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5千万卖掉代建业务,13亿美元债寻求重组,当代置业继续自救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5千万卖掉代建业务,13亿美元债寻求重组,当代置业继续自救

陷入债务危机后,当代置业的资产处置进展并不顺利。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记者|牛钰

出售旗下物业板块第一服务失败后,陷入流动性危机的当代置业依旧在寻求自救,这次要割舍曾引以为傲的绿色科技代建子公司。

6月6日,当代置业(01107.HK)公告称,6月4日,其间接全资附属公司绿色智慧投资(卖方)与独立第三方腾云筑科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买方)及目标公司北京当代绿建工程项目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当代管理”)订立股权转让协议,卖方同意向买方出售当代绿建工程全部股权,交易对价为4947.4万元。

公告显示,当代绿建工程为当代置业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设有两家分公司。此外,当代绿建工程已投资10家公司,包括8家并表附属公司和两家不并表公司。出售事项完成后,当代绿建工程及其附属公司将不再是当代置业的附属公司,其财务业绩将不再综合计入集团的财务业绩。

当代管理成立于2016年,以代建业务为核心,同大多数代建公司一样,当代管理主要为政府、商业、资方提供项目代建,即并不成为项目操盘方,而是以轻资产的模式提供运营、咨询、代建服务,有时也会带资代建、小股操盘、或进行品牌授权使用并代建管理。

官方信息显示,其已布局12个省25个城市,有40多个在管项目,如南宁的当代锦园MΟΜΛ、西安当代宏府大厦等,去年下半年,当代管理还在积极探索拓展市场,获取郑州市金水区代建项目、蚌埠市文雅书苑项目、河北承德代建项目。

虽然规模较小,但以“绿色科技”作为发展特色的当代,在一众发展代建板块的开发商中也有一定知名度。就在一年前的5月底,代建龙头绿城管理曾牵头成立“轻资产联盟”,当代管理与中原建业、华润置地、金地管理等均位列联盟成员。

代建如今正在成为房企寻求“新发展模式”的方向之一,绿色建筑也是“双碳”目标下房企的必修课程,对于当代置业来说,原本该是大力发展其代建板块的好时机,但其身处流动性危机的漩涡,又背负资产处置难、销售遇冷的市场压力,能够顺利出售资产回血才是重中之重。

2021年10月当代置业面临美元债正式违约的困局,决意出售旗下刚在港交所上市一年的物管公司“第一服务控股”,还在当年10月与融创服务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交易金额约为6.93亿元,不过,谈判了3个月后,这笔交易却没能最终成行。

简单而言,这宗交易失败主要是融创服务最初打算以较高的溢价收购第一服务,但受当代置业美元债违约及物管在港股估值的持续低迷影响,融创方意图调低收购价格,但当代置业到最后关头对调整价格反悔,停止了交易。

业内人士认为,此次当代置业出售的绿建代建公司,与第一服务相比体量较小,估值变动等复杂问题牵涉少,并且作为轻资产板块资金沉淀不大,对于买方来说压力较轻。

接盘方腾云筑科置业是世纪金源旗下公司,这家擅长做商业地产大盘的房企,近年也在尝试轻重并行模式,腾云筑科即其泛地产的轻资产平台,与当代管理的绿色科技概念相似。

界面新闻注意到,双方的交易或许已谈判落地许久,今年5月12日腾云筑科与当代置业联合成立腾云摩码科技公司,并且早于今年3月份,“腾云摩码绿建”便已出现在行业内的论坛、峰会上。

除了出售股权回笼现金,根据当地置业的公告,交易完成后还可以豁免一些债务问题。当代绿建工程将豁免当代置业的其他应收账款约6226.8万元。同时,当代置业也将豁免当代绿建工程的其他应付账款约2031.7万元,债务豁免收益4195.1万元。

显然,作为买房的世纪金源同意了这一债务豁免的代价,毕竟目前近5000万的交易对价,是由当代管理在管项目余下协议期间将产生的7成现金流金额,当代已扣除了30%的风险计提,还约定可分三期付款,第三期付款2473.69万。

但当代置业能否收到第三期付款也存在一定的前提,从2022年3月31日起计21个月内,若当代管理无法实现7067万的70%,则买方无须支付第三期费用,若实现70%目标但未达100%,买方支付50%的第三期付款。

也就是说,除非达到或超过评估目标的100%,当代置业才能收到4947.4万元的总交易对价。 叠加免除的应收账款,当代置业此次交易的总收益约6700万元至9170万元。

目前,当代置业因无法刊发2021年经审计的年报而处于停牌中,已多月未更新营运业绩,但从此前一份交易公告可以看出,市场销售端令其化债举步维艰。

此前4月8日,当代置业将旗下合肥附属公司股权转给肥东斌锋,出售所得款项净额为4000万元,将用作偿还集团现有债务。其在公告中表示,主要由于肥东项目下的楼盘销售陷入停滞,销售价格大幅下跌,建筑工程目前已暂停,出售项目可减少损失,回流现金也可为集团解压。

以此计算,两个月内,当代置业成功出售公司股权最多可回笼现金9000万元,这些资金都将用于维持公司正常运营。

至于债务方面,目前其存续5笔美元债,未偿还本金超13亿美元,将统一进行债务重组。根据当代置业官微最新公告披露,将于6月29日召开债权人大会,如果流程顺利,将在未来几个月内最终完成海外债务的重组,全面解除境外高息债的违约状况。

而即便解除债务危机,在融资遇阻的情况下,当代置业仍旧需要处理资产、抢抓销售,以回笼资金重回良性的发展道路。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当代置业

  • 当代置业延发年度业绩,今起停牌
  • 当代置业:所有未偿还2023年票据将于12月29日全额赎回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5千万卖掉代建业务,13亿美元债寻求重组,当代置业继续自救

陷入债务危机后,当代置业的资产处置进展并不顺利。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记者|牛钰

出售旗下物业板块第一服务失败后,陷入流动性危机的当代置业依旧在寻求自救,这次要割舍曾引以为傲的绿色科技代建子公司。

6月6日,当代置业(01107.HK)公告称,6月4日,其间接全资附属公司绿色智慧投资(卖方)与独立第三方腾云筑科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买方)及目标公司北京当代绿建工程项目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当代管理”)订立股权转让协议,卖方同意向买方出售当代绿建工程全部股权,交易对价为4947.4万元。

公告显示,当代绿建工程为当代置业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设有两家分公司。此外,当代绿建工程已投资10家公司,包括8家并表附属公司和两家不并表公司。出售事项完成后,当代绿建工程及其附属公司将不再是当代置业的附属公司,其财务业绩将不再综合计入集团的财务业绩。

当代管理成立于2016年,以代建业务为核心,同大多数代建公司一样,当代管理主要为政府、商业、资方提供项目代建,即并不成为项目操盘方,而是以轻资产的模式提供运营、咨询、代建服务,有时也会带资代建、小股操盘、或进行品牌授权使用并代建管理。

官方信息显示,其已布局12个省25个城市,有40多个在管项目,如南宁的当代锦园MΟΜΛ、西安当代宏府大厦等,去年下半年,当代管理还在积极探索拓展市场,获取郑州市金水区代建项目、蚌埠市文雅书苑项目、河北承德代建项目。

虽然规模较小,但以“绿色科技”作为发展特色的当代,在一众发展代建板块的开发商中也有一定知名度。就在一年前的5月底,代建龙头绿城管理曾牵头成立“轻资产联盟”,当代管理与中原建业、华润置地、金地管理等均位列联盟成员。

代建如今正在成为房企寻求“新发展模式”的方向之一,绿色建筑也是“双碳”目标下房企的必修课程,对于当代置业来说,原本该是大力发展其代建板块的好时机,但其身处流动性危机的漩涡,又背负资产处置难、销售遇冷的市场压力,能够顺利出售资产回血才是重中之重。

2021年10月当代置业面临美元债正式违约的困局,决意出售旗下刚在港交所上市一年的物管公司“第一服务控股”,还在当年10月与融创服务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交易金额约为6.93亿元,不过,谈判了3个月后,这笔交易却没能最终成行。

简单而言,这宗交易失败主要是融创服务最初打算以较高的溢价收购第一服务,但受当代置业美元债违约及物管在港股估值的持续低迷影响,融创方意图调低收购价格,但当代置业到最后关头对调整价格反悔,停止了交易。

业内人士认为,此次当代置业出售的绿建代建公司,与第一服务相比体量较小,估值变动等复杂问题牵涉少,并且作为轻资产板块资金沉淀不大,对于买方来说压力较轻。

接盘方腾云筑科置业是世纪金源旗下公司,这家擅长做商业地产大盘的房企,近年也在尝试轻重并行模式,腾云筑科即其泛地产的轻资产平台,与当代管理的绿色科技概念相似。

界面新闻注意到,双方的交易或许已谈判落地许久,今年5月12日腾云筑科与当代置业联合成立腾云摩码科技公司,并且早于今年3月份,“腾云摩码绿建”便已出现在行业内的论坛、峰会上。

除了出售股权回笼现金,根据当地置业的公告,交易完成后还可以豁免一些债务问题。当代绿建工程将豁免当代置业的其他应收账款约6226.8万元。同时,当代置业也将豁免当代绿建工程的其他应付账款约2031.7万元,债务豁免收益4195.1万元。

显然,作为买房的世纪金源同意了这一债务豁免的代价,毕竟目前近5000万的交易对价,是由当代管理在管项目余下协议期间将产生的7成现金流金额,当代已扣除了30%的风险计提,还约定可分三期付款,第三期付款2473.69万。

但当代置业能否收到第三期付款也存在一定的前提,从2022年3月31日起计21个月内,若当代管理无法实现7067万的70%,则买方无须支付第三期费用,若实现70%目标但未达100%,买方支付50%的第三期付款。

也就是说,除非达到或超过评估目标的100%,当代置业才能收到4947.4万元的总交易对价。 叠加免除的应收账款,当代置业此次交易的总收益约6700万元至9170万元。

目前,当代置业因无法刊发2021年经审计的年报而处于停牌中,已多月未更新营运业绩,但从此前一份交易公告可以看出,市场销售端令其化债举步维艰。

此前4月8日,当代置业将旗下合肥附属公司股权转给肥东斌锋,出售所得款项净额为4000万元,将用作偿还集团现有债务。其在公告中表示,主要由于肥东项目下的楼盘销售陷入停滞,销售价格大幅下跌,建筑工程目前已暂停,出售项目可减少损失,回流现金也可为集团解压。

以此计算,两个月内,当代置业成功出售公司股权最多可回笼现金9000万元,这些资金都将用于维持公司正常运营。

至于债务方面,目前其存续5笔美元债,未偿还本金超13亿美元,将统一进行债务重组。根据当代置业官微最新公告披露,将于6月29日召开债权人大会,如果流程顺利,将在未来几个月内最终完成海外债务的重组,全面解除境外高息债的违约状况。

而即便解除债务危机,在融资遇阻的情况下,当代置业仍旧需要处理资产、抢抓销售,以回笼资金重回良性的发展道路。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