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不仅仅是自拍 极飞想让无人机为农民服务更多

无人机不仅仅是给消费者的玩具,在农业、林业、物流等等行业领域有更大的应用空间,极飞看中了这个机会,并已经在农业化方面开展了自己的商业模式。

经过几年的发展,消费级无人机无疑火了,而无人机的行业应用似乎才刚刚开始。事实上,包括农业、林业、气象、警用等无人机应用市场空间巨大,其中农业对无人机的需求尤为强烈。极飞科技( XAIRCRAFT ) 便是其中一家专注于发展农业无人机应用的创新科技企业。

“农业植保是民用无人机最大市场,年市场规模超过百亿。”前微软中国区 MVP、现极飞科技CEO彭斌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极飞是国内做农业植保无人机最早的公司之一。

以研发多旋翼无人机为主业的极飞成立于2007年,最开始曾开发消费级无人机和快递物流无人机,期间积累了深厚的无人机技术与市场实践。2013年公司高层对市场形势进行研判后,开始转向农业无人机研发,随后于2014年开始进行小规模试验,并于2015年推出第一代智能农业植保无人机产品——“农飞 P20 植保无人机系统(XPlanet)且开始试运营。

2015年,极飞无人机农业植保规模达56万亩。2016年,极飞推出P20升级版P20 V2,同时加大运营面积。截至目前极飞无人机累计超过百万亩地的服务面积,营收超千万人民币,成为目前在无人机农业植保领域落地最成功的企业之一。

然而,极飞最初切入农业领域时并不顺利。当时在考量了各方面条件后,极飞首先选择进入的是地广人稀但经济作物发达的新疆地区。他们采取了跟政府合作的策略,希望借助地方政府自上而下推广技术的力量,通过农机补贴把产品卖给当地的大户,同时以加盟的方式推广其农业无人机服务。

事实证明,这种运营推广方式不甚理想。由于大部分农场主并不掌握农业无人机操作技术和理念,买来的无人机最后大多成了摆设,实际应用达不到预期的效果,而且无人机的成本太高也导致愿意主动购买的农民很少。因此在卖了三个月无人机后,极飞果断改变了商业模式,决定反其道而行,“自下而上”地先赢得农民的信任,再获得政府的支持。

这种新的商业模式类似于打车或快递,农户可以通过客服电话下单,随后根据农田的大小和情况,由服务人员前往农田进行测绘、服务,以收取每次服务的服务费取代销售无人机的收入。

“这或许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在中国推广农业无人机应用的模式。”彭斌后来对界面记者总结道,由于不需要单次投入过大,农户较容易接受,而由专业无人机运营团队为农户服务,服务效果也更加让人满意。加上新疆农田面积大、人力少、需求强,农田以种植棉花、工业用辣椒、番茄等经济作物为主的特点,这样的商业模式终于打开了市场的缺口。

当然,商业模式属于战略层面,在应用层面技术才是主导力量。

目前国内掌握飞控技术的企业只有大疆、极飞和零度,其中极飞是率先推出农业无人机飞控系统的。彭斌告诉界面记者,这套系统包括 P20 无人机、XSense 农飞智能气象站、农飞A1地面站和农业无人机调度管理系统四大模块,以及配套的农飞智能电池和GPS手持测绘器,其中农业无人机调度管理系统是全球植保无人机行业中的首创。使用这套农业无人机飞控后,即使在复杂、极端的农田作业环境中,无人机也可以迅速开展自动化植保作业。

“农业无人机一定要做到非常精准、实用、可靠,才能被农户所接受。我们要做的是农业无人机中的AK47:快、准、狠。”彭斌认为,由于农业需求的特殊性,飞行的精准性和喷洒的精准性是至关重要的。

在与多位农户交谈后界面记者发现,大多数农户对农业无人机存在着矛盾的心理。一方面由于劳动力匮乏人工成本日益增加,加上传统耕作模式容易造成土地板结、棉花蕾铃掉落等问题和损失,他们有强烈的意愿去尝试打药更均匀、对作物损害更小的无人机作业。

但另一方面,他们对无人机的作业效果多少还抱有保留态度,有个别农户还抱怨打药的效果不甚理想。

为了让农户满意,极飞的工作人员尽力满足他们的要求,比如大部分作业会在夜间进行,这样农药不会那么快在太阳的曝晒下蒸发掉。为避免打药效果不好引起抱怨,他们建立了投诉机制,一旦发现问题通过“补打药”等办法来弥补。

实际上如果能够保证打药效果的话,使用无人机无疑是更省成本的。一来无人机作业效率更高,P20无人机单次起降持航时间为25分钟,一次飞行可喷洒20亩,每架无人机每天可作业400亩地。

其次根据极飞提供的数据显示,人工打药算上显性成本和隐性成本每年每亩地需要273元,而无人机打药只需要48元,因此使用无人机每年每亩地可为农户节省225块钱。

当然这个数据建立在理想状态下,不过对于极飞而言好消息是,去年尝试过极飞的无人机服务的农户,今年大多继续选择他们——良好的复购率似乎说明极飞的确为精明的农户省了钱或省了事。

虽然在实际运营过程中依然存在不少问题,但彭斌坚定地认为极飞所选择的方向是正确的。如今除了仍向其他无人机厂商销售飞控系统以外,极飞彻底放弃了消费级无人机等其他产品线,而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农业无人机的发展上。

极飞于2014年8月完成了2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由来自硅谷的Chengwei Capital独投。彭斌告诉界面记者,今年极飞将投入上亿元拓展业务,除了新疆以外,还将在河南、江苏、湖北等地建设农业无人机服务点。

可以预期,在供需脱离的市场环境下,无人机农业应用的前景是广阔的。事实上,大疆也在今年3月份正式推出了农业植保无人机服务。不过比起目前仍未落地的大疆农业无人机,探索出可行商业模式的极飞似乎已走在了竞争对手的前面。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0

相关文章