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Meta“二把手”桑德伯格辞任首席运营官,扎克伯格要如何抵达下一站?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Meta“二把手”桑德伯格辞任首席运营官,扎克伯格要如何抵达下一站?

扎克伯格已经38岁,这正是桑德伯格加入Facebook时的年纪,但现在,桑德伯格要离开了。

图源:Unsplash

记者 | 李京亚

领导Facebook公司14年的二把手雪莉·桑德伯格即将卸任。

她在上周末做出了离开公司的决定,并告知了自己多年的“战友”Facebook联合创始人、Meta CEO扎克伯格。

在Facebook上发表的告别信中,桑德伯格回顾了刚刚加入Facebook时经历的混乱、公司的成长、取得的成绩,还谈到了女性在科技领域的艰辛和挑战,表达了对扎克伯格和共事多年的同事的深厚感情。

特别感谢马克,他给了我这个机会,并且成为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那种朋友。桑德伯格说,原本预计只会在这个职位干五年,现在已经做了14年,该翻开人生的新篇章,尽管她不是很确定下一站在哪儿。

图源:Facebook

桑德伯格称会在今年秋季之后离开Meta,此后还会继续在Meta董事会任职。

消息传出后,Meta股价应声下跌4%,今年迄今为止已下跌了近45%

桑德伯格没有透露自己离开Meta的原因,据外媒报道,她离职的消息已经传了很长时间,Meta内部并不意外。

桑德伯格近年已较少参与Meta广告业务的具体工作,一直在提拔自己团队的成员担任公司要职。实际上,今年年初以来,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都远离了大众视线,英国前副首相尼克·克莱格作为Meta的政策主管,开始活跃于台前,负责向外界展示Meta的产品与工作。尼克·克莱格此前一直在桑德伯格手下工作。

扎克伯格将桑德伯格的离任称为一个时代的结束”。他在自己的Facebook长文中称,我们14年里一道工作,你设计了公司的广告业务,聘请了出色的人才,打造了公司的管理文化,也教我了解怎样经营一家企业。我会思念和你共事的每一天,为拥有你这样的毕生好友心怀感激。感谢你为我和我的家人、为我们的公司、为世界各地数以百万人所做的一切,你是超级明星。

但两人的关系或许没有文中所描写的那般美好。据《金融时报》报道,一位Facebook前高管称,近年对内容审核态度相左可能造成两人关系紧张——桑德伯格赞成加强Facebook审核,而扎克伯格则主张平台不应成为真理的仲裁者

此外,The Verge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Meta正对桑德伯格进行内部审查,原因是其曾经在2016年和2019年两度向《每日邮报》施压,利用自己的职位要求对方搁置对动视暴雪CEO鲍比·科蒂克的报道。后者当时是桑德伯格的男友,2019年两人正式分手。但该人士也强调,Meta对此事的内部审查已于近日结束,桑德伯格离开应与负面新闻无关。

Meta首席增长官哈维尔·奥利文将接任桑德伯格的职务,他此前就是该公司的实权高管之首,扎克伯格说这会是一个更传统的首席运营官角色。这一人事变动,加上Meta的首席律师和人力资源主管目前直接向扎克伯格报告,无疑会进一步巩固扎克伯格对公司的控制权。

现年52岁的桑德伯格出生于华盛顿一个犹太家庭,毕业于哈佛大学,2008年加入Facebook

在此之前,她曾为美国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工作,后于2001年进入当时还是初创公司的谷歌,任全球在线销售和运营部门副总裁,这也是她踏入硅谷后的第一份工作。在谷歌工作期间,她迅速帮助谷歌广告业务实现了盈利,还促成了全球因特网服务提供商美国在线公司(AOL)与谷歌的合作。

扎克伯格相识,是在2007年的一次圣诞派对上,当时她正想跳槽到《华盛顿邮报》。20083月,应扎克伯格之邀,她以首席运营官身份加入Facebook

在桑德伯格到来之前,作为初创公司的Facebook的首要目标并非盈利,而是如何将自己打造成受大众欢迎的社交网络。桑德伯格则改变了脸书有进无出的状态,通过在页面上插入广告,2010年帮助Facebook首次实现盈利。经过桑德伯格三年的深耕细作,Facebook全球用户数量从7000万翻了10倍,增长到7亿。

2012年,Facebook在纳斯克达克IPO,创下了美国科技公司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上市纪录。桑德伯格也于同年进入Facebook董事会,成为Facebook第一位女性董事会成员。值得一提的是,在IPO时的六位高管中,只有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留任至今。

此后,桑德伯格将精力放在Facebook盈利模式转型上,成功推进了Facebook的移动广告战略,并专注于增加Facebook上中小企业数量。2016年,Facebook的收入为276亿美元,广告业务是Meta最主要的财务引擎。

2018年,Facebook活跃用户人数已经突破20亿,成长为一家市值4700亿美元的科技巨头。但处于事业高峰期的桑德伯格此时却经常负面缠身。

同在2018年,Facebook卷入剑桥分析公司的隐私丑闻,负责公共关系的桑德伯格被认为对此事负有责任。此外,Facebook平台上有组织的虚假信息活动和更广泛的仇恨言论扩散也开始增多,而桑德伯格的回应态度常被外界批评。

作为一个经常代表Facebook与美国立法者会面的公众人物,迅速为Facebook设计辩护思路是桑德伯格职责所在,但结果是给她个人带来了毁誉参半的影响。

如今,扎克伯格已经38岁,这正是桑德伯格加入Facebook的年纪。Facebook已不再是当年的那家初创公司,不仅更名为“Meta”,营收也达到2012年的25倍以上。面对新的时代,桑德伯格在公司的作用已逐年减弱,扎克伯格也很少谈论社交媒体和移动业务,更喜欢围绕元宇宙长篇赘述。

然而,Meta向元宇宙真正过渡并不容易,该公司已在元宇宙系列产品上花费了大量资金,仍然亏损严重,其广告业务更是步履维艰,部分原因是苹果公司的隐私政策变化损害了其数字广告定位能力。

目前Meta的营收增长速度处于历史最低水平。今年2月,Meta市值暴跌超过2300亿美元,创美股史上最大单日跌幅。

没有了桑德伯格陪伴左右,扎克伯格能否带领Meta超越曾经的Facebook仍是一个未知数。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verge.com/2022/6/1/23150601/sheryl-sandberg-stepping-down-meta-facebook-coo-14-years

https://www.ft.com/content/d49b2e30-ac53-4e92-a984-f48b8cc654fb

https://www.nytimes.com/2022/06/01/technology/sheryl-sandberg-facebook.html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Facebook

4.6k
  • 韩国执政党代理党首引咎辞职,此前其与总统尹锡悦短信曝光
  • 肯尼亚对脸书公司发出警告,要求其处理仇恨言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Meta“二把手”桑德伯格辞任首席运营官,扎克伯格要如何抵达下一站?

扎克伯格已经38岁,这正是桑德伯格加入Facebook时的年纪,但现在,桑德伯格要离开了。

图源:Unsplash

记者 | 李京亚

领导Facebook公司14年的二把手雪莉·桑德伯格即将卸任。

她在上周末做出了离开公司的决定,并告知了自己多年的“战友”Facebook联合创始人、Meta CEO扎克伯格。

在Facebook上发表的告别信中,桑德伯格回顾了刚刚加入Facebook时经历的混乱、公司的成长、取得的成绩,还谈到了女性在科技领域的艰辛和挑战,表达了对扎克伯格和共事多年的同事的深厚感情。

特别感谢马克,他给了我这个机会,并且成为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那种朋友。桑德伯格说,原本预计只会在这个职位干五年,现在已经做了14年,该翻开人生的新篇章,尽管她不是很确定下一站在哪儿。

图源:Facebook

桑德伯格称会在今年秋季之后离开Meta,此后还会继续在Meta董事会任职。

消息传出后,Meta股价应声下跌4%,今年迄今为止已下跌了近45%

桑德伯格没有透露自己离开Meta的原因,据外媒报道,她离职的消息已经传了很长时间,Meta内部并不意外。

桑德伯格近年已较少参与Meta广告业务的具体工作,一直在提拔自己团队的成员担任公司要职。实际上,今年年初以来,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都远离了大众视线,英国前副首相尼克·克莱格作为Meta的政策主管,开始活跃于台前,负责向外界展示Meta的产品与工作。尼克·克莱格此前一直在桑德伯格手下工作。

扎克伯格将桑德伯格的离任称为一个时代的结束”。他在自己的Facebook长文中称,我们14年里一道工作,你设计了公司的广告业务,聘请了出色的人才,打造了公司的管理文化,也教我了解怎样经营一家企业。我会思念和你共事的每一天,为拥有你这样的毕生好友心怀感激。感谢你为我和我的家人、为我们的公司、为世界各地数以百万人所做的一切,你是超级明星。

但两人的关系或许没有文中所描写的那般美好。据《金融时报》报道,一位Facebook前高管称,近年对内容审核态度相左可能造成两人关系紧张——桑德伯格赞成加强Facebook审核,而扎克伯格则主张平台不应成为真理的仲裁者

此外,The Verge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Meta正对桑德伯格进行内部审查,原因是其曾经在2016年和2019年两度向《每日邮报》施压,利用自己的职位要求对方搁置对动视暴雪CEO鲍比·科蒂克的报道。后者当时是桑德伯格的男友,2019年两人正式分手。但该人士也强调,Meta对此事的内部审查已于近日结束,桑德伯格离开应与负面新闻无关。

Meta首席增长官哈维尔·奥利文将接任桑德伯格的职务,他此前就是该公司的实权高管之首,扎克伯格说这会是一个更传统的首席运营官角色。这一人事变动,加上Meta的首席律师和人力资源主管目前直接向扎克伯格报告,无疑会进一步巩固扎克伯格对公司的控制权。

现年52岁的桑德伯格出生于华盛顿一个犹太家庭,毕业于哈佛大学,2008年加入Facebook

在此之前,她曾为美国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工作,后于2001年进入当时还是初创公司的谷歌,任全球在线销售和运营部门副总裁,这也是她踏入硅谷后的第一份工作。在谷歌工作期间,她迅速帮助谷歌广告业务实现了盈利,还促成了全球因特网服务提供商美国在线公司(AOL)与谷歌的合作。

扎克伯格相识,是在2007年的一次圣诞派对上,当时她正想跳槽到《华盛顿邮报》。20083月,应扎克伯格之邀,她以首席运营官身份加入Facebook

在桑德伯格到来之前,作为初创公司的Facebook的首要目标并非盈利,而是如何将自己打造成受大众欢迎的社交网络。桑德伯格则改变了脸书有进无出的状态,通过在页面上插入广告,2010年帮助Facebook首次实现盈利。经过桑德伯格三年的深耕细作,Facebook全球用户数量从7000万翻了10倍,增长到7亿。

2012年,Facebook在纳斯克达克IPO,创下了美国科技公司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上市纪录。桑德伯格也于同年进入Facebook董事会,成为Facebook第一位女性董事会成员。值得一提的是,在IPO时的六位高管中,只有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留任至今。

此后,桑德伯格将精力放在Facebook盈利模式转型上,成功推进了Facebook的移动广告战略,并专注于增加Facebook上中小企业数量。2016年,Facebook的收入为276亿美元,广告业务是Meta最主要的财务引擎。

2018年,Facebook活跃用户人数已经突破20亿,成长为一家市值4700亿美元的科技巨头。但处于事业高峰期的桑德伯格此时却经常负面缠身。

同在2018年,Facebook卷入剑桥分析公司的隐私丑闻,负责公共关系的桑德伯格被认为对此事负有责任。此外,Facebook平台上有组织的虚假信息活动和更广泛的仇恨言论扩散也开始增多,而桑德伯格的回应态度常被外界批评。

作为一个经常代表Facebook与美国立法者会面的公众人物,迅速为Facebook设计辩护思路是桑德伯格职责所在,但结果是给她个人带来了毁誉参半的影响。

如今,扎克伯格已经38岁,这正是桑德伯格加入Facebook的年纪。Facebook已不再是当年的那家初创公司,不仅更名为“Meta”,营收也达到2012年的25倍以上。面对新的时代,桑德伯格在公司的作用已逐年减弱,扎克伯格也很少谈论社交媒体和移动业务,更喜欢围绕元宇宙长篇赘述。

然而,Meta向元宇宙真正过渡并不容易,该公司已在元宇宙系列产品上花费了大量资金,仍然亏损严重,其广告业务更是步履维艰,部分原因是苹果公司的隐私政策变化损害了其数字广告定位能力。

目前Meta的营收增长速度处于历史最低水平。今年2月,Meta市值暴跌超过2300亿美元,创美股史上最大单日跌幅。

没有了桑德伯格陪伴左右,扎克伯格能否带领Meta超越曾经的Facebook仍是一个未知数。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verge.com/2022/6/1/23150601/sheryl-sandberg-stepping-down-meta-facebook-coo-14-years

https://www.ft.com/content/d49b2e30-ac53-4e92-a984-f48b8cc654fb

https://www.nytimes.com/2022/06/01/technology/sheryl-sandberg-facebook.html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