的一个突破口,通过茅台冰淇淋的连锁化运营,提高茅台在年轻群体中的渗透率,对未来酒类消费做品质和品牌培育。

酒周志了解到,有媒体透露:除了茅台专卖店外,消费者还可以在茅台最近推出的“i茅台”上下单,其他城市消费者也可以有机会尝到茅台冰淇淋。此外,未来茅台经销商也可以开加盟店。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2021年8月,47岁的丁雄军接棒茅台董事长一职。面对这位跨界而来的董事长,市场也抱有几分审视的态度。不过,丁雄军上任之后,i茅台APP的上线、出品茅台冰淇淋等手段,也让其革新版图不断显现。

一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认为,茅台的问题是“阳谋”,每个人都知道问题在哪里,但就是不敢轻易革新。“茅台革新,既有经营的压力,还有经销商的阻力,酒企和经销商也都在试探各自的底线。”该业内人士分析。

目前看,丁雄军的i茅台和茅台冰淇淋,都在拓宽多元的渠道,并用更低的门槛,来触达更广泛的消费者,降低对传统渠道的依赖性。

站在i茅台APP的角度,茅台酒企正在寻求与经销商的最大公约数。一方面,i茅台与经销店的利润产品错开竞争场景。面对消费者对茅台飞天的诉求,茅台拿出了折中方案,就是上线了100ml规格的飞天茅台,并通过提价的方式,尽量照顾经销商的情绪。

“500ml飞天对应的是商务场景,100ml规格则对应的是自饮场景。”上述业内人士认为,i茅台上线小规格飞天,在提货时可以精准的为授权经销网点引流,挤压了非授权茅台销售点的生存空间。

另一方面,茅台冰淇淋专卖店,目前放开给经销商加盟,未来也不排除放开个第三方的可能。正如蔡学飞所言,实体店经营看似只是一个简单的店面投资,其实涉及到产品开发、店面管理、连锁加盟等系列工作。未来茅台引进更专业的团队和合作方,经销商也无法苛责。

那么,茅台冰淇淋专卖店,只卖冰淇淋显然是大材小用,在冰淇淋门店展示销售茅台产品,也是顺势而为。

河南经销商张先生比喻,当年高铁筹建时争议不断,铁路部门先将高铁改名“客专”上报项目,再建时提高标准和时速,弄成既成事实,间接推动了高铁的发展进程——丁雄军的“明修栈道”,未来时机成熟时,会不会成为打破旧有经销商体系的“利剑”,也颇值得期待。

毕竟,“酒喝不炒”,一直是茅台革新的主旋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