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撤退的爱彼迎与它的中国学徒们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撤退的爱彼迎与它的中国学徒们

爱彼迎退场了,但民宿有回暖,巨头之间还会燃起新故事吗?

文|DoNews 肖 岳

编辑|李可馨

爱彼迎还是走了,全球民宿的鼻祖,决定不再做中国房东的生意。

5月24日,爱彼迎(Airbnb中国)发表致中国用户信,宣布将下线中国大陆的近15万个房源和体验业务,仅保留出境业务,从7月30日零点起境内APP将停止相关服务。

在爱彼迎撤出中国大陆市场的背后,疫情因素之外,也与其多年来在国内市场中备受夹击息息相关。

作为凭借共享经济出道,并从海外火到国内的爱彼迎,在其还没进入中国市场开展业务之时,国内便已存在小猪短租、途家等平台,甚至一些平台还直接打出了“要做中国版的Airbnb”的旗号。

而在进入国内市场后,不够本地化的运营策略,又让爱彼迎在开展业务和业务迭代上比他的中国学徒们慢上了一拍,进一步导致其在市场占有率上的落后。

或许对于爱彼迎来说,此次暂停国内房源等服务,也并非最坏的结果,毕竟对于企业来说,将业务重心聚焦于增长性业务的价值,远高于在溃败的中国市场中承受钝刀子割肉的阵痛。

而对于国内爱彼迎的学徒们来说,“老师傅”的出走,在房源方面的利好是显而易见的,就在爱彼迎发布用户信后不久,包括美团民宿、小猪短租、飞猪民宿等平台,都纷纷推出了各自招揽房东的计划和举措。

纵观行业发展,近些年来,国内的民宿发展似乎正在避开爱彼迎过往的纯C2C模式,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随着爱彼迎的退场,以及民宿的回暖,国内民宿巨头之间是否会燃起新的故事呢?

01 风土人情捧红民宿?

相较于标准化的酒店,部分消费者对于民宿的热爱,源自于民宿的个性化及与房东之间的交互性。

王翔第一次接触民宿是在大学时期。“大概是在2016年前后,虽然早就听说过爱彼迎,但当时还没进入国内,所以我选择的是小猪短租,当时入住体验还不错,区别于过往住过的酒店,从装修到房间内的布置都可以看出用心,同时会给人愉悦的放松感,更关键的是,在当时民宿的价格比酒店要低一些”。

2011年起,蚂蚁短租、途家、小猪短租等本土品牌相继成立,国内的民宿市场正式开启,并在2012年进入发展起步阶段,而直到2015年8月,Airbnb才宣布进入中国市场,并于2017年将中文名称确定为“爱彼迎”。

在爱彼迎进入中国市场的同年,《关于加快发展生活性服务业促进消费结构升级的指导意见》出台,在政策的加持下,民宿行业迎来了高速发展,此后数年民宿在线上的交易额和房源数量也呈现激增趋势。

据此前Trustdata发布的《2019中国在线民宿预定行业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在线民宿的房源数量不到60万,2018年则突破百万;中国民宿线上交易额则从2016年的43.2亿元,激增三倍至2018年的127.9亿元。

从市场状况来看,80后、90后和00后成为民宿旅游的主要消费群体,其中六成以上的消费者通过网络渠道预定,而消费者的关注点,集中在价格、居住体验感和房屋性能等因素上。

吴思濛通过澳洲旅行第一次接触到了民宿,她关注的居住体验感则更多在于与房东的交互性。

“我是先在国内知道爱彼迎的,但在国内没有尝试,真正尝试民宿,是2019年在悉尼游玩期间的事。当时因为住酒店觉得乏味,便在当地朋友的推荐下下载了Airbnb,预约了景区周边的树屋民宿。最开始的感受是来自于视觉上的冲击,因为民宿被设计在12米高的树上,视野很开阔,沐浴间、厨房也一应俱全,这次体验之后,在前往澳洲其他地区的时候,我也果断选择了民宿。”

有了民宿初体验后,吴思濛也逐渐意识到,除了民宿本身设计的吸引力外,有熟悉当地风土人情的民宿主人给出一些游玩建议和当地风俗的介绍,也是民宿对她的另一种吸引力。

“我至今记得当时在悉尼期间,入驻的一个民宿,除了LOFT风格吸引我外,房屋的主人在知道我是第一次到当地时,还盛情地介绍了一些当地特色的景点和美食,我和朋友走的那天,房屋的女主人还给我们装了一些她亲手做的食物,这种融入感是住酒店得不到的。”

但有时候,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在得知爱彼迎即将告别中国市场的消息后,有震惊惋惜者,亦有颇具微词者。“房东每天晚上发消息问要不要一起吃饭,周末还约着一起看展,可能比较适合国外,反正我比较接受不了 ”“国外房东和房客一起烤肉、看露天电影是常事,在国内就演变成了付费旅拍或一日游”……

没适应中国市场,体验不够本土化,这些或许也是爱彼迎在国内发展不顺利的原因,而体验性往往最难标准化,这不仅是爱彼迎的痛,中国本土的民宿平台亦如是,乃至是整个民宿行业仍待解的难题。

02 房源、获客成本,让民宿走了样

在消费者涌入民宿的同时,民宿行业也成为了资本眼中炙手可热的标的。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至2015年期间,本土品牌如小猪短租和途家等分别获得了多轮融资,而在2017年,民宿平台的融资额达到了36.9亿元,甚至超过了前3年的总和,也是在这一年的4月12日,美团民宿正式上线,自此,行业中呈现出途家、小猪短租和Airbnb以及美团民宿等多足鼎立之势。

但在此后的2018年,以往热闹的民宿行业却逐渐陷入了冷静,包括途家、小猪短租以及此次暂停中国大陆业务的爱彼迎,都并未对外披露有新的融资。

事实上在此次爱彼迎退出国内市场之前,早在2011年的时候,作为Airbnb中国学徒的“爱日租”便已经在烧掉千万美元的融资后,以倒闭的方式退出了行业。

而从一些见诸报端的信息上,可以看到,在民宿规模不断扩张的背后,高昂的获客成本以及标准化的难度,是制约部分平台发展的核心因素。

爱日租创始人的张若愚在接受采访时曾谈及欧美市场和中国短租市场之间的差异性,他认为在国内仿照Airbnb的C2C模式是行不通的。

用张若愚的话来说,中国房源有两个极端,“一种是一个家庭住在一起,多余的房子留给孩子做婚房,让陌生人300块钱一晚住进来,一般不愿意短租。另一种是手上有几十套房子的人,自身有钱又嫌短租麻烦也不愿做短租业务。”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纯粹按照爱彼迎的C2C模式去运营,在需求和房源上会受阻,为此,张若愚当时选择的切入点是小b,小b可能是夫妻店,也可能是中介,对于他们来说,短租是门生意。

在将小b作为房源的支撑后,新的问题也接踵而至,即标准化问题,而由标准化所带来的影响,在民宿的回头率上有着最为直观的体现。

据相关报道显示,在当时,一般酒店平台重复使用率为40%-50%,爱日租的回头率则为20%,而用张若愚的话来说,短租70%以上生意来自于线下,或是线下回头客。

而由于回头率的下滑,也加重了平台的获客成本,据此前媒体报道,爱日租接到客单价为500元左右的订单,提成为10%-15%,而当时爱日租的获客成本单个订单150元,这也就意味着每成交3个订单,才能换回一个订单的获客成本。

最终,和爱彼迎最像的中国学徒爱日租以倒闭的方式退出了国内的民宿市场。

而在美团民宿、途家等成为民宿行业的第一梯队时,平台上的一些房东也发现了一些变化。

在某平台上经营着3间望京地区民宿的经营者王维佳,是较早一批利用自家房屋改造成民宿的经营者,这些年来积累下来不少的回头客,但是他发现,今年五一期间,挂在平台上的房子出现了空档。“我身边的一些朋友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疫情肯定占了一部分原因,另外一个也和周边民宿增长有关。”

王维佳告诉我们,早几年因为房屋装修为loft,同时室内设计偏ins风,且配有浴缸、投影等设施,比较抢手,因此以前一些游客甚至会提前半个多月下单,而随着周边做民宿的多起来之后,这些陈设、装修上的讨巧不太奏效了,“现在平台上,和我这500上下一天价格差不多的民宿,火焰鸟的陈设、电影投影,基本都是标配了,另外在装修风格上也大同小异,因此也能感觉到没以前那么抢手了”。

房源增多,同质化严重,让民宿不似以往那般“抢手”。与经营者的感知相吻合的,还有消费者端。在疫情之前,“社牛”王炎经常会约上三五好友去延庆等地租个民宿避暑,他也明显感到民宿市场“内卷”严重。

“在最开始那几年延庆周边的民宿,尤其是在暑期的时候,能够明显感觉到房源的紧张,后来民宿平台和房源都多了,就会明显感觉到不是那么难订到了,有些民宿在通过线上平台下单后,民宿的房东还会联系到我,让我们帮着在平台上给个好评,可以返我几十块的红包,就会觉得现在民宿之间的竞争好卷啊。”

事实上,这些变化在近些年来民宿相关企业的数量变化上也能体现出一二,激烈的竞争正淘洗掉一些无法承压的企业。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8年民宿相关企业吊销及注销的数量为846家,2019年为2339家,而到了2020年,数量已经上升到了2755家。

03 当徒弟成为“老师傅”

事实上,近日爱彼迎暂停中国大陆业务的影响,对于中国国内的民宿市场影响较为有限,其中重要的原因在于在Airbnb的整体营收中,来自于大陆城市业务的共享占比并不高,据其年报显示,2021年公司在亚太地区营收份额占总收入的7%,相比2020年下降3个百分点。

对比来看,财报中还提到,2021年全年营收为59.9亿美元,同比增长77.3%,这相较于其2019年的营收增长达到了25%;亏损方面,2021年其全年净亏损为3.52亿美元,而在2020年,由于受IPO时确认的非现金股票补偿费用等因素影响,亏损一度高达46亿美元,但对比2019年6.7亿美元的净亏损,2021年的亏损幅度还是有所下降的。

显然,在爱彼迎营收增长和亏损下降的基本盘里,中国大陆城市的业务在其中扮演的角色颇为尴尬,以至有观点认为,在中国大陆的业务占比不足1%的现实,或是让爱彼迎最终撤出中国大陆市场的原因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爱彼迎宣布将要关闭中国大陆业务后不久,当下本土一线梯队的途家、美团民宿、小猪等平台也纷纷围绕爱彼迎上的房源开启了抢夺。

比如途家在5月24日便开通了“绿色审核通道”,后续将推出“一键上线”等多项服务,帮助Airbnb(爱彼迎)中国大陆地区的房东在途家平台尽快上线;飞猪民宿、小猪民宿则推出房东专属绿色服务通道、房源同步发布、新房东入驻扶持计划等系列举措;此外美团民宿则从成立专属房东服务团队、新房东助力计划、产品设计升级等多达5个方面助力房东经营。

当爱彼迎在中国大陆市场中撤退后,或许对于这些一线梯队的民宿玩家来说,通过对房源的抢夺能够为自身带来一些帮助,但和爱彼迎相比,真正的威胁是来自于短视频直播平台。

2020年10月28日,抖音与订单来了合作,在全国范围内开启了抖音民宿节,除上线了“抖音预售券”功能外,在当时的活动期间,用户搜索“抖音民宿节”,便可以直接进入相关活动页面,并享受三折住民宿的优惠,此外,在赋能商家侧,当时抖音还邀请了100+旅行和探店达人,为每位S级商家安排2-3位优质达人进行到店体验,从而助力民宿业主实现营销闭环。

同样是在2020年,快手与木鸟民宿达成战略合作,在快手平台名宿领域进行直播带货,据悉,当时木鸟民宿的快手本地生活店上线了网红民宿600余套,覆盖不同城市,而快手则对木鸟民宿的特色房源给予流量和曝光的支持。

在抖音、快手之外,小红书上有关民宿的笔记数也在呈现出快速增长的趋势,据公开资料显示,在2020年,小红书用户全年笔记发布数同比增长超150%,其中民宿同比增长率则超过500%。

“对于国内民宿市场来说,爱彼迎的离开影响并不大,但和爱彼迎不同,抖音快手小红书这些掌握着新流量的平台,才是国内民宿市场一线梯队品牌不容忽视的对手,毕竟在内容分发、营销、获客和社交等优势上,这些民宿平台目前来说是很难跨界进入的,因此对于民宿行业来说,爱彼迎这个‘老师傅’出走中国市场后,头部梯队的民宿平台现在又成为了摆在抖音快手小红书们面前的‘老师傅’了”,一位民宿行业从业者感慨道。

据此前中国旅游与民宿发展协会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国内民宿行业发展研究报告》显示,虽然在疫情之下的2020年,民宿的市场规模下降至125.8亿元,但仅在2021年的上半年,就已经呈现出回升的态势,市场规模来到了201亿元,已接近2019年的全年水平。

或许,伴随着市场的回暖,民宿行业又将迎来新老更迭的权力游戏。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Airbnb

1.9k
  • 爱彼迎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46%
  • 爱彼迎第二财季收入2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8%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撤退的爱彼迎与它的中国学徒们

爱彼迎退场了,但民宿有回暖,巨头之间还会燃起新故事吗?

文|DoNews 肖 岳

编辑|李可馨

爱彼迎还是走了,全球民宿的鼻祖,决定不再做中国房东的生意。

5月24日,爱彼迎(Airbnb中国)发表致中国用户信,宣布将下线中国大陆的近15万个房源和体验业务,仅保留出境业务,从7月30日零点起境内APP将停止相关服务。

在爱彼迎撤出中国大陆市场的背后,疫情因素之外,也与其多年来在国内市场中备受夹击息息相关。

作为凭借共享经济出道,并从海外火到国内的爱彼迎,在其还没进入中国市场开展业务之时,国内便已存在小猪短租、途家等平台,甚至一些平台还直接打出了“要做中国版的Airbnb”的旗号。

而在进入国内市场后,不够本地化的运营策略,又让爱彼迎在开展业务和业务迭代上比他的中国学徒们慢上了一拍,进一步导致其在市场占有率上的落后。

或许对于爱彼迎来说,此次暂停国内房源等服务,也并非最坏的结果,毕竟对于企业来说,将业务重心聚焦于增长性业务的价值,远高于在溃败的中国市场中承受钝刀子割肉的阵痛。

而对于国内爱彼迎的学徒们来说,“老师傅”的出走,在房源方面的利好是显而易见的,就在爱彼迎发布用户信后不久,包括美团民宿、小猪短租、飞猪民宿等平台,都纷纷推出了各自招揽房东的计划和举措。

纵观行业发展,近些年来,国内的民宿发展似乎正在避开爱彼迎过往的纯C2C模式,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随着爱彼迎的退场,以及民宿的回暖,国内民宿巨头之间是否会燃起新的故事呢?

01 风土人情捧红民宿?

相较于标准化的酒店,部分消费者对于民宿的热爱,源自于民宿的个性化及与房东之间的交互性。

王翔第一次接触民宿是在大学时期。“大概是在2016年前后,虽然早就听说过爱彼迎,但当时还没进入国内,所以我选择的是小猪短租,当时入住体验还不错,区别于过往住过的酒店,从装修到房间内的布置都可以看出用心,同时会给人愉悦的放松感,更关键的是,在当时民宿的价格比酒店要低一些”。

2011年起,蚂蚁短租、途家、小猪短租等本土品牌相继成立,国内的民宿市场正式开启,并在2012年进入发展起步阶段,而直到2015年8月,Airbnb才宣布进入中国市场,并于2017年将中文名称确定为“爱彼迎”。

在爱彼迎进入中国市场的同年,《关于加快发展生活性服务业促进消费结构升级的指导意见》出台,在政策的加持下,民宿行业迎来了高速发展,此后数年民宿在线上的交易额和房源数量也呈现激增趋势。

据此前Trustdata发布的《2019中国在线民宿预定行业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在线民宿的房源数量不到60万,2018年则突破百万;中国民宿线上交易额则从2016年的43.2亿元,激增三倍至2018年的127.9亿元。

从市场状况来看,80后、90后和00后成为民宿旅游的主要消费群体,其中六成以上的消费者通过网络渠道预定,而消费者的关注点,集中在价格、居住体验感和房屋性能等因素上。

吴思濛通过澳洲旅行第一次接触到了民宿,她关注的居住体验感则更多在于与房东的交互性。

“我是先在国内知道爱彼迎的,但在国内没有尝试,真正尝试民宿,是2019年在悉尼游玩期间的事。当时因为住酒店觉得乏味,便在当地朋友的推荐下下载了Airbnb,预约了景区周边的树屋民宿。最开始的感受是来自于视觉上的冲击,因为民宿被设计在12米高的树上,视野很开阔,沐浴间、厨房也一应俱全,这次体验之后,在前往澳洲其他地区的时候,我也果断选择了民宿。”

有了民宿初体验后,吴思濛也逐渐意识到,除了民宿本身设计的吸引力外,有熟悉当地风土人情的民宿主人给出一些游玩建议和当地风俗的介绍,也是民宿对她的另一种吸引力。

“我至今记得当时在悉尼期间,入驻的一个民宿,除了LOFT风格吸引我外,房屋的主人在知道我是第一次到当地时,还盛情地介绍了一些当地特色的景点和美食,我和朋友走的那天,房屋的女主人还给我们装了一些她亲手做的食物,这种融入感是住酒店得不到的。”

但有时候,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在得知爱彼迎即将告别中国市场的消息后,有震惊惋惜者,亦有颇具微词者。“房东每天晚上发消息问要不要一起吃饭,周末还约着一起看展,可能比较适合国外,反正我比较接受不了 ”“国外房东和房客一起烤肉、看露天电影是常事,在国内就演变成了付费旅拍或一日游”……

没适应中国市场,体验不够本土化,这些或许也是爱彼迎在国内发展不顺利的原因,而体验性往往最难标准化,这不仅是爱彼迎的痛,中国本土的民宿平台亦如是,乃至是整个民宿行业仍待解的难题。

02 房源、获客成本,让民宿走了样

在消费者涌入民宿的同时,民宿行业也成为了资本眼中炙手可热的标的。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至2015年期间,本土品牌如小猪短租和途家等分别获得了多轮融资,而在2017年,民宿平台的融资额达到了36.9亿元,甚至超过了前3年的总和,也是在这一年的4月12日,美团民宿正式上线,自此,行业中呈现出途家、小猪短租和Airbnb以及美团民宿等多足鼎立之势。

但在此后的2018年,以往热闹的民宿行业却逐渐陷入了冷静,包括途家、小猪短租以及此次暂停中国大陆业务的爱彼迎,都并未对外披露有新的融资。

事实上在此次爱彼迎退出国内市场之前,早在2011年的时候,作为Airbnb中国学徒的“爱日租”便已经在烧掉千万美元的融资后,以倒闭的方式退出了行业。

而从一些见诸报端的信息上,可以看到,在民宿规模不断扩张的背后,高昂的获客成本以及标准化的难度,是制约部分平台发展的核心因素。

爱日租创始人的张若愚在接受采访时曾谈及欧美市场和中国短租市场之间的差异性,他认为在国内仿照Airbnb的C2C模式是行不通的。

用张若愚的话来说,中国房源有两个极端,“一种是一个家庭住在一起,多余的房子留给孩子做婚房,让陌生人300块钱一晚住进来,一般不愿意短租。另一种是手上有几十套房子的人,自身有钱又嫌短租麻烦也不愿做短租业务。”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纯粹按照爱彼迎的C2C模式去运营,在需求和房源上会受阻,为此,张若愚当时选择的切入点是小b,小b可能是夫妻店,也可能是中介,对于他们来说,短租是门生意。

在将小b作为房源的支撑后,新的问题也接踵而至,即标准化问题,而由标准化所带来的影响,在民宿的回头率上有着最为直观的体现。

据相关报道显示,在当时,一般酒店平台重复使用率为40%-50%,爱日租的回头率则为20%,而用张若愚的话来说,短租70%以上生意来自于线下,或是线下回头客。

而由于回头率的下滑,也加重了平台的获客成本,据此前媒体报道,爱日租接到客单价为500元左右的订单,提成为10%-15%,而当时爱日租的获客成本单个订单150元,这也就意味着每成交3个订单,才能换回一个订单的获客成本。

最终,和爱彼迎最像的中国学徒爱日租以倒闭的方式退出了国内的民宿市场。

而在美团民宿、途家等成为民宿行业的第一梯队时,平台上的一些房东也发现了一些变化。

在某平台上经营着3间望京地区民宿的经营者王维佳,是较早一批利用自家房屋改造成民宿的经营者,这些年来积累下来不少的回头客,但是他发现,今年五一期间,挂在平台上的房子出现了空档。“我身边的一些朋友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疫情肯定占了一部分原因,另外一个也和周边民宿增长有关。”

王维佳告诉我们,早几年因为房屋装修为loft,同时室内设计偏ins风,且配有浴缸、投影等设施,比较抢手,因此以前一些游客甚至会提前半个多月下单,而随着周边做民宿的多起来之后,这些陈设、装修上的讨巧不太奏效了,“现在平台上,和我这500上下一天价格差不多的民宿,火焰鸟的陈设、电影投影,基本都是标配了,另外在装修风格上也大同小异,因此也能感觉到没以前那么抢手了”。

房源增多,同质化严重,让民宿不似以往那般“抢手”。与经营者的感知相吻合的,还有消费者端。在疫情之前,“社牛”王炎经常会约上三五好友去延庆等地租个民宿避暑,他也明显感到民宿市场“内卷”严重。

“在最开始那几年延庆周边的民宿,尤其是在暑期的时候,能够明显感觉到房源的紧张,后来民宿平台和房源都多了,就会明显感觉到不是那么难订到了,有些民宿在通过线上平台下单后,民宿的房东还会联系到我,让我们帮着在平台上给个好评,可以返我几十块的红包,就会觉得现在民宿之间的竞争好卷啊。”

事实上,这些变化在近些年来民宿相关企业的数量变化上也能体现出一二,激烈的竞争正淘洗掉一些无法承压的企业。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8年民宿相关企业吊销及注销的数量为846家,2019年为2339家,而到了2020年,数量已经上升到了2755家。

03 当徒弟成为“老师傅”

事实上,近日爱彼迎暂停中国大陆业务的影响,对于中国国内的民宿市场影响较为有限,其中重要的原因在于在Airbnb的整体营收中,来自于大陆城市业务的共享占比并不高,据其年报显示,2021年公司在亚太地区营收份额占总收入的7%,相比2020年下降3个百分点。

对比来看,财报中还提到,2021年全年营收为59.9亿美元,同比增长77.3%,这相较于其2019年的营收增长达到了25%;亏损方面,2021年其全年净亏损为3.52亿美元,而在2020年,由于受IPO时确认的非现金股票补偿费用等因素影响,亏损一度高达46亿美元,但对比2019年6.7亿美元的净亏损,2021年的亏损幅度还是有所下降的。

显然,在爱彼迎营收增长和亏损下降的基本盘里,中国大陆城市的业务在其中扮演的角色颇为尴尬,以至有观点认为,在中国大陆的业务占比不足1%的现实,或是让爱彼迎最终撤出中国大陆市场的原因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爱彼迎宣布将要关闭中国大陆业务后不久,当下本土一线梯队的途家、美团民宿、小猪等平台也纷纷围绕爱彼迎上的房源开启了抢夺。

比如途家在5月24日便开通了“绿色审核通道”,后续将推出“一键上线”等多项服务,帮助Airbnb(爱彼迎)中国大陆地区的房东在途家平台尽快上线;飞猪民宿、小猪民宿则推出房东专属绿色服务通道、房源同步发布、新房东入驻扶持计划等系列举措;此外美团民宿则从成立专属房东服务团队、新房东助力计划、产品设计升级等多达5个方面助力房东经营。

当爱彼迎在中国大陆市场中撤退后,或许对于这些一线梯队的民宿玩家来说,通过对房源的抢夺能够为自身带来一些帮助,但和爱彼迎相比,真正的威胁是来自于短视频直播平台。

2020年10月28日,抖音与订单来了合作,在全国范围内开启了抖音民宿节,除上线了“抖音预售券”功能外,在当时的活动期间,用户搜索“抖音民宿节”,便可以直接进入相关活动页面,并享受三折住民宿的优惠,此外,在赋能商家侧,当时抖音还邀请了100+旅行和探店达人,为每位S级商家安排2-3位优质达人进行到店体验,从而助力民宿业主实现营销闭环。

同样是在2020年,快手与木鸟民宿达成战略合作,在快手平台名宿领域进行直播带货,据悉,当时木鸟民宿的快手本地生活店上线了网红民宿600余套,覆盖不同城市,而快手则对木鸟民宿的特色房源给予流量和曝光的支持。

在抖音、快手之外,小红书上有关民宿的笔记数也在呈现出快速增长的趋势,据公开资料显示,在2020年,小红书用户全年笔记发布数同比增长超150%,其中民宿同比增长率则超过500%。

“对于国内民宿市场来说,爱彼迎的离开影响并不大,但和爱彼迎不同,抖音快手小红书这些掌握着新流量的平台,才是国内民宿市场一线梯队品牌不容忽视的对手,毕竟在内容分发、营销、获客和社交等优势上,这些民宿平台目前来说是很难跨界进入的,因此对于民宿行业来说,爱彼迎这个‘老师傅’出走中国市场后,头部梯队的民宿平台现在又成为了摆在抖音快手小红书们面前的‘老师傅’了”,一位民宿行业从业者感慨道。

据此前中国旅游与民宿发展协会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国内民宿行业发展研究报告》显示,虽然在疫情之下的2020年,民宿的市场规模下降至125.8亿元,但仅在2021年的上半年,就已经呈现出回升的态势,市场规模来到了201亿元,已接近2019年的全年水平。

或许,伴随着市场的回暖,民宿行业又将迎来新老更迭的权力游戏。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