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资本围猎接近尾声,国内RPA创企如何在红海中突围?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资本围猎接近尾声,国内RPA创企如何在红海中突围?

国内资本已悄然完成对RPA赛道的合猎,一些简单场景下的低垂果实几近摘完,大浪淘沙即将开启。

图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李京亚

RPA(机器人流程自动化)赛道蹿红于2019年,两起标志性事件分别是英国RPA标杆Blue Prism上市,以及美国RPA灯塔UiPath投后估值达到70亿美元。

资本助推之下,国内RPA初创企业也开始崭露头角,特别在2019年,众多企业都讲起了RPA+AI的故事,但只有少数真正具备RPA+AI的能力。业内有评论称,RPA其实是当年AI泡沫的接盘侠。

此后,伴随RPA在国内逐渐普及,投资人把这个赛道从上到下翻了一遍,淘出了金子沙子,也催生了泡沫。2021年,UiPath成功登陆纽交所,掀起了国内RPA赛道的融资热潮,部分RPA企业的估值被人为抬升,与其能力并不匹配。

根据IDC预计,2023年全球RPA市场规模将达到39.04亿美元,中国将达到10.18亿美元,整体呈上升态势。

在此背景下,国内资本悄然完成了对RPA赛道的合猎,尽管行业天花板不低,但一些简单场景下的低垂果实几近摘完,大浪淘沙即将开启。

金融行业成兵家必争之地

RPA的概念由Blue Prism公司率先提出。2001年,该公司由苏格兰皇家银行两位IT工程师创立。两人围绕金融机构的架构,研发了一套成熟度很高的RPA产品,可解决大量金融机构实际运营中遇到的问题。2003年其推出了第一款商业产品Automate,三年后在英国伦敦IPO,成为了企业级RPA的旗帜。

做金融行业运维起家的金智维成长路径与Blue Prism十分相似。36氪曾报道,金智维核心团队从2009年开始在证券交易所进行报盘机自动化管理研究,当时国内RPA的概念尚未流行。

Blue Prism是靠大型企业的项目生存,背靠金证集团的金智维也具备同样的优势,目前已服务于工行、建行、中国银行、交行、邮储5家银行,头部效应明显。

去年7月,金智维完成超过2亿元B轮融资,高瓴创投领投,原A轮领投方启明创投跟投。当前,金智维有近300家金融行业客户,在多个金融细分领域市场占有率均排名第一,去年营收过亿元。

金融行业拥有很高的天花板一方面,金融行业尤其是银行业是目前RPA产品渗透率最高的地带,可达5%-10%;另据IDC预测,截至2023年,国内80%的金融机构将应用智能自动化解决方案。

金融行业之所以能成为原生RPA企业的理想试验田,是由于RPA通常以软件形式安装于个人计算机、大型服务器或云端,适合于金融业态诸多大体量、可重复、强规则及流程稳定的场景。

另一国内RPA厂商弘玑也选择在金融领域深耕。弘玑去年以1.5亿美元C轮融资创下行业单笔融资额纪录,目前估值超40亿元。这家公司2019年才完成A轮融资,走的是金智维原厂交付路线,即为行业用户提供集成解决方案,一并输出软件与服务。

弘玑的业务范围较金智维略有扩展,主要围绕电力系统和金融体系的传统RPA领域。在券商和大型银行客户端,弘玑与其他几家RPA产品年收入超1.2亿元的核心供应商——达观数据、金智维、来也科技、UiPath、云扩科技等正在抢食蛋糕,从侧面佐证了金融赛道是RPA厂商的兵家必争之地。

业内有评价认为,弘玑的技术能力比金智维略强,但一位RPA领域从业者告诉界面新闻,弘玑这种以SaaS交付的模式十分辛苦,且利润空间不大,其合作伙伴生态型偏少,以商机型为主,后续这种资源有边界的商业模式可能需要调整。

金智维也面临着推广瓶颈。与模仿对象Blue Prism一样,金智维的特色是原生项目交付,这意味着其软件要想在金融企业里做相应部署,必须要原厂的人来提供相应服务,渠道合作伙伴无法通过其软件开发出相应流程。

即使只在金融领域,金智维在技术与服务两端的经验都不具备太大可复制性。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金智维软件的产品化程度较低,本质上更像一个咨询服务公司而非软件公司。

在SaaS领域,产品化程度低意味着商业模式效率低。同时,对金融行业的全盘覆盖导致金智维与其他行业适配度低。

金智维CEO廖万里此前就表示,目前RPA市场竞争非常激烈,此后会有大浪淘沙的过程,只有具备核心技术、产品化能力的企业才能生存下来。

行业新秀影刀RPA则与金智维、弘玑相背而行,走易用的工具型RPA路线。

成立于2019年的影刀RPA最初只聚焦于电商赛道,高举“做工具”标签,其产品技术门槛不高,目前拥有400多个电商场景的SaaS产品。官网显示,影刀现在专注于开放及共筑电商自动化应用生态。

影刀用两年时间完成了2亿美金融资,估值达到了26亿元人民币。据了解,找上影刀的投资机构头部居多,领投C轮的是高盛,领投B轮的是交叉基金标杆Coatue Management,后者也是Uipath的投资方。

选择深入特定细分赛道跟影刀的背景有关,影刀创始人金礼剑在阿里云做流程智能化出身,曾担任阿里巴巴RPA负责人。

去年唯一一家在天使轮获得融资的RPA厂商未斯科技,与影刀有同样的基因。未斯科技同样成立于2019年,其创始人贺军华花名古列,是阿里巴巴码栈(阿里云RPA前身)产品创始人。这家RPA厂商也专注于跨境电商,去年年底完成的天使轮中字节跳动也低调参投。业内有观点认为,未斯科技会迅速成长为影刀的竞品。

小而美并不意味着缺少竞争对手。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来也科技发布的免费社区版在电商场景的能力已跟影刀形成对打。

有分析指出,从营销角度而言,RPA厂商发布社区版是在企业版引流。但一位头部RPA厂商的CTO告诉界面新闻,如果遇到商业场景相对复杂的大型用户,他们不会随便使用RPA软件的免费版本,会更倾向定制的付费版本,包括海外来的用户MNC(跨国公司),国内较大的行业用户,以及上市的SOE和POE。

在红海中抢食

不管做工具还是深耕金融领域,国内RPA厂商都需要面对入华5年之久的巨头UiPath

市值200亿美元的UiPath国内客户更为头部,在金融行业保持着较高渗透率,像兴业银行、东风日产、长城汽车、库卡、联想集团、顺丰等都是其客户。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资本围猎接近尾声,国内RPA创企如何在红海中突围?

国内资本已悄然完成对RPA赛道的合猎,一些简单场景下的低垂果实几近摘完,大浪淘沙即将开启。

图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李京亚

RPA(机器人流程自动化)赛道蹿红于2019年,两起标志性事件分别是英国RPA标杆Blue Prism上市,以及美国RPA灯塔UiPath投后估值达到70亿美元。

资本助推之下,国内RPA初创企业也开始崭露头角,特别在2019年,众多企业都讲起了RPA+AI的故事,但只有少数真正具备RPA+AI的能力。业内有评论称,RPA其实是当年AI泡沫的接盘侠。

此后,伴随RPA在国内逐渐普及,投资人把这个赛道从上到下翻了一遍,淘出了金子沙子,也催生了泡沫。2021年,UiPath成功登陆纽交所,掀起了国内RPA赛道的融资热潮,部分RPA企业的估值被人为抬升,与其能力并不匹配。

根据IDC预计,2023年全球RPA市场规模将达到39.04亿美元,中国将达到10.18亿美元,整体呈上升态势。

在此背景下,国内资本悄然完成了对RPA赛道的合猎,尽管行业天花板不低,但一些简单场景下的低垂果实几近摘完,大浪淘沙即将开启。

金融行业成兵家必争之地

RPA的概念由Blue Prism公司率先提出。2001年,该公司由苏格兰皇家银行两位IT工程师创立。两人围绕金融机构的架构,研发了一套成熟度很高的RPA产品,可解决大量金融机构实际运营中遇到的问题。2003年其推出了第一款商业产品Automate,三年后在英国伦敦IPO,成为了企业级RPA的旗帜。

做金融行业运维起家的金智维成长路径与Blue Prism十分相似。36氪曾报道,金智维核心团队从2009年开始在证券交易所进行报盘机自动化管理研究,当时国内RPA的概念尚未流行。

Blue Prism是靠大型企业的项目生存,背靠金证集团的金智维也具备同样的优势,目前已服务于工行、建行、中国银行、交行、邮储5家银行,头部效应明显。

去年7月,金智维完成超过2亿元B轮融资,高瓴创投领投,原A轮领投方启明创投跟投。当前,金智维有近300家金融行业客户,在多个金融细分领域市场占有率均排名第一,去年营收过亿元。

金融行业拥有很高的天花板一方面,金融行业尤其是银行业是目前RPA产品渗透率最高的地带,可达5%-10%;另据IDC预测,截至2023年,国内80%的金融机构将应用智能自动化解决方案。

金融行业之所以能成为原生RPA企业的理想试验田,是由于RPA通常以软件形式安装于个人计算机、大型服务器或云端,适合于金融业态诸多大体量、可重复、强规则及流程稳定的场景。

另一国内RPA厂商弘玑也选择在金融领域深耕。弘玑去年以1.5亿美元C轮融资创下行业单笔融资额纪录,目前估值超40亿元。这家公司2019年才完成A轮融资,走的是金智维原厂交付路线,即为行业用户提供集成解决方案,一并输出软件与服务。

弘玑的业务范围较金智维略有扩展,主要围绕电力系统和金融体系的传统RPA领域。在券商和大型银行客户端,弘玑与其他几家RPA产品年收入超1.2亿元的核心供应商——达观数据、金智维、来也科技、UiPath、云扩科技等正在抢食蛋糕,从侧面佐证了金融赛道是RPA厂商的兵家必争之地。

业内有评价认为,弘玑的技术能力比金智维略强,但一位RPA领域从业者告诉界面新闻,弘玑这种以SaaS交付的模式十分辛苦,且利润空间不大,其合作伙伴生态型偏少,以商机型为主,后续这种资源有边界的商业模式可能需要调整。

金智维也面临着推广瓶颈。与模仿对象Blue Prism一样,金智维的特色是原生项目交付,这意味着其软件要想在金融企业里做相应部署,必须要原厂的人来提供相应服务,渠道合作伙伴无法通过其软件开发出相应流程。

即使只在金融领域,金智维在技术与服务两端的经验都不具备太大可复制性。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金智维软件的产品化程度较低,本质上更像一个咨询服务公司而非软件公司。

在SaaS领域,产品化程度低意味着商业模式效率低。同时,对金融行业的全盘覆盖导致金智维与其他行业适配度低。

金智维CEO廖万里此前就表示,目前RPA市场竞争非常激烈,此后会有大浪淘沙的过程,只有具备核心技术、产品化能力的企业才能生存下来。

行业新秀影刀RPA则与金智维、弘玑相背而行,走易用的工具型RPA路线。

成立于2019年的影刀RPA最初只聚焦于电商赛道,高举“做工具”标签,其产品技术门槛不高,目前拥有400多个电商场景的SaaS产品。官网显示,影刀现在专注于开放及共筑电商自动化应用生态。

影刀用两年时间完成了2亿美金融资,估值达到了26亿元人民币。据了解,找上影刀的投资机构头部居多,领投C轮的是高盛,领投B轮的是交叉基金标杆Coatue Management,后者也是Uipath的投资方。

选择深入特定细分赛道跟影刀的背景有关,影刀创始人金礼剑在阿里云做流程智能化出身,曾担任阿里巴巴RPA负责人。

去年唯一一家在天使轮获得融资的RPA厂商未斯科技,与影刀有同样的基因。未斯科技同样成立于2019年,其创始人贺军华花名古列,是阿里巴巴码栈(阿里云RPA前身)产品创始人。这家RPA厂商也专注于跨境电商,去年年底完成的天使轮中字节跳动也低调参投。业内有观点认为,未斯科技会迅速成长为影刀的竞品。

小而美并不意味着缺少竞争对手。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来也科技发布的免费社区版在电商场景的能力已跟影刀形成对打。

有分析指出,从营销角度而言,RPA厂商发布社区版是在企业版引流。但一位头部RPA厂商的CTO告诉界面新闻,如果遇到商业场景相对复杂的大型用户,他们不会随便使用RPA软件的免费版本,会更倾向定制的付费版本,包括海外来的用户MNC(跨国公司),国内较大的行业用户,以及上市的SOE和POE。

在红海中抢食

不管做工具还是深耕金融领域,国内RPA厂商都需要面对入华5年之久的巨头UiPath

市值200亿美元的UiPath国内客户更为头部,在金融行业保持着较高渗透率,像兴业银行、东风日产、长城汽车、库卡、联想集团、顺丰等都是其客户。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