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新东方双语直播能火多久?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新东方双语直播能火多久?

新东方又开始“活过来了”。

文|中国品牌杂志

“新东方转型6个月,终于被大家看到。”

说这话的正是靠着双语带货,让新东方“东方甄选”直播间走红的的主播董宇辉。之前,这位自嘲“脸长得像兵马俑”的29岁年轻人,是一名新东方英语老师,8年间带过50万学生。

凭借“最有文化的直播间”,“新东方主播”话题于6月10日登上热搜,带动直播间3天涨粉超130万,日销售额也从百万左右涨至千万。同样飞升的,还有新东方和新东方在线两家公司股价,后者6月13日盘中一度涨超100%。

新东方,这家一家教育公司,人人都曾以为灰飞烟灭只是个时间问题。没想到新东方转换赛道,经过半年的摸索,摸索出了一套双语+知识传播+带货直播模式,再次回到了公众视线。

这一次,感觉新东方又开始“活过来了”。

转型直播

半年前,俞敏洪的转型并不被看好。

当外界还在感慨俞敏洪首播500万销售惨淡的时候,没想到,一周之后,在没有俞敏洪的直播间,东方甄选的销售额停留在几十万的级别。

据报道,东方甄选从2021年12月29日到2022年1月4日的7场直播,累计销售额不足90万。开播两个月以来,东方甄选直播间26场直播销售额454万元。

一时间,外界对俞敏洪的质疑也不断,“价格贵”、“选品差”,甚至质疑“体面退场”的俞敏洪转型直播带货是不是走错路了,毕竟这和当初“我带着几十个老师做直播是不是一年也能做上百亿?”的目标相差甚远。

虽然带货成绩他自己看了也着急,但是俞敏洪有一个特点,坚持了就会做下去。

今年1月10日,俞敏洪在个人微信公众号发文称,“现在东方甄选刚刚开始,每天的销售额还少得可怜,只有几十万块钱。但有了开始,有了目标,就没有了退路,就有了前进的理由和动力。”

直到6月10日,“双语带货”将新东方主播送上热搜,长达半年的努力在这一瞬间收获了爆炸式的回馈。

百折不挠

“东方甄选”直播的逆袭,在外界看来,是一个百折不挠的励志大戏。

新东方成立虽然还不到30年,但其创始人俞敏洪经历的挫折却能拍上两三部《中国合伙人》。

俞敏洪经历过忍辱负重。他背着现金去国外请王强、徐小平等人入伙的的故事人人皆知,有了外援,新东方的确在短期内扩大了业务,但也因有了利益,纷争也就无处不在。

从2001年开始,新东方进入三年改革期,学校产权出现瓶颈,开始进行现代化转型。但谁料小股东利益集团和俞敏洪之间产生了剧烈冲突。他们盯上了新东方董事长的位置,也瞧不起俞敏洪农民的出身,将其定义成改革过程中最大的障碍。

眼看着管理者不干事儿,整天吵来吵去,内耗超出了建设,俞敏洪自动让出了董事长的位置,“如果以我离开一段时间或彻底离开,能换来新东方团队的团结,我愿意”。

他转头扎进了学校建设,带领学校业绩更上一层楼的同时,也让其他股东明白,新东方董事长这个位置不是谁都能干,最后又被请了回来。这种回马一枪的行为,宛如电影情节。

新东方主播团队

2003年非典,教培机构停课,一面是学生退费,一面是工资和房租的固定支出。俞敏洪找来700万资金救急,为覆盖退款金额,还专门找到银行领导提高日支取限额。尽管知道这样做新东方可能将身无分文,但他依然坚持了退费。

俞敏洪还立下了规矩:新东方账上的钱必须能够满足,如果有一天新东方突然倒闭,或者说突然不做了,能退还所有学生的学费并支付所有员工的离职工资。

这条规定也使新东方在2021年最大的业务K9停止时,得以体面收场。彼时有接近1500个教学点退租,光装修费就有六七十个亿。还有违约金、押金、学生退费和离职员工工资……因为这条规矩,新东方才没自乱阵脚。

能火多久?

挫败感人人都有,大时代里人人都晕头转向。一整个行业消失了,但新东方没有,而且没有几天就跑到全然陌生的直播行业里试图找到生存机会,可以说是行动迅捷且态度顽强。记得一开始新东方直播卖农产品,还被诸多社会贤达口诛笔伐,认为是不务正业。

现在类似的批评却不好再说出口,因为别人的确在直播里干着自己的本业---教育,顺道也卖点货。

新东方主播董宇辉

六个月后,他们终于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

如今的东方甄选,俨然成为新东方转型的首个“样板工程”。

俞敏洪在5月份的空中亚布力论坛上表示,新东方背后有两套体系:第一套是新东方的销售体系,以东方甄选直播平台为核心,未来扩大成一个综合销售体系;第二套是新东方的产品体系,包括外部产品体系和自有产品库。

不过,如今的东方臻选直播间虽然热闹,但这种喧嚣的背后,有多少是冲着新奇的双语直播而来,有多少是被商品所吸引,仍然需要打上问号。整体来看,它的体量和影响力都算不上抖音带货圈的顶流。

另一方面,俞敏洪和新东方想要在带货直播上更进一步,除了双语直播之类的妙手外,势必也要向其他大主播一样,深入到供应链的上游,从根本上掌握商品价格话语权。这对于仍处于低谷的新东方而言,将是长期而巨大的资源和资金投入负担。

双语直播虽好,但只能锦上添花,无法雪中送炭。依靠英语起家的俞敏洪,在尝到了这门传统艺能嫁接到直播带货的新红利之后,仍然需要经历直播带货的漫长打怪升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新东方

4.6k
  • 港股收评:两大指数大跌,香港恒指跌破20000整数关,光伏太阳能股、回港中概股领跌
  • 港股哔哩哔哩跌超10%,回港中概股持续走低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新东方双语直播能火多久?

新东方又开始“活过来了”。

文|中国品牌杂志

“新东方转型6个月,终于被大家看到。”

说这话的正是靠着双语带货,让新东方“东方甄选”直播间走红的的主播董宇辉。之前,这位自嘲“脸长得像兵马俑”的29岁年轻人,是一名新东方英语老师,8年间带过50万学生。

凭借“最有文化的直播间”,“新东方主播”话题于6月10日登上热搜,带动直播间3天涨粉超130万,日销售额也从百万左右涨至千万。同样飞升的,还有新东方和新东方在线两家公司股价,后者6月13日盘中一度涨超100%。

新东方,这家一家教育公司,人人都曾以为灰飞烟灭只是个时间问题。没想到新东方转换赛道,经过半年的摸索,摸索出了一套双语+知识传播+带货直播模式,再次回到了公众视线。

这一次,感觉新东方又开始“活过来了”。

转型直播

半年前,俞敏洪的转型并不被看好。

当外界还在感慨俞敏洪首播500万销售惨淡的时候,没想到,一周之后,在没有俞敏洪的直播间,东方甄选的销售额停留在几十万的级别。

据报道,东方甄选从2021年12月29日到2022年1月4日的7场直播,累计销售额不足90万。开播两个月以来,东方甄选直播间26场直播销售额454万元。

一时间,外界对俞敏洪的质疑也不断,“价格贵”、“选品差”,甚至质疑“体面退场”的俞敏洪转型直播带货是不是走错路了,毕竟这和当初“我带着几十个老师做直播是不是一年也能做上百亿?”的目标相差甚远。

虽然带货成绩他自己看了也着急,但是俞敏洪有一个特点,坚持了就会做下去。

今年1月10日,俞敏洪在个人微信公众号发文称,“现在东方甄选刚刚开始,每天的销售额还少得可怜,只有几十万块钱。但有了开始,有了目标,就没有了退路,就有了前进的理由和动力。”

直到6月10日,“双语带货”将新东方主播送上热搜,长达半年的努力在这一瞬间收获了爆炸式的回馈。

百折不挠

“东方甄选”直播的逆袭,在外界看来,是一个百折不挠的励志大戏。

新东方成立虽然还不到30年,但其创始人俞敏洪经历的挫折却能拍上两三部《中国合伙人》。

俞敏洪经历过忍辱负重。他背着现金去国外请王强、徐小平等人入伙的的故事人人皆知,有了外援,新东方的确在短期内扩大了业务,但也因有了利益,纷争也就无处不在。

从2001年开始,新东方进入三年改革期,学校产权出现瓶颈,开始进行现代化转型。但谁料小股东利益集团和俞敏洪之间产生了剧烈冲突。他们盯上了新东方董事长的位置,也瞧不起俞敏洪农民的出身,将其定义成改革过程中最大的障碍。

眼看着管理者不干事儿,整天吵来吵去,内耗超出了建设,俞敏洪自动让出了董事长的位置,“如果以我离开一段时间或彻底离开,能换来新东方团队的团结,我愿意”。

他转头扎进了学校建设,带领学校业绩更上一层楼的同时,也让其他股东明白,新东方董事长这个位置不是谁都能干,最后又被请了回来。这种回马一枪的行为,宛如电影情节。

新东方主播团队

2003年非典,教培机构停课,一面是学生退费,一面是工资和房租的固定支出。俞敏洪找来700万资金救急,为覆盖退款金额,还专门找到银行领导提高日支取限额。尽管知道这样做新东方可能将身无分文,但他依然坚持了退费。

俞敏洪还立下了规矩:新东方账上的钱必须能够满足,如果有一天新东方突然倒闭,或者说突然不做了,能退还所有学生的学费并支付所有员工的离职工资。

这条规定也使新东方在2021年最大的业务K9停止时,得以体面收场。彼时有接近1500个教学点退租,光装修费就有六七十个亿。还有违约金、押金、学生退费和离职员工工资……因为这条规矩,新东方才没自乱阵脚。

能火多久?

挫败感人人都有,大时代里人人都晕头转向。一整个行业消失了,但新东方没有,而且没有几天就跑到全然陌生的直播行业里试图找到生存机会,可以说是行动迅捷且态度顽强。记得一开始新东方直播卖农产品,还被诸多社会贤达口诛笔伐,认为是不务正业。

现在类似的批评却不好再说出口,因为别人的确在直播里干着自己的本业---教育,顺道也卖点货。

新东方主播董宇辉

六个月后,他们终于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

如今的东方甄选,俨然成为新东方转型的首个“样板工程”。

俞敏洪在5月份的空中亚布力论坛上表示,新东方背后有两套体系:第一套是新东方的销售体系,以东方甄选直播平台为核心,未来扩大成一个综合销售体系;第二套是新东方的产品体系,包括外部产品体系和自有产品库。

不过,如今的东方臻选直播间虽然热闹,但这种喧嚣的背后,有多少是冲着新奇的双语直播而来,有多少是被商品所吸引,仍然需要打上问号。整体来看,它的体量和影响力都算不上抖音带货圈的顶流。

另一方面,俞敏洪和新东方想要在带货直播上更进一步,除了双语直播之类的妙手外,势必也要向其他大主播一样,深入到供应链的上游,从根本上掌握商品价格话语权。这对于仍处于低谷的新东方而言,将是长期而巨大的资源和资金投入负担。

双语直播虽好,但只能锦上添花,无法雪中送炭。依靠英语起家的俞敏洪,在尝到了这门传统艺能嫁接到直播带货的新红利之后,仍然需要经历直播带货的漫长打怪升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