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新东方靠双语直播带货“翻红”,有内涵的直播能打开一片新天地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新东方靠双语直播带货“翻红”,有内涵的直播能打开一片新天地吗?

用户喜欢看,但能不能转化为购买力是个问题。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伍洋宇

转型直播带货之后,新东方迎来“翻红”。

6月13日,新东方港股盘中涨约15%,报14.7港元/股,新东方在线则大涨74%至10.84港元/股。自进入六月以来,新东方已连续多日上涨,累积涨幅超过180%。

股价大涨的背后是“新东方式直播带货”的出圈。

2021年,在行业困境中面临转型难题的新东方,在俞敏洪的带领下建立了“东方甄选”抖音官方号,尝试农产品带货直播,但一直未有太突出的业绩。

上周,俞敏洪又再组建“新东方直播间”,由新东方曾经的教师等人员队伍带货教育产品及教育相关产品,包括图书、智能软硬件设备和学习相关的文教用品等。

新东方之所以在踏入直播圈半年之后才掀起热潮,是因为这一次它选择将直播冠以新东方的双语教学及其独特的教学风格。

来自“东方甄选”直播间的主播董宇辉最先引起社交平台热议。董宇辉曾是新东方的英语教师,自称8年教过50万学生。他在直播间不单单是介绍商品,还会用英语来阐述商品的特点,很多瞬间会让人梦回新东方课堂。

不仅如此,董宇辉也会展示新东方老师博学的一面,在直播带货的过程中穿插历史、哲学、语文、生物、地理等学科知识,一场直播带货也就此更像脱口秀。而除了董宇辉,直播间的其他主播也会采用类似的方式推荐产品。

至此,“双语带货”成为了新东方旗下直播间最吸引人的标签。

新东方式直播带货的走红,反映了部分用户对于“更有内容的直播带货”的需求,与之相应地,这也有可能将提高后续直播带货的门槛,尤其是教育类产品的专场。

事实上,直播带货这一形式出现后,曾受到过大量指摘,被认为无非是“电视购物”在新媒体时代的复苏。但它背后其实有更庞杂的产业链,对于大多数用户而言,它有独特的消费价值,对一些商家来说,也自有其传播意义。

新东方对于直播带货的影响,一方面是打开了一个空白市场,在这片市场,直播带货不是单薄的“叫卖”与“成交”,而是可以将内容与商业融合得更为紧密,并由此吸引到受众。

另一方面,类似的直播也将为平台吸引到曾经不是直播带货受众的用户群体。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或许是一个全新的拉新手段。而如果数据能够证明这一逻辑成立,各大平台接下来也许会投入各式力量以“武装”其直播间,使其更具内涵和观看价值。

不仅是带货,直播内涵的丰富化也的确是近来一大趋势,刘畊宏的出现是证据之一。刘畊宏的健身直播自爆火以后,其抖音粉丝量已经达到了7156.8万,成为了抖音绝对意义上的“顶流”。

但直播带货更有内涵之后,平台也将面临一种可能,即更多受众如果只关注其内容而未进行消费,直播间的转化率是否会受到影响。在商业上,这一副算盘打得响么?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新东方

4.6k
  • 河南、安徽5家村镇银行第三批垫付即将开始,对象为10万至15万元客户
  • 河南:对4家村镇银行账外业务客户本金单家机构单人合并金额10万元至15万元(含)的开始垫付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新东方靠双语直播带货“翻红”,有内涵的直播能打开一片新天地吗?

用户喜欢看,但能不能转化为购买力是个问题。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伍洋宇

转型直播带货之后,新东方迎来“翻红”。

6月13日,新东方港股盘中涨约15%,报14.7港元/股,新东方在线则大涨74%至10.84港元/股。自进入六月以来,新东方已连续多日上涨,累积涨幅超过180%。

股价大涨的背后是“新东方式直播带货”的出圈。

2021年,在行业困境中面临转型难题的新东方,在俞敏洪的带领下建立了“东方甄选”抖音官方号,尝试农产品带货直播,但一直未有太突出的业绩。

上周,俞敏洪又再组建“新东方直播间”,由新东方曾经的教师等人员队伍带货教育产品及教育相关产品,包括图书、智能软硬件设备和学习相关的文教用品等。

新东方之所以在踏入直播圈半年之后才掀起热潮,是因为这一次它选择将直播冠以新东方的双语教学及其独特的教学风格。

来自“东方甄选”直播间的主播董宇辉最先引起社交平台热议。董宇辉曾是新东方的英语教师,自称8年教过50万学生。他在直播间不单单是介绍商品,还会用英语来阐述商品的特点,很多瞬间会让人梦回新东方课堂。

不仅如此,董宇辉也会展示新东方老师博学的一面,在直播带货的过程中穿插历史、哲学、语文、生物、地理等学科知识,一场直播带货也就此更像脱口秀。而除了董宇辉,直播间的其他主播也会采用类似的方式推荐产品。

至此,“双语带货”成为了新东方旗下直播间最吸引人的标签。

新东方式直播带货的走红,反映了部分用户对于“更有内容的直播带货”的需求,与之相应地,这也有可能将提高后续直播带货的门槛,尤其是教育类产品的专场。

事实上,直播带货这一形式出现后,曾受到过大量指摘,被认为无非是“电视购物”在新媒体时代的复苏。但它背后其实有更庞杂的产业链,对于大多数用户而言,它有独特的消费价值,对一些商家来说,也自有其传播意义。

新东方对于直播带货的影响,一方面是打开了一个空白市场,在这片市场,直播带货不是单薄的“叫卖”与“成交”,而是可以将内容与商业融合得更为紧密,并由此吸引到受众。

另一方面,类似的直播也将为平台吸引到曾经不是直播带货受众的用户群体。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或许是一个全新的拉新手段。而如果数据能够证明这一逻辑成立,各大平台接下来也许会投入各式力量以“武装”其直播间,使其更具内涵和观看价值。

不仅是带货,直播内涵的丰富化也的确是近来一大趋势,刘畊宏的出现是证据之一。刘畊宏的健身直播自爆火以后,其抖音粉丝量已经达到了7156.8万,成为了抖音绝对意义上的“顶流”。

但直播带货更有内涵之后,平台也将面临一种可能,即更多受众如果只关注其内容而未进行消费,直播间的转化率是否会受到影响。在商业上,这一副算盘打得响么?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