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牧原股份2万字自证清白:无流动性风险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牧原股份2万字自证清白:无流动性风险

为何对“猪茅”质疑总是挥之不去?

图片来源:Pexels-Matthias Zomer

文|斑马消费 沈庹

“公司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十多天前,交易所就“猪王”牧原股份的2021年报,发出了灵魂拷问。

昨日,公司洋洋洒洒2万余字自证清白,确认资金充足,流动性无忧。

但是,“猪王”如何彻底解决外界对公司财务状况挥之不去的质疑,仍是一个深刻的命题。

无流动性风险?

5月18日,深交所对牧原股份(002714.SZ)下发的年报问询函中,最尖锐的当属要求公司明确回复,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

2021年,全国生猪产能基本恢复,市场供应明显回升,生猪价格呈回落态势。牧原股份全年出栏生猪超过4000万头,预计今年的出栏量将达到5000万-5600万头。截至5月6日,全国22个主要省市生猪均价为14.99元/千克,仍处于低位。

2021年末,牧原股份持有货币资金121.98 亿元,同比减少16.42%,其中受限资金余额37.90 亿元,同比增加453.64%;有息负债合计余额为525.90 亿元,同比增加67.94%;资产负债率为61.30%,同比增加15.21个百分点;EBITDA全部债务比、利息保障倍数、现金利息保障倍数和EBITDA利息保障倍数等偿债指标,下降幅度均超过70%。

去年12月,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分析认为,虽然生猪价格出现阶段性回升,但预计2022年生猪供应仍较为充足,短期内反弹幅度有限。供需关系导致牧原股份从Q3开始出现经营亏损,若猪价持续低位震荡,公司短期盈利能力难大幅改善。与此同时,公司最近两年投资规模较大,债务持续攀升,面临一定资金压力。

基于以上各种因素,中诚信国际决定对牧原股份的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牧原股份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承认,生猪市场价格的波动是全行业所面对的不可控制的客观风险。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公司一年内到期的长短债合计近290亿元,同期货币资金余额难以覆盖。但是,公司表示,其生猪销售业务采用“钱货两清”的销售结算模式,具有良好的经营现金流创造能力。且公司尚有222亿元银行授信未使用。另外,正在申请定增募资50-6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前不久,公司年度股东大会已通过议案,在3年有效期内,向控股股东申请不超过100亿元借款。

牧原股份认为,公司整体流动性风险可控。

关联交易省钱?

去年初,雪球大V“天地侠影”在《牧原会是惊雷吗?》一文中,曾对公司的巨额关联交易提出质疑。当时,交易所已就相关问题下发过问询函。在本次的年报问询函中,再度旧事重提。

年报数据显示,牧原股份2021年度,对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合计334.86亿元,占年度采购总额的31.47%。其中,控股股东牧原集团关联方(牧原建筑、牧原物流等)是公司第一大供应商,涉及购买设备及材料、接受工程劳务等,金额合计177.52亿元,占年度采购总额的16.68%。2019年和2020年,关联交易的金额分别为50.19亿元和203.91亿元。

公司解释称,在国家“营改增”试点的背景下,公司通过牧原建筑采购,可适应新的税收政策变化,进行成本管理,亦可发挥集采优势,降低建筑成本,并统一建设标准,确保工程质量和速度。

公司通过牧原物流采购运输服务,其能够充分整合社会车辆资源,及时高效地为公司提供低成本的产品及货物运输服务。

聚爱科技主要向公司提供办公、劳保、生活物资等,该公司通过集中采购,可降低采购成本。同时,该公司建立了独立的物资消杀仓库,能够有效阻断病毒传播路径。

总结起来,就是公司向控股股东采购是合理的,没怎么赚上市公司的钱,还为上市公司节省了成本。信不信由你。

根据相关公告,牧原股份2022年向控股股东关联方的采购金额仍会超过百亿元。

存货没跌价?

当前全国生猪交易价格虽较底部略有回弹,但仍低位徘徊。受饲料原材料价格上涨以及冬季疫病等因素影响,今年Q1牧原股份生猪完全成本升至16元/千克左右,高于生猪市场价格。当季,公司归母净利润亏损51.80亿元,同比下滑174.40%。

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公司为何继续大幅调高今年生猪的出栏量?

这是因为,生猪生长需要一个周期,从能繁母猪配种至对应的育肥猪出栏需要10-11个月。当期生猪出栏量,取决于前期能繁母猪数量与生产规划,无法受价格波动左右。

2021年Q1-2022年Q1,公司能繁母猪存栏量分别为284.6万头、275.6万头、267.5万头、283.1万头和275.2万头,比2020年有大幅增长。

在猪价低位时增加出栏量,会影响短期业绩,但有助于经营性现金流入,加强行业周期底部的流动性管理。

交易所关注的重点是,截至2021年末,公司存货账面余额为344.76亿元,同比增加62.78%,其中耗性生物资产271.25亿元,同比增加93.78%。而报告期内,公司对所有存货均未计提跌价准备。

公司在回复中表示,当前生猪价格持续上涨,市场参与者对未来价格有乐观预期。2021年Q4以来,或开始进入到行业周期触底后新一轮复苏阶段。基于此,公司测算认为,仔猪、保育猪、育肥猪等消耗性生物资产,以及库存的冷鲜冷冻肉品均不存在减值的情形。

但在同样的市场环境之下,同属生猪养殖头部企业的正邦科技、温氏股份、新希望、天邦股份等,均在2021年对存货、生物资产能计提资产减值10亿元以上。

树大招风。作为快速崛起的新晋猪王,外界对牧原股份的财务始终存在质疑的声音。去年底,公司董事长秦英林曾对此公开回复:“想不明白为什么要财务不真实,为什么要作假?”

这,谁又能作答?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牧原股份

334
  • 缺猪信号显现?养殖大周期值得期待
  • 牧原股份:预计2024年全年生猪出栏区间为6600万头-7200万头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牧原股份2万字自证清白:无流动性风险

为何对“猪茅”质疑总是挥之不去?

图片来源:Pexels-Matthias Zomer

文|斑马消费 沈庹

“公司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十多天前,交易所就“猪王”牧原股份的2021年报,发出了灵魂拷问。

昨日,公司洋洋洒洒2万余字自证清白,确认资金充足,流动性无忧。

但是,“猪王”如何彻底解决外界对公司财务状况挥之不去的质疑,仍是一个深刻的命题。

无流动性风险?

5月18日,深交所对牧原股份(002714.SZ)下发的年报问询函中,最尖锐的当属要求公司明确回复,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

2021年,全国生猪产能基本恢复,市场供应明显回升,生猪价格呈回落态势。牧原股份全年出栏生猪超过4000万头,预计今年的出栏量将达到5000万-5600万头。截至5月6日,全国22个主要省市生猪均价为14.99元/千克,仍处于低位。

2021年末,牧原股份持有货币资金121.98 亿元,同比减少16.42%,其中受限资金余额37.90 亿元,同比增加453.64%;有息负债合计余额为525.90 亿元,同比增加67.94%;资产负债率为61.30%,同比增加15.21个百分点;EBITDA全部债务比、利息保障倍数、现金利息保障倍数和EBITDA利息保障倍数等偿债指标,下降幅度均超过70%。

去年12月,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分析认为,虽然生猪价格出现阶段性回升,但预计2022年生猪供应仍较为充足,短期内反弹幅度有限。供需关系导致牧原股份从Q3开始出现经营亏损,若猪价持续低位震荡,公司短期盈利能力难大幅改善。与此同时,公司最近两年投资规模较大,债务持续攀升,面临一定资金压力。

基于以上各种因素,中诚信国际决定对牧原股份的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牧原股份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承认,生猪市场价格的波动是全行业所面对的不可控制的客观风险。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公司一年内到期的长短债合计近290亿元,同期货币资金余额难以覆盖。但是,公司表示,其生猪销售业务采用“钱货两清”的销售结算模式,具有良好的经营现金流创造能力。且公司尚有222亿元银行授信未使用。另外,正在申请定增募资50-6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前不久,公司年度股东大会已通过议案,在3年有效期内,向控股股东申请不超过100亿元借款。

牧原股份认为,公司整体流动性风险可控。

关联交易省钱?

去年初,雪球大V“天地侠影”在《牧原会是惊雷吗?》一文中,曾对公司的巨额关联交易提出质疑。当时,交易所已就相关问题下发过问询函。在本次的年报问询函中,再度旧事重提。

年报数据显示,牧原股份2021年度,对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合计334.86亿元,占年度采购总额的31.47%。其中,控股股东牧原集团关联方(牧原建筑、牧原物流等)是公司第一大供应商,涉及购买设备及材料、接受工程劳务等,金额合计177.52亿元,占年度采购总额的16.68%。2019年和2020年,关联交易的金额分别为50.19亿元和203.91亿元。

公司解释称,在国家“营改增”试点的背景下,公司通过牧原建筑采购,可适应新的税收政策变化,进行成本管理,亦可发挥集采优势,降低建筑成本,并统一建设标准,确保工程质量和速度。

公司通过牧原物流采购运输服务,其能够充分整合社会车辆资源,及时高效地为公司提供低成本的产品及货物运输服务。

聚爱科技主要向公司提供办公、劳保、生活物资等,该公司通过集中采购,可降低采购成本。同时,该公司建立了独立的物资消杀仓库,能够有效阻断病毒传播路径。

总结起来,就是公司向控股股东采购是合理的,没怎么赚上市公司的钱,还为上市公司节省了成本。信不信由你。

根据相关公告,牧原股份2022年向控股股东关联方的采购金额仍会超过百亿元。

存货没跌价?

当前全国生猪交易价格虽较底部略有回弹,但仍低位徘徊。受饲料原材料价格上涨以及冬季疫病等因素影响,今年Q1牧原股份生猪完全成本升至16元/千克左右,高于生猪市场价格。当季,公司归母净利润亏损51.80亿元,同比下滑174.40%。

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公司为何继续大幅调高今年生猪的出栏量?

这是因为,生猪生长需要一个周期,从能繁母猪配种至对应的育肥猪出栏需要10-11个月。当期生猪出栏量,取决于前期能繁母猪数量与生产规划,无法受价格波动左右。

2021年Q1-2022年Q1,公司能繁母猪存栏量分别为284.6万头、275.6万头、267.5万头、283.1万头和275.2万头,比2020年有大幅增长。

在猪价低位时增加出栏量,会影响短期业绩,但有助于经营性现金流入,加强行业周期底部的流动性管理。

交易所关注的重点是,截至2021年末,公司存货账面余额为344.76亿元,同比增加62.78%,其中耗性生物资产271.25亿元,同比增加93.78%。而报告期内,公司对所有存货均未计提跌价准备。

公司在回复中表示,当前生猪价格持续上涨,市场参与者对未来价格有乐观预期。2021年Q4以来,或开始进入到行业周期触底后新一轮复苏阶段。基于此,公司测算认为,仔猪、保育猪、育肥猪等消耗性生物资产,以及库存的冷鲜冷冻肉品均不存在减值的情形。

但在同样的市场环境之下,同属生猪养殖头部企业的正邦科技、温氏股份、新希望、天邦股份等,均在2021年对存货、生物资产能计提资产减值10亿元以上。

树大招风。作为快速崛起的新晋猪王,外界对牧原股份的财务始终存在质疑的声音。去年底,公司董事长秦英林曾对此公开回复:“想不明白为什么要财务不真实,为什么要作假?”

这,谁又能作答?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