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电厂丨关于苹果MR头显,已知的和未知的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电厂丨关于苹果MR头显,已知的和未知的

苹果对下一个十年的赌注

长期跟踪苹果的彭博社记者马克·古尔曼(Mark Gurman)最近又爆出了苹果VR/AR设备的最新消息。虽然关于苹果AR眼镜的传言已经流传了多年,各种相互矛盾的报道使得苹果真实的开发进度显得扑朔迷离,但按照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这款设备已经进入了后期开发阶段。

目前已知的信息包括:

  • 这是一款MR(混合现实)设备,结合了VR(虚拟现实)和AR(混合现实)的特性,代号N301
  • N301配备了M1系列芯片,两块8k屏幕以及14个摄像头
  • N301将会运行rOS(reality OS),一款专为MR设备设计的操作系统
  • 开发团队已经向董事会演示了这款设备,包括8名独立董事及CEO蒂姆·库克(Tim Cook)
  • 苹果计划在2022年年底或者2023年公开N301
  • 售价可能超过2000美元

 

技术路线选择:AR还是VR?

眼下N301看起来更像是修修补补之后、混杂了AR功能的古怪VR,一款妥协之后的产品。

根据The Information绘制的示意图来看,N301更接近VR设备的形态|图片来源:The Information

苹果一直是AR路线的坚定拥护者,自2016年以来,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就不下15次在公开场合表达过对AR的喜爱。与之相对的,“元宇宙”成了苹果的禁忌词。根据古尔曼的说法,谈论“元宇宙”一词在苹果内部是不允许的。而元宇宙,正是VR所描绘的最宏伟的目标。《时代周刊》在2021年9月对库克的采访印证了Gurman的说法,库克表示:“元宇宙和AR显然是两个不同的词语,我就不说这些流行词了,我们只会称之为AR。”

这让N301这款明显带着VR痕迹的产品,看起来尤其古怪。

在库克看来,AR是比VR想象空间大得多的技术。在2016年10月的犹他科技之旅中,他说道:“(AR)就像一日三餐一样,它将成为你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很多人生活在我们的智能手机上,iPhone 对每个人都非常重要,所以增强现实将变得非常大。”

显然,在苹果对AR的期望是一部加强版的iPhone,是取代手机的下一代移动计算平台。

至于VR,库克认为VR不会像AR的市场那么大:“我不是说它不重要,它很重要。从教育的角度来看,我对虚拟现实感到兴奋,我认为它对教育来说非常重要,我认为它对游戏来说也非常重要。但我无法想象当你和我坐在一起的时候,这里的每个人都在使用封闭的虚拟现实。但是我可以想象在座的每一个人现在都在体验增强现实。”

苹果的第一个 AR 专利,是 2009 年为 iPod Nano 设计的「头戴显示屏幕」,能够将图像投影到设备的玻璃显示屏上|图片来源:patentlyapple

VR设备抢夺的,其实是游戏主机的市场。VR史上最畅销的设备来自于Meta的Oculus Quest 2,主打游戏和娱乐体验。咨询公司IDC数据显示,它占到了2021年全年AR/VR设备销量的78%。根据投资公司a16z的合伙人、Oculus的前员工杰克·索斯洛(Jack Soslow)展示的一张表格显示,Quest2在当年超过了XBOX的销量。

2017-2021年各品牌游戏主机销量|图片来源:Jack Soslow

在2016年的犹他科技之旅上,库克还提到,AR还有一些技术问题需要解决。放到今天来看,这可能也是苹果的AR设备迟迟未能面世的原因。

著名的苹果分析师郭明錤曾在2020年5月表示过,苹果的首款AR/VR设备最早也要到2022年才会上市。此前他还声称,该设备将在2019年底进入大规模生产,并可能在2020年初上市。眼下,最新的预测时间又改到了2022年底。

从技术角度来说,AR确实比VR更困难。因为AR定位于在现实场景中增加虚拟画面,应用场景是全天候的佩戴。这意味着AR眼镜必须是轻量化的设计,同时要尽可能缩小显示单元,否则就会遮挡视线。此外,因为现实世界有非常多的不确定性,虚拟和现实间的交互需要非常强大的实时计算能力。如何在有限的体积内,把握算力和能耗之间的平衡,这对工程上的设计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而VR则是一个完全与现实隔绝的虚拟世界,应用场景也在一个相对固定的空间内,完全可控,对便携性的要求没有那么高,相应也就缓解了算力和能耗的问题。

也许是开发AR设备受阻,根据美国科技媒体The Infomation透露,在项目早期,苹果AR/VR项目的负责人麦克·洛克威尔(Mike Rockwell)曾经提出过开发一款VR头显。

但这一想法很快遭到了时任苹果设计总监乔纳森·艾维(Jonathan Ive)团队的反对。艾维团队认为,VR将用户与外界隔绝,并与他人疏远,给用户的感觉并不舒适,并且缺乏实际应用价值。还有知情人士表示,苹果的设计师不相信消费者愿意长时间佩戴VR头显。

于是洛克威尔提出了一个折衷方案,在VR头显前方添加摄像头,让佩戴者可以实时看到周围环境。但最终说服苹果工业设计师们的是一个“外向屏幕”的概念。这个屏幕可以让其他人看到使用者的面部表情,也就解决了苹果上上下下对VR引发的社交疏离的担忧。

除了艾维,“挑战”洛克威尔的大人物还有库克。据The Information报道,有五位知情人士透露,库克并没有非常积极地推进这个项目,一个例子就是库克很少到访洛克威尔团队的办公室。这导致N301的开发进程受阻,很难和iPhone、mac团队团队竞争资源。毕竟iPhone和Mac的营收加起来超过了苹果总营收的50%,而N301还是个需要持续烧钱的业务。

艾维(左)和库克(右)在2018年苹果大会上|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尽管目前来说,N301的完成度已经非常高,洛克威尔团队依旧还得面临那个AR/VR永远的难题——算力和功耗间的平衡。按照郭明錤披露的信息来看,N301将搭载M1系列芯片,电源适配器功率为96瓦,与搭载M1 Pro和M1 Max的MacBook Pro功率相当。

越强的芯片带来的是越多的发热量。据彭博社报道,N301计划在6月份的WWDC(全球开发者大会)上推出,但是与内容和过热相关问题可能会让这款设备再次延期。

值得注意的是,苹果并没有把宝都压在了MR头显上,它还在研发一款更加轻便、也更符合库克预期的AR眼镜,代号N421。受限于开发难度,这款设备预计会在2030年前发布。

 

N301的麻烦,也是苹果的麻烦

苹果不是激进推动新技术的公司,它向来习惯于收购现成的技术,把用户体验做到最好,然后用最精巧的工艺和营销技巧碾压竞争对手。初代iPhone的多点触控、iPhone 4S开始搭载的Siri,其技术其实都来自于收购而非自研。

近年来,苹果收购了10多家与VR/AR技术相关的公司,包括AR镜头公司Akonia Holograph-ics、3D动画公司iKinema、AR公司NextAR等。

尽管苹果布局AR/VR非常早,但一再的延期实质上过度调高了外界的预期。当下的VR/AR市场,其实还没有一个完全把用户体验做到足够好的公司。仅从重量上来说,VR领域市占率第一的Oculus Quest 2重约503克,而第二Valve Index更是重达809克,都难以保持长时间的佩戴。

作为一个被苹果教徒推上神坛的公司,苹果精心打造了自己的形象,但一再推迟的发布可能让它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要么发布不够理想的产品,要么花上更多的时间和预算,一条道走到黑。

苹果不缺钱,但它未必等得起时间。

15年前苹果推出初代iPhone,就此开创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时至今天,手机这种形态的潜力几乎已经被开发殆尽。这并不是说手机不够好,相反,它已经足够好了。

VR/AR设备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它可能是取代手机的下一代移动计算平台。对Meta这样的公司来说,更可能是通向元宇宙的钥匙。

苹果垄断了上一个时代,所以对其它受制于它的大公司而言,眼下是时代赋予的机会。这其中包括错失移动时代的微软、安卓阵营的谷歌(就在本月上旬的谷歌I/O上,谷歌演示了一款AR眼镜),以及受制于苹果隐私政策的Meta。

2017年,库克在接受英国媒体Indenpendent采访时曾说过:“AR是一个像智能手机一样伟大的想法。”对于其它公司来说,也是如此。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苹果

6.6k
  • 苹果前高级律师承认涉内幕交易
  • 苹果应用在韩国开放第三方支付,但仍将抽佣26%

蒂姆·库克

  • 苹果最强新品季剧透:数十款新品,从MR头显到iPhone 14都在这了
  • 苹果不差钱,但做内容“没底气”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电厂丨关于苹果MR头显,已知的和未知的

苹果对下一个十年的赌注

长期跟踪苹果的彭博社记者马克·古尔曼(Mark Gurman)最近又爆出了苹果VR/AR设备的最新消息。虽然关于苹果AR眼镜的传言已经流传了多年,各种相互矛盾的报道使得苹果真实的开发进度显得扑朔迷离,但按照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这款设备已经进入了后期开发阶段。

目前已知的信息包括:

  • 这是一款MR(混合现实)设备,结合了VR(虚拟现实)和AR(混合现实)的特性,代号N301
  • N301配备了M1系列芯片,两块8k屏幕以及14个摄像头
  • N301将会运行rOS(reality OS),一款专为MR设备设计的操作系统
  • 开发团队已经向董事会演示了这款设备,包括8名独立董事及CEO蒂姆·库克(Tim Cook)
  • 苹果计划在2022年年底或者2023年公开N301
  • 售价可能超过2000美元

 

技术路线选择:AR还是VR?

眼下N301看起来更像是修修补补之后、混杂了AR功能的古怪VR,一款妥协之后的产品。

根据The Information绘制的示意图来看,N301更接近VR设备的形态|图片来源:The Information

苹果一直是AR路线的坚定拥护者,自2016年以来,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就不下15次在公开场合表达过对AR的喜爱。与之相对的,“元宇宙”成了苹果的禁忌词。根据古尔曼的说法,谈论“元宇宙”一词在苹果内部是不允许的。而元宇宙,正是VR所描绘的最宏伟的目标。《时代周刊》在2021年9月对库克的采访印证了Gurman的说法,库克表示:“元宇宙和AR显然是两个不同的词语,我就不说这些流行词了,我们只会称之为AR。”

这让N301这款明显带着VR痕迹的产品,看起来尤其古怪。

在库克看来,AR是比VR想象空间大得多的技术。在2016年10月的犹他科技之旅中,他说道:“(AR)就像一日三餐一样,它将成为你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很多人生活在我们的智能手机上,iPhone 对每个人都非常重要,所以增强现实将变得非常大。”

显然,在苹果对AR的期望是一部加强版的iPhone,是取代手机的下一代移动计算平台。

至于VR,库克认为VR不会像AR的市场那么大:“我不是说它不重要,它很重要。从教育的角度来看,我对虚拟现实感到兴奋,我认为它对教育来说非常重要,我认为它对游戏来说也非常重要。但我无法想象当你和我坐在一起的时候,这里的每个人都在使用封闭的虚拟现实。但是我可以想象在座的每一个人现在都在体验增强现实。”

苹果的第一个 AR 专利,是 2009 年为 iPod Nano 设计的「头戴显示屏幕」,能够将图像投影到设备的玻璃显示屏上|图片来源:patentlyapple

VR设备抢夺的,其实是游戏主机的市场。VR史上最畅销的设备来自于Meta的Oculus Quest 2,主打游戏和娱乐体验。咨询公司IDC数据显示,它占到了2021年全年AR/VR设备销量的78%。根据投资公司a16z的合伙人、Oculus的前员工杰克·索斯洛(Jack Soslow)展示的一张表格显示,Quest2在当年超过了XBOX的销量。

2017-2021年各品牌游戏主机销量|图片来源:Jack Soslow

在2016年的犹他科技之旅上,库克还提到,AR还有一些技术问题需要解决。放到今天来看,这可能也是苹果的AR设备迟迟未能面世的原因。

著名的苹果分析师郭明錤曾在2020年5月表示过,苹果的首款AR/VR设备最早也要到2022年才会上市。此前他还声称,该设备将在2019年底进入大规模生产,并可能在2020年初上市。眼下,最新的预测时间又改到了2022年底。

从技术角度来说,AR确实比VR更困难。因为AR定位于在现实场景中增加虚拟画面,应用场景是全天候的佩戴。这意味着AR眼镜必须是轻量化的设计,同时要尽可能缩小显示单元,否则就会遮挡视线。此外,因为现实世界有非常多的不确定性,虚拟和现实间的交互需要非常强大的实时计算能力。如何在有限的体积内,把握算力和能耗之间的平衡,这对工程上的设计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而VR则是一个完全与现实隔绝的虚拟世界,应用场景也在一个相对固定的空间内,完全可控,对便携性的要求没有那么高,相应也就缓解了算力和能耗的问题。

也许是开发AR设备受阻,根据美国科技媒体The Infomation透露,在项目早期,苹果AR/VR项目的负责人麦克·洛克威尔(Mike Rockwell)曾经提出过开发一款VR头显。

但这一想法很快遭到了时任苹果设计总监乔纳森·艾维(Jonathan Ive)团队的反对。艾维团队认为,VR将用户与外界隔绝,并与他人疏远,给用户的感觉并不舒适,并且缺乏实际应用价值。还有知情人士表示,苹果的设计师不相信消费者愿意长时间佩戴VR头显。

于是洛克威尔提出了一个折衷方案,在VR头显前方添加摄像头,让佩戴者可以实时看到周围环境。但最终说服苹果工业设计师们的是一个“外向屏幕”的概念。这个屏幕可以让其他人看到使用者的面部表情,也就解决了苹果上上下下对VR引发的社交疏离的担忧。

除了艾维,“挑战”洛克威尔的大人物还有库克。据The Information报道,有五位知情人士透露,库克并没有非常积极地推进这个项目,一个例子就是库克很少到访洛克威尔团队的办公室。这导致N301的开发进程受阻,很难和iPhone、mac团队团队竞争资源。毕竟iPhone和Mac的营收加起来超过了苹果总营收的50%,而N301还是个需要持续烧钱的业务。

艾维(左)和库克(右)在2018年苹果大会上|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尽管目前来说,N301的完成度已经非常高,洛克威尔团队依旧还得面临那个AR/VR永远的难题——算力和功耗间的平衡。按照郭明錤披露的信息来看,N301将搭载M1系列芯片,电源适配器功率为96瓦,与搭载M1 Pro和M1 Max的MacBook Pro功率相当。

越强的芯片带来的是越多的发热量。据彭博社报道,N301计划在6月份的WWDC(全球开发者大会)上推出,但是与内容和过热相关问题可能会让这款设备再次延期。

值得注意的是,苹果并没有把宝都压在了MR头显上,它还在研发一款更加轻便、也更符合库克预期的AR眼镜,代号N421。受限于开发难度,这款设备预计会在2030年前发布。

 

N301的麻烦,也是苹果的麻烦

苹果不是激进推动新技术的公司,它向来习惯于收购现成的技术,把用户体验做到最好,然后用最精巧的工艺和营销技巧碾压竞争对手。初代iPhone的多点触控、iPhone 4S开始搭载的Siri,其技术其实都来自于收购而非自研。

近年来,苹果收购了10多家与VR/AR技术相关的公司,包括AR镜头公司Akonia Holograph-ics、3D动画公司iKinema、AR公司NextAR等。

尽管苹果布局AR/VR非常早,但一再的延期实质上过度调高了外界的预期。当下的VR/AR市场,其实还没有一个完全把用户体验做到足够好的公司。仅从重量上来说,VR领域市占率第一的Oculus Quest 2重约503克,而第二Valve Index更是重达809克,都难以保持长时间的佩戴。

作为一个被苹果教徒推上神坛的公司,苹果精心打造了自己的形象,但一再推迟的发布可能让它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要么发布不够理想的产品,要么花上更多的时间和预算,一条道走到黑。

苹果不缺钱,但它未必等得起时间。

15年前苹果推出初代iPhone,就此开创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时至今天,手机这种形态的潜力几乎已经被开发殆尽。这并不是说手机不够好,相反,它已经足够好了。

VR/AR设备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它可能是取代手机的下一代移动计算平台。对Meta这样的公司来说,更可能是通向元宇宙的钥匙。

苹果垄断了上一个时代,所以对其它受制于它的大公司而言,眼下是时代赋予的机会。这其中包括错失移动时代的微软、安卓阵营的谷歌(就在本月上旬的谷歌I/O上,谷歌演示了一款AR眼镜),以及受制于苹果隐私政策的Meta。

2017年,库克在接受英国媒体Indenpendent采访时曾说过:“AR是一个像智能手机一样伟大的想法。”对于其它公司来说,也是如此。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