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深陷困境,寺库还能撑多久?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陷困境,寺库还能撑多久?

不到5年的时间,曾经风光无限的寺库竟然陷入如此僵局。

文|英赫时尚商业评论

据企查查APP显示,奢侈品电商平台寺库日前因拖欠入驻商家货款,被商家起诉至法院,最终被判决支付货款并退还保证金共计136万余元。

股价暴跌、面临退市、资金链紧张、欠薪、消费者维权,从去年开始寺库就屡屡被曝光负面新闻。在如今中国境内奢侈品消费大增长的背景下,寺库的路似乎越走越窄,如今已经站在退市的边缘。

面对种种问题,不禁让人担忧曾经的「中国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已经走到了尽头吗?

风光的曾经

2007年,在山东做传统家电代理的李日学第一次拿到风险投资,彼时的李日学嗅到了电商的风口,创立高端家电平台绿魔方网。

2008年7月,李日学创办寺库,凭借着奢侈品电商服务的差异化路径,在垂直电商领域寺库获得多笔融资支持。成立初期,寺库主营业务涉及奢侈品网上销售、实体体验会所、奢侈品鉴定、养护服务等方面。相比Farfetch、YNAP等国外知名的奢侈品电商品牌,寺库有着非常明显的地缘优势,也更加迎合国人的消费习惯。

「买电器能想到京东,买女装想到淘宝,买奢侈品想到寺库。」这是寺库创始人李日学对寺库最初的品牌设想。

2017年可以说是寺库全面爆发的一年。2017年北京时间9月22日晚21点22分,寺库正式敲响纳斯达克的开市钟,成功在美股挂牌交易,股票代码为「SECO」,成为「中国奢侈品电商第一股」,首日即破发,以12.1美元/股开盘。

上市成为了寺库的巅峰,其市值曾一度达到了7.7亿美元,2017财年全年,寺库GMV达到52.264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增长51.6%;净收入人民币37.405亿元,同比增长44.2%。同年,寺库新增了80个合作品牌,其中Corto Moltedo、Forevermark、House of Fraser等海外品牌都是首次登陆中国在线平台。

那时的寺库,从成交额和收入的的增长速度来看,表现都远超于行业平均24%的增幅,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大步快跑的中国奢侈品互联网公司,迅速攻略全球奢侈品市场。

根据财报显示,2018财年内寺库实现了53.88亿元营收,同比增长44.04%;2019财年内寺库实现68.46亿元营收,同比增长27.06%,虽然,营收增幅一直处于下降态势,但一直出于盈利状态。但随着2020年疫情的开始,寺库的局面急转直下,呈现出了另一番“景象”。

不曾想到,不到5年的时间,曾经风光无限的寺库竟然陷入如此僵局。

没落的开始

去年开始,寺库频繁传出资金链断裂、拖欠员工薪资、拖欠货款,此外,多次因商品质量问题和违反广告法被罚款的新闻也频频出现在公众面前。

从2021年年初开始,寺库时不时就会被曝出资金链断裂的传闻,曾有多家自称寺库供应商的人士在网络上爆料,称有上百家供应商未能按时收到寺库的款项。与此同时,不少自称是寺库员工的网友在脉脉等社交媒体上控诉寺库拖欠员工薪资。

另一个佐证寺库资金链紧张的,是其被大量冻结的股权。据企查查显示,2021年下半年至今,寺库累计被冻结了1.53亿股权,被冻结股权标的的企业包括北京寺库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北京库银金科技有限公司、西安寺库文创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寺库天下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库云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奢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上海寺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等子公司。

此外,寺库还被消费者频频在公开投诉平台上投诉。据黑猫投诉显示,截至2022年1月5日,寺库在该平台共有8343条相关投诉,其中官方回复7837条,已完成的投诉为3518条,还不到总投诉量的半数。消费者在黑猫投诉上对寺库的满意度只有三星。

投诉理由主要集中在不发货、不退款方面。从黑猫投诉近期的投诉来看,从2021年双十一之后,大量网友在寺库平台拍下的商品迟迟不发货,申请退款之后也始终不予退款,客服也联系不到。好不容易联系上客服,对方却表示系统升级,退款时间不确定。

雪上加霜的是,寺库还被扒出直播数据造假。2020年6月寺库在快手做了一场专场直播,终场战报宣称成交总额1.05亿元,但网友通过第三方数据平台查询发现,当晚该主播小伊伊销售额只有867.03万,根本没有上亿。

此外,由于涉及的法律诉讼太多,寺库多次传出被冻结股权的消息。天眼查资料显示,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2021年11月16日新增股权冻结信息,被冻结股权1.2亿元。11月中下旬,上海寺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新增1000万元股权被冻结信息,11月份寺库累计被冻结股权数额达1.6亿元。

1月5日,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寺库目前已经累计被冻结1.53亿持有的股份,涉及的企业包括上海寺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北京库银金控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奢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

同时,这几年我国奢侈品的市场潜力巨大,入局的玩家也越来越多。根据贝恩的报告《2020年中国奢侈品市场:势不可挡》,中国内地在全球市场的占比从2019年的11%上升到2020年的20%,且预计这一数据还会继续增长。

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闲置高端消费品零售行业研究报告》也显示,2020年中国闲置高端消费品零售行业市场规模已经达到510.1亿元,2025年这一数字可能会达到2080亿元的高度。

市场吸引力巨大,引来无数「英雄」同台竞技,如今二手奢侈品市场的头部玩家还有红布林、妃鱼、胖虎等,这些平台很多已经获得了多轮融资。

巨头也下场加入奢侈品混战,阿里发布了天猫奢品,京东打造了奢品矩阵。而奢侈品品牌的销售触角也非常深,除了线下门店外,奢侈品品牌自有的线上商城、小程序、直播等渠道都可以销售正品。相比之下,奢侈品牌自有的官方店更受消费者信赖。

无力的自救

国内奢侈品市场潜力大,但同时奢侈品电商盈利空间有限,发展容易陷入瓶颈,寺库也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

因此从2013年左右开始,寺库就积极往多元化方向布局,拓展珠宝首饰、美妆护肤、服装等品类,豪车私人飞机游艇等高价值商品。寺库CEO李日学曾说过,寺库并不只是奢侈品电商,而是定位于高端消费的服务平台。

2015年开始,寺库上线豪车板块,先后与玛莎拉蒂、兰博基尼等豪车品牌合作全球首发,10台玛莎拉蒂新品SUV 1小时售罄。

上市后,寺库以高端消费和新零售场景为中心进行战略布局。2017年11月,寺库宣布启动 「5+2+1」战略,即推动青岛、长沙、杭州、厦门、天津五大城市的线下体验中心、两大高端定制酒店和一批品牌旗舰店的落地。

2018年,寺库还瞄准了下沉市场,推出社交电商「库店」,商品主要是食品生鲜、百货家居、美妆护肤等品类,产品销售方式主要是通过招募店主以及社交裂变的方式。据寺库介绍,上线6个月后,库店拥有了10万店主,平台GMV突破了1亿元。

虽然库店取得了一些成绩,可毕竟社交电商的玩家已经很多,库店既没有先发优势、也没有流量优势,2019年6月传出裁员消息之后就消失了。

2018年十周年,寺库迎来了从奢侈品电商向精品生活的蜕变,还启用全新slogan「给你全世界的美好」,逐渐补充了寺库商业、寺库金融、寺库智能、寺库社群等板块。

虽然寺库在5年里不断拓展品类,SKU数量达到30万件,但寺库在转型上做的努力却收效甚微。分析寺库的财报可见,寺库的收入结构中,2019年第四季度至2020年第三季度商品销售占比分别是96.8%、95.5%、96.7%、95.9%,这四个季度寺库其他业务板块贡献的收入都低于5%,也就是说寺库的收入来源主要还是来自奢侈品销售,由此可见寺库开展的新业务进展不顺。

为了活下去,寺库也在赶风口。2020年,寺库开始联合短视频平台试水直播带货。2020年6月6日晚,寺库与快手、浙江卫视著名主持人华少开展直播合作,华少1秒钟售空了寺库的GUCCI虎头腰包,10分钟总成交额超1000万元。

次日,寺库还与快手开启了「寺库24小时奢侈品专场」直播。618期间,寺库还尝试了「直播+大促」的新玩法,打造奢侈品直播国内、国际两大阵地。

2021年,寺库也加大了对直播带货领域的投入。2021年1月,寺库与美盛文化子公司北京盛媒科技合资设立子公司进行直播带货,寺库提供带货产品。2021年3月,寺库与快手方面合作的奢侈品直播基地启动运营,该基地拥有7000平方米走播站台,可供300位大人同时直播。

然而,在直播带货上的努力,并没有让寺库的财务状况改观。

2020年寺库由盈转亏。根据2020年财报,寺库集团2020年营业收入60.20亿元,毛利润8.81亿元,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7186.4万元,而2019年同期盈利则为1.54亿元。

而这份糟糕的财报一度让寺库「拿不出手」,因为延迟发布财报,寺库还被纳斯达克警告。

进入2021年,寺库的情况也没改善多少。未经审计的2021年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寺库营收15.256亿元,去年同期营收23.115亿元,同比下降约34%,GMV同比下滑17.7%至50.278亿元人民币;亏损从去年的3660万元扩大至3983万元;毛利润为3.025亿元,同比减少18.3%。

股价的情况比财报更不堪。截至2022年1月5日,寺库收盘价仅为0.433美元。其实2021年11月4日之后,寺库的收盘价就一直处于1美元以下,根据“纳斯达克1美元警告”规则,寺库如果不申请破产也快要被退市了。

全面的溃败让创始人李日学也招架不住,2021年1月初,李日学就曾表达过希望寺库被收购,完成私有化,但直到今天都没有人愿意接手这块「烫手山芋」。

没有人「接盘」,李日学只好自己硬着头皮继续寻找寺库的出路。在2021年7月的寺库十三周年庆上,李日学宣布启动新战略,要在全国范围内通过直营加盟、联合合伙人等形式开设超过300家新零售门店「城市第三空间」,为会员提供二手寄卖、养护、鉴定、私人订制等专业服务。而这一最新动作成效如何,还有待观察。

从电商平台、社交电商到直播带货,这几年大热的互联网玩法寺库都尝试过,可惜都没能帮助其实现自救,重拾消费者和资本市场对它的信心。新的一年,寺库还能撑多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寺库

2.5k
  • 趣店押注奢侈品电商浮亏数亿,寺库在退市破产风险下否认跑路后、宣布融资400万美元、资方背景信息尚不明
  • 上海寺库电商公司被申请破产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深陷困境,寺库还能撑多久?

不到5年的时间,曾经风光无限的寺库竟然陷入如此僵局。

文|英赫时尚商业评论

据企查查APP显示,奢侈品电商平台寺库日前因拖欠入驻商家货款,被商家起诉至法院,最终被判决支付货款并退还保证金共计136万余元。

股价暴跌、面临退市、资金链紧张、欠薪、消费者维权,从去年开始寺库就屡屡被曝光负面新闻。在如今中国境内奢侈品消费大增长的背景下,寺库的路似乎越走越窄,如今已经站在退市的边缘。

面对种种问题,不禁让人担忧曾经的「中国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已经走到了尽头吗?

风光的曾经

2007年,在山东做传统家电代理的李日学第一次拿到风险投资,彼时的李日学嗅到了电商的风口,创立高端家电平台绿魔方网。

2008年7月,李日学创办寺库,凭借着奢侈品电商服务的差异化路径,在垂直电商领域寺库获得多笔融资支持。成立初期,寺库主营业务涉及奢侈品网上销售、实体体验会所、奢侈品鉴定、养护服务等方面。相比Farfetch、YNAP等国外知名的奢侈品电商品牌,寺库有着非常明显的地缘优势,也更加迎合国人的消费习惯。

「买电器能想到京东,买女装想到淘宝,买奢侈品想到寺库。」这是寺库创始人李日学对寺库最初的品牌设想。

2017年可以说是寺库全面爆发的一年。2017年北京时间9月22日晚21点22分,寺库正式敲响纳斯达克的开市钟,成功在美股挂牌交易,股票代码为「SECO」,成为「中国奢侈品电商第一股」,首日即破发,以12.1美元/股开盘。

上市成为了寺库的巅峰,其市值曾一度达到了7.7亿美元,2017财年全年,寺库GMV达到52.264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增长51.6%;净收入人民币37.405亿元,同比增长44.2%。同年,寺库新增了80个合作品牌,其中Corto Moltedo、Forevermark、House of Fraser等海外品牌都是首次登陆中国在线平台。

那时的寺库,从成交额和收入的的增长速度来看,表现都远超于行业平均24%的增幅,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大步快跑的中国奢侈品互联网公司,迅速攻略全球奢侈品市场。

根据财报显示,2018财年内寺库实现了53.88亿元营收,同比增长44.04%;2019财年内寺库实现68.46亿元营收,同比增长27.06%,虽然,营收增幅一直处于下降态势,但一直出于盈利状态。但随着2020年疫情的开始,寺库的局面急转直下,呈现出了另一番“景象”。

不曾想到,不到5年的时间,曾经风光无限的寺库竟然陷入如此僵局。

没落的开始

去年开始,寺库频繁传出资金链断裂、拖欠员工薪资、拖欠货款,此外,多次因商品质量问题和违反广告法被罚款的新闻也频频出现在公众面前。

从2021年年初开始,寺库时不时就会被曝出资金链断裂的传闻,曾有多家自称寺库供应商的人士在网络上爆料,称有上百家供应商未能按时收到寺库的款项。与此同时,不少自称是寺库员工的网友在脉脉等社交媒体上控诉寺库拖欠员工薪资。

另一个佐证寺库资金链紧张的,是其被大量冻结的股权。据企查查显示,2021年下半年至今,寺库累计被冻结了1.53亿股权,被冻结股权标的的企业包括北京寺库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北京库银金科技有限公司、西安寺库文创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寺库天下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库云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奢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上海寺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等子公司。

此外,寺库还被消费者频频在公开投诉平台上投诉。据黑猫投诉显示,截至2022年1月5日,寺库在该平台共有8343条相关投诉,其中官方回复7837条,已完成的投诉为3518条,还不到总投诉量的半数。消费者在黑猫投诉上对寺库的满意度只有三星。

投诉理由主要集中在不发货、不退款方面。从黑猫投诉近期的投诉来看,从2021年双十一之后,大量网友在寺库平台拍下的商品迟迟不发货,申请退款之后也始终不予退款,客服也联系不到。好不容易联系上客服,对方却表示系统升级,退款时间不确定。

雪上加霜的是,寺库还被扒出直播数据造假。2020年6月寺库在快手做了一场专场直播,终场战报宣称成交总额1.05亿元,但网友通过第三方数据平台查询发现,当晚该主播小伊伊销售额只有867.03万,根本没有上亿。

此外,由于涉及的法律诉讼太多,寺库多次传出被冻结股权的消息。天眼查资料显示,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2021年11月16日新增股权冻结信息,被冻结股权1.2亿元。11月中下旬,上海寺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新增1000万元股权被冻结信息,11月份寺库累计被冻结股权数额达1.6亿元。

1月5日,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寺库目前已经累计被冻结1.53亿持有的股份,涉及的企业包括上海寺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北京库银金控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奢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

同时,这几年我国奢侈品的市场潜力巨大,入局的玩家也越来越多。根据贝恩的报告《2020年中国奢侈品市场:势不可挡》,中国内地在全球市场的占比从2019年的11%上升到2020年的20%,且预计这一数据还会继续增长。

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闲置高端消费品零售行业研究报告》也显示,2020年中国闲置高端消费品零售行业市场规模已经达到510.1亿元,2025年这一数字可能会达到2080亿元的高度。

市场吸引力巨大,引来无数「英雄」同台竞技,如今二手奢侈品市场的头部玩家还有红布林、妃鱼、胖虎等,这些平台很多已经获得了多轮融资。

巨头也下场加入奢侈品混战,阿里发布了天猫奢品,京东打造了奢品矩阵。而奢侈品品牌的销售触角也非常深,除了线下门店外,奢侈品品牌自有的线上商城、小程序、直播等渠道都可以销售正品。相比之下,奢侈品牌自有的官方店更受消费者信赖。

无力的自救

国内奢侈品市场潜力大,但同时奢侈品电商盈利空间有限,发展容易陷入瓶颈,寺库也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

因此从2013年左右开始,寺库就积极往多元化方向布局,拓展珠宝首饰、美妆护肤、服装等品类,豪车私人飞机游艇等高价值商品。寺库CEO李日学曾说过,寺库并不只是奢侈品电商,而是定位于高端消费的服务平台。

2015年开始,寺库上线豪车板块,先后与玛莎拉蒂、兰博基尼等豪车品牌合作全球首发,10台玛莎拉蒂新品SUV 1小时售罄。

上市后,寺库以高端消费和新零售场景为中心进行战略布局。2017年11月,寺库宣布启动 「5+2+1」战略,即推动青岛、长沙、杭州、厦门、天津五大城市的线下体验中心、两大高端定制酒店和一批品牌旗舰店的落地。

2018年,寺库还瞄准了下沉市场,推出社交电商「库店」,商品主要是食品生鲜、百货家居、美妆护肤等品类,产品销售方式主要是通过招募店主以及社交裂变的方式。据寺库介绍,上线6个月后,库店拥有了10万店主,平台GMV突破了1亿元。

虽然库店取得了一些成绩,可毕竟社交电商的玩家已经很多,库店既没有先发优势、也没有流量优势,2019年6月传出裁员消息之后就消失了。

2018年十周年,寺库迎来了从奢侈品电商向精品生活的蜕变,还启用全新slogan「给你全世界的美好」,逐渐补充了寺库商业、寺库金融、寺库智能、寺库社群等板块。

虽然寺库在5年里不断拓展品类,SKU数量达到30万件,但寺库在转型上做的努力却收效甚微。分析寺库的财报可见,寺库的收入结构中,2019年第四季度至2020年第三季度商品销售占比分别是96.8%、95.5%、96.7%、95.9%,这四个季度寺库其他业务板块贡献的收入都低于5%,也就是说寺库的收入来源主要还是来自奢侈品销售,由此可见寺库开展的新业务进展不顺。

为了活下去,寺库也在赶风口。2020年,寺库开始联合短视频平台试水直播带货。2020年6月6日晚,寺库与快手、浙江卫视著名主持人华少开展直播合作,华少1秒钟售空了寺库的GUCCI虎头腰包,10分钟总成交额超1000万元。

次日,寺库还与快手开启了「寺库24小时奢侈品专场」直播。618期间,寺库还尝试了「直播+大促」的新玩法,打造奢侈品直播国内、国际两大阵地。

2021年,寺库也加大了对直播带货领域的投入。2021年1月,寺库与美盛文化子公司北京盛媒科技合资设立子公司进行直播带货,寺库提供带货产品。2021年3月,寺库与快手方面合作的奢侈品直播基地启动运营,该基地拥有7000平方米走播站台,可供300位大人同时直播。

然而,在直播带货上的努力,并没有让寺库的财务状况改观。

2020年寺库由盈转亏。根据2020年财报,寺库集团2020年营业收入60.20亿元,毛利润8.81亿元,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7186.4万元,而2019年同期盈利则为1.54亿元。

而这份糟糕的财报一度让寺库「拿不出手」,因为延迟发布财报,寺库还被纳斯达克警告。

进入2021年,寺库的情况也没改善多少。未经审计的2021年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寺库营收15.256亿元,去年同期营收23.115亿元,同比下降约34%,GMV同比下滑17.7%至50.278亿元人民币;亏损从去年的3660万元扩大至3983万元;毛利润为3.025亿元,同比减少18.3%。

股价的情况比财报更不堪。截至2022年1月5日,寺库收盘价仅为0.433美元。其实2021年11月4日之后,寺库的收盘价就一直处于1美元以下,根据“纳斯达克1美元警告”规则,寺库如果不申请破产也快要被退市了。

全面的溃败让创始人李日学也招架不住,2021年1月初,李日学就曾表达过希望寺库被收购,完成私有化,但直到今天都没有人愿意接手这块「烫手山芋」。

没有人「接盘」,李日学只好自己硬着头皮继续寻找寺库的出路。在2021年7月的寺库十三周年庆上,李日学宣布启动新战略,要在全国范围内通过直营加盟、联合合伙人等形式开设超过300家新零售门店「城市第三空间」,为会员提供二手寄卖、养护、鉴定、私人订制等专业服务。而这一最新动作成效如何,还有待观察。

从电商平台、社交电商到直播带货,这几年大热的互联网玩法寺库都尝试过,可惜都没能帮助其实现自救,重拾消费者和资本市场对它的信心。新的一年,寺库还能撑多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